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赔礼道歉如何?”

  雷格那不以为意的态度,让多尔顿愤怒的脸色通红无比:“好!那就恭候大驾了。”

  “来人,帮帮忙将这些昏迷的士兵抬到医馆好好看下。”

  松手的雷格招呼已经完成清场的护卫们海尔丁三人到是极有分寸,对这些士兵们没有下重手。

  “你们三个抬起这两个伤者,跟我走!”

  雷格又指向达伦和罗丽丽快速的跳到罗肩膀上:“哈喽。”

  “哈喽谢谢!”罗好奇的望着眼前的袖珍少女太可爱了!

  “我来抱小孩子。”说是抱,盖尔兹只手就将罗托了起来还不忘用个手指用药粉帮他轻轻涂抹肿起来的脸。

  “谢谢大姐姐!”罗甜甜的说着,惹得母性大发的盖尔兹又狠狠瞪了眼正被多尔顿背着离开的瓦尔波。

  “谢谢”

  对于雷格口中的这些有些乱来的“孩子”,但确实帮助他们的孩子,达伦也生不出恶感,真挚的道着谢只是有些可惜,难得休息天带罗出来玩,就发生了这种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不用谢。”

  等海尔丁同样将达伦用手托起后,雷格挥手示意护卫们散去,自己带着众人向着库蕾哈的住处而去谁知走到半路,拎着酒瓶子,只穿了单薄衣裤的库蕾哈,光着脚自远处奔跑而来,边跑边骂:“谁是那个混蛋敢欺负老娘的病人?!活的不耐烦了是吧!!”

  “”

  这幕看的雷格行人皆是目瞪口呆这,这也太彪悍了点儿吧。

  “朵丽儿医娘!”被感动到的罗,将库蕾哈从“老巫婆”的位置上升到了这个亲昵的称呼。

  这声算是将库蕾哈唤醒,在看到雷格的瞬间,她又做出什么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丢下酒瓶,双臂环胸,转身回返。

  边回跑还边喊:“好冷!老娘怎么到这里来了?该死的定是那个臭小鬼趁我不注意换了假酒!!”

  呼呼这幕,让众人在风中止不住的凌乱。

  “雷格她老人家不会就是?”盖尔兹突然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她平时就这样吗?”海尔丁看向达伦。

  达伦尴尬的挠挠头:“其实吧其实库蕾哈是个好人,就是行为有些有别于常人。”

  “好有趣!”丽丽在罗的肩膀上笑的花枝乱颤。

  “该死的老巫婆”

  罗那刚升起的好感,又因为库蕾哈的咒骂而烟消云散。

  雷格无奈的摇摇头:“真是的都老大不小的了,为什么不能坦率些呢?走吧。”

  带着稍有尴尬与好奇的气氛,罗重重叩响了大门:“库蕾哈!有客人来访!”

  寂静诡异的寂静就仿佛刚才那个拿着酒瓶要抡人的人不在那样。

  “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再不开我就让爸爸拿钥匙开门啊!”

  咚咚咚罗奶声奶气的喊着,气鼓鼓的样子搞的众人不禁莞尔:小孩子,真是异常的好懂呢。

  “谁啊?敲什么敲这门贵着呢!敲坏了你陪的起吗?”

  再次出现的库蕾哈,身上多了件毛衣,再次看到几人后,她明智的选择转移话题:“雷格小子,这就是你说的学医的巨人少女?”

  “是,库蕾哈您老人家不介意的话,就让她暂时当个助手吧。”雷格恭恭敬敬道。

  “你们两个快进来!个病鬼,个没用大人!”

  再度傲娇波后,库蕾哈突然开口:“你们想知道我永葆青春的秘诀吗?”

  “”

  气氛再度凝聚,完全搞不懂对方脑回路的盖尔兹与海尔丁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雷格。

  罗做出鬼脸:“别理她她见到陌生人都这样问,明明就是个干巴巴的老巫婆!略略略!”

  “罗,不准这样!”

  “就不!”

  气头上来的罗先步冲进了屋内,随后而行的达伦,不得不在连连躬身后紧随而去。

  “嘿嘿”

  准备偷偷混进去的丽丽,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库蕾哈抓在手上雷格也不奇怪,库蕾哈的实力不强也不弱,吊打所谓的东海提督克里克还是没问题的。

  “没有翅膀,不是小人族也不是人类,巨人族?”

  搓捏过丽丽后,库蕾哈随手将丽丽丢向盖尔兹:“想当助手啊?那钱来也不多,就50亿贝利好了。”

  第322章决定与愤怒

  “50亿?!”

  盖尔兹三人齐齐惊呼出声就算对贝利没什么具体观念,但简单换算也能知道:按盖尔兹所说,假如他们个人被抓去能卖5000万贝利,这钱购买500个巨人了,简直是敲诈!

  “喊什么喊?!你们以为我谁?老娘可是行了100年的医!你这大丫头这么高,我这里不得扩建啊?你的住宿费学费误工费不用掏钱啊?这世上可没白吃的午餐,雷格小子——商量好了再来!”

  砰阵河东狮吼后,库蕾哈重重将门掩上。

  “哼不学就不学!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有趣的人!”丽丽气的在盖尔兹手上阵乱蹦。

  海尔丁也出言相劝:“走吧盖尔兹,我们去找别的医生!这个女人太刻薄了!”

  盖尔兹却看向了从刚才起就言不发的雷格:“雷格船长罗是她的亲人吗?”

  “不是,只是单纯的病人关系。”雷格随口道不错,还算有个冷静的。

  “那她应该不是恶人。”盖尔兹甜甜的笑了。

  “她就是她就是说话那么尖酸刻薄!”

  “对啊就是奥尔瑟雅阿姨都没她这么坏脾气!”

  海尔丁果断和丽丽统了战线,盖尔兹摇摇头:“你们两个啊难道忘了第次见她的样子吗?”

  “嗯”

  “你是说”

  “她可是这么冷的天,连多穿件衣服都没有,光着脚就跑出来了这样的人,很可爱呢!”

  盖尔兹给出的可爱评价,让雷格捂住脸这明明是死傲娇好不好,而且明明把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改!

  “那她为什么要敲诈雷格!”

  此话出,三人就再次看向雷格只见他笑的有些无奈:“其实很简单这本来就是约定好的事情,跟盖尔兹的学习没任何关系。”

  “啊?!”

  “走吧,我先帮你们找住处边走边说。”

  他带三人来,只是为了打声招呼毕竟几天后他就要去跟龙见面,事情还是趁早解决比较好。

  待到将三人安排到「」的巨人专用的客房后,关于库蕾哈为什么敲诈他的原因,也讲述明白。

  海尔丁恍然道:“原来要那么多贝利,是为了治病。罗好可怜,只能活到13岁吗?”

  丽丽却担心起还未出生的拉米:“他的妹妹连11岁都活不到吗,呜呜!!”

  “那「铂铅病」真的能治好吗?”

  医者的天性,让盖尔兹眼中多出几分跃跃欲试治不好的病什么的,那种事要尝试过才知道!

  “这个对其他人来说很难但我相信库蕾哈,她可能不是个合格的医生,但在医学的领域上绝对是顶尖的。”

  雷格认真地给出回应这种记忆中无数高明医者挑战过的病,的确不是那么好治的。

  但库蕾哈这次狮子大张口,要如此多的贝利自然不是用来享乐的她要真想这样,以自己的医术赚50亿贝利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这只能说明个问题她已经有把握了,关于铂铅病的最后攻克阶段已经可以展开了。

  别说是50亿贝利,就是100亿贝利也没问题不是为了救人赎罪什么的,单单是笑希望如此,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给,更何况他也不想自己的第个小粉丝的罗遭遇那么悲惨的人生。

  “我要去当助手!”

  盖尔兹终于下定决心哪怕这个人不太好相处,甚至会经常被骂的狗血淋头,但这份身为医者的坚持值得她去学习!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海尔丁,这里附近的山上有很多「拉邦」,是种兼具了兔子速度与熊体型的群居生物,练手的话短期内足够了。”

  安排好两人后,雷格又看向丽丽:“这里的特色食物有不少我可以安排你去到处学习。”

  “谢谢雷格船长!”

  虽然离开潘兹了有些贪玩,但丽丽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对美食的那份热爱。

  “好了待会儿艾萨克会来给你们将下这里的常识,要好好听着。我去见下国王。”

  “我我也去吧毕竟祸是我闯出来的。”

  “那我们也动手了,起去!”

  “都老实待着其他人将你们交给我,那我就要负起责任来。况且我很早就看那个蠢货王子不顺眼了,今天定要好好跟他老子说说,该怎么教育孩子。”

  压下三人后,雷格径直离去年龄还小什么的,在他这里可不管用。

  对付这种无法无天的“熊孩子”,不动则以,动就要次性的教他做人!让他以后再也不敢犯!

  磁鼓王宫。

  咣当咔擦咚精致的器皿名贵的花瓶名人的书画,这种在往常被视为身份与地位象征的珍爱物品,在今日的古斯塔夫手中,被摔的文不值。

  “混蛋混蛋你混蛋啊多尔顿!!我唯的儿子,被欺负的这么惨,你竟然还敢回来?!”

  寝殿内,看着瓦尔波那张肿的跟猪头样的脸,古斯塔夫越发的气愤了跪在地上的多尔顿,则是言不发的低着脑袋,充当着受气包的角色。

  “你倒是给本王说句话啊?多尔顿!”

  “国王陛下我!”

  “我什么我说!”

  儿子的惨状,将古斯塔夫的怒火彻底点燃:这可是他都没舍得打过下的宝贝儿子啊!如今竟然在他的领地上,被个外来的国王带人打的这么惨,简直是岂有此理!这让他将来如何成为个有威信的国王!

  “是我护卫不利,甘愿受罚!”

  多尔顿将脑袋贴到地面他没有说出雷格的嚣张样子,那样恐怕会令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他现在只希望国王能够将气在他身上撒完,变回那个平日里睿智的人。

  “好啊本王这就撤去你的护卫统领之职,来人!把多尔顿关进地牢里!将杰斯参谋长叫来!”

  “国王陛下,您要干什么?”觉得不妙的多尔顿惊呼出声。

  “他不是要来亲自道歉吗?那就让他看看我磁鼓王国的强大,压到他屈服巨人族又如何,敢来本王定要告诉世界政府,将他们全都抓了!赶快给我带走这混蛋!”

  “千万要冷静啊,国王陛下!这可是事关两国的重大外交问题啊!”

  多尔顿最清楚不过如今的磁鼓王国越来越繁荣,靠的就是天之国度带来的,如果真的因此而交恶,对方的势力离开,那国民们的生活下又会回到几年前的!

  “多尔顿,瓦尔波可是王子是磁鼓王国的下任王,这件事没有妥协!必须将那三个伤人的罪犯抓起来,雷格也必须当着全部国民的面道歉,不然他的威严何在?将来如何统治这个国家!你太失职了,太令本王失望了,在里面呆辈子吧!”

  古斯塔夫最后的咆哮,让被拖走的多尔顿怔怔的愣住瓦尔波王子的威严?那种东西老早就没了吧!

  他不习礼仪不学剑术不读书,每日就在国内欺男霸女毁人房屋,制定荒谬的规矩早就已经惹得民怨,毫无威信可言了吧!现在却又提出来,置那些生活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国民于何地?

  如果陆地列车没了北镇港口关闭总部撤走,那磁鼓王国还能剩下什么?大群已经享受惯优质生活的医生!到时候不用赶,他们就会眼巴巴的跟去天之国度!

  想到交恶的重重后果,以及国王的意孤行多尔顿顿觉心灰意冷:他勤勤恳恳的忠心十几年,换来的竟是这种结果。

  第章到。和昨天样,第二章是二合。目前欠14113章。

  第323章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

  磁鼓王宫前。

  “弓箭手就位!”

  “火炮手就位!”

  “步兵骑兵就位!”

  巍峨壮丽的冰雕王宫前,属于磁鼓王国的精锐士兵们从四面八方的鼓桶状山柱上聚集而来尽管他们的海楼石网与长矛类的武器连500件都没有,却聚集了将近3000人,但最起码的阵势是有了!

  只要那个叫雷格的国王看到如此强大的军队,怕是也不敢轻举妄动吧咔咔咔咔!

  随着高空缆车的转动,在名为「克罗马利蒙」这个爆炸头带领下到来的雷格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克罗马利蒙事务官,这么多士兵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明知故问的雷格眯起眼睛不愧是出身雪国的战士,各个魁梧雄壮,徒手就敢跟拉邦搏斗!

  “哈哈哈雷格国王,这你心里最清楚吧?你堂堂国之主,该不会怕了吧?”克罗马利蒙笑的有些嚣张。

  对于这些连自然系究竟代表了什么都不清楚的井底之蛙,雷格也真是懒得废话了:“当然不会。他们不会手抖吧,我可不想受伤。”

  “不会不会,您好歹是加盟国国王他们可不敢没有命令就随便攻击。怎么样?这些铁血雄狮还行吧?”自豪的克罗马利蒙亲手将舱门打开。

  “不错能抵得上500个天空战士。”

  “你太狂”

  噗通仅仅是个回头的眼神,克罗马利蒙就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被抽空,呼吸亦是变得困难起来。

  “敢示锋芒与本王的,是敌。”

  眼神冰冷无比的雷格轻踏步呼呼!!

  伴随着凛冽寒风散发出去的,是让人产生置身于狂暴雷鸣下的毁灭噗通噗通!!

  像是倒塌的多米诺骨牌那样,列好方阵,杀气冲天的士兵们齐刷刷的跪倒在地连3秒都不到,能站在雷格眼中的人就再也没有个了。

  嘚嘚嘚明明穿的已经足够厚了,但士兵们还是觉得浑身冰冷,每阵寒风都是那么刺骨,想抬下手臂都觉得无比困难!

  嘎吱嘎吱踩下积雪的脚步声,就这样步步的走向王宫大门。

  跪倒在地的士兵们,就像是在迎接真正的王那样咚咚咚!

  连三步令整个鼓桶平台剧烈摇晃的脚步声响起吱呀!!

  号称坚不可摧的巨大铁门,此时却像纸糊的那样“轻飘飘”的倒下。

  白雪膨飞中,雷格就那么轻易的走进了王宫内宽敞的大厅内,是分列两旁,整整齐齐跪了地的剑士们。

  想要让雷格走所谓“剑门”阵的古斯塔夫做梦也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走进城堡。

  其中唯站着的,是站在中央阶梯前的圆脸男人,他穿着略有些搞笑的特制衣物,整个人看起来像西洋棋那样这是瓦尔波将来身边的那个狗腿子参谋官:杰斯。

  他即便勉强站着,身体却也抖似筛糠来到面前的雷格轻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噗通这触碰,杰斯就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比那些士兵还要不堪的瘫在阶梯前。

  “你你不”

  微侧脑袋的雷格,赏了他个斜着的“王之蔑视”这个没有任何杀意,甚至看不到点情绪的眼神,吓的杰斯干脆两眼翻:昏了。

  「意外的好用啊」

  刚才对克罗马利蒙的使用,让雷格意识到:见闻色的锐变,带来的不止是预见未来还极大的加强了因果实能力而形成的毁灭气息,尤其是对单目标使用时,能做到跟霸王色样的晕厥效果。

  要知道,霸王色用起来可没有这么便利只要是使用,或多或少的都会波及到周围的人。

  走上阶梯后,顺着笔直的宽阔廊道而走的雷格来到大殿时,再度施放了次毁灭气息本来还能勉力支撑的这些精英士兵们齐齐摔倒,陷入昏迷状态:让他们醒着,待会儿可不好跟对方谈话。

  高坐于王座上的古斯塔夫要好很多,但脸色也苍白的吓人此时见到雷格出现士兵就倒下,怎么还能不明白这到底是谁干的。

  「看起来到是个挺有威严的国王你儿子跟你咋就点儿也不像呢?」

  “这欢迎仪式,还真是隆重呢古斯塔夫国王。瓦尔波王子还好吧?”

  明知对方已经被毁灭气息吓的无法开口,却还是询问了的雷格走向王座的第二处阶梯:那里年轻貌美的侍女们齐刷刷的躺了地,在她们中间位置上则是张精美的大床。

  大床内的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了哗啦!

  打开幔帐的雷格,看到瓦尔波那张被缠起来的猪头脸股难闻的尿马蚤气顺便也飘了出来。

  “废物。”

  轻飘飘的词语,加上那看不到任何情绪的眼神让瓦尔波仅有的理智崩溃,两眼翻白:这个人太可怕了,他不要报仇了!他不要让他下跪道歉了,他认错!!

  砰儿子受到的耻辱,让古斯塔夫的意志瞬间攀升,从胸腔中挤出如野兽般的低吼:“雷格国王!你太目中无人了!”

  “目中无人的是你的蠢儿子吧。”

  缓步走上王座前的雷格,就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了他古斯塔夫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这巨大的耻辱让他颤颤巍巍的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你这是在狡辩!”

  “哼狡辩?你可知道他干了什么?”雷格嘲讽道。

  古斯塔夫咬牙切齿道:“不过是插个队他连成年都没有,就被你的人打成这样!”

  “国储君,你用未成年的蹩脚借口不觉得羞耻吗?”

  “他是王子,是高贵的王族这个国家就是他的,有何不可?”古斯塔夫又变了说辞。

  对方的护子态度雷格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