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贪污谎报军情剥削士兵军饷克扣赏金的事情,我已经将他移交军事法庭。”祗园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这次前去北海,才发现那里的腐坏现象有多严重。

  鹤上前几步,扶住祗园的双肩:“辛苦了很不容易吧。”

  “鹤姐姐没事的,我已经决定了!与其纠结与那些远方的理想,倒不如多看看眼前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样说的祗园俏脸上满是坚毅。

  “哦——小姑娘转眼就长大了呢!”

  鹤惊叹道不需要去评价这句话的好坏,因为这是小桃自己选择的道路。

  “鹤姐姐,两年前我就已经成年了今年都19岁了。”被夸奖的祗园脸色微红。

  “19岁了啊时间过的真快,我马上就年过半百了啊。”想到自己那49的年龄,鹤难免语气唏嘘。

  祗园明智的选择转移话题:“鹤姐姐看起来还很年轻呢刚才来时的路上,我看到大家都匆匆忙忙的出去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跟你对你有救命恩人的小伙子有关”鹤打趣道。

  “那个人啊”想起那封信的祗园只得强忍羞意虽然道歉的态度很诚恳,但自己还是没那么容易释怀。

  “目前的情况很紧急”鹤将来自五老星的命令转告祗园。

  “啊事态已经这么严重了吗?”祗园下意识的咬住红唇。

  “嗯,所以最近是不会出海了,我要留在本部统筹全局小桃你路颠簸,先好好休息两天再说吧。”鹤关怀道。

  「怎么办?要说我有电话号码的事情吗?可是这算不算背叛」

  脑海中乱成锅粥的祗园只能顺着说下去:“谢谢鹤姐姐我确实有些累了。”

  “去吧,回房间冲个澡,好好睡觉。”不疑有他的鹤拍拍少女肩膀后离开。

  第215章本部那些事儿

  马林梵多,军港小镇。

  窗外的暮色已然模糊起来,那堆着晚霞的天空也逐渐平淡下来,没了色彩唯有远处的涛声与偶尔而传来的鸣笛声真切的回荡在耳畔。

  随着黄昏的逝去,穿了件宽松白恤的少女在柔软的床上来回滚动,并在“嗯嗯嗯”的纠结声中泄露大片春光。

  而位于少女手中,同滚动的电话虫即便有些头蒙眼花,也掩盖不住脸上的淡淡激动身为家用的它,这种良辰美景,真是好些时日没有看到过了啊!

  当黄昏的最后抹微光逝去后,屋内彻底陷入黑暗少女也停止了翻滚。

  没有选择去开灯,仿佛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样话筒被取下了:嘟嘟嘟

  “不行”

  啪嗒出声的祗园在拨完号码的瞬间又选择挂断。

  正做严肃状准备工作的电话虫眨眨眼到底拨不拨啊,不拨就开饭!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种怨念,纤细的手指再次开始拨号!

  啪嗒这次持续时间多了秒。

  耷拉下眼睛的电话虫有些委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认真工作的我啊?!

  “抱歉这件事我真的斩不断啊,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摸了摸电话虫脑袋的祗园将它放下,刚走出步波噜波噜的来电声就响了起来。

  “格雷?!”

  下意识喊出名字的祗园俏脸通红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多半又是喊她去吃晚餐的加计。

  “呼”

  深呼吸过后,伸出手的祗园将话筒拿起:“加计这次你又跟谁打听我回来的消息了?我已经吃过晚饭了,今天想好好休息,就这样!”

  啪嗒莫名有些气愤的祗园将灯打开,还没走进厨房就又听见电话虫的呼叫声。

  “真是的”接起话筒的祗园难免气愤:“我说你这个花花公子啊少做天跟踪狂行吗?真想吃饭的话,镇子上不是有很多跟你约过会的女孩子吗?随便挑个就好。”

  “咳咳小桃姐,是我。”

  电话虫很形象的模仿了雷格的轻咳的样子低头的祗园也恰好看清电话虫那张变得有些婴儿肥的脸——啪嗒!

  “啊啊祗园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质问自己的少女脸色涨到通红这样有些过分吧?要不要拨回去?

  波噜波噜没给祗园纠结的时间,电话虫再次响了起来。

  “呼”

  深呼吸后,祗园缩着脑袋将电话虫拿起:“嗯抱歉,那个”

  “嗯没事。”雷格回道。

  1,2,3秒气氛突然在这里很尴尬的僵住,两人眼前的电话虫皆是做出低着脑袋,眼神漂移的状态。

  “那个”

  “那个”

  “你先说”

  话语相撞后,祗园赶忙补上句因为让她开口,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说那件事。

  「有什么难言之隐?」

  电话虫点点眉心后开口:“小桃姐,抱歉打扰你我有必须隐瞒身份的苦衷。”

  “嗯,没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在香波地群岛上又给了我那么多鼓励,不用说抱歉的,还有——”

  祗园变得认真起来她隐瞒这个秘密天就已经快崩溃了,再多几天肯定会被其他人看出端倪的。

  对面的雷格也不催促他也好奇少女为什么会主动拨过来又挂掉,而且还是两次:次还能解释是手误,两次就不会有任何意外了。

  “接下来我说的事情如果令你感到为难,请更换号码吧。”鼓足了勇气地祗园下定决心与其两面为难,不如快刀斩乱麻。

  “请说。”

  感觉到这份认真的雷格以认真回应此时多想也无益,先听人把话讲完。

  “在说之前,我想对你说声——谢谢!”

  祗园泛红的眼圈,被电话虫很好的模仿了过来雷格只能挠挠头:“不用谢,举手之劳。”

  “呼其实应该当面做的,但是我怕再也没机会了。请听我说”深呼吸后,祗园缓缓道来前不久才刚获取的信息。

  知道了自己正被整个世界政府疯狂寻找后,雷格也是哭笑不得这还真是“灯下黑”了。

  他过小的年龄与组织的出身成为了天然保护伞不然以组织与海军联合的查找,总能找到丝蛛丝马迹的。

  “我可以答应,但是小桃姐也请答应不要将提到那封信的事能答应的话,就让我跟鹤中将谈谈。”

  雷格给出回复库力克的办事不利,让他有些被动,但也不是无法挽回。

  他目前必须保证出身与势力现在不会暴露,然后只给世界政府个明确会加入的态度:这样加布拉空岛那里就都有足够的缓冲时间。

  “没没问题。你真的想好了吗?关于「七武海」还有很多具体的事宜我没说清楚不,我也自己也没有那么清楚你应该在好好考虑下”

  那封信对她来说也是有些难以启齿,祗园也不疑有他她现在关心的是:曾经想过的事情,如今真的成为了现实自己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对方要是真成了七武海,那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他也能算作同势力的了那样的话,经常见面就不是问题了吧?

  祗园的语无伦次中的关心让雷格心中片温暖:“小桃姐,冷静点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等到那天到来时,我会详细解释给你听的。”

  “嗯好!”

  被提醒的祗园及时冷静下来,但仍免不了脸色通红: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太羞耻了!

  看着电话虫那涨红的脸,雷格摸摸鼻子他能电波窃听,也能伪造电波信号让电话虫自主行动,就差来个视野共享了:要不然,此时岂不是能看到少女的那种真正的娇羞了?

  “我现在就出门,待会儿再回给你。”

  “嗯,麻烦小桃姐了。”

  雷格并没有大煞风景的说鹤中将的号码给我就好啊之类的:这样是会孤独终生的,是错误的示范!

  啪嗒将话筒挂掉的祗园拍拍自己的脸,这真实的触感提醒着自己:这并不是在做梦,都是真的。

  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换好,拿上大氅的祗园小跑着向本部赶去街角处却碰见了她的青梅竹马。

  “小桃,起吃晚”

  “抱歉,加计我现在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吧!”

  回以笑颜的少女擦身而过,只余缕幽香残留愣在原地的加计贪婪的吸了口后“嘿嘿”傻笑起来:竟然没被骂!竟然笑了!竟然还说了明天!

  “咳咳难道我最近魅力又有提升?好了,明天推掉那场精心准备下吧。”

  喃呢着的加计,毫不犹豫的将几小时前与某个少女定下的约会抛到脑后。

  还是两章。

  第216章本部那些事儿二

  海军本部,参谋部办公室。

  “祗园中校你确定吗?”

  双手支撑桌面的鹤神情相当严肃这事牵扯到的层层面面过于复杂,可容不得任何错误。

  “是的,鹤中将!”

  敬礼的祗园认真回复库力克本人所说,和那封信都足以证明这点。

  “好你可以留下来旁听,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保持安静。”

  哗啦打开抽屉的鹤又拿出个白色电话虫放到坐上,才拿起另个的话筒:“89757对吗?”

  看到祗园的点头后,鹤再无迟疑就让她来会会摆脱了“少年”的「雷神」吧,顺便也为自己的这个妹妹好好把下关。

  嘟嘟嘟波噜波噜!

  “你好,鹤中将。”

  接通的电话虫上,传来略显稚嫩的声音。

  想起少女描述的年龄,鹤皱皱眉头:“格雷先生,请证明下你的身份。”

  “祗园小姐在吗?”雷格答非所问。

  “她只是中校,还参与不到这种事情中来。”鹤随口回道。

  对面的雷格不疑有他就算在,他也不会因此过多的去掩饰什么:“7月26日,北海,杰尔马王国。”

  在酋长被抓的那刻,雷格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他很清楚世界政府的底线所在。

  只要不触及「空白的百年」与「古代兵器」,那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被这个庞然大物放在眼里:克洛克达尔和明哥都是窃国,世界政府对待两人的不同态度就是最好的例子。

  「北海」

  旁听的祗园瞪大眼睛他究竟是如何在5天内到了哪里的?自己乘坐军舰,来回可用了个月多的时间!

  对此并不知情的鹤点点头,又摇头:“你说的没错,但还不够。”

  “鹤中将,太贪心了可不好。”

  电话虫嘴角勾起些许弧度屏着呼吸的祗园更好奇了:这还是那个喊她小桃姐的少年吗?

  被识破意图的鹤中笑笑揭过:“好吧,我们来谈正事吧。”

  “不需要那么繁琐,你们也不用满世界的找我非要做的话只是白费功夫。既然五老星已经对你们海军下达了最后通牒,那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定在明年的3月份。”

  雷格没兴趣就七武海的协议详谈下去毕竟他现在手中的“牌”太小,说话分量不足。

  “格雷先生,请你有点诚意我不可能单凭你的句话就选择放弃,那是在拿我的政治生涯做赌注。”鹤严肃道。

  电话虫眯起眼睛:“什么才算诚意?金狮子最近很老实吧?少了酒鬼海贼团你们海军也轻松不少吧?鹤中将,我的诚意早就放在那里了。”

  「酒鬼海贼团不是波鲁萨利诺中将解决的吗」

  祗园心中涌出难过这样的“脸面”,又能维持多久呢?

  鹤微微叹息:“格雷先生的言辞还真是犀利可你在七水之都杀了0的成员,让上面的人很不安。”

  “是他们拉拢不成想杀人,我只是反击再说了,当手下与合作能样吗?鹤中将既然提到七水之都那我就多给些诚意吧。”雷格微笑起来。

  “什么诚意?”

  鹤疑惑道看不透,她这里的信息实在太少了。

  “北海,港口城镇「斯派达迈鲁兹」唐吉诃德海贼团的驻地。”

  雷格毫无负担的将明哥大本营丢了出去明哥本人被抓不太可能,但影响下其势力发展速度没问题,运气好点还能让他手下的干部进「推进城」几个。

  鹤的眼神马上变得锐利起来这情报究竟哪儿来的?会不会是什么阴谋?不,这样对他来说没任何好处:他可是抢了多弗朗明哥两个果实,还杀了对方大量的手下。

  这两个恶魔果实,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在任何个使用者包括门门果实的使用者也是,除了那场「托特兰海战」外,完全找不到存在的痕迹。

  “你的情报来源准确吗?”

  “当然我没必要撒这种会很快会被拆穿的谎话。对了,提醒鹤中将句,你最好亲自去。”

  电话虫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如果让北海的海军支部去调查,说不定就碰到被明哥打点过的海军将校。

  再退步说,即便没出现这种情况以北海支部海军的能力,能不打草惊蛇的完成情报收集吗?

  “格雷先生,你为什么对多弗朗明哥这么感兴趣?”鹤若有所指。

  电话虫表情平静:“鹤中将,我也只是偶然知道的。”

  “为什么是伯尼海贼团?”鹤突然转移话题。

  “复仇。”雷格惜字如金。

  鹤再换话题:“维拉镇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为什么要帮助那对母女?”

  “以你们的情报能力应该已经清楚了吧?只是点微不足道的善意而已。”电话虫自嘲的笑笑。

  “这样啊不是对年长的女性有好感吗?还是说触景生情了?”鹤的试探继续着。

  “哈哈鹤中将说话真风趣。”

  雷格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笑了要不是莫奈,他也不会发散那点善心。

  “格雷先生舞跳的不错你的妹妹,不是人类吧?”鹤开始咄咄逼人。

  「不是人类的妹妹?!到底怎么回事」

  安静旁听的祗园下意识紧咬红唇难道他也有那些贵族的怪异癖好?

  对少女所在无所知的雷格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鹤中将,在探究我和她的关系前,请好好正视下奴隶贩卖的问题。”

  终于得到点有用信息的鹤既高兴又难过:“格雷先生,替我跟那个少女说声对不起。”

  “你们是始作俑者的帮凶道歉如果有用,那你们海军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雷格嘲笑道。

  感受到雷格愤怒的鹤也不生气这少年意外的愤青呢,看来那个少女很重要,可以多在这上面多找些信息。

  「鹤姐姐又没做过那种事情」

  雷格的伶牙俐齿,让祗园默默为鹤打抱不平。

  “格雷先生,请不要说这种气话海军的存在意义,我不奢求你能理解。有些事情,只有身在其中才能看得清楚。”鹤淡淡回道。

  “是吗?我的家乡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像下棋之人,考虑的太多反而不如观看者看得清楚。”雷格丝毫不退。

  “既然是旁观者,又怎么会知道当局者的想法呢?格雷先生你口中的旁观者如果不怀好意呢?如果他自己也心有迷茫呢?如果他自身无法保持中立呢?!”鹤马上反击道。

  “不愧是鹤大参谋佩服。”

  雷格称赞道对方的回答不见任何迷茫,意志坚定的过分。

  第217章本部那些事儿三

  海军本部,参谋部办公室。

  两人短暂的论辩让祗园听得心旌摇曳但要说赞同的话,她觉得两人说的都有道理。

  就像这次去北海支部如果不是事先就隐瞒了消息,她又如何见得到那里的真相呢?

  但如果不身在局中,又如何能做到后续的事情呢?总不能因为渎职就将人全杀了吧。

  “谢谢我只不过是年长了些,多了些经验罢了。你说的其实也没错,具体要怎样做还是要看是怎样的人和事。格雷先生,不是海军也不是海贼的你,又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

  先谦虚,后询问的鹤装作整理发梢瞥了眼少女眼光不错,单单是这份思想觉悟,就比那些只知道烧杀抢掠的海贼强了无数倍,也危险无数倍。

  “答案不是已经有了吗?鹤中将。”雷格反问道。

  “请原谅我愚钝,答案看得不太真切。”鹤很自然的笑了。

  电话虫捏捏下巴:“鹤中将真是会避重就轻呢我的答案有那么重要吗?”

  “怎么?堂堂雷神,连自己的想法都不敢表露吗?”鹤激将道。

  “”

  陷入沉默的电话虫脸上看不出喜怒鹤与祗园同时屏住呼吸:他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呢?是长篇大论,慷慨激昂,或是偏执,还是狂妄呢?

  “胜者为王。”本该是慷慨激昂的话语,被雷格说的平淡如水。

  可正是这样,反而让鹤的瞳孔不自觉放大这平平语气,真是狂傲的没有边际了:就好像笃定了自己会是最后的胜者样。

  此时的祗园心情也异常复杂原来这就是格雷心中的「正义」。

  “鹤中将,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们都是当局者,谁也做不了旁观者。最后,送上句我个人的提醒:做好准备吧,你们海军,不——「世界政府」再也不是唯的王了,属于大海的「王者」就要诞生了!”

  雷格的语调激增罗杰成为海贼王,真的已经近在眼前了。

  “那你呢?会在其中扮演个什么样的角色。”鹤喃喃道。

  “哈哈鹤中将,我当然要做自己人生的主角。谈话就到这里吧。号码我会保留,有事尽管联系——但我只跟你交谈,再见。”

  “再见。”

  将话筒放下的鹤闭上眼,双手揉着额头这也是个不安分的主。

  他的回答虽直接,但切中要害如今的世界礼崩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