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群。

  先前还人满为患的帐篷,很快走的就只剩下了三人酋长雷格与村子里最强的战士:罗里。

  “找到历史文献了吗?”酋长拂着胡须询问。

  雷格点点头:“当然,酋长老伯碧卡和你们样,都是世代守护石碑的守护者。”

  “啊!罗兰度大恩人连这些都写到航海日记上了吗?”罗里惊呼出声。

  雷格摇摇头:“怎么可能我是在碧卡的古老文献上看到的。”

  “文献吗到底是怎么回事?”酋长也是满脸疑惑。

  组织了下语言后,雷格开口:“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原本就在天空的人,会与你们样都有翅膀?其实空岛人,都有个共同的祖先”

  娓娓道来的雷格将查阅了大量碧卡文献之后,得到的部分答案告诉两人空岛上的碧卡,是月球人建立的第个城市。

  他们守护的历史原文,是祖先要传达给能历史追寻者的文字以及守护它的危险性。

  而山迪亚,则是三叶草博士口中的巨大王国的部分在那「空白的百年」内,发生了件让整个「巨大王国」分崩离析的事情。

  只不过这个事情被“语焉不详”的笔带过但是巨大王国的冰山角,雷格还是觊觎到了些:这个加强版的「万国」。

  碧卡的所有书中,通篇充斥着种思想众生平等!

  人类也好鱼人族也罢甚至是海兽对于那个王国来说,都是视同仁的。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之意志雷格还不敢完全确定。

  因为这跟月球人来到月球时做法南辕北辙他们侵略了月球,却选择了与「蓝星」,也就是这个世界共存。

  或许那些消失的壁画上,就印刻着这种转变的关键:不过从“平等”这思想来看,可能性很高。

  试想下当今的局面下,如果人们知道了巨大王国的存在,而且知道了他们的思想。

  那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尤其是这种「平等」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过的:这种事情以世界政府的角度去深想下,雷格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恐惧仿佛世界末日到了样。

  关于巨大王国,关于“”的信息,雷格当然不会告诉两人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比较好。

  “无限大陆,就是你们祖先最初到来的地方我与托拜西的约定,想来酋长老伯你应该也会有兴趣的。”

  “何止是有兴趣”说到半的酋长,流下无声的泪。

  哼哼旁的罗里也是不停的擦拭眼泪:这漫长的守护,终于再次明白了其中的意义。

  雷格安静的看着这幕其实他挺佩服这些人的。

  明明之前连历史正文的存在意义都不懂,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遵循了祖先的意愿。

  良久,酋长带着祈盼问道:“我能看到那天吗?”

  雷格想了想,微微点头:“放心吧,老伯你们的守护,终有结束的那天。到时候,我会带你们的。”

  “还有历史正文真正的存在意义,就不要告诉村民们了。”

  “我明白的”

  酋长与罗里经过雷格的述说,都明白了世界政府是个怎样的庞然大物如果让他们知道了,那作为守护者族的山迪亚只有灭亡途。

  “先放下这些事好了让我们专注于眼前吧。”擦干泪的酋长神情异常坚毅。

  “雷格你做好准备了吗?”罗里同样如此。

  “当然我想听听那久违的天籁之音。”雷格微笑着回应。

  酋长脸上出现向往:“是啊战士们就交给你了。”

  “我现在就去召集战士们”罗里起身就要离开。

  楞了下后,雷格赶忙叫住他:“罗里大哥这可是战争。”

  回头的罗里认真点头:“所有人都清楚山迪亚人没有懦夫。”

  “”

  这话听的雷格是头黑线岛上地图呢?进攻计划呢?撤退路线呢?

  就这般窝蜂的冲过去,他要是天使岛的人只要利用下那复杂的地形,就能让山迪亚人铩羽而归,甚至死伤惨重。

  “我是说进攻计划战士们的生命是宝贵的,我们要在尽量减少伤亡的同时,取得目标。”

  “计划?将那些该死的家伙赶出去就是。”罗里咬牙切齿道。

  “然后呢?”雷格翻翻白眼。

  “呵呵呵”旁的酋长突然笑了起来。

  “酋长我哪里说错了吗?”罗里尴尬的挠挠头。

  酋长摇摇头,语气有些无奈:“天使岛的人,可是和我们有共同的祖先是同胞。”

  “那为了夺回圣地而死去的同伴们呢?我们又该如何向死去的人交待!”罗里音调提高。

  酋长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你能将所有的人杀光吗?战士行,可那些老人孩子呢!”

  “”

  帐篷口的罗里脸色迅速涨红最终还是无法说出“能”的话语。

  “如果不能那被赶出去的他们,会放弃占据了几百年的土地吗?他们会不会在将来再次冲上圣地?”酋长的话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旁听的雷格揉揉眉心这就是活着的苦恼。

  只要阿帕亚多的位置与天使岛毗邻那就注定了战争不会真正的结束。

  更何况,他们双方之间早有“默契”的约定不会对非战士以外的人出手。

  云隐村虽然隐蔽,可如果甘福尔真的带人仔细找不是找不到。

  山迪亚战士也会默契的不去旁边的天使岛,毕竟那里有的只是平民。

  “我们可以将他们都变成奴隶”罗里愤怒中出声。

  唰啪!

  动身的酋长,用手拐狠狠打了罗里:“我们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我们有人性!你那样的做法,是对战士们最大的侮辱!雷格,告诉这蠢货答案。”

  “答案有两个,是同生活在岛上互不干涉的并存二是相互融合,相互依赖的共存。”

  两个答案让酋长楞了下雷格随后解释:“酋长老伯并存只是个台阶。”

  “台阶吗”酋长很快就想明白。

  性格有些耿直的罗里,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只要大人们能克制住,那未来的孩子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忘却曾经的仇恨,到时候共存也就可行了。”雷格深入解释了下。

  良久,恍然大悟的罗里无奈的笑了:“看来只能这样了。”

  “罗里大哥我的家乡有句话。”雷格脸神秘。

  “说说看”想明白的罗里情绪稳定下来。

  “如果要从正确与善良中做出选择,请选择善良。”

  雷格果断送上碗鸡汤他不打算控制这些耿直的人。

  毕竟山迪亚人,给予了他很多的帮助尽管很多都没有用上。

  “我只对自己人善良。”罗里重新坐了回来。

  “交给时间好了。”酋长也回归原位。

  雷格也不强求其实进攻的事情,他个人就能解决。

  可他却没有提耿直的山迪亚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不过雷格也有应对方法:“还是先来谈下进攻的事情吧战士们的厮杀,可没那么多顾及。”

  “说的是。”罗里杀气腾腾。

  「如果是你的话」

  酋长看向雷格眼神越发慈祥这样个实力与智慧兼具的人,有那个资格。

  被这种目光盯着的雷格不仅没害羞,反而很享受这种目光,真是久违了啊。

  “阿帕亚多的地图有吗?”

  “只有个轮廓。”酋长从怀中取出地图。

  将地图摊开的雷格,看到了个圆形圆形正下面有个凹陷的缺口。

  天使岛在缺口的右下方也就是阿帕亚多的东南方。

  “遗迹的方向也没有吗?这还真是简易的够可以。”雷格嘴角抽搐只有个位于西部边缘的神社标志。

  酋长老脸红:“时间太久远了不过老人们说过,遗迹在东北方向这块。”

  “有大致的方向就好很多到时候有的是时间寻找。”

  雷格没有继续调侃酋长的话与他记忆中的地图重合。

  再结合罗宾走的方向也是这里,不难分析出「黄金乡」确实在这里。

  「里面黄金到时候再提好了」

  山迪亚人对黄金确实不太看重,他们在乎的就只是那个纯金的大钟楼闪过这样想法的雷格继续开口:“我们的进攻,可以这样来做”

  这是二合。

  第88章序曲

  5月22日,白海。

  啊啊啊啊!!

  公鸭嗓子般的叫喊声中充满着惊恐与悲呛因此引起了个庞然大物的不悦。

  哗哗哗如同海波样翻滚而起的云海中,条遮天蔽日的超大空鲨跃而出。

  “咯!”

  尖锐沙哑的嗓音戛然而止,有着颗圆圆的通红鼻子的少年干脆两眼翻,彻底在这种黑暗中昏迷过去。

  “哈哈哈”

  噗通待到红色帆船上的少年落地,周围突然传来阵欢乐到了极点的笑声这其中有着头红发的少年笑的流泪狂飙。

  在船舱附近的人两兽则是脸色憋的通红。

  而立于船首,身披红色大衣的男人则是笑的最夸张边哈哈大笑,边猛拍身前的护栏。

  对于那个马上要将他们连人带船压成碎片的巨大空鲨,无人在意。

  在这种众人皆笑之时,却有个金发男人摇了摇头真是的,群无法无天的赌徒。

  铿利刃出鞘之声与汇聚的笑声齐平,带着抹明亮的金发男人迅速的闪而过。

  唰!

  干净利落的声音过后,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被分为二失去动力的庞大身体依照惯性下落,方向却从向下变成了左右。

  “啪啪啪真是爽快剑啊,雷利!”开口的罗杰大胡子上下的抖动着,看起来欢乐极了。

  “可怜的巴基。”回到船上的雷利脸同情。

  压了压草帽的香克斯蹲下身体,对着巴基的红鼻子就是连续几下,嘴里还模仿着声音:“嘟嘟嘟”

  “混蛋!谁动我的鼻子?!我要杀了你!”

  很快翻着白眼的巴基又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手中两把匕首凌乱的挥动着身为始作俑者的香克斯却灵活的像个猴子,躲过。

  “瞄~!”

  “汪!”

  看着蹦蹦跳跳的巴基,年轻的犬岚与猫蝮蛇终于忍不住了而且笑出了最原始的声音。

  两人身前,绑着丸子头的年轻人偷偷捂住嘴要注意仪表,要注意仪表!!

  想虽这样想,可光月御田还是忍不出“噗噗”的笑了起来活着真好。

  是的,活着真是件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谁能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能在那种怪物般的海流下全员无损呢?

  “嘿嘿嘿”

  知道自己出了大糗的巴基平息愤怒,挠着头和其他人起傻笑起来这真不能怪他胆小,刚才确实身体憋的很难受。

  “漂浮在天空的云中海啊”

  “这个世界,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罗杰与雷利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适,神情自若吱呀!

  “该死的整艘船都是疯子。”

  从船舱内出现的是个戴着花瓣头饰,包着粉嫩头巾的胡子大叔。

  “库洛卡斯先生,睡的怎么样?”回头的罗杰嘴角扬起。

  咔咔扭了扭脖子的库洛卡斯咧咧嘴:“人生第次竖着睡呢。”

  “哈哈哈凡事都有第次吗,小的们!都休息好了吗!”

  “哟!”

  三分钟不到的时间,罗杰海贼团的全体成员又重新恢复活力,开始各司其职。

  “出发!”

  拔出长剑的罗杰大声咆哮着突然脸色阵抽搐。

  「又犯病了吗」

  身旁的雷利侧过脑袋与库洛卡斯完成次心知肚明的对视。

  呼呼凛冽的狂风刮过,顺风而行的奥尔·杰克斯森号破开云海,急速前行。

  位于最高处的那面黑白海贼旗随风猎猎作响,带着狂野的征服路向北。

  5月23日,云隐村。

  缘之字,妙不可言或者说是命运,也不为过。

  应景的狂乱罡风下,203位战士集结与大战士卡尔葛拉的雕像之前,表情之上满是肃杀与认真。

  居于雕像脚下的,则是酋长雷格与罗里三人今日,正是吹响战争号角的时刻!

  “山迪亚,必胜!”

  “请打战士保佑我们,必胜!”

  “请祖先赐予我们好运,必胜!”

  波接波的呼喊响彻这片苍穹身处其中的雷格压了下帽檐,这还真是让人热血。

  “出发!”

  “吼!”

  嗖嗖嗖伴随着酋长手中的长矛高举,山迪亚的战士们瞬间弹射向天空,踩出漫天云路离去。

  目送战士们离去的老人孩子们皆是双手交叉于胸前,默默的为他们祈祷着。

  “大家,你们定要活着回来啊”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拉琪嘴唇紧抿,大眼睛中弥漫泪水却强忍着没有流下她有些恨自己的弱小。

  如果她跟韦柏样是个男孩子,又能跟雷格样努力就好了。

  “拉琪坚强点,大家还要靠我们来守护。”捷宝高大的身躯挺得笔直。

  “耐心等候吧”

  卡马奇利紧握手中长矛,眺望天空最终还是差了点。

  要是强点的话他也能跟随大部队去战斗了,而不是留在村子里。

  就在众人为战士们祈祷时,山迪亚的部队开始逐渐的分成三组。

  第组,是由雷格带领的精锐战士组他们共20人,目标为神社。

  第二组,由云隐村最强的战士罗里带领,人数为130目标同样是神社,不过却是从另个方向,也有吸引神队注意力的原因在内。

  第三组,由酋长带领剩下的53人,堵住天使岛与神之岛的主要入口防止岛上的数量为300人左右的常规部队,得到信号后从背后夹击战士们。

  甘福尔手下的神队成员,维持在600人左右山迪亚战士单兵作战能力虽然较强,但总体来说是弱于他们的。

  不过这对于雷格来说,都不是问题他会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将挡在身前的切打败。

  甘福尔不露面还好,只要露面他会直接擒贼先擒王。

  只要这步完成,战斗基本就结束了没有首领指挥的军队,气势会跌倒谷底纪律也会变成团散沙。

  即便甘福尔走运,提前通过秘密通道之类的逃了那雷格也会用见闻色霸气捕捉其他敌人的气息,以最快的速度逐击破。

  不管怎样,这次的战争他势在必得!

  黄金乡内的大量的黄金不仅仅是用来制造箴言,也是他快速将势力崛起的最关键之处。

  第89章空中花园

  神之岛,亦称阿帕亚多。

  这是座以匪夷所思方式来到天空的海洋岛屿而且还与万米高空的云层,发生了些奇特的化学反应。

  原生态下的空中花园这就是雷格见到它后的第印象。

  那独树成林的壮美景观高大的板根植物径直藤蔓间绞杀形成的自然风景滴水叶尖凝聚的蝶恋花舞,森林之歌在崇山峻岭的回响都在向他诠释着关于这个花园的奥秘与自然的法则。

  “真是绚丽多彩啊”

  “是吧,这种景色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厌烦的那天。”

  “那钟声想必会响彻天穹吧。”

  “真是让人迫不及待啊”

  对于雷格的由衷赞叹,身后的山迪亚战士们给予回应可所有人都清楚,现在不是流连忘返的时候。

  “战!”

  低吟的雷格率先动身,几个攀爬跳跃就迅速的奔向远方吱吱吱!

  踩动战斗靴的战士们眼中闪过惊艳,在腾飞与冲刺中紧随其后这可比刚才的高空飞行有技术含量的多了。

  那种毫无迟疑的敏捷,行云流水般的赏心悦目绝非朝夕能够做到。

  久违的回归丛林,让雷格依稀中有种又回到塔林岛上的错觉。

  “你们两个,知道大自然的可怕了吧?”

  “早知道就听船长的话待在船上多好!”

  “嘿嘿还好。”

  见闻色霸气散开下的雷格,过滤了森林独有的乐章留下了人类的声音。

  到达神之岛前,战士们还在说今天岛上的戒备松了很多,连平日里在外围巡逻的人都不见了。

  「意外到来的海贼吗清理出去好了。」

  “玛奇姐,岛上来了海贼你们按这个方向跟来就好。”

  丢下这句话的雷格化作电弧消失根本就没给她回话的机会。

  穿着凉爽的女战士挥挥手:“这孩子果然单打独斗去了大家,加快速度。”

  战士们安静的点点头,身体前倾中速度陡然加快这即便如此,也完全看不到雷格的影子,只有个离开的方向。

  “啊我受够了,这些该死的虫子到底有完没完!”

  银光挥舞中,小丑巴基被比他还高的绿色毛毛虫喷了身不明液体然而,这也拦不住他嘴里的抱怨。

  “巴”

  吐出半个名字的香克斯,神色突然凝重起来并用左手牢牢的搭在了西洋剑的剑柄之上。

  “敌人吗?”

  皱眉的库洛卡斯随手将紫色植物扔进背篓,从肩上取出闪着寒芒的鱼枪。

  本来抱怨着的巴基见此,也是马上闭嘴虽然他什么也没感受到,可这并不妨碍他信任自己的同伴。

  香克斯这个家伙虽然平日里嬉皮笑脸的,可好歹也是被罗杰船长所认可的强者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

  知了知了烦人的蝉鸣还在持续着,凝重的气氛却让人无暇他顾。

  时间在这刻,仿佛被无限制的拉长了要是所谓的敌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