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依夫还是没有回头神的话,是绝对的。

  吱呀!

  随着大门的打开,关闭托拜西再次看向中央的灯饰。

  “来了吗”

  伴随着他的喃呢,蓝色的电流闪过,将熄灭的灯点量。

  嗞嗞紧接着出现的声音,连带着更多的蓝色涌出。

  很快,个有着黑发的少年就从灯具上落入地面,却没有电流声之外的多余音。

  面对出场方式相当别致的雷格,托拜西没有大喊大叫,更没有出手试探,而是很平静的望着。

  雷格也是同样如此他当然听到了托拜西对依夫的吩咐。

  所以他才迟了几秒到来尽管他也不清楚对方想干什么。

  海楼石偷袭什么的,在他现在的见闻色霸气下根本就不存在那种可能性。

  「风烛残年。」

  观察后的雷格瞳孔微缩他看到了对方身体里的那团“火”:时而旺盛,时而摇曳,飘忽不定。

  准确点来说,这团火也可以看做是“电波”。

  吃下响雷果实的他,不仅仅是见闻色霸气增加了几倍范围而且对生物“气息”的感觉更加敏锐了。

  假以时日,发展成艾尼路那种笼罩整个天使岛还绰绰有余的程度,是必然的。

  “没想到会是你这样的小家伙”良久,托拜西唏嘘着开口。

  “老伯,我家乡有句话你应该听听。”雷格回以微笑。

  “哦?说来听听。”

  托拜西眉头轻挑多少年了,自己没听到过这样随意的称呼了。

  “我不信年少轻狂,只信胜者为王。”

  雷格说的轻描淡写,托拜西先是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在雷格感知中,守在门外的人甚至自觉的远离了。

  “你的名字,来自青海的小家伙。”大笑过后的托拜西直接从床上走下。

  “雷格。”

  “雷格,你应该承担些责任。”托拜西似有所指的开口。

  “责任?我可是入侵者还杀了你手下的神官,神兵。”雷格并不掩饰自己的行为。

  “他们是战士,死亡不过是回归大地。”

  托拜西说出与酋长相似的话语只是雷格敢肯定,如果是酋长,现在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可托拜西没有他更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这点从门外人的反应,说话方式,长期身居高位而培养出来的个人气质,就不难看出来同时扫过周围的雷格看到了带有羽冠的月球人,加雅岛所特有的指向鸟。

  还有他头顶亮起来的灯具。

  「不会吧?!」

  内心掀起惊涛骇浪的雷格看向托拜西这不是艾尼路背后的雷鼓吗?

  在亮起的灯画中,那根权杖不会就是艾尼路的武器吧?

  「这就是没有对我大打出手的原因吗」

  雷格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有什么个人魅力。

  更何况他这种闯入行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种极大的挑衅。

  “你认得那面鼓?”托拜西突然开口。

  “不,只是在下面看到了与它相同的图案。”

  雷格很快将自己的心跳平复这么近的距离,托拜西没有动用见闻色霸气。

  他是靠长久以来锻炼过的敏锐感官,听出了他身体的变化。

  “是吗?那你的答案呢,雷格。”托拜西话锋突转,回归正题。

  “我想听听原因。”雷格认真道。

  他的老师科林说过:交际也是门必修课雷格是可以抬手将眼前的托拜西杀死,可他又会因此失去多少重要的信息呢?

  如果暴力仅仅只是为了杀戮,那将毫无意义。

  要知道,托拜西之所以准备三天后开启试炼之地,就是为了神权的交接。

  身为第八代的他,知道的秘密会有多少?

  就像山迪亚的酋长,整个云隐村只有他个人清楚:山迪亚人的最终目的不是敲响黄金钟,也不是夺回家园。

  而是为了守护那块祖先们拼死保护下来,印刻着古代兵器“海王”信息的历史正文。

  “原因吗因为你吃了只有这个岛上才有的东西。”

  顿了下的托拜西,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

  第72章谈妥条件

  “只有这个岛上才有的东西吗”

  双色光源下的雷格,脸若有所思他到碧卡,吃过的东西就只有响雷果实了。

  “雷电的力量从未在青海出现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托拜西直接将情况挑明。

  “为什么呢,老伯?”

  来了兴趣的雷格歪歪脑袋他确实没在书上看到响雷果实的使用者。

  其他像燃烧冰冻岩浆等等好几个自然系果实,都记载过使用者的更替。

  以前雷格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被他以自己信息不全,权限不够而否定。

  可如今却从托拜西口中得到了这个“确定性”。

  “因为这跟「无限大地」有很大的关系你吃下的恶魔果实,是我们斯卡比亚人人回归故乡的关键。”这样说的托拜西语气唏嘘。

  「果然有箴言的设计图。」

  响雷果实使用者,毫无疑问是飞船最关键的动力源。

  只是不知道造型是不是记忆中的那种。

  那种大笨船的样子,实在太挫了点。

  有了上次的教训,雷格眼中出现些疑惑:“无限大地?那只是岛上的传说吧你们的故乡不就是碧卡岛吗?”

  “不是传说,无限大地的另个名字,叫做碧卡。那里才是我们应该回去的地方。”读到雷格眼中“疑惑”的托拜西不疑有他。

  “同名啊是缅怀吗?”

  “是向往这是印刻在我们血脉深处的东西。身为青海人的你,恐怕不能理解吧。”

  托拜西眼中出现神往不仅仅是他,他前面的七位先人,都是以此为目标的。

  “在我的家乡,外出的人都会带上捧家乡的泥土,以解思乡之情。”雷格平静的回道。

  听到这种话的托拜西眼中浮现出惊讶:“哦?看来果实选择你没错。”

  “选择?”

  雷格嘴角抽搐几下去特么的狗屎选择。

  他费了多大力气,艾尼路又费了多大力气?

  人比人有时候真的会被气死要不是有记忆,他早就埋尸塔林岛了。

  “是的只有明白大地珍贵的人,才能获得这份殊荣。”

  用微妙眼神看着雷格的托拜西停顿下,再次开口:“只不过我从未想过会被斯卡比亚人以外的人吃下去。”

  “”

  雷格眨眨眼这就尴尬了。

  如果没有他头铁的硬要过来,艾尼路几年后得到果实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只是好奇,吃下果实前的你,来这里干什么。”托拜西眯起眼睛。

  “找些东西。”

  「空白的100年历史」后开始的天历地下通道内的古代文字,与山多拉都市相仿的建筑这切的切,都指向个东西。

  “什么东西?”托拜西突然严肃起来。

  “些久远的东西准确点来说是历史文献。”

  雷格沿用了对山迪亚人说的谎言这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托拜西没有说话,认真的盯着雷格看了好久如果眼前这小家伙没吃恶魔果实,他会选择杀人灭口。

  “你想杀我。”

  雷格嘴角勾起来而不往非礼也。

  对于其他感情,他也许掌握的不是那么透彻,可对于杀意波动他再敏感不过。

  “是可惜已经迟了。”

  托拜西自嘲的笑笑眼前的雷格,看起来虽小,却没有初出茅庐的生涩与急切。

  虽然确实有些明目张胆的嚣张。

  毕竟他获得的,可是自然系的恶魔果实只要吃下去,就能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

  “看老伯你的反应应该是有了。”雷格也不恼怒周围并没有任何人靠近。

  这里,也不可能有笼罩整个房间的海楼石监牢不然他刚才就不可能从灯具上完成入侵。

  而且只要有半秒的反应时间他就能做到安然离开。

  “有不过你答应我个条件,我才能告诉你。”

  托拜西直接承认他的底牌,已经在这次谈判中暴露了。

  “我可以自己去拿。”雷格意有所指。

  “你莽撞的闯入神庙,只会无所获。”托拜西有恃无恐的笑笑。

  “是吗?说来听听吧,老伯。”

  雷格选择退让步对方的底牌已经掀开了,本该乘胜追击获取更大的谈判优势。

  可地下通道里的那些“黑科技”产品,让他不得不犯嘀咕万进入神庙的时候触动某种机关,导致些不好的事情,那才是功亏篑。

  现在听听对方的条件,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只有个。

  “你今年几岁了。”

  “9岁。”

  “50岁前,你要带最少1000个斯卡比亚人前往无限大陆复兴真正的碧卡,咳咳咳咳,你的回答。”

  咳嗽起来的托拜西脸色变得无比通红他散发出的“电波”竟是突然剧烈波动起来。

  几秒后,雷格神色认真的开口:“好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定做到。”

  “跟过来吧我们去看你想要找的历史文献。”

  走向云床的托拜西将嘴角溢出的鲜血擦去。

  雷格默然托拜西,刚才动用了见闻色霸气。

  是和乙姬王妃类似的见闻色可以感受到他人心声,并将这种心声反馈到自身而引起共鸣。

  托拜西,已经破釜沉舟了。

  风烛残年的他本来还能多活段时间,可现在这用只脚已经迈入了死亡。

  也许1小时,也许半天,最多天就是他迎来自己死亡的时候。

  而且他要求带够1000人,也很决绝。

  要知道,碧卡岛上的气息最少也有上万,甚至几万的人数。

  这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却杜绝了他说谎欺骗不作为的可能性。

  「月球啊」

  想到月球地面下那些带翅膀的小机器人,雷格内心微妙鬼知道这些小家伙有多少战斗力,不过起码数量不少。

  不管怎样,宇宙旅行还有那模样奇形怪状的宇宙海贼这些东西,他短时间内是不会去触碰的。

  毕竟托拜西给了几十年的时间他的用意雷格也明白:如果真的成长到那天,自己的实力会达到人生最巅峰的时刻。

  咔出现的声音让雷格头黑线太过分了。

  按下云床右下侧的托拜西面前,竟出现个既视感满满的密码键盘。

  上面那些“鬼画符”样的古代文字,又阴魂不散的出现。

  托拜西不解读,也不掩饰手指飞点中输入26位的密码。

  “记下来了吗?”

  “嗯老伯你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吗?”点头的雷格开口询问。

  “怎么?你要找历史文献,却不认识古代文字,难道要拿去换贝利吗?”

  也许是心事已了的缘故,托拜西开起玩笑来。

  “我是受个学者朋友所托他认得。”

  雷格随口道他虽然也很好奇古代文字的内容,可更在意存在于神庙中的箴言图纸。

  前者简单只要拓印下来,拿去奥哈拉就能知道,可也有可能被世界政府盯上。

  到时候那乐子可就大了。

  在成长起来前,雷格点儿不想尝试被卡普战国之类的满世界追杀更不想面对代表了海军新生代最强的青雉,黄猿与赤犬三人。

  虽然这三人现在还没获得“颜色加动物”的称呼。

  所以他暂时不会去找死可要是造出方舟箴言就不样了,起码个「雷迎」下去,就是座岛。

  在果实能力支持下的随心所欲,说是媲美古代兵器「冥王战舰」,也不是没有可能。

  “朋友吗?真想见见啊”

  叹息着的托拜西走下敞开的云床自己的祖先们,究竟是为了守护什么才遭到了重创呢?

  “”

  听到这句话的雷格哑然感情托拜西也不认得上面的字,只是强行记录了按键的顺序。

  第73章交谈

  “你觉得它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两者之间吧就像某些动物植物会休眠那样。”

  “哦?或许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跟老伯你的问题没关系”

  盘旋而下的白云阶梯上,雷格与托拜西前后的交谈着在白云阶梯的尽头,是望无垠的云海与曲折蜿蜒的云路。

  具体点的话,可以用记忆中的句歌词来形容: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

  在这苍茫的云海之上,有些很壮观的事物。

  比如说:

  有着鲨鱼背鳍,身体却像鲸鱼的「空鲨」。

  有着绵长身体,像极了鳗鱼,身体仿佛被无限拉伸了的「空鳗」。

  有着众多长触手,像极了章鱼的软体「空怪」等等光怪陆离的景色与生物们就这样跃入眼前。

  托拜西之所以会问这些生与死的问题是因为这些体型完全不输于海王类的云兽们,现在处于种诡异的样子:云化石。

  可从它们那栩栩如生的表情动作甚至具体到某些“胡须”类的印刻,再加上那微小而不间断的电波反馈让雷格判断出这些“云化石”是活着的。

  “你感受到了吗?”

  阶梯尽头前,停下脚步的托拜西身体挺的笔直没有佝偻与悲凉,只有如同苍柏般的坚定。

  “嗯,感受不,应该是「听」到了。”

  说到半的雷格变换说法不是依靠见闻色霸气,而是依靠响雷果实的电波感应。

  这些化作云化石的云兽,单用见闻色来判断得到的结果只会是“没有生命气息”。

  可电波反馈回来的信息,确切的证明了这些云兽,确确实实的是活着的。

  “听遍世间万物吗这才是神应有的姿态,真是不甘心啊。”回过头的托拜西眼中出现闪而过的羡慕。

  “这世上本没有神,颂的人多了就成了神。”雷格自嘲的笑笑神,归根结底不过是强大的生物罢了。

  “说的没错,只要自身足够强大那这个神,谁来做都样。”托拜西并未恼怒,反到副“我很欣赏你”的姿态。

  “老伯,你为什么肯定响雷果实在这座岛上?”

  雷格眯起眼睛托拜西不动,他也不会莽撞的去动。

  “在神庙中,有本只有神才能看的书上面记载了很多很多,只有神才能知道的事情。”托拜西突然卖起关子来。

  面对这种情况,雷格直接送给他个鄙视眼神:“老伯,直接说你的第二个条件吧。”

  “咳咳咳咳”

  老脸微红的托拜西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小鬼上道是上道,可也忒直接了点儿。

  “咳很简单,你来成为第九任的「神」。”托拜西干脆也直截了当道。

  “哦,好。”

  雷格淡然的接受就算托拜西不提,他也会自己提出来的。

  毕竟,历史文献只是幌子,他想要的是箴言以及那面雷鼓而且,他还有更大的野心:整个空岛,可是片未被世界政府开垦的“女地”。

  比如以碧卡岛做大本营,辐射整个空岛,如大妈那样创建个属于自己的「万国」:这样的话,将来可以选择的道路,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也不过分。

  “”

  托拜西张了张嘴,茫然的眨眨眼为了以防万,他连接下来的怎么劝说这小鬼都想好了,可谁知道对方答应的这么痛快。

  “老伯,这个世界太大我也太渺小了。”雷格微微摇头。

  看着老气横秋的雷格,托拜西忍不住微笑起来:“青海的年轻人,都像你这么优秀吗?”

  “不比我优秀的有太多。”

  雷格微笑着摇摇头,脑海中闪过个又个的人影未来的海军三大将香克斯凯多鹰眼等等,这些后起的“怪物”成长速度有多可怕他可是很清楚的。

  光是赶上「大海贼时代」的开幕式还不够想要不被落下,甚至超越他们就要必须比这些人还要再努力倍十倍,甚至是百倍!

  “雷格,虽然不知道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可你应该对自己多点信心。”托拜西语重心长道。

  “信心吗?我有啊,多到我自己都害怕的信心。不,或者说是「野心」更恰当些。”

  雷格笑的灿烂只不过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罢了。

  「看不透不过,足够了。」

  凝视雷格笑容的托拜西再无顾虑他这生,看过的人太多太多。

  可像这样个结合了稚嫩与成熟的矛盾体简直闻所未闻。

  这个少年,如果真的成长起来大概,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甚至是同摇摆吧。

  “把真意埋藏于心,缄口不言我们是编写历史的人,伴随着方舟「箴言」的起航。”突然开口的托拜西,神色语气庄严肃穆。

  「果然跟碧卡与山多拉样,斯卡比亚人也是世代守护石碑的守护者。」

  即便内心确认了这件事,可雷格脸上还是出现些疑惑。

  “前行吧,雷神,你需要通过只属于你的考验。”

  “神吗只属于我的考验?”

  “对,只属于吃下果实之人的考验。”

  “那这句话”

  “把开启最深处秘密的「钥匙」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转身的托拜西与雷格擦肩而过竟是选择了原路返回。

  “我会在神殿等你记得在太阳再次落下时回来。”

  望着拾阶而上的托拜西,雷格平静目送既然关键的「钥匙」有了,又何必再喋喋不休。

  离开的托拜西去干什么,目了然毕竟他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