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政府最高权利的五老星,此时却很卑微的跪在王座的台阶下,你言我语的带来接二连三的噩耗。

  谁又能想到,本来手好牌竟被他们打的稀烂真要怪的话,只能说凯多和大妈败得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置信,根本来不及做太多反应,就被雷格反手套组合拳打的陷入了绝境。

  这可是自世界政府成立以来,历史上最大的失态了五老星都做好了被伊姆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结果高居王座之上,在钢铁利刃环绕下全身笼罩在黑色风衣下的她,反而发出了“呵呵”的轻笑声。

  “咕咚”

  不太明白这个笑声含义的五老星,吓得齐齐吞咽口水,甚至是冷汗直冒从世界政府建立起就存在的伊姆大人,究竟有多么可怕没人知道,他们他们的上任上上任五老星们,都没有对此有所提及。

  “有趣,没想到当初在王座前宣誓的小鬼,如今竟然能做到这步”

  令人雌雄莫辩的中性嗓音回响开来,以及轻微的脚步声,抬头的五老星看向从王座上起身的伊姆,却只看到双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重瞳,便又惶恐的将头颅低下去。

  “伊姆大人,您要去做准备了吗”

  “退下去吧。”

  既没有回复,也没有否认,五老星也不敢再多问句,半起身后低下头颅,倒退着离开大殿吱呀!

  “雷格吗”

  当厚重的大门轻轻掩上,坐下的伊姆抚过两边扶手的金色狮首,王座带着她悄无声息的退入黑暗中当明亮的阳光再次浮现时,迈步的伊姆踏上青苔遍布的古旧石阶。

  哒哒哒哒保持着固有频率的脚步声,顺着阶梯消失不见,轮盘转动的声音响起后,取而代之的是座满载着岁月斑驳痕迹却依旧掩盖不掉那份巍峨壮丽的宫殿建筑。

  “真是好久没来了”

  响起的呢喃软语中,夹杂着缕缕哀怨,多了几分女性气息的伊姆,走进缓缓敞开的大门内,再次出现就来到个显得有些逼仄的房间内。

  仅有的石质平台上,顶看起来只有巨人族才能使用遍布尘埃,却又沐浴着上方挥洒而下阳光的大号草帽,安静的放在上面。

  “”

  凝望着草帽的伊姆没有说话,在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将身上的黑袍脱去,露出了蔚蓝的披肩长发,在简雅的黑色长裙映衬下,白皙的肌肤与精致的锁骨纤细的脖颈连成片,配合上她娇好的容颜与气质,将“完美”二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即便是五老星,也不清楚隐藏在黑袍下的伊姆竟会是这般模样如果换做雷格见了,定会脱口而出个名字:微微。

  伊姆的真实面目,竟与微微的样貌极度相似,要说两人之间的差距,除了成熟的韵味,还有气质上的天差地别伊姆就宛若高高在上的女王,满是孤高之意。

  “真像啊”

  伊姆脱去的黑袍,在她的自言自语下扭动着变成副画像画像之上,是几年前雷格成为王下七武海,刊登在报纸上的首页照片。

  照片上,穿着金丝白袍头戴王冠的雷格高居王座之上,脸上却是与那份年轻完全不符的成熟微笑,光是看上眼就能给人很深刻的印象。

  “不,应该说比你做的那些事还要优秀乔伊波伊,你曾说过继承了「的意志」的后来者,总有天会到我的面前,打败我,给予我救赎,呵呵。”

  笑百媚的伊姆将草帽拿起,异常认真的将上面的尘埃拂去,就像在抚摸最爱的人那般在这个过程中,大号草帽也渐渐缩小至正常规格。

  郑重其事的将草帽戴上后,伊姆将披肩长发挽起:“那就起吧不过我可不喜欢除你之外的人,对我来指手画脚。”

  戴上草帽的伊姆,黑色长裙在阳光下转为白色,她就像外出远游的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远去沿着郁郁葱葱百花争艳斗奇蝴蝶翩翩起舞的幽深小径,在到颗孤零零的不见丝绿意的枯树前停下。

  在这周围满是参天密林,鲜艳植物光影绰绰的地方,它的存在无疑是极为显眼的可这里是花之间的「伊甸园」,是不允许任何人踏足的禁地,哪怕是天龙人都不例外,所以这幕外人也看不见。

  “太吵了”

  眉头微皱的伊姆话音刚落,枯树就随风微微摇摆起来,于是圣地外,激烈战斗带来的惊人剑气波动爆炸的冲击声,城市内的喧嚣声都不见了唯剩下来的,只有大自然本来的声音。

  “谢谢你,生命树”

  沙沙沙沙伊姆的道谢,换来树叶被风拂过的婆娑声,明明它连片绿叶都没有。

  “噗”

  莞尔笑的伊姆,也不点破这刻意做的小动作,随手将草帽递给它伸来的枝干,尔后慢慢依靠在它的躯干上,这个过程中它还不忘将灰尘扫的干干净净这份默契,持续了快800年,每天的午休,伊姆都会来这里睡觉,虽然今天早了点儿。

  “生命树,今天会来客人”

  “沙沙”

  “抱歉啊,这么多年来直让你孤零零的”

  “沙沙”

  “招待客人?不用了会吓到他的,还是我来吧,你安静的看着就好。”

  有些诡异又不失安详的画面徐徐展开,说着说着,伊姆慢慢的闭上眼睛,进入梦乡被她称呼为生命树,外号为「天王」的枯树,本该如既往的安静下来,但它挂有草帽的那个枯枝却悄然的晃动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第660章闭幕

  玛丽乔亚。

  “科林首相,你太莽撞了你清楚这样做会死多少人吗?”

  “赛巴斯先生,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比生命还要宝贵它可以是爱情可以是自由,也可以只是腔热血!”

  “疯子,简直不可理喻这800年来,像你们这样的反叛者不是没有,但没有个成功的!科林,你们所有人最后的下场会比死亡更可怕!!”

  做为0中的核心成员,赛巴斯有幸亲眼见过伊姆的存在,也被她威慑过,那种无法衡量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就算是白胡子到来也样。

  对这点深信不疑的赛巴斯,哪怕同样看不惯天龙人的所作所为,哪怕整个圣地此时都是四面楚歌,世界政府已是摇摇欲坠,他还是选择坚定自己的立场直到那遮天蔽日的黑色阴影突然降临。

  “艘船?天啊,你们竟然将鱼人岛的那艘破船弄了过来”

  不仅是赛巴斯,此时在附近战斗的笑耕四郎伊万科夫等等,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天空的庞然大物明明前刻还阳光万里的,现在天空竟被那巨大的阴影覆盖。

  其规模之大,就算将海军所有的战舰加在起,恐怕也不足它的半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座会移动的浮空堡垒!

  曾经做到这点的人,只有飘飘果实金狮子难道是果实被天之国度的人找到了?

  “来的刚刚好辛苦了。”

  在敌人被这幕吓到时,科林的表现的相当淡定虽然他们将诺亚弄到玛丽乔亚上面,也费了不少功夫。

  先是让范德·戴肯用靶靶果实把诺亚从鱼人街,调集到鱼人岛正面入口的「贮气库」,这里面有备用的泡泡镀膜,是为了在包裹着整个鱼人岛的镀膜出问题时,不被深海水压瞬间湮灭留存的紧急措施。

  尼普顿毫不犹豫的就借了出来,哪怕他选择放弃过往的仇恨,却还是希望世界政府倒台毕竟出借诺亚,他们双方就已经是命运共同体了,要是无法打败敌人,事后的清算恐怕会更加残忍。

  为诺亚覆盖上镀膜,是为了让它脱离大海的包围,以便泰佐洛城堡果实起作用把它变小,而不是收进身体内。

  因为恶魔果实也是有极限的,以泰佐洛的能力顶多将诺亚缩小100倍,就算这样诺亚还是比大型战舰要大很多,装是不可能装进去的。

  最后再由韦柏的门门果实,完成瞬间的转移,于是就有了这幕咚!!

  仿佛约定好了般,交战双方同时爆发了激烈的斗争赛巴斯也是同样如此,只不过连同他在内的整个小队,都被科林人用厚重的沙壁拦住,断绝了他们破坏诺亚的打算。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不让士兵发动总攻”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还是直接进入正题的比较好你们作为依仗的伊姆大人,由我们这边战力最强的雷格来对付。”

  “直接就王见王你想过没有,就算是王者之间,也是有差距的!”

  “这种事,让最后的结果来证明吧”

  给出回复的科林,身上肃杀的气息暴涨开来,压迫得赛巴斯几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重兵包围玛丽乔亚,不发动总攻却派出强者佯装做先锋,为了保证天龙人的安危本着强者只有强者才能对付的道理,五老星果然将0的成员派了出来。

  这也正和他们所愿,这样做为的就是在诺亚落下的这刻让它可以不被任何外力所阻止破坏,逼迫伊姆主动出手!

  花之间,伊甸园。

  吱吱吱吱生命树枯萎的枝干,恶作剧似的挠在了伊姆娇嫩的脸上,让她从睡梦中苏醒,只是那漆黑的双眸中,不免残留着些对梦的留恋。

  “真是的,扰人清梦我生气了!”

  语气加重的伊姆,心中莫名多出股烦躁,以至于叫醒她的生命树,就像受惊了的孩童样缩回枝干,还顺便很小心的将枝干对着天空连点几下。

  难道是睡过头了?天怎么都暗了下来,明明睡之前才是早上在疑惑中抬头的伊姆,见到了梦中的那艘大船,时之间怔怔的愣在原地,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梦的内容再次浮现脑海。

  “什么你说乔伊波伊要建艘比冥王还大的船,让海族在陆地也有个国家?”

  “嘟嘟噜,没错,它的名字就叫「诺亚」伊姆伊姆,到时候我就将船停在阿尔巴那的港口前,这样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你啊,完全没领会到乔伊波伊的用心良苦!有了诺亚,海族就可以做到和整个人类世界连通,不仅是贸易文化的改变,最重要的是能与更多人类国家做到真正的互相理解,被接纳”

  哗啦哗啦啦——占据了整个玛丽乔亚足有30面积的伊甸园,在惊人的气势中摇晃起来!

  回忆戛然而止的伊姆,挽起的蓝色长发随着狂风在空中狂舞飞扬,黑色的外袍在扭曲中,将她的曼妙身体又次隐藏起来唯显露在外的,便只有那对神秘莫测的重瞳:“好很好你竟敢把这艘船送到我面前,那我今天就要烧了它,让它承载的誓言永远消失——生命树,取出火焰之果!”

  吱吱吱吱在暴怒的伊姆面前,颤抖起来的生命树从地下拔出根绿意盎然的根茎,上面挂着颗缀满了火焰纹路的橙色果子。

  “就让这场盛大的烟花,作为闭幕式吧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声音恢复到中性的伊姆,似乎是冷静了下来,话语中听不到哪怕丝情感波动,于是生命树动了它绿色枝叶上挂着的果实,正是在恶魔果实图鉴上记载着的「烧烧果实」,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自然系果实,就这样燃烧了起来,变成了捧摇曳的火焰花朵,被伊姆随手挥飞向天际。

  下秒,摇曳的花朵绽放了就像日出时,那跃出海面的太阳会染红天际样,那盛开着的火焰,几乎是眨眼间就将黑暗的阴影驱散,顺便还覆盖了整个诺亚。

  远远望去,燃烧起来的诺亚就像那坠落的太阳样耀目,不降反升的飘向天际!

  第661章闭幕二

  玛丽乔亚。

  咚咚咚咚如伊姆所愿,足以将整个圣地压垮的诺亚,在澎湃汹涌的火焰中四分五裂,化作争奇斗艳的花朵绽放于天空,将天际映衬得美轮美奂,如花似锦!

  “喂喂,这也太夸张了点儿吧你们主子,还是人吗?”

  “神之威严,岂是尔等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啧啧,夸上两句你还得意起来了年轻人,好戏才刚刚开场。”

  在这场盛大的烟花洗礼下,和其他人样,不约而同选择了停手的伊万科夫,很马蚤包的仰头,还不忘顺手将散乱的头发归拢戴着机械面具的0成员歪歪头,有些不解她哪儿来的这种底气,要知道刚才的火焰如果烧向这边,恐怕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尽管连同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要死。

  轰隆轰隆隆!

  “来了,终于来了嘻哈!!”

  骤然响起的滚滚雷鸣,将烟花的爆炸声彻底掩埋下去,失去诺亚笼罩的天空还未来得及洒下阳光,就又次被巨大的阴影覆盖,虽然这阴影的规模不及先前的半,但也足以遮云蔽日!

  “又来?”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机械面具,只觉头皮阵发麻入目处,是穿破了云层缠绕着万千雷光的艘巨大船体,犹如神兵天降样,带着浓郁到了极点的毁灭气息而来!

  如果说先前的诺亚自由落体的速度为1的话,那现在这艘与诺亚极度相似的大船,就是100除了天之国度方的少数几人外,在场的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来得及惊鸿瞥,就像陨石般坠落在圣地的禁区内!

  “伊姆大人!”

  “天啊,你们这群疯子!!”

  “快去救人”

  如梦初醒的众0强者们,刚想火急火燎的去支援,却发现敌人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愿或者说,那艘砸向「伊甸园」内的船,竟没有掀起哪怕丝的波动,甚至连看也看不到了,时之间情况可谓是诡异到了极点。

  “全体都有!不惜切代价,拦住靠近试图接近禁地的敌人!”

  打破这份死寂的,是五老星响遍整个圣地的广播此时,正是破釜沉舟时,哪怕放弃天龙城!

  “雷格小哥,你是否托大了呢”

  “哼,现在想过去晚了!”

  “暂时还好吗”

  无视了敌人的得意洋洋,笑从怀中掏出个小纸片,轻轻捻过代表着雷格的生命卡,别说是燃烧了,就连点皱褶都没有:情况很明显,尽管不清楚伊姆是如何做到这点的,但雷格也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攻守互换了,科林”

  “不,没变我的答案还是样,让事实来说话。”

  面对空挡大开的「天龙城」,科林也没有发动总攻的意愿,而是选择其他人样,与敌人对峙了起来连天龙人安危都放弃的0,已经没了软肋,就算是他们也无法轻易突破进去,倒不如按照原计划,交给雷格来解决。

  玛丽乔亚,伊甸园。

  “你好,我是雷格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在扭曲屏障笼罩了整个伊甸园,连同飞船都像径直了样停在上空时,雷格也出现在伊姆的身前冲过来时,他看的很清楚,天王埋藏在地下的枝叶拿出了个玻璃状的果实,于是就发生了眼前的这幕。

  那颗果实雷格认得,正是恶魔果实图鉴上的「屏障果实」看来天王已经修复了大半,情况有些不妙,但还不至于让他扭头就走。

  “应该是第二次了,年轻人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倒是你还有面对我的勇气,反而值得鼓励。”

  伊姆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笼罩在黑袍下的面容,也像雾里看花般望不真切,但她的语气却有几分戏谑,就像是抓住老鼠的猫那样。

  “这个嘛,我好歹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了,虽然天王的样子有些出人意料”

  看不清楚伊姆样貌的雷格也不纠结,目光转向伊姆身后的那颗枯树,话锋转:“先前是火焰现在又是屏障威力大的有点不合常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种力量用不了第二次了,或者说这两颗果实已经在某处重生了。”

  对于雷格的询问,伊姆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愿,反而鼓起掌来:“说的没错,你很聪明但不够理智,800年前的记录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世界,可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

  “或许你说的没错,但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这么好的机会如果错过,再想等下次就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了。”

  雷格的平淡述说,让伊姆转过身来到了天王的躯干前,她轻轻抚摸着它的身体,有些惆怅的说着:“解放,梦想,拯救,希望,自由,平等,宽容又是这些老生常谈,可笑的意志,为什么呢?”

  “”

  背对敌人的行为有多蠢,没人比雷格更清楚,可他没有出手偷袭伊姆因为那双无处不在的“轮回眼”,尤其是靠近天王后,这种感觉就愈发的如影随形,换做心理素质差点儿的,恐怕已经逃之夭夭了,更不要说呆在这里了。

  “其实希望之地啊,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我这样说,大概你不会信吧。”

  伊姆的话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话里话外都透露出种对过往的唏嘘。

  没有太好的动手机会,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雷格接上话语:“我想你误会了什么你说的之意志,我并没有继承。重现当年那个希望之地,我也从来没有想过。”

  “空白的100年历史,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半个月还不到。”

  “可天之国度,却太像曾经的希望之地了你现在所拥有的切,都是建立在碧卡族的基础上的,所以不管承不承认,你都是继承者。”

  问过时间的伊姆,并不承认这种说法,语气相当坚定雷格也不反驳,认真想了想才开口:“我曾经在本书中,看到过个乌托邦的有趣故事”

  第662章闭幕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