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型海王类,耗费了过多的力量,变得如老人般骨瘦嶙峋,垂垂老矣。

  “够了吧”

  将这切看在眼中的科林,主动收回搅动海王类巢岤的沙子,用复杂莫名的眼神望着巫婆样在海王类包围下横冲直撞毫无章法的大妈。

  他曾无数次想过,将来有天能够手刃仇人的画面是什么,也曾想过用各种残忍的方法,以便宣泄心中的怒火与不甘但事到如今,反而没有那么执着了。

  他做不到放下这份仇恨,但可以选择跳过这个对彼此来说都很残忍的过程,直接追求结果体验“过程”这种事,还是放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吧。

  “呐,还给你”

  “妈妈妈妈!!”

  冲出海王类重重包围的大妈,眼中再无其他事物,带着渴望与惊喜将飞来的灵魂果实抱在怀中噗嗤!

  紧随其后到来的疼痛,让大妈流出大量浑浊的泪水,胸口奔涌而出的鲜血将身体力气急速抽空,她将灵魂果实送到被刺穿的心脏前,喃呢而语:“妈妈,救救玲玲我好痛!”

  “永别了夏洛特·玲玲。”

  抽回短刀的科林,目送大妈的身体向着下方的海面坠落,空虚与悔恨就像那肆意涌动着的海水样,凶猛狠绝,想要将他彻底吞没原来这就是复仇成功的感觉。

  失去了长久以来的仇恨支撑,因这个过程而丧命的士兵破碎的家庭,那无尽的鲜血痛苦哀嚎铺天盖地的袭来,即使此时天空洒满阳光,也带不来丝毫的温暖。

  生无可恋的死寂如潮水般涌来,瞳孔渐渐昏暗的科林耳边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电弧乍响,触及肩膀的酥麻与温暖同出现:“老师,你不是孤单的个人你还有我们大家!”

  “我真的做错了吗?”

  下意识问了句的科林,就看到雷格明亮的笑容:“老师,我们又不是圣人,难免会被七情六欲爱恨情仇所左右这场战争是大家同决定的,如果说有错,那也不应该你个人来承担,我们都有份。”

  “都有份吗笑了。”

  噗通亲眼看着大妈落入海洋的科林,看到了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挂着泥泞的泪痕与满足的笑容。

  “这样死,也太便宜她了老师,我去把果实拿回来。”

  依旧没有对大妈有任何同情的雷格,刚想要动身就被科林拽住,他洒然笑的摇摇头:“人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咄咄逼人沙棺!”

  哗啦哗啦啦自科林身体上蜂拥而出的沙子破开大海,推开想要吞下大妈的大型海王类,将她的身体包裹起来,形成副棺柩。

  “咳咳”

  看到科林亲手为大妈做棺材,雷格也只能无奈咳上两声:“好吧,您老说了算我这就通知卡塔库栗。”

  见雷格如此懂事,科林也终于带上笑容骂道:“你个混小子不也自作主张的和他谈了复仇约定,人任性次,这下扯平了。”

  新世界,焦糖岛。

  咚咚咚——红霞漫天的夕阳下,庄严肃穆的钟声下下的荡着,每次敲击都会引来海风阵阵,焦糖飘香亲手将铺满了白色纸花,焦糖做成的小船推向远方的科林,遍又遍的向船上载着的焦糖长裙挥手送别,不知不觉间就已是泪流满面,却又满载释然的笑容。

  站在他旁边的小艾袭黑裙,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同挥着手,任由泪水划过脸颊,带着幸福的笑容。

  不是科林不去墓地祭拜,而是根本就没有海贼的烧杀抢掠,带来的痛苦并不是当时就结束了的。

  尤其是大妈这种级别造成的灾难,那时候小镇上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活着,活下来的也自顾不暇,又怎么有心去理会已经死去的人按照海军的统规定,没有人认领的尸体,他们会统收集起来,然后为这些死者举行场简易的海葬。

  如今以这种形式再来遍,在其他人看起来可能不太理解,但雷格很清楚那件焦糖长裙所代表的意义这是小艾姐亲手做的。

  当年科林老师的父亲,向他的母亲求婚时,就送了这样件别致的长裙如今再次送向大海,既有告慰父母之意,也有告诉两人他要结婚的意思。

  咚——当焦糖小船随着夕阳同没入海平线的尽头,雷格也停下了敲击黄金钟的双手,安静的看着科林与小艾拥抱在起,尔后又很快分开,再到她被暗部护送着踏上港口另侧的军舰。

  “老师,请节哀顺变还有,恭喜订婚。”

  看着迎面走来的科林,走下黄金钟台阶的雷格淡淡笑着,将那抹悲伤的余韵彻底带走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

  “嗯,终于能放下了不过订婚还是太早了,起码要我们能活下去再说。”

  擦去泪水的科林,目光转向黄金钟旁的「雷霆」如今这里的战事结束,玛丽乔亚也被彻底孤立,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之欠东风了。

  “放心吧,老师不过是去那里趟,很快的。”

  笑着回答的雷格,抬头看向悄然出现的那轮明月当初答应他的上任碧卡神「托拜西」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这天会来的这么快。

  他要去月球趟,不过不是完成和托拜西定下的“让碧卡人移居月球”约定,而是去寻找埋藏在月球下的古代都市,也就是「巨大王国」的前身光是孤立玛丽乔亚是没有用的,那里还有个掌控着「天王」,凌驾于五老星之上的伊姆在。

  不去的话,以他们现在的战斗力只会被对方碾压就算加上白胡子这个世界最强男人都没用。

  “总觉得太虚幻了些,记得千万要小心我可没想到,你小子有天也能跑到那上面去,天文学家可是说过,天空中星星比沙子还多,也不知那里到底有什么。”

  科林话中的担忧和羡慕,让雷格有些哭笑不得:“老师,不去不行啊!毕竟这可事关我们能否活着,能否推翻世界政府,是我们最后的战斗,当然还关系到你的结婚大事”

  “你个混小子”

  “哈哈,时间不多了”

  嗞嗞躲过科林拍脑袋的雷格闪入雷霆中,挥手道别:“老师,我去了很快就回来,「鱼人岛」那里就拜托你了!”

  第650章最后的战斗二

  鱼人岛,龙宫城。

  “尼普顿陛下,陛下!天之国度的科林首相来访”

  吱呀往日里总会衣装得体,将须发梳理得丝不苟的右大臣,推门而入的这刻也显得衣衫不整异常匆忙不是他不懂礼仪,而是科林到来的时间是深夜不说,更何况是如今这种极度敏感的时期,实在有些突兀。

  “右大臣,你辛苦了接下来不要惊动任何人,只有我和王妃去迎接就好。”

  高居王位之上的尼普顿没有指责大臣的失礼,早已和乙姬王妃整装待发的他,神情有股说不出的凝重右大臣见状先是愣,随后想到了什么似的,两根鲶鱼胡须微动:“是,陛下科林首相就在连接回廊外。”

  “走吧,乙姬”

  “是,陛下。”

  “”

  默默将衣装打理整齐的右大臣,望着两人离去背影,思绪却飘到了几日前那是新世界战争爆发的最初之时,陛下和王妃屈尊下顾的去了趟鱼人街,去见了面那个年仅6岁,有着100准确率的占卜师,夏莉。

  陛下在夏莉那里得到了什么,除了乙姬娘娘外没人知道只是从那天起,两人就经常处理到政务很晚。

  现在想来,应该是夏莉早就预见了科林首相的到来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所以陛下和王妃才会反常态的工作到如此之晚。

  “我们「海族」,又该何去何从呢”

  右大臣的忧心忡忡不是没有道理,行走在廊道上的尼普顿也下定了决心去面对:“不管「诺亚」飞走的原因是什么,我都相信雷格国王和科林首相的为人他们不是那种巧取豪夺之人。”

  “是的,陛下英明如今世界动荡不安,我们海族虽然偏居深海隅,但又岂能置身事外。”

  没有用人鱼和鱼人两族,而是用了「海族」代称的乙姬王妃和右大臣的说法样,她淡淡的笑着,说不出的洒脱他们虽然对外宣称这个称呼是为了「鱼人街搬迁计划」,不再区别对待鱼人而启用的,但其实这个称呼很早就有了,只不过这个历史太过久远,久远到很多同胞都不清楚罢了。

  在千年前,海族并不在这小小的岛屿之上生存,而是整个大海,同胞们比现在多上太多,可以说大海之内比比皆是,只是不知何种原因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因为这种变化是在「空白的100年」内发生的。

  或许是天地异变,也许是战争,也许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只有留下来的「诺亚」,默默的见证了这切。

  如今世界大变,作为参与者之的科林首相到来,夏莉预见中的诺亚飞走,这切的切,都说明了这次拜访的不同寻常至于结果是好是坏,在不清楚原因前,他们所能做的只有倾听,然后做出选择!

  鱼人岛,海之森。

  “比预想中的还要快啊”

  站在波光涟漪七彩氤氲中的科林,望着从绿色珊瑚林走出的行四人喃呢而语除了尼普顿和乙姬外,还有两个身份特殊的人类,分别是「妮可·奥利维亚」和「妮可·罗宾」。

  她们母女两人,是作为考古学家兼历史传达者到来的为的是转告给那两人,「空白的100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他,则是要用这个信息以及承诺鱼人岛将来可以举族搬迁到海面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真正的阳光森林和大地,以及得到平等对待条件,来换取诺亚的使用权毕竟光孤立玛丽乔亚还不够,那里还有强者众多的0以及数以万计的圣地卫兵在,更何况还有掌控天王的伊姆存在。

  这场波及世界的战争,已经死了太多人了如果发动强攻,付出的代价更要数倍于此,所以要用范德戴肯的「粑粑果实」能力,将诺亚直接弄到玛丽乔亚上空,以所有天龙人的生命世界政府的威严来逼迫伊姆进行最后的战斗!

  待到几人来到附近时,科林主动迎接上去:“辛苦了,奥利维亚罗宾小姐”

  “您太客气了,科林首相能有机会来这里,亲眼看看历史正文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应该我来感谢您才对。”

  “嘻嘻谢谢科林叔叔!”

  跟着母亲同躬身道谢的罗宾,眼睛眯成月牙状,小脸挂满了幸福与满足受她天真纯净所感染的科林,露出笑意:“要谢的话,就谢雷格林吧,这个机会可是他给你的哦。”

  “格林哥哥?您认识他吗?!”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罗宾小萝莉甚至激动的跑了过来,抬起脑袋,用萌萌的大眼睛,眨不眨的看着科林。

  “嗯,等过段时间他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谢谢他。”

  “嗯嗯”

  小脑袋止不住连点的罗宾,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将众人间本来有些沉闷严肃的气氛彻底驱散奥利维亚当然知道雷格就是格林,也不说破的她拉起女儿:“罗宾,叔叔阿姨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我们先去旁好吗?”

  “嗯!再见科林叔叔”

  对三人挥手道别后,罗宾带走了她的天真烂漫,但却留下了份弥足珍贵的美好。

  鉴于这份美好的存在,科林也就熄了原本的交易念头,转而开口道:“两位”

  “科林首相”

  主动开口打断科林的尼普顿,先是歉意的微微躬身,尔后与乙姬相视笑,转言道:“抱歉打断你,不过我们已经做出决定了海族的辉煌已经过去了,我们也不想重现那个时光。”

  “誓言之舟,就交给您了”

  接上尼普顿话语的乙姬说出自己的心声,带着悲伤与祈愿:“虽然这与它本来的使命不符,我们只有个请求请不要让它染上太多的鲜血。”

  想到那100年内发生的残酷事情,科林的表情也是相当复杂:“这样真的好吗?明明天龙人是罪魁祸首,你们才是受害者,这大海本应该是你们的家园”

  “嗯,我们不想仇恨再连锁下去了。”

  “我们知道这个要求很任性,但还请您答应。”

  “没问题,如果这世人,都能像两位这般豁达就好了我可以答应你们,诺亚绝对不会真的落下去。”

  口中说着是两人,但科林看的却是旁的乙姬尽管她体型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作为「金鱼人鱼」拥有的力量连只鸡都杀不死,但她有颗谁也比不上的博爱之心。

  唯有这种博爱,才能让尼普顿如此豁达,甚至会对天龙人心生怜悯,同情不,应该说是视同仁。

  第651章最后的战斗三

  新世界,椰子岛。

  “轰隆轰隆隆”

  “开炮开炮不要犹豫,我个人换群海贼值得!!”

  “哈哈哈,你们海军不就仗着人多吗老子不活了,起死吧!”

  炮火喧天刀剑碰撞之声络绎不绝的战场内,是杀红了眼的海军与海贼双方,这种海军喊着同伴对自己开火海贼绑上炸药拉对方起陪葬的事情,开始频繁的出现,导致战况也是愈发的惨烈壮绝。

  什么正义什么邪恶,生命在这刻变得那么微不足道,他们彼此双方只有个念头——杀死眼前的敌人!

  在这场涉及了20多万人的大混战中,能够保持清醒的并不多,人面对乔兹比斯塔连带后续参战的萨奇起压制的赤犬,就是其中之。

  赤犬每每攻击,都不知收敛为何物,哪怕附近到处是交战的友军和敌人,他依然会采取最具威胁范围较大的岩浆攻击,以至于三人打起来不仅束手束脚,还要在肆意溅射的岩浆下帮助周围的同伴。

  如果不是赤犬身上的正义大氅依旧在,说他是真正的海贼也不为过轰隆!

  再度以大喷火将冲来的乔兹砸飞后,元素化的赤犬瞬间融化在原地,躲过比斯塔的双剑和萨奇两把长刀的夹击,地面上奔涌的岩浆内,他的身体很快凝结而出,脸的嘲弄:“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你们究竟想玩儿到什么时候?”

  “放你的狗臭屁!”

  “你把附近的那些同伴当成什么了?混账东西!”

  “跟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说这些干什么,砍他!”

  怒气勃发的三人正要拥而上砍了赤犬,阵清凉的寒潮突然间自侧面袭来,让他们冷静下来转头的比斯塔,两撇八字胡微动,望着出现的敌人目光微凝:“小心了,是那个用冰的家伙他可不比这个岩浆混蛋弱多少。”

  “呼啊哎呀呀,真是热火朝天啊。”

  姗姗来迟的青雉打着哈欠走来,目光却牢牢的盯着看过来的赤犬:“他们就交给我吧。”

  “库赞你还是去睡觉吧,这里用不到你。”

  浑身岩浆滚动的赤犬冷冰冰的拒绝,也没有和青雉联手的意思。

  “嘛嘛,这可是来自指挥部的命令上面有事找你。”

  耸耸肩的青雉也不在意,随手指了指后面戴墨镜的年轻将领自从上次奥哈拉的事件后,他和赤犬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以下。

  毕竟他们彼此所追求的“正义”截然不同,要不是有鹤参谋长的命令,他才懒得过来搭话听是命令,赤犬只能狠狠的咬牙,临走前还不忘瞪了远处戒备的三人眼,不出意外的收到三人抹脖子吐口水比中指的三种不同回敬。

  “好了,讨厌的家伙走了我可是带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你们要小心了。”

  目送赤犬和年轻将领离开后,转过头的青雉压下心中的疑问,脸上的慵懒转为肃杀在这种战争的胶着时期将萨卡斯基调走,定其他要事发生了,可惜他才前不久才“任性”了次,重要消息是得不到了。

  战场中心。

  哪怕周围战场鏖战不休,双方却默契的恪守着件事绝不靠近最中心的交战区域,或者说,他们即便想要靠近也做不到。

  在这生命的禁区内,有连太阳光辉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的金色大佛;有拳风如雷霆,搅动得天穹震动大海怒号的海军英雄;亦有以己之力面对两人,仍旧无比强势,强势到将这个世界都打得到处“崩裂”的世界最强男人在!

  战国和卡普不是第次与白胡子交手,但却从未跟现在样战斗如此长的时间以往他们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去,如今退无可退之后,才真正体会到了名为「白胡子」的强大。

  唰——铛!

  以记震碎大片空间的横扫千军将两人逼退后,白胡子重重将薙刀点在鲸鱼船首后,发出“咕啦啦”的独特笑声,他霸气的扫过身上有着多出刀伤,狼狈不堪的两人:“战国,你退步的太多了!卡普——还不错,咕啦啦咕啦啦!!”

  “呼呼!白胡子你这家伙,真是蛮横的不讲道理”

  气喘吁吁的战国双手叉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竟是有些吃不消这种战斗强度这种事情自从他出了新兵训练营后,可是已经几十年都没有发生过了。

  “呸”

  吐出口老血的卡普,咧着嘴擦去余下的血痕,看了眼白胡子敞开胸前的几处凹陷,嘿嘿怪笑起来:“战国你个老东西少说这种丧气话,我们二打已经够不要脸了,还想怎么样再说了,他纽盖特就算再强也是人,会流血会受伤,也会死!”

  咕啦啦被卡普逗笑的白胡子身上迸发出阵飓风般的狂风,如秋风扫落叶般传向全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