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荡的卡塔库栗,再次说出惊人话语:“请将卡斯塔德带回去吧让她有个新的人生。”

  “新的这是谁的决定?”

  很快领悟了卡塔库栗是指可以修改添加,甚至清除记忆的「记忆果实」后,雷格的表情柔和下来柏格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

  当初是柏格主动提出要联姻,总不能现在又将这个难题丢回去毕竟他喜欢卡斯塔德,如今也有了后代。

  “是我的妹妹她打算与家族共存亡,也没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我也只不过是碰巧发现了而已。”

  “这样啊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

  “起码好过夏洛特家族不复存在我们需要庇护。”

  眼中满是歉意,表情却十分坚决的卡塔库栗,完美的演示了什么叫做“矛盾”这是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既放不下仇恨,又想让我的势力为成为过街老鼠的你们当保护伞就算是整个万国的财富也不够,你知道为什么人们在种地时,要清除那些杂草吗?”

  面对雷格杀意凛然的斩草除根,卡塔库栗深呼吸口气:“杂草终归是杂草,而且会很快再次生根发芽,不是吗?”

  “呵呵但你不是。”

  笑着盯上卡塔库栗的雷格,并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与杀意夏洛特家族的其他人他也就算了,就算有约定不主动出手,也能盯死他们。

  但卡塔库栗连30岁都不到,就见闻色修炼到了极致果实觉醒,假以时日必然能成为「四皇级」强者,甚至10年20年后到白胡子那种程度也不是没有可能。

  放任这样个仇人再旁虎视眈眈,他可以不怕但他的亲人朋友,国家可不行。

  卡塔库栗毫不犹豫的与雷格对视:“我不会说什么放下仇恨的谎话将来也不会找其他人麻烦,我只想要个公平挑战你的机会。”

  “可以,但是”

  想到卡塔库栗遵守约定毁灭了灵魂使者又等于变相的帮了柏格,科林又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愿,雷格答应的很干脆:“如果你在此期间,伤害过任何个天之国度的人我们之间的约定就不再有效,我会不惜切代价的清除你妹妹之外的夏洛特家族成员,不论男女老少,无论天涯海角!”

  第644章大厦将倾

  时间稍稍回溯,海军本部。

  哔——哔——!

  “全体守备军,级警戒!”

  “是,空元帅!”

  “全体出征军,随我出击!”

  “是”

  响彻全岛的刺耳警报声下,空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也同时到来雷神和大妈已经在新世界打得天昏地暗了,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轰隆轰隆隆在这全军上下高度戒备斗志昂扬的同时,剧烈的爆炸声很突兀的,接二连三的响起。

  几乎是眨眼间,月牙湾上弧形墙上的重炮台本部要塞上的远程火炮用来观测四方海域的瞭望台停泊在港口,整装待发的众多军舰等等事物上,冒出了股股冲天火焰!

  本部几百年来从未遭遇过的大爆炸,就这么突如其来的降临,滚滚热浪和漆黑浓烟飘散天际的这刻,空的身影出现在要塞的上空,双拳重重挥出:“拳风!”

  汹涌而来的狂风打着摆子,如秋风扫落叶般,干净利落的将火焰与浓烟扫而空但无法挽回的损失已经出现,哪怕没有人因此丧命,本部要塞的防御系统用来出击的众多军舰,却已经无法使用了!

  举手投足间平息了后续余波的空,将目光投向了本部的右侧那里是本部的训练营。

  哒哒哒哒就在海军们惊讶疑惑的同时,沉重而坚决的脚步声响起了,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他有头紫色短发刀削斧刻般的坚毅面容,本该披在身上的正义大氅,却不见了踪影!

  “泽法教官”

  “你能解释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咚——自上方重重落下的空,将坚硬的石板踩出无数裂缝,扩散而出的劲风如山岳般压向泽法。

  “当然可以”

  重压之下的泽法神色坦然,从容的停下脚步:“空老师,你究竟要任由他们摆布到什么时候?”

  哗啦肩上正义大氅随风荡漾的空,字句的盯着他:“老师?现在是战时!泽法总教官,你难不成过糊涂了吗,是谁允许你这样喊的?!”

  “这里”

  指了指心脏的泽法,拒绝了空最后的挽留,身上涌起强大的战意:“空老师,世界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

  “闭嘴,你身为人师却做出如此恶劣的榜样!”

  “你把海军本部把你的家当成什么了竟然随随便便的就放置炸药?!”

  “老夫可不记得教过你这些东西,泽法——告诉我,你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

  咚——又是步迈出的空,将整个要塞都踩得颤动起来,根本就不给泽法劝说的机会,令人窒息的气势铺天盖地的袭来。

  “空老师!”

  “我再也没有刻比现在清醒了!”

  “如其让那些尸位素餐的”

  后面的“天龙人”还没有说出来,空的拳头就砸在了泽法的脸上:“混账东西,不管你的原因是什么,老夫都饶不了你!”

  唰——众目睽睽之下,泽法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化作道流星直冲天际,紧随其后的空须发皆张,双臂夸张的隆起,骇人的气魄令将士们集体肃然。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

  “全体都有,修复要塞维修军舰”

  “老夫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切回复原样!”

  发出响彻天际的咆哮后,爆踩空气的空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就到了飞出要塞很远的泽法身前不过他这次没有拎起拳头,而是凝望着那双充满决意的瞳孔:“是谁怂恿的你?”

  “噗”

  吐出口中鲜血的泽法,稳稳的落在海面上,脚下荡出圈圈涟漪:“这是我自己的判断。”

  “是谁。”

  空根本就不问内容是什么,而是执意的询问着泽法哪怕这个答案,从本部连环爆发生的那刻就有了。

  “雷格。”

  “果然真是个无法无天的混蛋小子,你真的清楚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是对的吗?”

  “有些事情”

  望着空背后的巨大要塞,看得深切的泽法压低了身体,双手微抬,进入战斗状态:“在结果出来前是分不出对与错的与其事先妥协,我宁愿事后后悔!”

  “很好你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老夫倒想听听雷格给你说了些什么。”

  稳稳落于海面的空,没有溅起任何波浪涟漪,这份如履平地的从容,不免让泽法又想起往昔空老师的强大,如既往的不讲道理。

  但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哪怕不是对手,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压下回忆涟漪的泽法直起腰身放下双拳,如课堂上的学生那样,毕恭毕敬的回答道:“他告诉我,只要拦下空老师海军就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和正义!”

  “自由正义?!”

  泽法简简单单的句话,就让空脸上多了几分诧异,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投向侧面那里只有蔚蓝的大海,但在海平面的尽头处,却是那座不可逾越的红土大陆,其中有座名为「玛丽乔亚」的城市。

  这雷格简直太大胆了,明明是两线作战,却还敢发动第三场轰隆!

  大海突然间便咆哮了起来,自空身上涌出的骇人气势,荡起大片的浪涌翻动:“混账东西,你竟然敢和革命军合作!”

  瞬间就想通其中关联的空,再也没有对泽法的丝庇护之意天之国度的军队在连续两场战争后,根本就不可能再次发动战争!

  其他大势力此时也是焦头烂额,只有向神出鬼没从不显山露水的革命军有能力有胆量对圣地发动进攻——这种绝对的立场问题,是不能有任何含糊的!

  “是的,空老师”

  哪怕身处惊涛骇浪的中心,泽法还是不为所动,眼中的坚决更甚:“我当了38年的海军,教了10年的学生,告诉过无数人要坚持海军的正义但却始终回答不上来个所有人都问过的问题!”

  啪嗒啪嗒在狂风浪涌下迈步的泽法,紫色的短发如同劲草般迎风而立:“每当他们问我究竟什么才是该坚持的正义时,我都会告诉他们要问自己的心——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海军的正义是什么!”

  第645章大厦将倾二

  与此同时,司法岛。

  不夜之岛的奇迹还在延续,在碧空万里光照拉扯下的建筑阴影依旧巍峨不动,本该带着庄严肃穆从容行走在这片光明下的人影,却在此时失了从容。

  哔——哔——!

  自司法岛建立之初,安静了数百年的警报系统,今日却鸣叫的格外急促,以至于让留守于此的海军士兵成员有些措不及防与惊愕因为入侵者只是人剑,却让整个司法岛陷入了恐慌!

  “全体都有,全体”

  “入侵者极度危险重复”

  “但是——司法圣地不容亵渎,我斯潘达因作为司法岛的负责人9的长官,必将与诸位共进退!勇敢作战吧”

  刺耳的警报声中,斯潘达因那铿锵有力信誓旦旦的鼓舞化作信心源泉,注入所有守军的心中轰隆轰隆隆!

  “是剑客,不——是大剑豪的攻击!”

  “天啊,快躲开会死的!”

  “快快——跑!”

  入侵者的面貌守卫们还没看到,肆意纵横的剑浪就到来了那扇号称可以抵挡白胡子拳的正门,就这样被笔直的分为二,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斯潘达因,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咚咚地面剧烈震颤中,出现在人们视线尽头的乔,卷发随着狂风乱舞,右手的长剑触及地面,每走出步都会带出花火四溅与地震般的颤抖,环绕在他身边的飓风又是那么的势不可挡。

  明明他只有人剑,却让所有守军有种既荒谬却不得不承认的感觉这个男人,千军辟易!

  “是,是教官——是乔哥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组织的人吗?喂喂你们到底再搞什么?!”

  “乔,你个该死的叛徒!你当司法岛是什么地方?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攻——全体都有,不惜切代价杀了他!这是来自最高权利五老星的命令!!”

  紧急着咆哮出声的斯潘达因,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反而搬出了五老星的命令尽管守军们此时军心不定,却还是不敢违抗来自至高的意志,时之间枪炮齐鸣弥漫的硝烟甚至都将天空的光明遮蔽其中!

  “五老星啊,我正想跟他们算算账呢”

  “代表绝对正义的司法岛,有名无实的裁判所,自欺欺人的法律”

  “老子早看这切不顺眼了,今天就彻底做个了断吧!”

  枪林弹雨之中,剑又剑挥出的乔没有砍中任何个人,却将地面掀起“滔天大浪”,人头攒头的守军连反应的机会都没,就变得溃不成军他需要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倾诉下这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不满!

  凭什么「空白的100年」不能追寻?就算那些考古学家要有罪,连带着亲人朋友也要肃清?

  凭什么斯潘达因这种只会阿谀奉承欺软怕硬的权贵后代可以成为9的长官?

  凭什么非加盟国的人是敌人,天龙人可以对这世上的切予取予求?

  凭什么凭什么——如果力量是决定这切的因素,那现在此时,就是改天换地的时候!!

  司法岛,司法之塔。

  “快,儿子我们撤,乘上护送船去海军本部!”

  “爸爸,那个叫什么乔的不过就个人而已!岛上虽然没了那两个巨人族门卫,但也有上面增派过来的1万守军,共两万人”

  “混账东西,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是大剑豪吗?外面的那个怪物,20年前就有进入0的实力!前不久更是在测试中碾压了0的3人小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斯潘达因的怒吼吓得斯潘达姆脸色煞白,冷汗狂冒,两股颤颤:“那那我们也有两万人,他还能都杀了不成吗?!”

  “儿子啊,你对力量无所知这世上,有些怪物是注定无法用常理衡量的,即便我们有坚船利炮!过来,我们走密道。”

  唏嘘着的斯潘达因转墙上的蜡烛,带着儿子很快消失不见,哪儿有什么先前喊话的正义凛然这么强的战斗力,却跟天之国度的首相科林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难怪上面对他如此的忌惮。

  甚至不惜命令他做出那样的事情既然乔活着回来报仇了,那就说明山姥子这个可怕的杀手失败了,人质也就没什么用了。

  哗啦哗啦路疾驰的斯潘达姆,在临近出口时听到了某种铁器撞击的声音,不是个,而是两个。

  “迪恩大卫达尼尔是,是你们吗?”

  “爸爸,这可是只有9成员才知道的通道,怎么”

  “鬼啊!!”

  说了半的斯潘达姆爆吼声,干脆两眼翻白的昏了过去因为紧随着那个撞击声出现的,是两个模样,带着狰狞的鬼怪面具穿着染血长袍,手提血肉模糊脑袋的可怕之人!

  “迪恩大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哟哟咿,问的好吾乃雄狮偎取!”

  “哟哟咿,吾乃山姥子!”

  咚咚咚怪异的唱腔下,斯潘达姆用来安排护送他们的9成员的脑袋,被两人随手丢了过来,咕噜噜的滚动着,在石头地板上拖长道道鲜艳而凄厉的血痕!

  “不不”

  噗通被吓得直接跌坐地面的斯潘达姆,结结巴巴道:“在那个怪物手中,你怎么可能”

  “哟哟咿乔的大度,岂是你这种卑鄙小人能理解的!”

  “哟哟咿斯潘达因,借你小儿头颅用!”

  唱和中,手持锡杖的偎取将另头的尖端竖起,直奔被吓昏的斯潘达姆而去。

  “不!你们不能杀我的儿子!!”

  不知从哪儿爆发出的力量,已经被吓瘫的斯潘达因挡在了尖端之前,张开的双臂是那样的坚定有力,要是已经昏迷的斯潘达姆见到这幕,恐怕也会诧异这种从未看到过的勇气。

  “哟哟咿那就借你的吧!”

  偎取并没有停下的意愿,锡杖的尖端穿过衣物的那瞬间斯潘达因的眼泪和鼻涕起奔涌而出,稀里哗啦的暴流不止:“你们究竟要什么,我定给!!”

  山姥子那冰凉透骨,宛若修罗低语的声音随着血腥味而来:“那就带我们去「正义之门」吧”

  第646章大厦将倾三

  伟大航路,推进城。

  哒哒哒哒密集而异常的脚步声回荡在「红莲地狱」的监狱廊道上,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守卫们排成队列,队接队的从犯人的眼前穿过,吓得他们面色煞白冷汗直冒,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要知道,他们所在的监牢是第层,平时见到的狱卒除了少数几个的驯养员,就只有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蓝猩猩」了但现在3层以下才有的军队却出现在了1层,而且看样子还是倾巢而出,怎能不让人害怕。

  “哗啦咣当——!”

  “全体都有,敬礼!”

  “麦哲伦署长汉尼拔副署长希留看守长”

  大型升降梯停下的瞬间,聚集在牢房外森林空地上的士兵们,齐刷刷的抬起右手身穿黑色排扣军装带着防毒面具,身为推进城大监狱的官员们,起出现在了犯人的视线内。

  自从前两年金狮子大摇大摆的劫走考尔比后,为了给内部个交待,上任的监狱长因此引咎辞职实力忠心具备的麦哲伦也就顺理成章出任「署长」职,近年来更是将推进城营造的固若金汤,甚至有了能然“监狱最凶恶犯人”臣服的巨大威望。

  身为「毒毒果实」的能力者,麦哲伦是唯不需要戴防毒面具的,他神色肃然的抬起手掌回应众人:“诸位,辛苦了!接下来大监狱由汉尼拔副署长全权负责这里,如果发生暴动意外,必要时允许启动紧急”

  波噜波噜!!

  麦哲伦的话未说完,上身口袋的电话虫就急促的叫了起来,他眉头紧,直接拿起话筒上层有些操之过急了。

  就算本部和司法岛,遭到泽法乔两个前任教官的攻击,甚至连正义之门都被破坏,以至于只能被迫调动他们这里去支援两地,尽快平定叛乱但这里却不能自乱阵脚!

  推进城可是关押着无数凶恶罪犯的,万出了什么纰漏让这些犯人逃了出来,到时候引发的灾难甚至不亚于新世界的战争危害嗯?!

  “报告署长,海面上有人在游泳”

  没想到不是上面催促他的电话,而是附近海域出了问题的麦哲伦,发出疑惑的鼻音这里可是无风带,周围到处是巨大的海王类,就是专门捕食海王类身为海中健将的蓝猩猩狱卒,都不敢离开监牢千米内的范围。

  “能够确认游泳者的身份吗?”

  “署长大人,浪太大了只能看到惊天的剑气!”

  “敌人预计2分他跳起来了,看到了!是——冥王,是西尔巴兹·雷利!!”

  情报员传来的高声惊呼与恐惧,也传给了麦哲伦旁边的手下们他们的身体齐齐绷紧,如同那些牢笼里恐惧他们的犯人样冒出浑身冷汗。

  人的名,树的影这下别说去支援其他地方了,推进城能否在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