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的军队还要狂热,无畏。

  “全体都有,集合!”

  望着如潮水般退却的敌人,人兽型的依夫也变回人身没有必要追击敌人,那样反而会让神兵队的阵型被打乱,从而被敌人逐个击破。

  毕竟认真说来,神兵队的身体素质虽强,但跟那些动轨赏金过亿的战斗员比,还是会明显的落入下风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及时汇报战况,并将他们的后勤要地守护好,让在战场上受伤的同伴得到最好的休养。

  第625章夙愿之战八

  浮空要塞,北侧。

  轰隆轰隆五芒星梨花兔子等等各种图案,灿烂的绽放着,交织在逐渐昏沉的天空,美不胜收的同时也夺取了个又个鲜活生命。

  唰随手将柏格放出的薄雾搅散后,阿曼德脸欣赏的望向了被各种烟花覆盖的天空:“真是漂亮啊没想到你们这里也有这样有趣的人。”

  “有趣?这时候你应该愤怒吧”

  柏格没有趁对方走神进攻,脸上表情有些诧异这场盛大的烟花,是菲力克斯搞出来的。

  这些年潜心研究烟花的他,几年前那个炸弹狂人的形象早就在世人眼中消失如今出手,就带领着自己的烟花队伍,将这处战场的大妈军队炸的抱头鼠窜,毫无抵抗之力。

  “为什么要愤怒,不过是些普通士兵而已这东西对万国来说多的是。”

  阿曼德那轻描淡写对生命不屑顾的态度,让柏格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他对那些死去的人来说是敌人,没有同情的理由。

  更何况「蛇首族」本就有蛇冰冷阴暗的天性,只是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卡斯塔德的这个姐姐,与她那种循规蹈矩的性格相比,简直是两个极端。

  “不过他们要是死的太多的话,我会被其他人笑话的”

  话锋转的阿曼德收回目光,左手慢慢搭上剑柄,如影随形的阴冷气息,随即将柏格整个人笼罩。

  “哦,笑话吗”

  见阿曼德认真起来,柏格的目光也凝重起来经过初步的交手,他总算明白欧姆为什么败的那么惨了。

  这个女人的剑是故意很慢的,就连初学者的出剑速度都比不上但是她的身体足够灵敏,可以让她轻松躲避的同时进行蓄力,再抓住对手露出破绽的瞬间攻来。

  “嗯,所以我不打算慢慢杀你了激昂叙事曲!”

  唰在烟花映衬下,名刀「白鱼」划出抹浮光掠影袭来,快到柏格即使第时间躲避,脖颈处还是多出道细密的血线。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柏格反手刺,阿曼德又诡异的横着挪开,致命的攻击再次袭来啵!

  “幻象气球。”

  生死线间,柏格脸上的表情没有丝动摇,从身体内溢出的薄雾刚出现,就被对方漆黑的武装色斩开,径直的没入腰间噗!

  整个身体像气球样干瘪下去的柏格,手中细剑也同样变得软绵绵的,随着风儿的摇摆落向阿曼德的手臂唰!

  敏锐的直觉让阿曼德放弃继续进攻,变成纸片人的柏格下秒恢复原状,同时还有那柄细长的利刃:“你是怎么发现的?”

  “狡猾的男人,蛇可是偷袭的专家慢板圆舞曲!”

  知道被艺术果实的能力攻击后,就会任人宰割的阿曼德舔过红唇,妙曼的腰肢随着双手开始慢慢扭动嗡嗡!

  随着阿曼德手中狭长利刃的震颤,股冰凉透体的风压开始慢慢聚集,凛冽的肃杀之意牢牢将对面的柏格锁定。

  “呼”

  摸了摸腰间那个在能力下“失真”伤口的柏格,选择了深呼吸明明对方距离她还很远,动作看起来也很慢,但他就是有种躲不过去的感觉。

  不过他的种子已经埋下了,接下来只要想办法将时间拖延到10分钟后就好目光渐渐凝聚的柏格,脚下猛的踏,不退反进的向着阿曼德冲去:既然避无可避,那倒不如迎难直上。

  “艺术风暴!”

  右手递出细剑的柏格,将剑刃旋转起来,大量汇集来的风刃形成个尖锐的箭头,径直向着已然调回身体的阿曼德。

  哪怕柏格的速度快若电光,扭着腰肢的阿曼德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双手握住的剑柄不见颤抖直到蕴育在风暴中剑尖在瞳孔中放至最大,她再次双脚不动,鬼魅般的平移拉开距离。

  在这个过程中,阿曼德的双手也随之划出个半月嗖!!

  剑风袭来的那刻,柏格只觉浑身刺痛,手臂上传来的强横阻力,让他连转动剑刃都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啵!

  “艺术回廊!”

  层层叠叠的透明屏障,随着涌出的淡淡薄雾出现在柏格身前,阿曼德剑气上携带着的武装色,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将这个回廊掀开,余势不减的直冲柏格虽然这个过程只有1秒,但还是足够他再次行动:“幻象门扉!”

  嗡在剑气袭来的刹那,柏格消失在波纹涟漪的空气门内,再次出现就到了阿曼德的百米外,那道横切而过的剑气直直没入钢铁地面,勾勒出道深不见底的平滑缺口。

  这是他根据韦柏能力开发出的移动方式,以艺术果实能力造出个可以临时的通道,用来规避致命攻击缺点是距离近而且还有身体「艺术化」的残留影响。

  唰这点阿曼德自然也能理解,未等柏格周围的淡淡薄雾散开,急速靠近的她就斩开了薄雾,冷漠的红唇微启,蓝色长裙随着身体摆动骤然飞扬:“快板圆舞曲。”

  这剑与先前的那剑相比,无疑要快上几十倍身体仍处于“艺术形态”的柏格,根本就没有反应的余地,干净利落的被横着切开。

  啵啵啵啵没有鲜血四溢,也没有痛苦哀嚎,像是气泡样的柏格在破碎中消失不见。

  “虚幻折光。”

  紧接着出现在阿曼德前方的柏格,脸色苍白了许多这是根据阿金的「遮光果实」开发的能力,可以让他留下的身体看起来和真的样,对精神力的消耗颇大。

  接连逃生的柏格,让阿曼德眼中出现戏谑:“哦?怪不得你剑道平平,原来心思都花费到如何果实逃命上了卡斯塔德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贪生怕死的男人。”

  “剑道途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至于你说的我怕死那也要看是什么情况了。”

  “比如呢?”

  “为了雷格陛下,我可以毫不犹豫的献出生命。”

  呵呵呵呵发出阴冷笑声的阿曼德随手挥长剑,蓝色秀发四散开来,看起来妖艳无比:“不错,是条忠犬只是,你还能坚持多久?”

  第626章夙愿之战九

  浮空要塞,北侧。

  “悲伤叙事曲永别了,柏格先生。”

  嗖双手看似缓慢,实则剑刃在巨力加持下快若电光的斩击,径直的向着已经狼狈不堪,避无可避的柏格斩去。

  “不要啊,阿曼德姐姐”

  不远处传来的焦急呼唤,并没有让阿曼德停下反而速度又快了几分,径直的落在柏格头顶上,眼看就要将他分为二。

  “还是来了吗”

  哪怕即将面临死亡,柏格也没有畏惧,而是用复杂的目光看向竭力赶来的卡斯塔德风尘仆仆的她脸上有道鲜红掌印,似乎来时与人发生了争执,粉色秀发与长裙也有几分仓促的凌乱。

  与柏格目光交汇的卡斯塔德,眼眶微红,不舍与难过的表情看起来楚楚可怜,尤其是剑刃落在他脑袋上那刻时她忍不住闭上眼睛,眼泪无声滑落。

  啵想象中的利刃入体鲜血迸溅的声音没有出现,反而是种很弹的,就像是果冻摇晃起来的声音传入耳中。

  “阿曼德姐姐?!”

  悲伤还未褪去,下意识睁开眼睛的卡斯塔德,就看到阿曼德连人带剑,同变成了很可爱的玩偶人那样子,就跟妈妈以前用灵魂制造出来的霍米兹玩偶样。

  “不,不”

  “你究竟什么时候”

  “不要碰我”

  连声音都变得糯糯的阿曼德,想要逃离柏格的手掌,平日里灵活的腿部,这刻却变得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啵!

  “玩偶固化。”

  放出阵透明薄雾的柏格,将阿曼德的身体笼罩武装色是能斩开他的能力不错,但他吃下艺术果实已经5年了。

  尽管果实觉醒还是遥遥无期,但克制武装色的招式也开发出来了先前阿曼德在他艺术化后刺入腰间,他的武装色混合着果实能力入侵了她的长剑。

  只要十分钟不松开武器,就会连人同变成“艺术品”阿曼德身为个女性剑豪,自然不会在战斗时松手。

  当薄薄的透明雾气散去后,柏格手中就多出个只有半个手掌的钥匙玩偶,它的样子和消失的阿曼德模样,只是失去了切的表情变化就像死去了样,脸上的表情定格在难以置信的模样。

  “柏格,你!!”

  铿——抽出长剑的卡斯塔德,脸色涨红咬牙切齿的挥刃斩来这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不管是自己的亲人还是他,都没有对自己的情绪有丝的顾及!

  “卡斯塔德,你不该来这个战场”

  轻轻跃躲开的柏格,不等卡斯塔德挥剑再斩,就扬了扬手中的人偶:“她还活着,我也可以还给你但是你要离开战场。”

  “离开?阿曼德姐姐没事?!这样就好”

  愤怒过后,散开见闻色的卡斯塔德松了口气人偶上还有生命气息,姐姐她并没有彻底变成玩偶。

  见她平静下来,柏格上前两步,伸出手摸向她那稍有红肿的侧脸:“很痛吗?”

  脸颊上传来的温暖,让卡斯塔德心有眷恋,但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还是咬咬牙后退步:“我不是来做这种事情的!”

  “嗯,我知道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那就离婚吧。”

  手回手掌的柏格闭上眼,表情有些难过没办法,就算彼此有了感情,却也有各自的立场要面对。

  “嗯,那我们就是陌生人了能把阿曼德姐姐还给我吗?”

  “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

  “为什么?我们已经是敌人了!”

  紧咬红唇的卡斯塔德,恼怒的跺了跺脚,以此发泄着自己心中的茫然无措她自己个人,真的能将照顾好孩子吗?

  妈妈那种不需要孩子父亲的做法,对孩子来说太残忍了脑袋乱糟糟的卡斯塔德,却不知这种动作在柏格看来尽是撒娇的味道,看得他忍不住带上笑容:“那你为什么先前还想救我?”

  “我”

  语塞的卡斯塔德脸色再次涨红,最后只能恨恨的将长剑插回腰间当然是爱了,简直是明知故问!

  似是读懂了她动作的含义,柏格直言了当道:“我也是所以,我不希望你在这个战场上战斗,那样将来会让我很难做。”

  “将来?你”

  提高音调的卡斯塔德摇摇头,目光随后定格在远处那个电闪雷鸣不断的战场,似乎想到了什么过往,她心有余悸的开口:“根本不清楚,妈妈究竟有多可怕她要是真的生气了,你们没有任何胜算的。”

  又是这种绝对的语调,大妈的可怕柏格从费奇传回来的资料中,已经了解到了许多,哪怕这并不全面但他们这里也做了相应的准备,更何况他也相信胜利的绝对是雷格和科林。

  “我的想法正好相反”

  “是吗?那就让时间告诉我们正确的结果吧在此之前,请还给我个完好的阿曼德姐姐,我不想你将来被追杀!”

  卡斯塔德并不因此与他争论,再次提出请求柏格摇摇头,继续劝解道:“就算结果如你说的那样,是你们获胜,但我看的是现在北面南面,中心战场,你们的军队已经开始溃败了,要不了多久战争就会进入追逐战,你必须离开。”

  “我会呆在医疗团内,不会出战”

  卡斯塔德说出答应过卡塔库栗的话他自从败给雷格次后,就有很深的忌惮,以至于将事情考虑到了“妈妈会败”的最坏结果:要不是她坚持要来,他都不会让自己上船。

  可君临万国,掌控切的妈妈又怎么会败呢?

  除卡塔库栗哥哥外,整个万国都不会有人考虑这种事情这在他们看来就像是天方夜谭,连丝奇迹都不会出现。

  “也好,10分钟后阿曼德会变回来夏洛特·玲玲毕竟是你的母亲,这场战争也事关无数人的未来。”

  啵薄雾过后,伸出手的柏格将人偶放到卡斯塔德手中,踌躇下还是开口:“最后,能抱你下吗?”

  “嗯。”

  将人偶捧在手心后,卡斯塔德俏脸微红,主动闭上眼睛的她微微扬起脑袋伸出手的柏格将她拥入怀中,亲吻上去。

  虽然仅仅相处了不到半年,彼此也是因为政治联姻才在起,但感情的确产生了想来雷格少爷也是看出了这点,才让他做想做的事。

  良久,唇分最后凝望眼怀中人的柏格,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留在原地的卡斯塔德目送他远走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才摸了摸自己肚子,有些落寞的喃呢道:“没有发现呢这样最好,省得藕断丝连。”

  第627章夙愿之战十

  新世界,苹果海。

  “卡塔库栗大人,佩罗斯佩罗大人领导的北面战场溃败了!”

  “卡塔库栗大人,战斗部队被突然出现的大量「和之国」武士阻拦”

  “大人们都在请求支援,请您快点结束战斗”

  条接条的坏消息,从传令兵的口中说出,卡塔库栗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如果没有开始的致命打击,如果凯多那里能在坚持些时间,如果!!

  没有如果,这是战争冰冷的现实,就这样摆在了卡塔库栗的面前,这场战斗除妈妈那里外:是他们的全线溃败。

  按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想来要不了多久盲人剑客九尾猫妖的幻兽种,鹰眼剑客,甚至是光月家的首领等等,这些强力的帮手,也会陆续的支援过来。

  开战前自己心中的那么不安,在这里得到了最直接的反映虽然看不到那个己方彻底溃败的未来,但胜利的天枰确实向对方狠狠倾斜了:如果再不做点改变的话,那就切都无法挽回了!

  要撤退吗?不行妈妈绝不会这样做,强者的自信也不会允许。

  那就只有继续战斗条路了,想到这里的卡塔库栗瞬间做出决定:“告诉其他人,10分钟后我会赶到。”

  “是,卡塔库栗大人!”

  “红发”

  在传令兵匆忙离去后,卡塔库栗看向安静等候在远处的香克斯:“情况你也有所了解了我需要在10分钟内结束战斗,不惜切代价。”

  “不惜切代价吗”

  重复卡塔库栗话语的香克斯,难免唏嘘眼前这个男人值得尊重,因为他光明磊落。

  卡塔库栗明明有机会去攻击自己的手下,让他投鼠忌器也有能力招来其他帮手,可都没有做,只想以双手将自己打败。

  如今对方被局势逼迫到这种地步,香克斯也不想让敌人为这种事违背原则:“那这样好了接下来你我全力以赴的对拼,生死就交给大海好了。”

  “很好,这才是海贼该有的骨气”

  抬起三叉戟的卡塔库栗表情肃然,瞳孔中透露出对胜利的强烈渴望与自信。

  “来吧”

  香克斯脸上的表情也是同样如此,哪怕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也只不过是临时决定来帮忙的为的只是还上当年在这片海域的人情。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他做到这步已经足够了,完全没必要冒生命危险来阻拦对方但对他来说,这并不符合道义。

  既然决定做件事,那就必须要全力以赴哪怕是以死亡为代价,他只求问心无愧!!

  “这是我为了打败雷格正在研发的招式,虽然只进行了半无双年糕·暴走糯团!”

  嗡——惊人的霸王色逸散而出那刻,卡塔库栗身上分泌出大量白色糯米,像是火焰样燃烧扭曲的它们,配上卡塔库栗的尖牙,将他映衬的如从血海地狱归来,镇压万鬼的夜叉之王。

  “多谢提醒”

  嗡——同样散开霸王色的香克斯将草帽轻轻丢,让它落在最远处的栏杆上,鲜艳如血的红发随着气流摇摆不休草帽是罗杰船长的礼物,在交给下个人之前,他是必然要好好保管的。

  哗啦哗哗两股霸王色的相互碰撞,不仅让船上的风帆鼓荡而起,连同周围的大海都开始波澜起伏,掀起朵朵不安分的浪花,同时也将远处战场的目光悉数引来。

  他们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动作,极有默契的拉开距离,安静等候着两人最后的碰撞无论是哪方胜利,也都意味着对手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败涂地,不仅仅是武力问题,而是首领代表了他们两边战团的信念!

  “杀!”

  咚——猛然跃起的卡塔库栗,右手上三叉戟高高扬起,燃烧着的糯米们疯般的在上面汇聚跃动颤抖,光是看上眼就有种自己被烈火焚身的错觉。

  “拜托了,格里芬。”

  右手死死压住剑鞘左手紧握住剑柄双脚错开,腰部压低的香克斯,漆黑瞳孔中倒映出卡塔库栗的身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事物身为名剑客,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他只需要将切都交给这个最亲密的伙伴就好,他会指引着自己走向胜利!

  铿叮!!

  香克斯拔出剑刃的瞬间,股势不可挡的狂风席卷而来,卡塔库栗三叉戟上“择人而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