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就简单说下我眼中的革命军”

  作为此事推荐人的笑对此并不意外,正襟危坐的认真介绍起来受科林所托,他待会儿要去亲自抓住多弗朗明哥,因为雷格有信心从他嘴里问出些重要的答案。

  与此同时,鬼岛地牢。

  “呋呋呋,怎么了?祗园小姐,你的决心就只有这么多吗海原·白波!”

  狞笑着明哥猛的将双手插入地面,整个地面霎时间化作翻滚扭曲的海洋,其上波澜起伏的白色丝线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追逐着祗园的身体不断涌起,逼迫得她只能不断的后退后退,挥剑的力道也远不如先前那般坚决有力,显得软绵绵的。

  这是因为夹杂在白色线浪中的皑皑白骨嘎吱嘎吱!

  那随之而来的清脆声响,就像个个亡灵在痛苦哀嚎,述说着遭受的不公,怨恨着这世间的切,想要将切活着的生命拖入其中祗园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埋藏在所谓审讯室下的,竟然会是这样幅凄厉惨绝的白骨地狱!

  “为什么你看到这切,还能无动于衷?”

  “因为老子心够狠啊小姑娘,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够强,就只能变成其中的员!”

  无视了白骨散发的怨气将这些骨头当做攻击手段的明哥,脸上不曾有丝的愧疚,甚至还兴奋了起来虽然早知道烬是痴迷于拷问的变态,可谁又能想到短短半年多,这里就建起个隐蔽的展览室。

  其中展览的,自然是各种生物的白骨其中以人形的居多,骨头上的缺口也各不相同,摆出来的造型也千奇百怪,说是真正的地狱也不为过。

  换做平时他可能会给出些同情心,但在这种事关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又有怎么可能心软比这个还要恐怖的地狱,他可是早早的就见识过了!

  “不,实力代表不了些”

  “呋呋呋那你手中的剑是什么?看看它吧!”

  猛然挥手的明哥,将个小小的白骨头颅送到了祗园的面前她挥出去的剑为之顿,身体无可奈何的选择避开。

  “真是狼狈啊你准备逃到什么时候?”

  嘣挥指弹的明哥抓住机会,迅疾而过的透明丝线穿过白骨头颅,直奔祗园苍白的容颜。

  “你太过分了,多弗朗明哥!!”

  嗤陷入被动的祗园竭力的移开脑袋,还是被丝线留下道鲜血淋漓的划痕。

  “呋呋呋”

  肆意而笑的明哥双手高高抬起,十指夸张的上下挪动起来:“过分?不不不,我只是想活下去完成目标在此之前,老子会利用切能够利用的东西!”

  “无耻的混蛋!死者不容亵渎!!”

  “哦,那你乖乖的别动老子说不定开心,就放过你了。”

  哗啦哗啦双臂向前推的明哥,用丝线从线海中牵引出十具大小不的骸骨,控制着它们摇摇晃晃的冲向已经快要退无可退的祗园。

  “你再这样做,我会去杀掉其他人的!”

  距离关押明哥手下最后的堵墙前,无路可退的祗园银牙紧咬,眼中充满愤恨她从没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杀戮毫无反抗之力的海贼你做不到吧?呋呋呋!”

  大笑的明哥不仅没有因此停下,手指勾动的速度反而加快几分被他所控制着的十具骸骨,几个呼吸就在祗园的身边围成圈,齐齐伸出手臂抓向她的身体。

  是逃跑求援,还是挥刃砍碎眼前的切冰冷彻骨的现实就这样摆在面前,让她的内心充满悔恨与自责: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宛若跨不过的天堑!

  第613章乱战落幕十

  鬼岛,地牢。

  “站起来,祗园!我不会想别人样告诉你剑客没有男女之分,我能够教给你的只有「坚持」无论何时何地,永不放弃的坚持!”

  “小桃,是我说服你的母亲让你来当海军的,也答应会照看你的人生你既然喜欢雷格,那就要明白你们彼此间的立场与身份,以及这种距离产生的谎言,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没问题,我会不,我会和你起努力,尽快的结束这个时代。”

  骸骨们扑来的瞬间,面临了人生又抉择的祗园,脑海中浮现出泽法的教导鹤的语重心长还有雷格求婚时的认真模样答案其实很早就有了,就如同自己从小到大坚持到现在的剑道样。

  只不过是最近突然间发生了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让自己暂时迷失了是时候找回自己的初心了。

  “对不起”

  “呋呋呋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站在白线与骨头组成的“海洋”上的明哥,在见到祗园抬起手中武器的那刻,眼中浮现的不是对她说过“死者不容亵渎”话语的鄙夷,而是抹深沉的失望别人的话,终究是别人的,说的再贴切,再能打动人心,也免不了虚伪。

  人是善变的,不会有从而终的,他们只会被情绪所支配,会像野兽样,到处宣泄自己那无能的愤怒明明从自己被吊在城堡上,承受火烤乱箭,听那些废物咆哮时,就已经明白过来的道理,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动摇了,真是可笑。

  失望过后,换来的是明哥更深邃的决意这种到处都是废物的世界,还是涅槃重生的比较好,由他亲自来做!

  嘎吱嘎吱目光冷冽的明哥,十指弯曲着发动了预想中的攻击,然后就看到了不该出现的幕:那是割裂柔软丝绸,刺入白皙肌肤,溅起朵朵艳丽血花的别样之美。

  这女人,明明抬起了剑,明明嘴上说着“对不起”,明明已经要决定做反复无常的人了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企图逼迫她逃离此地,或者是碾碎这些可怜骸骨的想法会落空不不不,正常来说,谁又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除非是脑子有病!!

  啪嗒啪嗒缠绕在白骨上的十条丝线穿入身体胳膊腿部所带来的大量鲜血向着地面滑落,快速流进前方波动着的“海洋”,让弥漫在这里的阴冷之气愈发的浓郁。

  “为什么?”

  十指停下的明哥疯了般的想,却完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只能开口询问那个双手持刃被白骨环绕却因为无动于衷站在了血泊中的少女他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见过对自己如此丧心病狂的女人。

  “他们是无辜的”

  急速衰落的生命气息,让祗园的话语有些断断续续但她那漆黑的眸子,却越发的明亮,甚至于她的嘴角都不自觉的勾起抹灿烂的弧度。

  “那你躲开啊,蠢女人光避开要害算什么?难道想求老子下次手下留情?别做梦了!再天真也要有个限度,老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是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小丑之王!!”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笑容,怒气值直接爆发的明哥愤怒咆哮起来咔擦咔擦!!

  异常的声音从那些骸骨上响起,像是多米诺骨牌那样,夹杂在线海中的皑皑白骨们也颤动起来同时而来的还有股深入骨髓异常冰冷的生命气息,形成个虚幻的红色血影。

  “谢谢你们愿意相信我”

  从进入这个白骨地狱,耳边就隐约回荡着凄厉之音的祗园,在逃走或者毁灭他们尸骨的选项中,以身受重伤的代价换得了幽灵们的信任因为在那句“对不起”之后,还有会帮他们往生的无声约定!

  “呋呋呋,很好真像啊!”

  看着那个由阴冷能量组成的虚幻幽灵,明哥感受到了鲜血的味道,瞳孔中也倒映出与祂与祗园相似的身影幽灵什么的平时可不多见,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像是那个御田城的那个骷髅,恶魔果实图鉴上记载的「灵灵果实」,还有大妈的灵魂造物「霍米兹」,都可以归类于幽灵的范畴内。

  “嗡——!”

  明哥肆意的笑声,引来幽灵虚影回首的注视那种怨恨不甘,痛苦在阵狂涌的能量中猛然袭来!

  “你们这些无能弱者给老子滚!”

  咔擦咔擦瞳孔猛然睁大的明哥,释放出股惊人的冲击,这些武装色就可以防御的东西,在他的霸王色面前只有灰飞烟灭条路!

  虽然这会让那些形成他们的白骨也同破碎,无法再用来威胁祗园,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敢与他为敌的,就是幽灵也得再死次!

  “壹斩!”

  唰千钧发之际,身穿粉色和服又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妙曼身影与虚影重合,随之而来的明亮剑光砍在虚空之上,将明哥放出的霸王色冲击剑两断!

  “女人,他们只会害你。”

  “不,他们只想安息贰斩!”

  “那你们起死吧盾白线!”

  嘴上喊得气势凌人的明哥,感受到祗园剑上的锋利和多出的阴冷气息后,身体爆退的同时,挥手掀起粗大的白色线条构建起防御咔擦!

  “混蛋,竟然碍老子的事!!”

  嗤啦没有任何阻碍将白色线柱斩断的祗园,秀发随着冰冷的气息飘扬着,挂着血痕的俏脸上满是肃杀:“死者不容亵渎,多弗朗明哥叁斩!!”

  看到线柱中掺杂的白骨碎块,再加上脚下又被白骨手掌阻碍的明哥,表情瞬间变得凶恶无比,状若厉鬼:“老子亵渎了又如何给我碎,巨浪白线!!”

  噗嗤拼着身上多出道深可见骨伤口的明哥,再次引动了脚下的白色线海,浮动起来的无数白线眨眼间就将混杂其中的白骨碾成粉碎。

  “他们是有意志的,多弗朗明哥!!”

  “狗屁真特么见鬼了!”

  再次发动「盾白线」的明哥,还是未能阻拦祗园哪怕秒被切开的线面上,混杂其中的血色颗粒是那么刺眼,似乎在嘲讽着他的无能!

  惹不起,我躲身上再添道伤口的明哥,干脆放弃对线海的控制,迅速向着后方退去:他还是第次遇见这么邪门的事儿,觉醒后的能力竟然无法把这些骸骨完全同化,以至于骨头颗粒掺杂其中,让招式用起来跟面条样脆弱,完全没有以往堪比钻石的坚韧度。

  第614章乱战落幕十

  鬼岛,地牢。

  “谢谢你们我定会再回来的。”

  明哥的仓惶离去,让周围流动着的地面归于平静,留下的来只有遍布其上的白色“沙粒”,没有第时间追上去的祗园微微顿足,面带悲伤的轻轻低语嗡!

  附着在她身上的虚影阵扭曲后,出现在祗园的面前祂虚幻的嘴角淡淡勾起,吐出无声的“谢谢”后化为阵清爽的凉风,推搡着她的身体向前而行。

  “要我快点去吗”

  呼呼推送着身体的冷风像连连点头般加快几分,祗园回首望,用深沉的目光,牢牢将身后“白雪皑皑”的埋骨之地印刻在心房上。

  “我去了”

  最后绽放出明亮笑容的祗园收回目光,迈出脚步,追着明哥离开的方向而去再见面时,两人又次回到了那个初遇时的狭长甬道。

  久未补充光照的灯贝下,昏暗的光芒与周围的灰色墙壁斑驳血迹融合在起,让地牢的环境变得异常压抑,令人不快明哥此时的心情,比这个还要恶劣十倍。

  先前祗园砍在他身上的两道伤口,如今已然在“线”的修复下合拢,但这并不意味着痊愈这对接下来的战斗,还是会有很大的影响。

  “你应该不顾切的去救人的,这样或许机会大些”

  “老子更喜欢从容的掌控切你似乎并不惊讶。”

  “线在医学上本就是用来缝合伤口的,你多弗朗明哥可是觉醒的能力者,经历过成百上千次的战斗,又怎么可能不懂医术来吧,我们之间也该结束战斗了。”

  随口解释的祗园将左手放空,右手处紧握的剑刃竖直于身前,挺胸收腹双脚微微错开,让身体的魅力曲线越发傲人。

  “呋呋呋真美,沾染鲜血的高岭之花啊!女人,你用这种上流社会用来观赏的剑技,可伤不到老子啊。”

  得意大笑的明哥,将先前的机关算尽却被反噬自身的郁闷压下,毕竟目前看来也不是全无所获起码他的攻击,也让对方受了不少伤,哪怕已经止血了,但没有缝合的伤口,要是还使用之前那种势大力沉迅疾凶猛的斩击,定会再次崩裂,让胜利的天枰倾斜向他。

  “我纵然不能全力以赴,你也样聚拢伤口的线,也是会裂开的。”

  “别太小看老子的能力啊,先前你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这里可没有该死的幽灵为你粉身碎骨!”

  “闭嘴,卑鄙的家伙你没有资格侮辱他们!”

  唰率先发难的祗园,出手就是快若闪电的点刺,明哥随手五指扬,出现在指尖的透明丝线就与剑尖碰出耀眼的花火,先前那种碰就断的“豆腐渣”工程,果真不复所见。

  “呋呋呋,再用点儿力气啊你这样的力道可不能让我闭嘴!”

  “剑舞·连刃!”

  “超过绞鞭!”

  叮叮叮祗园右手剑刃迅疾如花,漫天绽放的刹那,明哥脸上不屑的笑容褪去,个纵步后跃,抬起双手的掌心处,窜出两条黑色的粗线为鞭,与之连连碰撞上百次。

  “剑舞·击破!”

  让人眼花缭乱的僵持并未持续太久,祗园手中的利刃陡然从高速点刺劈砍演变成了首优雅的华尔兹舞曲哒哒哒哒!

  或轻或重,或急或慢,或柔或刚的剑锋,在祗园旋转移动碎步连点下接连挥出,明哥每每出手抵挡,都会被她险之又险的躲过,并在他的身上留下道细长伤痕自己擅长的防御动作攻击模式,以及弱点,完全被看透了!

  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分钟身体就会变得千疮百孔在凶险的近身战中溃败的明哥,也不坚持,果断选择拉开距离:“超击绞鞭!”

  “剑舞·静止!”

  当明哥拼着手臂上多出两道伤口,也要将手掌向后拉伸的瞬间本该乘胜追击,再给他添上几道伤口的祗园却突兀的停了下来,动不动,极具雕塑之感。

  嗖——从明哥右手掌心喷涌而出的数十条丝线缠绕在起,形成麻花辫似的粗大线柱,带着凌厉的破风声直奔祗园的身体。

  “你”

  眼看着弹出细线就要贯穿祗园的身体,明哥脸色却变得更加的阴沉了嗤啦!

  千钧发之际才堪堪动身的祗园,任由螺旋状的锋利突刺在锁骨上留下深深的划痕,侧起的身体抬起的剑刃却往无前的直刺明哥心脏。

  这惊鸿浮影略过的瞬间,犹如迅疾而过的电光,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哗啦!

  “疯女人盾白线!!”

  死亡迫临的那刻,明哥再也无法顾及伤口带来的隐患,发动觉醒的能力,从地面掀起巨大的线柱挡住了这致命击代价是他身前被密密麻麻细线缝合的伤口,再次血流不止。

  “剑舞·律动!”

  嗡——明哥动用压箱底能力的同时,祗园的左手也再次搭上剑柄,猛然个侧身下拉双手,剧烈颤抖起来的剑刃有下至上扫过白色线柱,将其击两断!

  “很好老子承认你的实力!不过想要杀我,你还差的远呢,女人!”

  提前就预见这幕的明哥,早早拉开了距离,后跃至空中的他张开双臂,身上的粉色大氅随风扬起,让他看起来像是展翅飞行大火烈鸟样。

  “呼”

  啪嗒啪嗒祗园先前在白骨地狱中受到的十处贯穿伤口,也在刚才剧烈的挥刃下崩裂开来,汨汨而流的鲜血再次将地面染红。

  雷格送来的应急试剂虽然很管用,但也无法修复如此严重的伤口,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蔓延至全身的酥麻,逐渐流逝的体力,让祗园只能选择刚才那种凶险的方式哪怕她只要慢上半拍,就会面临死亡!

  “准备迎接死亡吧,祗园小姐”

  “事无绝对,多弗朗明哥”

  深呼吸后的祗园双手微抬,剑刃直指明哥停滞半空的他邪异笑,眸子中被疯狂的色彩填充:“那就来吧”

  唰唰唰唰再无保留的明哥,身上两道伤口彻底崩裂,大量血液洒落的那刻,数千条透明的细线从地面升起,在他的双手处化作对栩栩如生的翅膀。

  变化并没有就此结束,随后自身体内涌出的武装色霸气迅速的将翅膀覆盖,让它变成漆黑的羽翼。

  明哥声势浩大的动作,并没有影响到静立原地的祗园双手持刃的她,身上散发出股惊人的气势,其中所蕴含的锋利,让明哥光是触及就感觉眼睛微微发痛。

  只是错觉而已,但却不得不令人佩服哗啦!

  振动羽翼的明哥率先而动,漆黑翅膀向着中间合拢的那刻,连绵成海样的波澜浮动将四面八方笼罩,让身处其中的祗园没有任何躲避余地这世上剑客多如繁星,其中可以称之为「剑豪」的强者寥寥无几,他也见过很多,有过偶尔的交手,深知剑豪的可怕之处。

  如今在祗园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气息,也就表示她的剑道,在与自己的争斗中发生了蜕变。

  “女剑豪可是百年难得见啊,可惜了千箭穿心·羽击·线!”

  嘴上惋惜着,眼中只有凌厉杀意的明哥,双手猛然合拢布下天罗地网的黑色细线们,化作无数疾驰的箭矢向着祗园身体飞去,旦抵挡不住,等待她的只有万箭穿心的下场!

  “剑舞·无双!”

  唰唰唰唰不动则已,动就是雷霆万钧的祗园,矫健轻捷的身体便在原地留下连环的闪动虚影,随之而来的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