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在银辉下投射出缕缕的残影闪烁。

  进行着如此高强度战斗的,自然是鹰眼与黑炭大蛇两人相比较杰克与耕四郎的战斗,他们两个的更要凶险数十倍,周围那偌大的人员空缺就是最好的证明。

  无论是天之国度的士兵还是凯多手下,亦或是黑炭大蛇的武士,没有任何人敢于靠近两人交战的百米内因为那是个由纵横交错的剑气逸散组成的生命禁区!

  “够了”

  “还不够”

  “你确实有不输给不,你对剑的执着意志在剑豪中也是数数二的,但你的身体和剑,距离真正的剑豪还有差距,再打下去败的必然是你。”

  站立在剑气搅碎的粉末废墟下的黑炭大蛇,主动停止了与鹰眼无休止的对攻,转而生起招揽之心:“时的失败的并不代表将来,乔拉可尔·米霍克你这样的剑道天才不应该陨落在此,投降吧。”

  “呼呼”

  气息微喘的鹰眼锐利瞳孔轻轻颤动下,其中透露出赤果果的渴望:“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和我,只有个能活。”

  “咕呵呵”

  嗤笑的黑炭大蛇将双刃插回腰间剑鞘,眼中被轻蔑充斥:“痴人说梦,你我之间的差距目了然身为个剑客,你要懂得什么是敬畏之心!”

  “敬畏之心我当然有”

  同时调整状态的鹰眼右手横于胸口,黑刀夜笔直的向着上方竖立,遮盖了脸庞正中,留下左右的黄铯瞳孔熠熠发光:“如果我判断与你交战必死无疑,那就定不会出手没有把握的挑战可是鲁莽的行为,尤其是涉及生死之时。”

  “哦~这么说来你是认为可以打败我了?”

  黑炭大蛇阴阳怪气的嘲讽着起来,鹰眼反倒认真的点点头:“当然在我的判断中,你我五五开,刚才也的战斗也确实证明了这点。”

  “狂妄!你的自大和你的剑差的太远了,年轻人二边流·蜂与蛇!!”

  明白鹰眼是个货真价实的“铁头娃”后,黑炭大蛇果断收起自己的爱才之心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还是摧毁了比较好!

  要是再给这个年轻人几年的成长时间,那或许真如他所说是“五五开”,但现在嗡嗡嗖嗖!

  再无保留的黑炭大蛇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左手抢自光月御田的无上大快刀「鬼丸」勾勒出横向“8”字的震颤轨迹,如同招式中的蜂这是他根据和之国种微小的蜂鸟而参悟出的,可以在短短1秒内靠着震动的力量叠加数百次的力量。

  而右手所持的秋水,则是他根据蛇类习性开发出的虽然看着缓慢,但会在攻击的刹那将速度提升上百倍!

  “小鸟和蛇天赋不足努力补齐吗?”

  黑炭大蛇迎面冲来的气势让鹰眼闭上了眼睛于是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只不断震颤着翅膀的小鸟,与条吐着芯子游曳而来的花蛇。

  “闭嘴!”

  嫉妒的色彩染上黑炭大蛇的瞳孔,让他脸上的残忍越发深沉这家伙说的没错,他确实在剑道上的天赋般,但还是靠着开创的「两边流」,也就是左右手使用截然不同两种剑技的流派,打败了个又个同辈,天才,甚至是隐居的强大剑豪!

  “值得敬佩”

  看透了黑炭大蛇虚实的鹰眼左手搭上剑柄,不退反进的迎向了他的攻击:“但剑道之路,容不得心二意只有唯,闪!”

  唰噗嗤!

  闪而过的鹰眼,就像穿越空间般越过了黑炭大蛇的双刃夹击,还顺手划开了他那威风凛凛的铠甲,并在其胸膛上留下道浅浅的血痕!

  咣当咣当头盔护肩护腿,直接将铠甲解开的黑炭大蛇瞳孔被血丝充满:“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变成灰的寿喜烧这样逃走的光月御田这样,连你也是这样!你们这些家伙,总是喜欢践踏别人的尊严!”

  “尊严?呵呵”

  轻笑的鹰眼抬起手臂,黑刀利刃直直指向黑炭大蛇:“当你在意别人看法的时候,追求那些虚名之时,就已经不再是个纯粹的剑客了真是可悲啊,无力之人,弱者。”

  “闭嘴你懂什么?!在下的付出”

  唰自创流派连对手根毫毛都没伤到的黑炭大蛇刚要咆哮,就被鹰眼随手挥出的剑气打断。

  “笑死人了,在你的剑上我没看到任何的付出,有的只是愚蠢至极的洋洋自满,连把真正属于自己的剑都没有的人,不配做个剑士!”

  “咕呵呵哇啊啊气死老子了,本将军要撕了你!”

  气到“亢奋”爆了粗口的黑炭大蛇,宛若自杀般将双剑刺向了自己的嘴巴随后而来的,是他那骤然变大的身体与蠕动而出的颗颗脑袋!

  “八个头的大蛇?”

  茫然眨眨眼的鹰眼眉头微皱,但是很快又舒展开来:“这可不在我要战斗的范围内啊算了,就当是举手之劳了。”

  第591章针锋相对四

  花之都,正门。

  “该死的,群废物对方就8个人而已!”

  “那几个家伙还没到吗?”

  “绵太郎大人,来了来了两大「台柱」来了!”

  吼——随着惊天动地的吼声,自战场外侧袭来只巨大的蜥蜴状怪龙,路上吓得武士和海贼们到处避让,却也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咚咚咚咚紧随怪龙身后的,是个身形更加夸张的巨型石人,他的每步都会让大地颤动不止,也给被巨人族蹂躏的众人心头注入剂强心剂!

  “台柱,强力干部吗”

  “嘿看来已经做出决定了啊。”

  “兄弟们,动点儿真格的吧!”

  暂时放过追着绵太郎攻击的莫利亚,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雷丁几人开始向着他汇集,他们身上浓重的血腥味与杀气也随之而来,与之开始相比何止凶残了几倍。

  “佩吉万大人,我们掩护”

  “轰隆”

  “砰!”

  足以抵抗巨人族的恐龙,还未来得及发威,就被石巨人从背后狠狠砸中脑袋惊变还未结束,自高耸的城门上爆射而来的圆柱体“导弹”就命中了佩吉万的脑袋,燃起朵直冲云霄的蘑菇云!

  呼呼呼呼随着爆炸翻涌而来的狂猛气流中,被波及无数的海贼们亦是死伤惨重,哀鸿遍野。

  “佩吉万死了?!混账东西,克洛克达尔你竟然背叛凯多提督!”

  “哼,那又如何?我只知道胜者为王死了的话,就真的什么也没了。”

  咔擦咔擦被爆炸波及到的石巨人又次凝聚而起,藏身其中的老沙拎起硕大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向先前的“同伴们”:“巨人族,这下我们扯平了!”

  “没错,两清了哈哈哈,里面的,开门了!”

  大笑的雷丁与其他人又次分散开来,对着人群展开杀戮完全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的莫利亚,楞了下后也冲向已有退意的绵太郎:凯多这次死不死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花之都兔碗鬼岛」这三个地方是保不住了。

  这也就意味着,黑炭大蛇和凯多不仅失去了重要的基地,就连兵工厂都没了起码在和之国内,他们已经丧失了和雷格光月家族争斗的资本。

  吱呀——沉重的大门开启的瞬间,绵太郎终于失去战意,头也不回的向着旁逃去。

  “嘿嘻嘻!现在才想跑,不觉得晚了点儿吗影法师!”

  笑得异常阴森的莫利亚,果断派出影子紧随其后他留在原地的身体也急速缩小,但碾压周围的敌人并没有任何问题。

  砰砰高耸的城墙上,手持双枪的修,多了对耳朵与尾巴,脸型也变得像极了老鼠。

  “没有回头路了啊算了,这时候还是杀个痛快好了。”

  吃下「鼠鼠果实」恢复了身体的修,为了防止被世界政府追杀到死,选择了答应雷格的条件加入暗部,获得庇护!

  兔碗,矿山。

  “伽治统领,「辅佐将军」绵太郎跑了!”

  “花之都的大门被人打开了,那里已经沦陷了”

  “鬼岛方面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天之国度的军舰依旧封锁着周围海域”

  人来人往的指挥室内,遍布周围墙壁的是个又个的显示屏,伽治就是以这里为发信塔,指挥了杰尔马士兵与光月御田的战斗。

  “继续跟进”

  挥手让情报员退下后,伽治的目光投向控制室中间的两块大屏幕烬与奎因是为了防止对方在「火祭」之日捣乱才来这里驻扎的,没想到却被雷格抓住机会分开了战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无疑是处在了绝对的下风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鬼岛那里不仅没有人来支援,甚至连消息都石沉大海,定是出了什么重大变故。

  「已经无路可退了啊海贼终究是海贼,群无能之辈。」

  知道再拖延下去也无济于事的伽治,脸上表情出现决绝之意如果再给他半年时间,那就能创造出批特种战斗部队:到时候不仅会人手件简化的战斗衣还能在他们的身体内注入强大的能力者基因,变成支攻无不克的军团,必然能大大影响到战争的走向。

  可惜如今研究才进行了30不到,连派上用场的机会都没有脱离了世界政府引爆火山彻底惹怒天之国度的他,世界之大,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

  “全军出”

  “伽治统领,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b·」!”

  “接过来!!”

  刚要吩咐下去全军出击的伽治,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样这个时候大妈打来,太关键了!

  “可是烬大人要我们发动总攻。”

  “没有可是,先别管他!”

  “我是文思莫克·伽治!”

  接过转线的伽治头也不回的走进休息室内,对那糜烂的战局再无半分关注。

  大妈独特的笑声随后传来:“哈哈哈看来你很着急呢,伽治国王。”

  “的确如此,目前的局势太不乐观了夏洛特·玲玲女士。”

  伽治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说出当前的困境电话对面的大妈亲切道:“伽治国王不要慌张,我可是你重要的盟友啊叫我玲玲就好。”

  突如其来的“天上掉馅儿饼”砸得伽治有些茫然,楞了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夏不,玲玲女士,为什么?”

  “为什么啊”

  “”

  被反问的伽治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刚才确实也想过去投奔大妈的,但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连联姻的资本都没有,总不能让他自己嫁过去,更何况对方的贪婪是出了名的。

  白胡子那里根本不用考虑,他没有当别人“儿子”的习惯对方还跟雷格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去投靠那里极有可能自投罗网。

  “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内传来的连串怪笑声,其中所透露出的冰冷寒意让伽治身体颤抖下,下秒大妈那宛如深渊而来的低语,在他的耳边炸响:“因为本王杀了科林的父母,为了不让他将来对我血债血偿只能先步动手了!”

  第592章动荡的世界

  托特兰,万国。

  哔哔哔哔自蛋糕城堡响起的刺耳警报声,打破了「蛋糕岛」上安宁祥和的日常。

  “快跑啊,女王陛下犯「思食症」了”

  “前两天不是才犯了次吗,怎么又来了!”

  “别问了,快点儿逃命要紧是军队军队为什么会向蛋糕城堡集合啊?!”

  以为大妈又犯病了的居民们正慌忙的逃窜,结果却见到大批的军队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而且唱着某种歌谣!

  “战争~”

  “什么?邪恶的~敌人?”

  “梦里从未遇见过想象过~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战争!战争!!战争!!!”

  饼干士兵们霍米兹士兵霍米兹造物的花草树木就这样唱起了满载欢快,歌词散乱,却又充满残忍之意的歌谣!

  “天啊是女王的歌声,是「女王·妈妈·吟唱者」!”

  “竟然是战争?这太可怕了”

  “敌人是天之国度?!”

  不止是蛋糕岛的居民,这个瞬间整个万国都了刺耳的警报声此起彼伏,宣扬着战争的正式开启!

  完全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的万国居民们,现在反而期望女王是犯病了没有人想和那个庞然大物开战,没有!

  但是有些事情,注定是不会改变的,无论人们心中如何的不情愿,他们还是要动员起来,参与到这场突兀的变故中因为法律规定发动战争时,万国之民有义务为军队提供切所需要的物资人力,甚至是重要的财产!

  哒哒哒哒!

  就在整个万国歌声飘扬时,身处城堡之内的费奇也行动了起来,以“尿遁”为借口的他跑出了厨房,快速向着自己的卧室而去必须将这个重要消息第时间传回去,哪怕因此会暴露自己!

  吱呀当费奇进入自己房间时,另个身影也出现在了空无人的走廊上,她抿住嘴唇,握紧的拳头放了又紧,如此反复几次过后,越发的拿不定注意了。

  “天啊,哥哥我到底该怎么办卡斯塔德,你可是夏洛特家的女儿!”

  “不,好好想想卡塔库栗二哥为什么让你来这里!”

  “难道早就发现了吗?这是”

  将选择交给了我吗扪心自问的卡斯塔德,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这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小生命该何去何从?

  想起在天之国度渡过的这几个月,卡斯塔德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她在那片天空渡过了自出生以来,最愉快的时光:不需要每天考虑如何提供给母亲最好的食材,也不用勉强自己做个完美的夏洛特家第六女,可以做想做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做最真实的自己。

  “不,你不能这么自私那可是你的家人!”

  “可是”

  又想起与柏格缠绵时光的卡斯塔德脸色羞红,身体的感觉是不会说谎的对于这个政治联姻的婚姻,自己确实挺满意的:如果这切都没发生就好了不,这太天真了!

  “你这是在逃避,必须要做出选择”

  “抱歉,柏格”

  做出决定的卡斯塔德来到费奇门前停下,未等她有其他动作,门就缓缓打开了:“卡斯塔德大人”

  “沃奇或者说潜伏者”

  “果然暴露了”

  卡斯塔德的揭穿,让费奇摆出戒备的姿势:“你说的没错但我不会乖乖被抓。”

  “我不会动手的。”

  卡斯塔德摇摇头,侧身将通向另侧的道路让开:“你走吧替我跟柏格带句话。”

  “呼猜对了。”

  开门时就没感到杀气的费奇没有出手攻击,此时也松了口气:“夫人请说”

  “呵呵,我配不上这个称呼”

  自嘲笑的卡斯塔德,脸上浮现抹温柔:“你告诉他谢谢你的照顾,对不起,我是夏洛特家的女儿,重要的时刻要跟亲人在起。再见面时,请将我当做敌人。”

  “是,我明白了费奇谢谢夫人。”

  躬身道谢后,费奇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卡斯塔德在原地暗自伤神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能够将卧底做到妈妈的身边好几年,说明费奇在天之国度的地位不会太低,他这么尊敬自己,或许还跟柏格关系很好放走他,就当是偿还些自己受到的照顾了。

  “咳咳”

  “二哥,你怎么来了妈妈不是召集我们进行作战会议吗?”

  “这个,已经结束了我帮你争取到了留守蛋糕岛的任务。”

  不知何时出现的卡塔库栗缓缓走来,半被披风遮住嘴巴的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意卡斯塔德先是愣,随后展露笑颜,只是那份苦涩挥之不去:“谢谢二哥,连我也被怀疑了吗”

  “怎么会,你不要”

  “二哥你不要骗我了,妈妈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

  紧紧握住剑柄的卡斯塔德迎上前去,神色越发坚定:“二哥,请带我去参加这次战争吧我已经决定刀两断了。”

  “这样真的好吗?”

  “嗯,我既然在妈妈的庇护下长大那就应该在关键时刻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太过理性了啊,我倒希望你这时候多些感性”

  卡塔库栗伸出手,轻轻抚摸了她的秀发:“那本书,我可是看到了”

  “啊”

  想起自己找的育儿书籍,卡斯塔德脸色骤然变得通红无比这也太让人难为情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就算你参加了这次战争,那将来准备怎么办?”

  “生下来孩子是无辜的。”

  “真是了不起的觉悟既然这样你还是留下来吧,我们夏洛特家需要最后的点保障,拜托了!”

  卡塔库栗伸出双手扶住卡斯塔德的双肩,她的脸上满是不解,但他的表情却异常的认真:“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期回来?”

  “因为我不久前就说过,要回万国趟的毕竟还有些后续的事宜要交接给七妹。”

  “不对,他们是故意的能将见闻色修炼到极致的人,不可能看不到未来。”

  “妈妈得到信息完全是意外吧雷格就是再强,也看不到这步吧。”

  卡塔库栗摇摇头,压在她肩上的力道更沉了些:“我说的未来不是指亲眼看到的那种,而是可以看到整个世界的远谋想要发动场大规模战争,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不仅仅是敌对方,还有其他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势力。”

  “可我留下来也改变不了什么啊”

  卡斯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