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多令上面讨厌,你我最清楚不过,虽然我并不讨厌他带来的某些改变。”

  说起雷格的空,也忍不住夸赞句但喜好是喜好,立场是立场,他会将公私截然明了的分开。

  “欲壑难填,人心难满空元帅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胜利的是他呢?”

  “这本就是场豪赌但对我们来说没有如果,必须要胜!”

  “然后继续重复这个过程?总有天,还会有第二个罗杰,第二个雷格到那时候,我们又何去何从?!”

  鹤的肺腑之言,让空“唰”的下站了起来:“那就交给后人吧鹤,已经没有时间了,你的选择是什么!”

  “退役”

  站起来的鹤郑重的行了军礼,补上后续的话语:“不过是这场战争之后。”

  第586章阴谋初现五

  新世界,剑山岛。

  轰隆轰隆!

  响彻天际的雷鸣滚动中,是黑压压叠了层又层的乌云,其中无休无止流动着的各色电光,就像是汇聚成了江河湖海般,将整个岛屿以及周围诺大的海域,变成了禁止任何人踏入的生命禁区。

  在这璀璨电光交织而辉的恐怖天幕下,宛若降世魔神的凯多亦是丝毫不惧,手持漆黑狼牙棒的他,沐浴在如瀑布倾泻的电光下,每每挥出都会掀起大片飞沙走石。

  反观另方的雷格,掌握了天时地利的他,却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后退手中暗金色短戟每每与凯多的武器碰撞,都会掀起阵能量风暴,同时而来的还有短戟上崩出的裂缝与身体受到的反震力。

  剑岛终究不是雷神岛,没有足够的铁砂让雷格压缩进短戟内,也就没有了穿透凯多身体的硬度与锋利咔擦!

  “雷电小子,你就只有这些挠痒痒的攻击吗”

  骤然加大力度的凯多将短戟拍散,也没有去追连忙后退的雷格:“这种无意义的攻击还是停止吧,拿出点儿新的攻击来!”

  你当小爷傻啊,现在就用底牌腹诽句的雷格右手张开再握,澎湃汹涌的雷电再次凝聚成短戟,随手挥就在早已是千疮百孔的地面上留下深不见底的划痕:这种换做其他人早死了不知多少次的攻击,到了凯多身上却只能留下淡淡的焦黑。

  “那就如你所愿好了雷域·掌控!”

  啪雷格打过响指过后,积蓄在云间的电流悉数倾斜而下,浩浩荡荡犹如乌云之上的漫天星河,瑰丽而壮观,身处其中的凯多先是隐有戒备,随后就对这种分散而来降于岛上的攻击嗤之以鼻:“蠢货你如果集中攻击的话,说不定还能对我造成点威胁。”

  “再给你添道伤疤没有任何意义”

  电光闪动下,盯着凯多左腹伤口的雷格前踏步,覆盖在身上的蓝色雷电外衣转为金色,那股湮灭万物的气息变得越发的浓厚:“至于我是不是蠢货,你马上就知道了。”

  嗞嗞转瞬即至的雷格扬起短戟,速度虽快却也足够凯多做出反应。

  “愚不可及”

  弄不明白雷格在搞什么的凯多也不想懂,手腕紧握着的狼牙棒自下而上的极速挥起:“八卦雷鸣!”

  砰——!

  当凯多那巨大的身躯,以犁地的姿态掀出道笔直的沟壑后,他脸上的诧异怎么也掩盖不住为什么自己的手突然就不听话了?

  “蠢牛攻守互换了!”

  紧随其后的雷格没有任何解释,双手紧握的短戟在能量的充盈下迅速拉长,变成长枪的形状重重拍打在凯多腰间那种古怪的感觉又次来了。

  毫无还手之力被拍飞的凯多滚成葫芦,途中还撞塌了座不大不小的剑山不是他不想躲,而是身体会在攻击来临的那刻,会受到个相反的力量阻止!

  砰砰砰趁着凯多还没反应过来,出手的雷格就将他当成“高尔夫球”到处乱敲,而且那古怪的阻力次比次重,就好像整个岛屿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样。

  “混蛋!”

  不止次与雷格交手,却第次疯狂挨揍的凯多愤怒到全身青筋暴起,脸上表情如便秘般纠结在起,企图对抗那令他不断挨打的古怪力量。

  “你可别憋不住拉出来”

  砰——得势不饶人的雷格打的兴起,干脆将不断变换身形将凯多打的在原地转圈,每次攻击都会将凹陷的地面打的更深层。

  “老子受够了吼!”

  尽管身体没有受到点儿伤势,精神上的屈辱却让凯多几欲发狂,身体在剧烈颤抖中向着巨龙形态转变如影随形的阻力再次到来,而且随着身体的变大更加的沉重了,压迫的凯多发出阵阵不甘的怒吼。

  “哈哈哈!叫啊,尽情的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肆意大笑的雷格心中那叫个爽快,拎着金色长枪对着凯多变成龙首的脑袋就是阵狂敲,打得他目眦欲裂,恨不得择人而噬却动也动不了。

  “雷电小子,老子定要杀了你!!”

  企图变回龙躯的凯多又急速的回缩成丨人形,雷格单方面的吊打仍是刻不停这都要归功于贝加庞克在几个月前的建议。

  他提出不同物体在磁场中表现出来的性质是各不相同的但是大致可以分为三类,而体内具有生物电的属于「抗磁质」。

  如果这个生物处于可控的磁场内,并有适当的磁场强度,那生物就可以悬浮或者沉下去这跟雷格记忆中的磁悬浮列车很像,但却完全是两种概念。

  之所以将剑山岛选为战场,不单单是因为岛上没有生命,还有它那特殊的磁场提前做过调查和实验的雷格,用共振与觉醒后的力量,做到了可以控制整个岛屿的磁力场。

  先前雷云聚集雷击落下,都是在为这个目的做预热现在凯多面临的整个岛屿的磁场附加,他只要呆在这里就要承受自身几倍几十倍的力量干扰,就像进入了重力室样。

  “混蛋”

  “你这是邪道”

  “你个蠢货又打不痛老子,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力气!”

  越是挨打就越愤怒的凯多哪怕气炸了,还是只能被单方面的吊打雷格也没有贸然的用上短刀去补最后下致命攻击。

  上次雷神岛上凯多的暴走,至今历历在目他那份受伤后的野性之力,简直太过蛮横。

  雷格很清楚,时占据上风并不代表胜利就像凯多说的那样,他的力量不是无穷无尽的,控制岛屿磁场的时间也有限。

  但凯多也同样如此,他每次挨打都会像个蛮牛样用力挣扎,再加上受到的攻击,就是1 1大于2的消耗此消彼长之下,等合适的机会再动用最后的手段也不迟。

  “蠢牛,有本事你打我啊?”

  “来啊,用力走你!”

  抡着金色长枪的雷格也不找什么要害,逮到那里就砸那里凯多的怒气值遍又遍的刷新,这简直比失手被抓去用刑还要憋屈几十倍!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被这么打还不还手?快啊,让小爷看看你的反击哈?!”

  轰咚——正挑衅着凯多的雷格突然手中加重力道,下就将凯多打向了天空。

  “减轻了,看来是这个岛屿的问题原来如此!”

  “原来你个头给小爷回来!”

  亡羊补牢的雷格瞬间又将凯多敲回地面这种失手很不应该,但架不住科林传递过来的消息实在无法让他淡定:小桃竟然被混蛋明哥抓走了!

  第587章阴谋初现六

  天之国度,阿帕亚多「神社」。

  “你冷静点我们这里已经找到他们了,待会儿韦柏会去取藏在岛上的短刀,找机会割断鸟笼,你注意掩护下别让他被发现了”

  “老师我定会把她救回来的,你的任务只有个杀死凯多,不然这次作战前功尽弃,还会白死成千上万的人!”

  “好,明白了老师你定要尽量保证小桃的安全,不要轻易动手,我这里还可以坚持2天。”

  嗞嗞电流杂音响起后,放下话筒的科林揉了揉眉心:其实他目前只知道祗园在鸟笼内,从生命卡的微微卷褶来看,代表她只是被困住了无法自由行动。

  具体的方位无所知,但可以确认就在鬼岛之上毕竟周围能够通过的海域都是他们的军舰,以及游曳在水中的鱼人族,如果多弗朗明哥想要逃出去,势必会暴露位置。

  “边与海军交易边和我们交换条件不愧是鬼牌「小丑」。”

  喃喃自语的科林,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紧皱的眉头逐渐平复多弗朗明哥用祗园的电话打到了他这里,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跨越和之国通讯的,但现在这种事情并不重要。

  对方要求不得杀戮唐吉诃德海贼团的干部但并没有说不许攻击,这个提议很有分寸,也很狡猾。

  世界政府想必已经解决了多弗朗明哥会泄密的可能性那个叫亚林的,极有可能就是超人系的「契约果实」能力者。

  就像「影子果实」可以与影子签订契约,「糖糖果实」可以在将人变成玩具后签订契约那样契约果实是对专门应对智慧生命的中介人。

  签订者双方旦某方违背了契约内容,就会被恶魔之力吞噬灵魂哪怕拥有果实的中介人死了也样。

  多弗朗明哥的算盘无非是将自己抽出战争如今世界政府短期内不会花大力气抓他,他们这里也因为祗园被抓而投鼠忌器,那他身为凯多方就安全了。

  就算到时候凯多身亡,他也能靠着当做人质的祗园来脱身如果他们败了,那祗园也就可有可无了。

  世界政府既然主动放弃她,那就必然不会再招揽回去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只要利益足够,那就没有不能牺牲的人。

  “48个小时内必须找到救出来吗,不然就麻烦了”

  波噜波噜听到叫声的科林脸色喜,随后才发现并不是指挥船的电话,而是来自「兔碗」战场,他赶忙接起:“我是科林,情况怎么样”

  “首相大人,战况胶着光月家主带领的武士军团正与杰尔马军队鏖战,文思莫克·伽治依旧不见踪影。”

  暗部的信息回馈,让科林面色凝重起来:“找,继续找!定要把这个缩头乌龟找出来另外两个战场的战斗图像,文字情报给我传输过来。”

  “已经在传输了,请首相大人接收!”

  波波噜科林话音落下,传真机内就传出页又页的图案。

  “不愧是笑先生”

  哗啦哗啦快速翻阅过后,科林也对情况有了具体的了解:笑对付的是「火灾」烬,不出意外的占据了上风,几乎是在压着对方在打。

  “这样都不使用战斗服吗真是狂妄。”

  转头又看向另处战场的科林眉头微皱到处是色彩遍布的毒雾,隐约可见个硕大的脑袋与纯白的身影,以及战场中心巨大的蝎子阴影。

  “无法判断吗看来要加快速度了。”

  自言自语的科林拿起电话与「疫灾」奎因战斗的是克莉斯多和伊万科夫:单论实力来说她们无疑是占据上风的,但架不住敌人是用毒的专家,想要打败他就必须要速战速决。

  时间拖的越久,库洛卡斯做出的解毒剂就越乏力毕竟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万能药。

  和之国,兔碗。

  “北侧小队,小心迫击炮!”

  “南侧大队,小心火箭炮!”

  “重炮来了,锦卫门劈了他!雷藏,带领忍者部队去西北方解决他们勘十郎,你去右边支援河松”

  叮叮叮叮随手挥刃斩落袭来的狙击子弹后,站在城墙上指挥武士们的光月御田将剑插回身下,身战铠在明亮的月光熠熠发光,犹如明灯般,指引着武士们悍不畏死的冲击着杰尔马士兵的枪林弹雨。

  从他们利用城堡果实完成“神兵天降”后,光月御田就站在了这个最高点也是人生第次,亲自参与了涉及到几万人的大战。

  自开战以来,有多少武士身亡他已经算不清了尽管敌人的死伤更多,但光月御田却没有任何的欣喜。

  “杰尔马吗可悲可敬。”

  叹息声的光月御田随手荡,骤起的风压就将袭来的漫天子弹拦截在外他跟随罗杰先生在大海上游历了3年,经历过的大大小小战斗也有数百次。

  这其中与海军战斗与其他国家军队战斗也有很多次可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军队。

  杰尔马军队纪律严明行动迅速,彼此的团队合作比闻名于世的海军部队还要高个层次,再加上他们会战至最后人的坚决。

  即便是信奉「武士道」,视战死为荣耀的武士们,与他们比也有些自惭形秽尽管这份坚决并不是出于他们的主观意愿,而是人为控制的。

  当初分配决战目标时,雷格就说过「鬼岛」和「兔碗」两地,军团级难度不是个级别的。

  凯多海贼团的海贼固然凶猛,但比起正规军队组成的杰尔马来说,还是差了个等级雷格本打算让天之国度的军队主攻这里,毕竟伽治是他引来的。

  主动接下攻击兔碗是光月御田做的决定既然是联合作战,那他没道理点风险都不承担。

  雷格方已经派出高端战力对付凯多与三灾了,再让他们进攻杰尔马驻扎的兔碗工业要地,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和之国的男人,不能做此等懦夫之举!

  “小菊,找到伽治了吗?”

  “还没有!御田殿下,对付太狡猾了身为军统领竟然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不断的派遣士兵来跟我们作战,真是个懦夫!”

  “继续找直到找出来为止。”

  挂断联络的光月御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伽治的行为令人不齿,但却是最明智的选择。

  伽治很清楚,旦他出现在战场上,就会遭到自己毫不留情的斩杀失去统帅的杰尔马士兵,就会因为下令者死亡而停止攻击。

  嗡嗡震动起来的左耳,让光月御田从远处收回目光,随手按下挂在胸前的颗按钮:“布拉沃总指挥”

  “是,在下明白了”

  接到科林建议的光月御田思考下,拨通另个号码:“阿修罗童子,参战吧我们要加快战争的速度了。”

  第588章针锋相对

  兔碗周边。

  “烬大人,敌人派阿修罗童子增援了”

  “杰尔马军队顶不住了,您快点儿让伽治大人带兄弟们增援吧”

  “废物群废物伽治统领,该你上场了!!”

  呼哧——手下在电话虫内的惊恐呼救,搞得飞在半空中的烬怒发冲冠,环绕在身边的重重火焰如同投入了助燃剂般暴涨,将空气灼烧的散发出滚滚热浪,并如涟漪般辐射向四周。

  停留在不远处的笑没有打扰烬的发飙,手中杖刀在身前划出道道虚痕,寻找着敌人剑技中的破绽很快,烬的注意力就拉回战场,指挥过下步行动的他看向笑,目光略有几分复杂:“瞎子,雷电小鬼究竟给了你什么能让你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他?”

  “这个啊,在下想先听听阁下的为什么要帮凯多时间无多,我们最好能边打边交谈。”

  迈出左脚的同时,笑反手握着的杖刀染上浓重的暗紫色,武装色与能力同覆盖的他,眨眼便来到烬的身前,前驱的身体带着握有杖刀高高扬起的手臂狠狠凿下!

  “看不起人也应该有个限度吧该死的瞎子!”

  叮——随手以剑尖与笑对碰的烬莫名火起,自己先前使用的过的招式竟然被模仿了,而且出招的速度角度与力道还提高了不少,太可恨了!

  “在下听闻阁下喜欢在人体上凿花,却又能刚刚剥开两层皮肤而不伤肉体”

  “那又如何?”

  “在下想学习下,待会儿好让阁下亲自体验下。”

  “好啊我最喜欢拷问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家伙了!”

  呼哧怒气翻涌的烬,放出的火焰更旺盛了,手中本就通红无比的利刃,发出阵阵热浪急速挥动起来,眨眼间便是千百道灿烂的花火绽放空中。

  “在下做的只是本分,并不敢秉持正义。”

  叮叮叮叮哪怕目不能视,身高上又有很大差距,但笑还是随着烬的挥刃声斩出了同样的轨迹,时之间两人竟是保持了惊人的同步率,在半空中展开了激烈而又怪异的对拼。

  “混蛋,戏耍老子也应该有个限度如果你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失去理智,还是死心吧,裁决!!”

  背后双翼振动拉开小段距离后,双手握住并高抬了剑刃的烬竖直而挥,火红而凛冽的“”字剑气还未来得及发威,就被另道同样形状的黑紫剑气湮灭,余势不止的在烬的身上留下道浅浅的伤痕。

  嗤嗤眨眼的功夫不到就愈合了伤口的烬,散发出种暴虐的气息,这其中所夹杂着的阴冷与死寂,连他身上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也无法掩盖:“很好很好”

  “失礼了,在下学艺不精让阁下见笑了。”

  嘴上无所觉继续嘲讽对方的笑,身体却很老实的微微压低对付穷凶极恶之人,就要从根源上打击对方的信心。

  这个道理烬同样明白,他也不打算继续这么憋屈下去尽管不想承认,但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能够与金狮子正面交锋的盲人剑客果真名不虚传,不用点儿特殊手段来挽回,失败的就定是自己。

  “呼”

  呼出大量热气的烬,抬手将黑色面罩捏碎,清脆的“咔擦”声中,股散发着硝烟味的血红火焰爆发而出覆盖了烬的身体来自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