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他以攻代守的防线。

  “开始您接受任务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怀疑毕竟您身上和之国的味道很重,当然这也包括教出来的偎取。”

  “因为我曾经教过雷格,又与科林是朋友的缘故,上面对我有所防备也很正常那个直戴着面具,只有个「亚林」名字的家伙,他应该也是别有用心吧?”

  唰唰言不发的山姥子收回徒劳无功的白发,退回佛像肩膀后掏出叠手里剑迅速投掷而来。

  “可我直都没有怀疑过这次任务的会失败影·破风。”

  嗡——手臂抖,剑刃随之剧烈震颤的乔挥出道大面积的横向剑气,将袭来的手里剑悉数挡在外面:“但事实如此,任务真的失败了而你却半途与那个人分开,转而将这个佛殿作为战场,隐藏在暗处袭击我。”

  “是因为偎取吧影杀!!”

  突然爆喝出声的乔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就以双手持刃的姿态刺向了山姥子的正面叮咔擦!

  应声而断的锡杖变为两截,顺带着还将后退的山姥子脸上的面巾分为二这恰到好处的攻击,让她外露出来的表情充满了难过。

  砰爆散开来的刺鼻烟雾,让乔连续几个跳跃拉开距离:“毒没用的,我有这个。”

  取出雷格送来的特效解毒剂后,乔毫不犹豫的送入嘴里:“药剂的持续时间足够我打败您了”

  虽然山姥子从头到尾没说过句话,但她的攻击中所透露出的软弱与恳求乔最清楚不过。

  能过作为塔林岛「第九塔」这个为9输送“新生血液”的教官,才不会仅仅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山姥子的厉害从来就不在正面进攻,或者是仓促的偷袭专职杀手擅长隐匿气息与用毒的她,如果真的针对性的制定了暗杀计划,那他现在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至于攻击中的恳求,自然是关于她在9效力的儿子要不是这样,起执教快10年的山姥子,又怎么会在明知打不过自己的情况下贸然攻击!

  “影袭”

  铿明悟了其中关键所在的乔躲过山姥子的攻击隐于暗处,归刃入鞘的他,眼中的悲伤转为坚决:“接下来就请交给我吧光影·斩!”

  鬼岛西侧,百鸟桥。

  “亚林先生,你能解释下这是为什么吗?”

  哗啦哗啦河流湍急的隐蔽桥洞下,边走,边在上面留下寒冰小径的青雉归来,却发现本该汇合的成员只有那个戴着银色十字面具的神秘人在,于是便带着环绕周身的寒意发问了。

  “不要多问,服从命令是军人的指责所在”

  青雉的咄咄逼人,让亚林直接掏出面印有天龙蹄图案的金色令牌这是对青雉,亦是对所有「将级」海军将领来说并不陌生的「天龙牌」。

  每个海军将领在升任海军「准将」或者经过连续提拔成为「少将」时,都会接受个为期几个月的短期培训。

  培训的内容会考虑政治立场家世战力,而且会明确的规定个条令切以天龙人优先,或者是见到只有19家家主才能持有外借的「天龙牌」后,就是海军大将都要无条件听从调遣。

  “好吧”

  收起寒意的青雉走上岸边,只是表情却沉寂下去:“亚林大人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收回牌子的亚林,副不容置疑的口吻:“护送我离开和之国现在就走。”

  “可我的小队成员们还没有回来”

  “他们另有安排,库赞中将我的时间可没那么多。”

  “呵呵另有安排?”

  轻笑的青雉身上寒意再次弥漫而出:“你们0的人怎么样我管不到,但海军的人我这个做领队的必须要管!”

  “你敢违抗天龙牌别忘了,你们海军是谁在养着的!!”

  “闭嘴,蠢货”

  伸出手的青雉按在亚林的肩膀上,凛冽的寒意下白色的霜冻迅速覆盖他的身体:“我告诉你,就是五老星亲自来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混账东西你想做这样做的后果吗?你的船你的下属,你的职位,你的切都会没的!”

  “你威胁我?”

  “嘚嘚是你不遵守规则在先!”

  被冻得浑身颤抖,牙齿打颤的亚林步不退,面具下的瞳孔死死盯着青雉。

  “泽法老师说过,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

  说起规则,想起来在训练营时泽法的青雉眼中闪过回忆色彩。

  “没错,你们当初升职培训时,可是都信誓旦旦的说过的难道事到如今要反悔吗?!”

  回应青雉的亚林再度施加压力,桥上所弥漫的硝烟与厮杀声也变得越发的惨烈必须要安全的离开这里,不然他这次来和之国做的切都要前功尽弃!

  “对,我的确这样说过”

  点头的青雉慢慢环住亚林的身体:“但是泽法老师还说过连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同伴都不珍惜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你”

  “所以请你睡觉吧,亚林大人冰冻时刻。”

  咔擦咔擦迅速凝结而成的大量冰霜将亚林冻成栩栩如生的冰雕,做完这些的青雉随手将它扛起:“哎呀哎呀这次回去后,恐怕要被战国大将骂死,或者干脆送我上军事法庭?嘶!好可怕在此之前,让我看看你们给其他人派了什么任务吧!”

  第584章阴谋初现三

  鬼岛,花见街。

  “走,快走外面那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太厉害了,去见少主!”

  “不行,那样会暴露计划的,走外面!在外边大闹的是海军加计,这家伙虽然只是个少将,但比起中将来丝毫不差还有那个和雷格同岁的加布拉,也是怪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锻炼的!”

  “以你的身体跑外面,会死的!”

  “唐吉诃德家没有贪生怕死之人,乔拉”

  哗啦正在屋内交谈着的皮克被突如其来的房顶破裂打断,随后从天而降的加布拉用幽绿的瞳孔死死盯住两人:“能仔细说说你们的计划吗?”

  “去死,偷窥狂!”

  “不要!”

  咔擦拎起拳头砸来的乔拉,被加布拉随手拽住握便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皮克大人乔拉大人”

  外边手下们的声音,让击溃败的乔拉大喊道:“不要进来,滚不想死的滚远点儿!!”

  “明智的选择皮克,你要是敢跑,我就和外面的家伙杀光所有人!”

  “放了乔拉,我跟你们走”

  “这可不行,我们可是说了人个指枪·晕眩!”

  “讨厌死了”

  面对加布拉快若闪电的手指攻击,完全来不及反应的乔拉就被点中脖颈,两眼翻白的昏迷过去旁边缠着绷带的皮克看得双眼发红,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床上:“你最好说话算话,不然祗园会怎么样没人知道!”

  “嗷——!”

  愤怒的加布拉直接将皮克拍晕,发出撤退的狼嚎后提着两人快速离开。

  “乔拉皮克”

  “混蛋,你们竟然偷袭”

  “少给老子废话要打的话,奉陪到底!到时候我就不保证还能留手了!”

  周围躺了圈海贼的加计,恶狠狠的盯着迪亚曼蒂与维尔高他没有杀人,只是留下了地的重伤者。

  在没有明白祗园的情况到底如何前,出起手来难免有些投鼠忌器万她真的被抓了,他们这里又杀太多人,那岂不是会惹怒敌人折磨她!

  迪亚曼蒂与维尔高互视眼,皆看到眼中的不甘还有丝侥幸。

  如果不是少主那里有所行动,恐怕唐吉诃德海贼团就要损失惨重了哼!

  发出冷哼的加计,在周围敌人的旁观中拉远距离:“下次再见面,就是你死我活了!”

  鬼岛,中心神庙。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厉害啊好了,不要闹别扭了,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将目光从鹰眼与黑炭大蛇交战处收回的青雉,转头看向了刚刚拦下来的伊莲他很想弄明白对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拿着金毘罗,以及为什么见了他的第反应是逃跑!

  “怎么回事,你还有脸问!!”

  紧紧抓着祗园武器的伊莲,脸上充斥着悲愤与怀疑的表情她现在根本就不敢相信任何世界政府的人,电话虫又不能用,这才想着要找可以联络上雷格的人到了这里。

  “这口气,哎呐,看看这家伙,他叫亚林,和我们起来的0。”

  顺手拎起踩在脚下的冰雕后,青雉指着他示意自己这里也出了点儿状况:“他想让我护送他出和之国,还用了天龙牌9出身的你应该很明白,我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

  “不,我不相信你你们这些为了利益出卖任何人的无耻之徒,说的每句话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伊莲中尉,我可不是在跟你商量这是命令!”

  “这高高在上的语气,你终于原形毕露了冻云·乱舞!”

  “嘛现在可不是慢悠悠的时候,得罪了——冰冻时刻。”

  面对伊莲毅然决然的进攻,青雉元素化主动敞开胸口迎接剑刃透体在她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个拥抱再造座冰雕。

  “你们陛下应该说过我是可以信任的。”

  “”

  从周围走出的暗部们微微点头,为首的狐狸面具上前步:“雷格陛下确实说过库赞先生看来有点儿麻烦,需要我们帮助吗?”

  “那就好,麻烦你们帮我找个安全的地方这家伙可不能直冻着。”

  “明白了,请跟我们来”

  “还有”

  扛着两座冰雕的青雉看了下周围:“我的另个同伴加计,找到他”

  说了半的青雉被狐狸面具打断:“加计先生正跟加布拉队长在起,我们可以带你去临时医疗点和他们汇合。”

  “这样最好”

  点点头的青雉跟随着暗部路奔行,很快就见到在帐篷外等待的加计。

  “库赞中将,你终于来了!小桃她遇到危险了金毘罗?!”

  “她现在凶多吉少能让个剑士交出等同于自己半性命的剑,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回话的青雉将伊莲变成的冰雕让加计看到,他惊讶的瞪大瞳孔:“伊莲中尉她怎么会在这里?”

  “啊啊,这也是我想问的3分钟后,你和加布拉起来。”

  挠挠头的青雉脸无奈,知道现在不是多问时候的加计连忙点头:“我们抓住了两个唐吉诃德的干部他们很可能知道小桃在那里。”

  “那就起带过来哼哼。”

  嗅到帐篷内浓重血腥味的青雉微微皱眉,随后摇摇头:“拷问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我想伊莲就是最好的见证者,让他省点儿力气吧。”

  “伊莲在”

  青雉话音落下,双瞳充血凸涨得相当骇人的加布拉掀开帐篷,就看到穿着巫女服的她,在栩栩如生的冰雕内哭泣。

  “可恶”

  尽管知道伊莲还能恢复,但加布拉只觉得揪心的痛曾经最爱笑的她,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悲伤,以至于脸上的泪痕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带上屋内的那两个起来吧,我们需要开诚布公的谈谈不管发生了什么,祗园都是我带到和之国的同伴,我也定会将她安全的带走。”

  结合先前亚林的行为,伊莲的不信任,再加上加计的话青雉心中已经有了个明确的答案。

  这个结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如果无法确切保证多弗朗明哥不泄露所谓的重大秘密,那高层们就只剩下暗中和他进行利益交换这条路。

  「你们如果真的将祗园当做筹码交易了」

  脸色逐渐紧绷的青雉,心中生气股直冲脑门的怒火以天之国度如今的势力,身为海军的祗园就是雷格与他们的最后枢纽,亦是枷锁:海军失去她的后果有多严重,上面不会不清楚。

  除非有比稳住天之国度更大的“利益”在大到,值得整个世界政府为此大动干戈!

  第585章阴谋初现四

  鬼岛,地下空间。

  “让你久等了,祗园小姐拉奥你辛苦了,呋呋呋!!”

  “少主才是辛苦了”

  “去吧,守住门口没什么要事别让人来打扰我。”

  嘣等到拉奥出去后,勾动手指的明哥将祗园眼睛和嘴巴上的缠布割裂。

  哗啦恢复了视力与听力的祗园,活动了下被吊起的手腕,慢慢睁开眼睛:“像你这样活得小心翼翼的海贼,真是太少见了。”

  “还不是拜你们所赐,寄人篱下的滋味儿可不好受”

  轻轻跳跃上石桌的明哥,挺起胸膛与祗园平行对视在起没有色眯眯的打量,有的只是深沉的凝视,就像是在看某种重要的宝贝样。

  “为什么?”

  “哪方面的?”

  “请你说任何你想说的。”

  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祗园,黑色瞳孔盯着明哥动不动他太谨慎了,不仅剥夺了她的感觉让她无法分辨地形和环境,就连离去都有人牢牢在旁边看着,藏在自己衣服内的小家伙,根本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去求援。

  雷格说过,鸟笼是可以绝对屏蔽电波外散的就连他进入里面都要受到影响,而生命卡就是依照某种特殊的磁场来寻找主人的:想必自己的生命卡早就失去了指向作用,只剩下确认生命状态的功能了。

  “呋呋呋,这可不公平”

  轻笑的明哥抬起手指了指祗园,又指了指自己:“人个问题我们的时间很多,完全可以慢慢来。当然,祗园小姐如果有内急要解决的话,我会找女性帮忙的。”

  “呸!”

  脸色微红的祗园啐了明哥口,羞涩的同时马上想到了利用这个机会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就有机会让小家伙去找人救自己了,但不能是现在,起码也要多等些时间。

  手掌贴在胸口的明哥,礼貌的躬躬身:“失礼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暂时是没有恶意的。”

  “暂时啊那抓紧时间好了,你想问什么?”

  祗园直接转入正题,明哥捏捏下巴:“我想知道,雷格到底有多爱你或者说,他可以为你付出怎样的代价。”

  祗园想了想,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他的牵挂太多”

  “想起来就能露出这么幸福的笑容,真是让人羡慕呢牵挂太多的确有些贪心,不过他有这个资格。换我了,你想问什么?”

  明哥没有急切的想要知道准确答案,他只是需要个态度祗园的反应,已经足够说明她的重要性了。

  “你用我的电话虫,都说了些什么”

  见识到明哥那份敏锐的祗园,也不甘示弱的问出了个很笼统的问题雷格专门帮她做过特殊处理的电话虫,没想到竟阴差阳错的便宜了对方。

  “呋呋呋!聪明的小姐,为了对先前的失礼表示歉意”

  伸出手三根手指的明哥,先将跟归拢于掌心:“这个不能说剩下的是海军和天空,赠送你个二选询问内容的机会。”

  “二选啊”

  闭上眼睛的祗园只觉得自己心脏揪了起来,痛得她呼吸都沉重了几分伊莲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被抓,自己又被引来,和雷格的关系还被敌人知晓,那只能说明个问题:自己,被当做利益交换的筹码了。

  “想哭的话,尽情哭好了我不会嘲笑你的。”

  “不了,眼泪是留给自己和心爱之人的我想先问下海军的事情。”

  措不及防被喂了波狗粮的明哥托住下巴,歪了歪脑袋:“真是坚强啊,那你听好了”

  海军本部,总会议室。

  “作战会议就是这些,请所有人严格遵守注意,这不是在演习,是真正的赌上我们海军荣耀整个世界命运的正义之战!还有人有疑问吗?”

  “没有!!”

  “很好,鹤参谋留下其他人解散!”

  哗啦啪啪整齐划的起身行礼后,黑压压挤满了会议室的海军将领们,几个呼吸间就离开了会议室,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阿鹤,我们要对付的可是那个「最强的男人」,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滚我不想看见你。”

  平日里总是温柔笑着的鹤,对待劝慰自己的战国直接爆了粗口被骂得脸色僵硬的战国揉揉眉心,对从会议台上走下来的空行了军礼:“那接下来就拜托您了”

  “祝君武运昌隆”

  回以军礼目送战国离开后,空对上了鹤悲伤的目光他慢慢在对面坐下:“如果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做主批了你的辞职报告战国只是职责所在,做决定的是我。”

  “”

  凝视空几秒后,鹤缓缓抬起笔空张张嘴想说出挽留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开口的话,那鹤定会留下,但那是因为几十年来形成的责任感,而不是出于自己的心意。

  嗤当笔尖落在白纸上的瞬间,鹤的手指彻底僵硬在那里,眼圈泛红的她没有抬头:“其实我早有预感小桃会被上层利用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染指生命设计图,掩护考古学家逃走,策反0还有发生在阿拉巴斯坦王国的「政变」,甚至是近两年来急速扩张的「反叛军」,大多都与雷格有暧昧的关系。”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对,有时候仅仅是怀疑就够了天之国度发展的太快了,快到让人不安,他传播给世人的思想究竟有?br/>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