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祗园少将,鹤中将,跟我来。”

  “是,战国大将!”

  进入状态的两人同时敬礼,战国也同样如此:“这次来的是0成员有3人,带队的是前不久刚刚从塔林岛提拔上来的教官,叫做乔。”

  「乔哥」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听雷格说过很多过往的祗园惊讶不已乔在雷格的描述中是相当讨厌天龙人的,曾经还拒绝过晋升0的调任,但为什么现在又答应了呢?

  「已经不择手段了吗」

  鹤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她们这里选择了派小桃这个雷格的恋人前去,上级却派了雷格曾经的老师去。

  这其中要是说没有什么猫腻的话,那才是笑话恐怕这次带队的乔,定会代表五老星跟雷格做些交易,以方便他们对多弗朗明哥实施的抓捕。

  “另外两个中,其中个是出身与和之国的「偎取山姥子」,她同样来自于塔林岛”

  “最后个,身份不明能力不明需要对他着重保护。”

  行走中,战国也将另外两人的信息告知这次行动的“功利性”太强了,同时也将上层的慌乱展露无疑:他们在害怕,怕多弗朗明哥将某些不该说的话告诉凯多。

  所以才会如此的赶时间,希望能够尽快将对方抓住不过,事情真的能进行的如此顺利吗?

  第543章情报

  1月11日,和之国。

  咔咔咔咔波澜壮阔的「九里海滩」前,穿着与这个国度截然不同服饰的靓丽女性,举着手中相机疯狂的拍摄着,就好似“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样,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跟在她身后的,是亦步亦趋表情无奈的雷格这个叫做「托马斯·妮可」的女记者,是两年前金狮子「推进城」前劫狱时,跟在船上做采访的那个,她根本就不知道这片海对普通人来说有多恐怖。

  哗啦哗啦突然泛起涟漪阵阵的大海上,出现了大群长相奇特,胸鳍特别发达,长着鸟类翅膀样的鱼群。

  它们争先恐后的跃出海面,展开双翅露出狰狞的利齿,成群结队的想着岸边袭来这种变异飞鱼,就是最平常不过的种灾害,它们旦出现,就会将所看到的切生物吞噬殆尽,甚至有时候还会飞到最近的村子里袭击人类和家畜。

  “妮可小姐”

  “哇,又是种没有记载的鱼咔咔咔咔!”

  回应雷格的,是旁若无人的惊呼与快门按动声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她却浑然不觉:或者说完全是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

  卟吉额头飘起“井”字的雷格抬起手掌,蓝色电弧汹涌而去,瞬间将整个鱼群笼罩,让它们如下饺子样的重新坠落大海。

  “天啊,雷格先生你太粗暴了,那可是未知的物种!”

  “托马斯·妮可小姐——我是在救你,这些鱼吃人可不吐骨头的,而且它们在这里只是最平常不过的灾害,是像老鼠样无法灭绝的!”

  “呃好吧,谢谢。”

  终于将相机放下的妮可,推了推俏鼻梁上的圆框眼睛,还不忘顺手将宽额头前的刘海抚平:“雷格先生,这个国度简直太棒了!”

  “是是妮可小姐,你看也看了,拍也拍了,该说正事了吧。”

  “嗯当然了,这就是全部的资料了。”

  打开公文包的妮可双手将厚厚的叠文件递来,但脸上却副认真夹杂着肉疼的表情这可是同事们冒着生命危险搞来的宝贵资料,她这次定要报道出对得起这份资料的大新闻!

  「该死的摩尔冈斯,竟送来个好奇心突破天际的冒失鬼」

  哗啦哗啦开始目十行的雷格,快速的扫过上面的内容,首先自然是关于凯多的内容。

  什么不死之身化身为龙之类的雷格都心知肚明,倒是那个腹部上的伤口来历,引起了他的些兴趣资料上说凯多右侧的十字状伤口,是在次挑战白胡子时留下的。

  除此之外,上面连凯多曾是「洛克斯海贼团」员都没有怎么提到,雷格就知道这资料的“诚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的来历”

  迅速翻过凯多的资料后,雷格的瞳孔骤然扩大安静等在旁的妮可,脸上出现副自豪的神色:这个大秘密,可是她费尽心思才挖掘出来的。

  “的原名是尤金,是上届「推进城」的监狱长妮可小姐,这是谁告诉你的?”

  看到那专门的署名后,雷格忍不住询问妮可真实性在暗部的情报中,确实是酷爱拷问折磨他人到了种变态的地步,而且剑术高明,亦是「幻兽种·鸟鸟果实·火鸦形态」的能力者,旦变身就会成为沐浴着火焰的漆黑三足乌鸦,曾在短短几分钟内毁灭过个小镇。

  “这个不能说,但原因可以说给你听”

  妮可快速的摇摇头,做出补充:“雷格先生应该知道,凯多进过好几次推进城了当时的尤金,就是主要负责行刑的人。”

  “尤金尝试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伤到凯多的身体分毫”

  “其中就有几次是因为采取的办法过于激进,导致了监狱船出现漏洞,以至于凯多逃走尤金本人也因此受到责罚,被停职检查。”

  “认为自己并没有错的尤金反抗了调查,愤然出走再次出现时,就已经是百兽海贼团的三灾之的了。”

  简单总结了下过程的妮可,表情古怪的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也许成为凯多的手下,只是为了有朝日能够伤到凯多吧,或者说”

  “他的拷问欲,只有在凯多身上才能得到完美的发挥”

  雷格的补充,让妮可眼中绽放出别样的光芒:“对,对对雷格先生和我的想法样!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会追随凯多,性格偏执的人,往往是不能用常理来想象的,反其道行之的话”

  “”

  脑补了下对凯多上刑画面的雷格,顿时跟吃了苍蝇样恶心他干嘛说出来,这不是折磨自己吗。

  选择无视了妮可的滔滔不绝后,雷格翻过的资料,看向的情报知道其来历也没什么大用,无非是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反而会让世界政府找他的麻烦。

  “提姆托比维克”

  喃呢着念出个又个名字的雷格,表情也越来越慎重的形象跟能仓镇上的人描述的并没有太多差别,是个体型高大脑后梳有麻花长辫秃顶的男人唯有差异的地方,是他的左臂,是机械改装的。

  如他所猜测的那样,的确是隐瞒了身份:这个个不同的名字,就是他游走世界各地时使用过的名字虽然不同,但却有个共同的身份「生物学家」。

  关于生物学家的解释,书上是这么写的以生命为研究对象的成功人群,其所涉及的内容又可以分为动物学植物学微生物学等等。

  这家伙,甚至以这个身份去过次阿帕亚多现在想来,雷格只觉脊背发凉:既然这家伙被称之为「瘟疫之灾」,那生物学家的身份自然是用来研究,应该如何更有效率的散播瘟疫。

  “?没了吗”

  哗啦翻页的雷格看到了关于杰克的情报,这也就意味着对的资料,仅有2页。

  “雷格先生,我们可是新闻社又不是专门的情报组织。”

  迎上雷格失望的眼神后,妮可忍不住抱怨了句雷格哑然笑:摩尔冈斯可不是什么好鸟,他对外是发布大新闻不错,但私下里又靠着贩卖无法刊登于报纸上的情报,来获得大量见不得光的收益。

  「幸好我另有准备,接下来只能等乔哥来了再问的事情了」

  继续翻看的雷格,快速扫过杰克的资料与记忆中样,是「远古种」的猛犸巨象,半鱼人「斗鱼」的出身,是个以皮糙肉厚力量著称的家伙。

  第544章全民皆兵

  1月12日,御田城。

  “空手道空手道免费教学了!三个月内包管食宿,成为正式学员还有薪水福利,快快来加入啊”

  “还在观望什么?心动不如行动!想成为保家卫国的武士吗?想拥有光宗耀祖的荣誉吗?想成为扬善惩恶的游侠吗?那就加入三山道馆吧”

  “国技相扑馆招人喽,招人喽,再说遍——招的是能吃的身材高大不需要从学徒当起不需要付任何学费的正式学员,有信心就可以来,你们还在等什么”

  “柔道招人了,柔道”

  平日里本就繁华的御田城,此时的街头巷角阁楼庙宇都被从四村八乡涌来的人群所占据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各种武道场所开始免费招人了。

  平日里,修行武道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天资与耐力,还于金钱时间挂钩富裕人家的子女,只需钱到位了就可以免除从学徒身份做起的烦杂琐事。

  而其他人家的子女,就只能从学徒做起不仅劳累,而且还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师傅们的正式教导,起步先天就别他人慢上很多。

  平日里般家庭不会让孩子们去修行武道,只会让他们去学习些文字知识,得以找到更好的工作而贫穷人家的孩子,则会早早的就开始帮助父母干活:穷文富武这个词,在和之国体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

  “哦哦,很热闹吗”

  “我咳咳在下怎么说临近的村子里只剩老人了,原来人都到这里了。”

  “这是要发动全民战争啊这里的统治者,该说是有魄力呢,还是莽撞呢?”

  喧嚣热闹的人群中,站在街角隅交谈的是三个武士个是饶有兴趣的卷发男人,个是叼着卷烟留有板寸发型的男人,最后个是绑成武士们常见丸子头的瘦高男人。

  这几人,就是才刚到和之国不久的青雉加计与鼯鼠他们正在观察当地人们的言行,以便尽快的融入其中。

  “在下认为,应该是这样说的吧?”

  青雉看向了加计,论起能言善道来,没人比这个家伙的天赋更高了。

  “是在下以为”

  纠正了青雉的语病后,加计又望向了街道的尽头在那里,有间名为「布灯诊疗所」的医馆。

  “加次郎,是否在担心小桃姑娘?”

  斟酌了下语言后,鼯鼠讲出了标准的和之国用语青雉尴尬的挠挠头,这也太绕口了些。

  “是”

  微微点头的加计,脸上的表情略有几分复杂小桃就在那里跟雷格谈话。

  等两人的谈话结束后,等在城外的0三人组才会进城按道理来说,他们根本不必如此小心的。

  但城外的三人中有个始终带着面具,神神秘秘的家伙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对其着重保护,且对方有总指挥权。

  也就是说,就连带队的库赞中将都要听从对方的命令这种情况实属罕见。

  他们海军虽和组织同为世界政府的势力,但般来说是不会干涉彼此指挥权的即便是同执行任务,也是由两个带队的互相商议决定的:这次他们先步入城的决定,就是对方要求的。

  医馆内。

  “卡鲁秋,小桃姐!”

  “卡鲁秋,小多真是的,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照顾人的?!”

  穿着蓝白两色武士服,乌黑长发挽成马尾状的祗园拥抱了许久未见的克莉斯多,但她身上缠着的洁白绷带,却又让少女有些恼火。

  正沉浸在她俊俏打扮下的雷格,闻言自责道:“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我也没想到”

  “小桃姐,不怪哥哥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克莉斯多赶忙为雷格辩解,她可不想见到两人因为自己吵架。

  “这样啊”

  祗园听完后,轻轻抚摸了克莉斯多的胸口:“还疼吗?”

  “点也不再过几天小多就可以出去了,而且连伤疤都不会有!”

  钻在祗园怀中的克莉斯多亲昵的蹭着她的衣服,副享受的样子:“小桃姐,找哥哥还有重要的事吧你们快去吧。”

  “嗯”

  轻抚几下克莉斯多柔顺的银发后,祗园在她的额头轻吻下:“那你好好养伤,我会再来看你的。”

  “那言为定,小桃姐啵!”

  直接抱着亲了祗园脸颊的克莉斯多,对雷格露出个狡黠的笑容嘿嘿,羡慕吧?

  “”

  俊俏武士与猫少女的亲昵互动,看起来画面是很唯美温馨,雷格却看得纠结的不行祗园这绝对是在故意“报复”他没照顾好人,克莉斯多则是很明智的和她站在了同条战线上。

  “再见,小多”

  挥挥手的祗园,带着不同于军服魅力的英姿飒爽而来,左手还不忘依照和之国的室内规矩,将佩刀提在手中以示没有恶意:“请雷格先生带路。”

  “请这里来,武士大人”

  “噗嗤”

  在克莉斯多的偷笑中,雷格毕恭毕敬的将祗园请出病房,转入旁边的休息室哗啦!

  将纸质拉门掩上后,两人面对面的跪坐在榻榻米上的小桌子前,少女那标准的坐姿让雷格稍有诧异:“小桃,你来过这里吗?”

  “祖奶奶以前是和之国的人,小的时候学过些这里的当地礼仪她老人家的心愿,就是有天我能来她的家乡看看。”

  祗园的表情略有几分伤感她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形式到来。

  “抱歉,勾起你伤心的回忆了”

  “没事,时间有限我们还是来说正事吧。”

  摇摇头的祗园将悲伤压下,俏脸上写满认真:“这次我来是有公务在身”

  “小桃,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早在几天前就知道了此时的雷格,表情严肃极了他知道乔哥跟山姥子会来,但没想到祗园也是同样的任务。

  雷格本以为祗园过来,是海军方面想探口风,好为将来的坐收渔翁之利铺路的!

  “职责所在,责无旁贷雷格,拜托了!”

  话语虽然义正言辞,但祗园眼中的祈求却出卖了她她很清楚,雷格肯定不想自己参与这次危险的任务,但他又会尊重自己的意愿。

  “哎”

  忍不住叹气的雷格,伸出手轻抚少女的脸颊那份入手可及的温润细腻,让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好吧我会帮忙的。”

  第545章从长计议

  九里,博罗镇。

  “啧啧啧啧”

  “乔哥,说人话”

  旅馆客房内,身粗布麻衣的乔,对着雷格不停的咂嘴搞得他也是不胜其烦,只得出言怼他下。

  “哦,天啊!你小子,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刻薄了我好伤心!”

  捂住胸口做痛心疾首状的乔,表演的那叫个浮夸咳咳咳咳!

  被两人晾在边的青雉,不得以咳嗽出声在接到这个任务前,谁又能猜到雷格曾是组织出身呢?不得不说,上级将这个秘密藏的实在太严了。

  “抱歉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反应过来的乔,对着青雉歉意的笑笑雷格干脆扶额,吐槽道:“道歉就说全发音啊,你后面又用和之国的说话方式,太别扭了!”

  “是,抱歉——你小子到时候记得请我参加婚礼就行,闲聊到此结束!”

  拖长了音调的乔,意味深长的看了雷格眼这小子行事大胆,却偏偏爱上了个正统出身的女海军,他做过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总有天会纸包不住火的。

  “算我个”

  凑热闹不嫌多的青雉也举举手,表情相当玩味他自从知道了两人的地下恋情后,就在想个问题:这两个人,究竟是谁的“坚持原则”更甚筹。

  雷格可不是什么心怀苍生的正人君子,他只会对自己人以及帮助过他的人表露善意,但小学妹祗园却是以拯救弱小无辜为己任的早晚有天,两人的立场会不可避免的发生冲突,到时候这两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放心,到时候定会通知你们的”

  被两人表情刺激到的雷格挑挑眉头,也不说什么豪言壮语,毕竟行动就是最好的语言:“你们的任务既然是抓捕多弗朗明哥,那就必须去个地方。”

  哗啦将地图摊开的雷格,指着东北方向的那座岛屿:“看到没,这个隔着小段海域的「鬼岛」。”

  听这个名字,乔就忍不住出声了:“鬼岛?山姥子大人说过,那是”

  “和之国自古以来的祭拜之地古老明王的神龛像亦在当地的庙宇内被日以继夜的薪火供奉,而且还是重要的交通道路”

  接过话语后,雷格沿着地图上鬼岛方位而动,画出个圆圈:“这附近的海域被当地人称为「三途河」被视为只有死者才能踏足的地方,而鬼岛就是生与死的分界线,但在我们看来其实只不过是个特殊的地理环境而已。”

  “那里的海流可以分为「无风缓慢普通急速」这四种状态,山姥子大人当年离开和之国时走的就是这里”

  开口做了补充的乔,并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利用这些天,对和之国地理人物文化做了恶补的雷格,却多少能猜到些:渎神。

  唯有如此,活着的人才会被流放到那条河里去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神像薪火熄灭不小心触犯了什么禁忌,或者是在跳祭祀之舞时出错。

  山姥子和偎取这母子两人,说话的形式就是带有“说唱”风格的以前雷格还不理解,但在看过些典籍后也明白了。

  恐怕山姥子,以前应该就是鬼岛神社上的神职人员了至于具体因为什么原因被流放,雷格并不想去深究:毕竟追寻别人的秘密,那就必然要承担知道秘密的后果。

  “也就是说,我们要走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