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海楼石牢笼过来还有将库赞那小子给我叫来!”

  鹤的回复却充满了无奈:“卡普,来不及了我正在疏散城镇内的居民,凯多手下的三灾和干部们,正在攻打新世界所有的支部,库赞萨卡斯基都已经赶去支援了。”

  “你个混账鸟人!”

  吹胡子瞪眼的卡普那个气啊这鸟人小鬼的能力也忒邪门儿了:他近乎全力砸下去的拳,竟然连这笼子的分毫都没有伤到,简直和那让人恼怒的历史正文石碑样!

  现在的这些小鬼们都怎么了?个个恶魔果实觉醒的,都跟吃饭喝水样简单了?!

  “还有新世界的4支部已经被凯多毁灭了,他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鹤的补充,让卡普眼前晕,脸色阴沉下去:“我知道了让其他人撤吧。”

  “卡普,你要干什么”

  “阿鹤,还有机会的打给雷电小子,就说老夫请他帮忙。”

  啪嗒说完就将话筒挂断的卡普挥挥手:“别管那些海贼了带上昏迷的撤。”

  “是,卡普中将!”

  凯多的名字,让海军士兵们升不起任何的坚持念头他们很清楚:面对即将到来的不死怪物,留下来只会碍手碍脚影响卡普中将发挥。

  “呋呋呋!!死心吧,卡普雷格在新世界的所有领地,比4支部更惨。”

  鸟笼内,半张脸垮下去的明哥笑得有些疯癫这笑容背后的痛,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啊!

  “你这是在跟比魔鬼还可怕的怪物做交易”

  明哥的运筹帷幄,让卡普摇了摇头能够让安分了许久的「百兽海贼团」同时攻击他们海军与雷格的势力,对方必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还不是你们逼得!”

  想到自己从今以后就要沦为凯多的手下,明哥的怨气就“蹭蹭蹭”的上涨这也是唯的办法,这次海军的围杀太过狠绝了!

  “多弗朗明哥,老夫倒要看看你带着群伤员,能坚持多久”

  “喂喂不是吧你个疯子!!”

  无视了明哥咒骂的卡普突然就到了鸟笼边上当他漆黑的手指握住金色笼线的那刻,南方海域上出现个翱翔于天际的巨大黑影,随之而来的还有响彻天际的龙吟——吼!

  唰瞬间将整个鸟笼暴投向天空的卡普,没有给明哥等人任何的反应机会:“老夫就不信这样的能力你能直维持下去!”

  “吼——铁拳卡普,给老子死来!!”

  面对滚滚而来的龙吟与威慑万物的恐怖气息,卡普发出豪迈的笑声:“哈哈哈你个软泥鳅,陪老夫玩儿会球吧!”

  第515章惊人变故

  1月5日,新世界。

  “没了,终于没有后续的敌人了!”

  “万岁,万岁”

  “快去告诉陛下首相大人他们战争结束了!”

  塞肯岛南海岸上,士兵们的齐声高呼响彻了天际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范围入侵战,终于以他们成功的守护住了家园而结束。

  远处的山峰上,居高临下的雷格却没太多的喜悦因为这与他预期的战斗结束时间相差太多了。

  这场囊括十几个岛屿的大规模入侵,本该在几个小时内就结束的可却因为百兽海贼团在船上装了黑科技般的「避雷针」,导致他精准的雷降打击未能建功,从而给了他们登陆上各个岛屿的机会。

  以至于战斗延长到了将近1天时间天之国度也为此损失了不计其数的建筑,以及将近3000人的军民伤亡,如此惨痛的代价,还是自建国以来的第次。

  “混蛋”

  尽管敌人的伤亡是他们的好几倍,雷格还是有些恼火他这是被殃及池鱼了,因为该死的多弗朗明哥!

  哗啦飞沙走石间,于黄沙中显形的科林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明显处于种惊怒交加的状态。

  “老师,其他地方有消息了吗?”

  “攻打海军支部三灾退了,北海那里凯多”

  随着科林的讲述,雷格颗心也渐渐沉入谷底海军这次布下的天罗地网,竟被明哥以己之力扭转乾坤。

  虽然不清楚明哥说服凯多救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但他还是成功的破局:

  凯多麾下三灾对新世界支部的突袭,让身在北海的青雉与赤犬不得不紧急支援。

  大量的海贼入侵他们天之国度的领地,有计划的分批散开纵火杀戮劫掠财物的行为根本就没有,逼得雷格与科林不得不亲自出手镇压这种混乱。

  排除了他们这些有能力影响到鸟笼内部的自然系后,明哥再以「鸟笼」为堡垒固守待援,成功的等到了凯多的亲自搭救接下来的局势就太扑朔迷离了:凯多竟然化身为龙!

  这世上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凯多可是有着「海陆空最强生物」称呼的:更何况雷格很清楚这怪物不是什么恶魔果实能力者,他是亲手将其打落过海洋的。

  最离谱的是凯多这疯子,竟没有过多的与卡普纠缠,只是象征性的战斗了下,就用傲人的飞行能力带着鸟笼内的明哥行人离开了。

  这实在出乎雷格的意料,即便是他也没想到明哥会在19岁的年龄,就迈出了这惊人的步。

  就算是超人系的恶魔果实,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觉醒的如果按照这样的进度来说,那20年后明哥又怎么会败给路飞。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已经和他记忆中的不样了或者说,是因为他的到来,产生了足够大的“蝴蝶效应”,从而导致明哥提前步变强了。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霸王色拥有者的“运气”不管是何种原因,明哥与麾下的大部分干部们都已经安全了。

  “还有些疑点你小子发现了没有?”

  “上岛的海贼,大多数都是被剑客所领导的这些领导者沉默寡言,多以手势指挥,个体实力皆有「斩铁」的水准,甚至有的在船上的避雷针被我破坏后,还能用斩击劈开雷降”

  张嘴就是如数家珍的雷格,越说脸色越凝重和之国的武士也算是名声在外,有不少跑到外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扎堆的出现。

  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武士,只能说明个问题凯多已经在和之国扎根了,这与雷格的记忆根本不符!

  按照记忆中的时间来说,光月御田是在20年后的某天被凯多杀的可是这个怪物真的等得了20年吗?光月御田是很优秀没错,但是他坚持得了20年吗?!

  「在下也曾见过罗杰」

  记忆中桃之助在佐乌的话语再次浮现,雷格心中陡然“咯噔”下恶魔果实可是有能力干扰空间和时间的,比如韦柏的「门门果实」,银狐福克斯的「迟钝果实」,也许桃之助他们是穿越者?!

  「这太荒谬了,不这里是海贼的世界,切皆有可能。」

  想到这里的雷格话锋转:“老师我想现在就去趟「和之国」。”

  提到克莉斯多,科林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是在担心小多吗?”

  “不全是这次来的武士那么多,我怀疑凯多跟和之国有密切的关系。”

  “是有这个可能性”

  雷格说出自己的想法,科林虽然赞同,却认为不必如此匆忙:“但也不比急于时你作为国王,接下来应该公开现身安抚受伤的民众,这是必要的责任。”

  望着科林那期许的目光,雷格只得压下心中的急切:“那我明天再动身。”

  “嗯,事不宜迟我先去召集各岛的大臣。”

  点头的科林很快离开,再度孤身人的雷格却又想起了凯多的异常虽然见面仅有两次与次通话,但也能看出对方的性格来。

  在医学书上,将鱼人族足长族巨人族等等这些种族归类为人类的分支因为这些种族间皆是可以相互联姻互相传输血液,甚至就连身体的构造方式都大同小异,按照这种标准来说:凯多也可以视之为人类。

  但雷格却不这样认为,凯多与其说是人类倒不如说是不折不扣的类人型野兽:他喜怒无偿他暴虐成性,他渴望杀戮享受战斗!

  这样个忠于自身欲望的生物,竟然能够克制住与卡普对战的冲动,选择优先救人只要细想下,雷格就觉得毛骨悚然。

  换位思考下,想要让兴奋的野兽安静下来的办法只有两种:杀死野兽,或者给予其更大的刺激。

  直觉告诉雷格,事出反常必有妖嗞嗞嗞嗞!

  “嘎吱嘎吱你想问什么,雷电小子。”

  清脆的声音顺着电波而来,不用想这位现在正啃仙贝呢雷格略带惊奇道:“卡普先生怎么知道是我?”

  要知道电话虫可是没有什么来电显示功能的,雷格也是靠着果实能力才能解读出打来的号码。

  “少说废话老夫这会儿很生气!”

  “是,是我想知道凯多离开前,他和多弗朗明哥说了些什么。”

  “这事儿重要吗?嘎吱”

  卡普的反问,让雷格头黑线这老小子不让他说废话,自己反而说了起来。

  压下吐槽欲望的雷格,认真道:“很重要,拜托了卡普先生。”

  “这样啊当时老夫和凯多正互相击打着鸟笼,凯多突然问了句:笼子还能大吗?鸟人回答说:个城还是没问题的,然后那家伙抓起鸟笼就跑,怎样打都不还手真是气死老夫了!!”

  “多谢”

  直接挂断通讯的雷格额头再闪,拨通科林的号码:“老师安抚民众就拜托你了,我必须去马上去趟和之国。”

  第516章光月之殇

  和之国,花之都。

  砰砰砰新年伊始之初,璀璨的烟花盛开于明月高悬的天穹,与皎洁的月光交相辉映,搭配着下方充满古典韵味的建筑,形成副美轮美奂的画卷。

  噔噔噔~人潮涌动的街道上,三味线独有的音阶穿过烟花爆炸声的喧嚣,化作阵阵催促着人群循声而来。

  四角银铃高悬的阁楼,夜风轻拂而过的铃铛微微摇荡,身姿妙曼的俏丽影子,透过屋内的灯光交错摆动,偶尔出现在窗口的淡妆浓抹以纸扇轻遮容颜的丽人,总会引得下方的男士们频频抬头或是回望。

  而跟随男士身后的女性,则会看看自己身上的和服摸摸脸颊,对比下各自的容姿自认为好看的会嫣然笑,勾来无数打量的目光,那些自认不如的,则会轻啐下道:切,搔首弄姿的狐狸精。

  “来呀,看看看看,上好的雪花糕,只需10个铜板甜甜蜜蜜新年!”

  “哟哟!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各位看官,且看这刀多锋利”

  “荞麦面哟荞麦面哦~”

  每当行人们在烟花女子们的窗前驻足停留时,街道两旁青石板上的小贩们,就会喊得更加的卖力他们组成的店铺上至金银首饰海味珍羞,下至草鞋斗笠特产小吃应有尽有,可谓是包罗万象。

  “小哥,我来份荞麦面。”

  “好嘞,份荞麦面请稍等,感谢月光!”

  “嘻嘻感谢御田。”

  捂嘴轻笑的银发少女,又感觉身上的打量目光多了几十道她也不恼怒,大大方方的对着四面八方微微颔首,红唇轻启:“新年快乐”

  咕咚咕咚结果换来的确实阵吞咽口水的声音,衣装华丽的人们,鄙夷的扫了眼附近粗布麻衣的男人:什么感谢御田,他们这些上等人竟然需要跟这些下等人走在同个街道上,简直是耻辱。

  “让开让开”

  “你们这些粗鄙之徒”

  “千金小姐的容颜,岂是尔等能觊觎的”

  马蚤乱不出意外的出现,银发少女秀眉微皱,随手在柜台上丢下几枚铜板,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呵斥着平民们的武士,回过神来都怔怔的愣在原地,并难以置信的擦擦眼睛:人呢?!

  花田酒馆,二层。

  “真是大快人心啊!”

  “没想到寿喜烧将军,竟然同意了御田殿下的提议”

  “是啊,这几天真是太热闹了咦,小多姑娘?请给在下看下”

  嘎吱随手将这好色骷髅的脑袋掰出180度的克莉斯多,将挽起头发的发簪拿去,让银色的长发与隐藏在其中的猫耳朵显露出来:“真是的,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规矩呢什么上等下下等人,可恶,请给我坛酒!!”

  库洛卡斯与库力克对视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不用问,又是被那些自以为是的上等人刺激了。

  “和之国外,其实也样的呐。”

  劝慰下的库洛卡斯,随手将酒坛递给克莉斯多抬手,仰头,以种豪迈姿态将其饮而尽的她,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我知道的,可是哥哥那里就不样!”

  “天之国度对这个世界来说,才是异类啊不过我喜欢,那是自由的味道!”

  拎起另坛酒的库力克同样将酒喝的精光嘎吱嘎吱!

  好不容易将脑袋扭过来后,布鲁克正经了许多:“正是如此,御田殿下所坚持的变革才难能可贵啊!”

  “布鲁克说的对,现在不是已经有了点儿改变了吗”

  轻轻摇晃了几下酒杯的库洛卡斯,慢慢将其喝掉:“就像喝酒样,喝得太快会醉的喝慢点,身体才能给出及时的反馈,而不至于下晕倒。”

  “嗯这种关乎国家传统的事情,并不是朝夕能够改变的。”

  点头的克莉斯多在榻榻米上慢慢跪坐下去,期间还不忘丢给布鲁克个“离远点”的警告眼神库洛卡斯说的现在,就是她刚刚在街道上看到的各色人群。

  新年的第天,御田殿下就对寿喜烧将军提出了某个建议在有重大节日时,取消身份差异,让「士族」与民同乐。

  提起士族就不得不说起和之国那明确的「身份制度」将军大名士族,平民,贱民:这与天之国度用以确认公民信息的身份证完全不同,是赤果果的等级之分,下对上稍有逾越,就会受到极其严厉的处罚。

  如今御田殿下的提议得到代表最高权力的「将军」认同,下面的人自然不能明面上反抗但私底下却不会遵守,尤其是在平民们做出什么不符合他们士族礼仪的时候,冲突就会无可避免的发生。

  “感谢月光!”

  “感谢御田!”

  “干杯!”

  各自将酒杯满上后,几人喊起了流传自坊间的口号士族们是不屑于说这话的,肯说的只会是那些打心底爱戴光月御田的平民们。

  毕竟他年少时,就曾为了花之都的很多平民打抱不平,因此而得罪了很多权贵甚至让身为他父亲的寿喜烧将军,都不得将他放逐出去,才平息了众上等人的愤怒。

  放下酒杯后,库洛卡斯透过窗户看向那座位于城市最高点依附有颗巨大花树的皇宫:“但愿御田殿下不要在贵族王族们聚集的宴会上胡来。”

  “那个人有分寸的吧?”

  库力克说着说着,自己就没了信心光月御田的性格放在外面世界可以说是极为出色,在等级森严的和之国却不怎么行得通。

  “咯咯有朱鹮夫人在,御田殿下不会乱来的。”

  被库力克样子逗笑的克莉斯多,提出了光月御田妻子的名字,然后用微妙的眼神扫了下布鲁克。

  “呦嚯嚯呦嚯嚯”

  布鲁克只能回以尴尬的笑声,让三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是因为刚到和之国初,布鲁克就忍不住对光月朱鹮说了那句怎么也改不掉的话语:能让我看下您的“胖纸”吗?

  结果喜人,布鲁克这个骷髅得到了观看「女子相扑大会」的邀请,没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自从那以后,布鲁克就单方面的对光月朱鹮禁止了那句话,每每见到对方还正经的塌糊涂,宛若个真正的贵族绅士。

  “嘻嘻嘻嘻大家快看,那是特殊的烟花吗?好漂亮啊!”

  欢快的笑声中,克莉斯多第个发现升上天空的金色线条哪怕在众多升空的烟花中,它的存在都是那么的耀眼与美丽,尤其是当它升至最高点,与明月“齐辉”时,还绽放成了个千条万绪勾勒出的金色樱花图案!!

  第517章光月之殇二

  花之都,花间酒馆。

  “哦——是樱花!”

  “什么时候烟花也能这么精致了?!”

  “闪闪的金色,太美了干杯!”

  咣当咣当几杯清酒入喉,几人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有了鲜红的色彩,正是酒至微醺时。

  不止是这里,整个花之都以及周围的镇子,都看到了那巧夺天工的金色樱花殊不知,越美丽的事物就越致命。

  隐藏在这份绝美下的,是凶险的杀机,是切灾难源泉的起始嗖嗖嗖!

  停留在天穹最高处,仿佛雕刻在月亮上的金色樱花开始凋零散落开来的它,分出了成千上万的金色线条并在月光的点缀下熠熠生辉,恍若流星雨的坠落,又引来观看者的阵阵惊呼。

  也确实如此,如果单论美丽的话散落的金色丝缕确实夺人眼球,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但是当它们沿着某种特定的轨道,降落在花之都的最外围接二连三的惨叫便响起了。

  被金色丝线美丽所引诱的人,将其当做上天的恩赐去触及结果却被割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哗啦啦哗啦不止是人,还有花之都入口的那座鸟居式的建筑,也在金色丝线的坠落中轰然倒塌,引起了大范围的惊慌与马蚤乱。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

  “这难道不是烟花吗?”

  “定是那些该死的海贼,是他们将鸟居毁了!”

  “

  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