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砰当她那粉嫩的小手高高扬起,并毫不留情的拍向索拉时,及时出现的雷格伸手挡下,掌心的电流迅疾涌入蕾玖的身体。

  嗞嗞嗞嗞进入麻痹状态的蕾玖,这次终于安然的昏睡过去。

  “谢谢无法违抗的话语,真是可悲!”

  道谢的索拉,眼泪夺眶而出她轻轻抚摸着蕾玖睡去的脸颊,自己脸上是说不出的悲哀。

  “索拉女士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耳边回响起的脚步声,让雷格出言催促他也没想到,经过血统因子改造后的蕾玖,会对伽治的命令执着到这种程度。

  “抱歉,接下来就拜托雷格先生了”

  马上起身的索拉紧紧抱着女儿,用手肘擦去泪痕的脸上写满了名为「坚决」的神色就算自己的背叛会让伽治疯狂到失去理智,那她也要保护好孩子们的未来!

  杰尔马王国,主堡广场。

  “混蛋可恶你们这些废物!”

  “给我去找,将那个入侵者的能力者找出来把王后公主抢回来!”

  “找不到的话,就不要回来了!!”

  全员集合的诺大广场上,恼羞成怒的伽治喊的声嘶力竭目眦欲裂他杀了所有的知情者,为的就是不让“索拉与外人勾结背叛”的这个事实流传出去!

  “是,统帅大人!”

  没有议论纷纷,只有同仇敌忾不明所以的杰尔马士兵们,在伽治的命令下,以小队的形式各奔东西,副誓要将入侵者抓住,救回王妃公主的样子。

  “叛徒叛徒”

  待到广场只剩自己时,走下高台的伽治不停地喃呢着这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如果不是索拉留下的那封信,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背叛的事实因为那个入侵者是「透明果实」的能力者!

  就是这个不知身份名字样貌的家伙,利用能力躲过了到处都有的监视电话虫,将守卫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还把索拉与蕾玖,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了!

  其实伽治并不清楚,这切都只是他的错觉雷格只是利用果实能力屏蔽了电话虫的监视,再利用高明的隐藏技巧袭击守卫,从而造成了这种现象。

  咣当当伽治再次推开宫殿的大门时,那个熟悉的身影却再也不见了。

  明明几个小时前,索拉还是笑的那么开心灿烂大概,这就是她给出的信号了?

  “哈哈哈哈”

  怒击而笑的伽治心中越发的悲愤可笑他自己还以为索拉真的屈服了,竟没有任何的堤防!

  “你就那么恨我吗索拉?呜呜呜!!”

  神经质的大笑过后,掩面而泣的伽治步伐踉跄的来到酒柜前,希望借酒精来麻痹自己但在他握住酒瓶的瞬间,还是克制住了。

  “真相只有个,真相总是有迹可循”

  自言自语的伽治想起了某个鸟人的经常会说的话,于是他将酒瓶放下,转而从怀中取出电话虫。

  “摩西摩西是哪位老朋友?如果是问奥哈拉事情的话,还请你免开尊口了,我可不想次性得罪两个庞大的势力。”

  “我是伽治摩尔冈斯,我找你是另外有事。”

  嘎吱在这个烦闷的时刻,听到有关于雷格消息的伽治更加的郁闷了:这个家伙简直是阴魂不散!

  恍然大悟的摩尔冈斯拉长语调:“哦——伽治国王,真是好久不见啊!这次是想要什么样的信息?”

  完全掉进沟里的伽治脸阴沉,开始对这个子虚乌有的家伙发力:“我想知道,有关与透明果实的切相关消息”

  第496章大人的取舍

  9月13日,海军本部。

  “前不久还是天龙人招婿现在就有人赶着送女上门了,真是个绯闻不断的男人啊。”

  宽大的沙发前,拿着机密资料的战国脸色古怪的说着噗!

  在他对面坐着的鹤,忍不住笑出声来:“战国,这可不像你啊”

  “总要缓解下压力的”

  端起茶杯的战国,惬意的喝上口:“阿鹤,你怎么看这件事?”

  回归正题后,敛起笑容的鹤托起下巴,认真思虑下道:“还是顺其自然吧不,推波助澜更好些,这样就能将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从而方便我们行动。”

  “你的意思是说”

  将茶杯放下的战国,摸着下巴处的麻花胡须若有所悟道昨日他们收到了大妈要派女儿去天之国度游玩,实则上门相亲的消息。

  但随后祗园少将,又汇报得到了唐吉诃德家族交易网的详细资料尽管她并没有说是从哪儿来的,但战国还是心里通透似明镜:有这个能力做到这点,还不会利用这份信息去谋取巨额财富的人,只能是暗部成员遍及世界各地的雷格了。

  如果是白胡子派人去相亲,那他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可大妈不样,她是科林念念不忘的仇人,是整个天之国度势力想要消灭的敌人!

  如果利用好这点,趁着毁灭奥哈拉的事情,再将这消息传扬出去,那各方势力国家的目光无疑会转到雷格身上到时候,他们海军就可以趁机部署行动,将多弗朗明哥的势力以及与他暗中交易的人网打尽!

  哪怕这次行动会涉及到很多加盟国,北海其他海域的诸多海军将领甚至是本部的些军队派系,他们也要坚决的执行下去,将这些军队内部蛀虫清扫出去,让更多正义的新鲜血液上位,大大改善世界各地战争频繁海贼肆意横行的恶劣局面!

  “可以是可以但祗园少将那里,会不会出现感情用事?”

  作为知情者之的战国,将祗园可能会吃醋的情况都考虑了进去毕竟这次行动,祗园那里是重要的环,可不能出任何纰漏。

  提到这个问题,鹤反而有些拿不准了:“那就要看雷格那里了他能做的选择无非就3个:躲起来不见假意接受并借此得到大妈方的更多情报干净利落的拒绝。”

  “雷格如果接受,定会跟上层沟通剩下的两个选项倒没什么问题,需要换执行的人选吗?”

  战国尝试着询问道,鹤摇摇头:“不,这是祗园的机会我希望她能够尽快的成长起来。如果雷格真的接受了,她那里由我去开导。”

  “那好如果有问题,我会第时间派遣代替人选的。”

  “嗯,就这样办还有件事,萨乌罗中将那里你准备怎么做?”

  点头的鹤话锋转,提到了这个问题萨卡斯基的炮轰避难船,五老星的象征性惩罚都让他无比愤慨,竟是在战力紧张的时期提出了长期休假的要求。

  “哎,随他去吧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阻拦呢。”

  喟叹的战国揉揉眉心,有些无奈以萨乌罗巨人的身份,在不犯原则性错误下,他们是不好去阻拦的,不然就会与巨人族交恶,从而引起恶劣的连锁反应:毕竟世界上的巨人们虽说分为好几股,也因脾性大不相同而互有争斗,但对外他们可是致的团结到让人头疼。

  多年的战友心灰意冷的离去,让鹤的神情不免低落:“这去,就回不来了吧。”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萨卡斯基在圣地的高层眼中,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思想觉悟都比萨乌罗重要的多。”

  战国很理智的做了分析萨卡斯基虽然性格极端行事鲁莽,但他做的事都是对海军的立场有利的,这种典型的“鹰派”风格,也被周围的同事下属所敬佩,甚至是效仿。

  鹤淡淡笑:“只论有用与否的取舍或许有天,我们也会经历的。”

  “这是必然的我们已经不年轻了,正在老去的我们清楚这样做是最符合整体利益,不合符个人情感的。至于这其中的是非和得失,就交给时间来评定吧。”

  看得很开的战国脸上出现缅怀的神色20多年前的他们,又

  也曾因的得失胜败悲欢而难以释怀。

  现如今,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上的他们,经历了太多的难以取舍,取而代之的是放弃的决心。

  “其实有时候,我还是挺羡慕卡普的。”

  “那混蛋老小子,简直是百年不遇”

  不提还好,鹤提卡普,战国就头疼的眉毛卷在起:“自从罗杰死了之后,他就跟解放了自我似的到处乱跑海贼虽然抓了不少,但也不过是大猫小猫两三只,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

  “呵呵”

  轻笑的鹤变得开心起来,拿起茶壶为战国满上,还顺手将自己未动口的仙贝推了过去:“又不是第天认识了卡普虽然做事随意,但他关键时刻可不会迟到。”

  “哼”

  嘎吱嘎吱冷哼的战国拿起仙贝狠狠啃了起来,满脸的不情愿:“还不是因为这家伙拒绝升任大将,才导致你和我的工作量这么多,连平时的休假都没个几天了!”

  “让卡普做文职工作,你还不如让他回家种地”

  鹤脸宠溺的说着,三下五除二将仙贝解决的战国鼓着腮帮:“唔那可不行,我宁愿他天南地北的乱跑。”

  说起乱跑,鹤来了几分兴趣:“卡普最近又跑去哪儿了?”

  “这家伙本来是在北海的,拒绝了我的屠魔令调集后自顾自的跑到南海去了,说是要追捕个狡猾的海贼我能有什么办法?”

  战国无可奈何的撇撇嘴要是其他人敢这样对玩,他早就送其上军事法庭了,但卡普是海军的英雄,这样的“污点”可不能公之于众!

  “南海还没有消息吗?”

  鹤的意有所指,让战国不假思索的摇头:“没有无论是我们,还是组织的情报员,都找不到罗杰可能有的后代。”

  “已经够了吧死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这样再找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

  鹤的表情多出几分悲伤明明海军应该守护无辜之人的,但却因为罗杰可能存在的后代,而扼杀了太多未出生的婴儿,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企图反抗这暴行的母亲家庭。

  “距离罗杰自首,还不到1年五老星那里是不会放弃的,我们没得选择。”

  战国虽然也因此而心情沉重,可他也明白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那可是来自最高权力的意志,只要他仍在世界政府的体系中,就无法违抗。

  鹤没有陷入悲伤,反而眼神明亮起来:“没得选择不代表我们不能努力争取,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时机又到了取舍的时候了。”

  喃呢的战国狠狠拽了麻花胡子他们还可以用这次行动为理由,让南海进行着的搜查暂缓,只是这样会让更多人知道计划,在选择用人时需要慎之又慎!

  第497章偶遇旧识

  伟大航路,长环岛。

  “索拉女士,这个房间的浴室是改装过的,可以临时提供你调整身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先失陪下。”

  “谢谢,雷格先生请便”

  明亮的卧室内,躬身送走雷格的索拉抚摸了下怀中的蕾玖她的孕期与常人的十月怀胎不同,而是需要好几年的漫长时间。

  唯有这样,才能保证肚子内的四胞胎有足够的营养健康成长,并且出生就成为超越绝大多数的超人类尽管索拉并不想他们成为那样的战争兵器。

  接下来,只要使用雷格提供的实验室,她就可以慢慢的对身体调整,从而让出生的孩子们拥有属于人类的情感哪怕这会令他们变得普普通通,但却是值得的!

  “如果连七情六欲都没有,那人与野兽又有什么区别呢”

  喃呢的索拉,将依旧在熟睡的蕾玖轻轻放在床上顺手为她盖上毛毯后,才想起似乎并不需要这么做:毕竟以蕾玖的身体,哪怕是在冰天雪地中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应。

  “宝贝,放心吧妈妈定会让你脱离伽治的束缚。”

  哪怕将来要辛苦的抚养5个孩子,索拉仍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吱呀。

  将浴室门推开的索拉,看到的是与地下实验室内结构相同的小号培养舱,里面还贴心的准备好了她提出的特殊培养液,心中的感动又如泉水般涌出谁又能想到,当年自己的善良之举,竟会换来如此多的回报呢!

  “看要加倍要努力了”

  在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脱去全身衣物的索拉进入培养舱她不仅要抚养好孩子们,也要用实际行动去回报雷格援手的这份恩情。

  十几分钟后,当身着浴衣的索拉走出浴室,窗户却突然被急促的拍响咚咚咚咚!

  “卫”

  下意识想要喊门外护卫的索拉停住,并快步走向关着的竖拉窗因为她看到了发出声响的主人:那是双稚嫩的小手。

  哗啦拉开窗户的索拉,看到的是个浑身脏兮兮蓝色小夹克处打有个小补丁,有着绿色长短发金色双瞳的小女孩。

  在小女孩的怀中,是紧紧抱着的两根喷香扑鼻的长面包,她的表情也有几分慌乱与害怕:“漂亮姐姐求您了,让我躲躲吧!”

  「难民她是在厨房偷了食物吗?」

  想到来时看到的那些在排队等候救济的难民们,索拉心中软,亦有些哭笑不得她在来时的路上就和雷格交谈过,他们是会提供给难民衣服与可以糊口的食物的,还要去偷就真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也许这孩子是有什么苦衷呢想到这里,索拉小心的扫了下周围:是个很漂亮的花园,也没什么人。

  做出决定的索拉微微笑:“先进来吧对了,面包先给我。”

  “”

  小女孩犹豫下,还是先将面包递了过来能住在这种房间内的人,笑得这么好看的人,不可能会抢她的东西。

  长环岛,中心大厅。

  “我知道了,老师我会尽快回去的。”

  休息室内,挂断通话的雷格脸古怪大妈竟然送货上门,这意图也太明显了。

  “到底要不要见呢”

  眯起眼睛的雷格,仔细回想了下费奇传过来的消息大妈是在看过当天的报纸后,才临时起意做出了决定。

  这次来的是主要人员是男,四女男的是与他们有过节的次男,卡塔库栗。

  女的分别是夏洛特家族中女性排行第6的卡斯塔德14,15,16的斯慕吉斯特隆与斯纳蒙。

  显而易见的是,大妈派卡塔库栗来有和解的意味在内,派女儿来进行联姻,自然是想让他成为所谓的女婿,进而与巨人族交好。

  雷格相信,如果没有巨人族的原因在内大妈肯定不会将姿态放的如此之低。

  大妈也必然清楚,他旦接受联姻那就会和世界政府决裂,转而与她进行密切的合作。

  “凭什么”

  轻点桌面的雷格,自言自语的质疑道大妈凭什么觉得他会放弃世界政府与她合作?她应该很清楚,这其中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或者说是秘密联姻”

  换了种思路的雷格豁然开朗,如果是这样就说的通了因为罗拉不出意外的与洛基王子相遇了,这点不用费奇传达信息,他也通过巨兵海贼团知道了。

  洛基现在虽然说不上见钟情什么的,毕竟罗拉只是个小萝莉但再过10年,20年,说不定就真的演变成记忆中的局面了:洛基执意要娶罗拉,为此艾尔巴夫的巨人甚至可以放下大长老被杀的仇恨。

  大妈当然不会预见洛基在未来的见钟情,所以她选择通过他来做跳板,稳扎稳打的让两人拥有更多见面的机会算盘打的挺好。

  “这样的话,那不定非是我不可见见好了。”

  做出决定的雷格起身走向房门他能做的唯有三种选择:躲见拒绝。

  躲起来只会凭白让人看轻,虽然他不在乎这种外界的名声,但世人可在乎,到时候认为他怕了大妈的传言恐怕会不胫而走。

  直接拒绝的话,又会与大妈交恶觉得颜面尽失的她,恐怕并不介意对毗邻万国的领地开启战争,现在安稳的发展最重要,不是战斗的时候。

  那就只有见面,看看是否如他猜想的那样如果是就安排其他人来场相亲大会,他肯定是不会参与的,哪怕是只有名义的婚姻,也不能对不起小桃。

  如果不是想的那样,那就从长计议总要有办法的。

  吱呀打开房门的雷格穿过廊道,在前往索拉房间时却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

  “拜托了,求求您了让我进去吧!”

  “不行,女士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您的女儿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有消息马上会通知你的。”

  “那我就在这里等”

  “哎,那您稍等我去帮您拿个椅子。”

  年轻的护卫不忍眼前怀有身孕的女性站着,将大门掩上后离去从远处走来的雷格,对守在入口处的士兵们比出噤声的手势,独自走向焦急等待着的身体向前凸起,背影略有几分熟悉的绿发女性。

  第498章错的是谁

  长环岛,贵宾大厅。

  “女士,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我的女儿走失了”

  大门前,闻言转身的孕妇带着几分急切转身,但在看到来人后却戛然而止的停止说话,她那宝石般的天蓝瞳孔中闪过丝疑惑似曾相似的感觉,难道是在哪儿见过吗?

  「果然是你」

  看着眼前的即便是怀孕,依旧很显削瘦的女性,以及那天生丽质的容颜,雷格想起了在维拉镇的初遇这正是莫奈的母亲,莫莎。

  “莫莎女士,好久不见。”

  微微笑的雷格,直接叫出对方的名字能够再次相逢即是有缘,更何况他对这个不肯抛弃体弱丈夫的坚强女性,本就有着不错的好感。

  被叫出名字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