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进会议大殿的雷格,看到的是副安静流畅的画面。

  在那对又堆的入境资料与难民登记表前,是整整两排,共36人的装女性她们来自1的情报科,个个都是衣装简洁性格干练的专业人员。

  而坐在会议桌中央的科林旁边,则是身笔挺黑西装,头发花白却红光满面精神奕奕,整个人可以用“丝不苟”这词语完美形容的0强者「赛巴斯」。

  “处理完了?”

  “是的,老师不知赛巴斯先生有没有什么收获?”

  雷格明知故问的开口询问赛巴斯打着寻找考古学者的名义而来,要求调阅近1个星期的出入境记录,这其实只是幌子。

  赛巴斯只是想将他们两个拖在这里,从而方便潜入碧卡岛的修行事。

  世界政府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被暗部提前步发现,所以他将计就计的优先解决偷偷入侵的修,这是必然的。

  就算加布拉败在修的手中,也有韦柏与笑的及时救人,并将修控制起来这个暗亏在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时,注定世界政府要哑巴吃黄连。

  对于革命军来说考古学者的存在是必须的,那空白100的年历史,需要他们这些知名的权威来向解读并宣告世人。

  这是龙的提议,对雷格来说也是将来进步削弱世界政府的办法毕竟记忆中三叶草博士与五老星的对话,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些苗头:那个未知的巨大王国,单单是其存在于历史中的过往,就足以令五老星要发动惨绝人寰的「屠魔令」来抹杀掉他们了。

  “可惜,暂时没有这些妄图追寻「空白的100年」的考古学者,根本就不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究竟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

  暂时停下手中工作的赛巴斯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雷格赞同道:“毕竟事关古代兵器就算他们无心染指这些,但这世上可不缺乏别有用心之人。”

  “是啊这世界虽大,却永远填不满人类的欲望。”

  科林随口的补充也将自己的态度表明,在两人脸上读不出什么异常的赛巴斯点点头:“两位阁下见解可谓是真知灼见这次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是加盟国应尽的义务。”

  “失礼了,三位大人赛巴斯长官,资料已经全部查询完毕,没有符合之人。”

  “这样啊看来这些狡猾的恶魔们又逃了。”

  遗憾之色闪而过后,赛巴斯对雷格两人微微躬身:“两位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打扰了。”

  天使岛港口,军舰会议室。

  “王下七武海,雷格阁下如今时局糜烂,虽然我们殚精竭虑退治海贼,却也不过是堪堪稳住局势,还望阁下伸出宝贵的援手——请看!”

  面对离开了不足1小时便又重新返回的赛巴斯,独自人的雷格稍有意外的接过其递来的传真文件:“赛巴斯先生言重了,如果有能够代劳的我定不会推辞”

  哗啦哗啦很快将资料翻看完毕的雷格脸色凝重起来:“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的确应该用雷霆手段来警醒世人。”

  “虽不是100的把握,但也有99这些年来我们四处追踪那些妄图研究过往历史的学者们,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与西海「奥哈拉」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最后的话语被赛巴斯说的有些意有所指他的另个同伴「修」竟然失踪了,而且是根本联络不上的那种!

  这次的任务有多重要,修肯定是明白的会发生这种情况只会有三种可能性:他遭遇了某种意外,或者他被雷格的手下发现然后干掉了。

  这是最有可能性的两种,第三种的话修背叛了0,这种可能性概率太低。

  身为0的员知道的秘密太多,哪怕是退休也得在各种官方的机构下养老要是选择背叛的道路,那整个组织就会全力出动,布下天罗地网也会将背叛者抹杀的!

  “既然是秘密任务,那我就不转告他人了,起航吧如果真的发现历史正文,我会亲自动手的。”

  很清楚这是强制征召的雷格也不推辞,还光明正大的将电话虫拿出来:“这小家伙跟了我好几年,记得让人好好照顾它。”

  “好我就先替雷格阁下收下了,”

  哪怕对雷格答应的如此爽快而心有疑惑,但赛巴斯脸上的表情不见任何端倪难道雷格真的跟奥哈拉的学者没有联系?

  「算了反正还有后手屠魔令的准备,就算真有什么意外也没关系。」

  想到这里的赛巴斯,拿起电话虫后躬身告辞:“稍后会有人来引导阁下去房间休息的我就暂时告辞了。”

  “请便。”

  目送赛巴斯离开的雷格眯起眼睛他没想到五老星的反应会如此之大:仅仅只是个怀疑,便要让他去做抹去整个奥哈拉的刽子手。

  如果他反对或是拒绝这次「强制征召」,无疑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世界政府他心中有鬼从天之国度前往西海的话,以这艘军舰的动力,最多只要两天。

  也就是说,看似被赶鸭子上架的他只有两天的时间能够做出安排:这时间简直不要太多了!

  就算没有电话虫,他也能用电波拨号向外界传达消息只是,奥哈拉岛上也有组织伪装的情报员,贸然轻举妄动只会让局势更加的被动。

  「好在这次韦柏和笑大叔都在,让他们利用箴言内的巨大电能,可以前步到奥哈拉对了,最好带上碧卡的欧尔比雅那些学者们,还有」

  手指轻点桌面的雷格,很快在脑海中构建出个胆大心细的计划。

  第476章奥哈拉的毁灭

  西海,奥哈拉。

  啾啾啾啾!

  午后的秋日光晕,肆意挥洒在绿意盎然的树屋上,充满了童趣的鸟屋内知更鸟婉转动听的叫声,将不知何时陷入小憩的小女孩唤醒。

  “唔你们这些调皮的小家伙!”

  “啾啾啾啾”

  撅起小嘴做恼怒状的小女孩鼓成可爱的包子脸,斜上方的鸟屋内依旧是旁若无人的鸣啼。

  “嘻嘻,那就百万\小!说吧花开!”

  当小女孩那明亮的大眼睛眯成月牙后,连串的小手蔓延至身后的圆拱门上吱呀!

  当房门被推开后,小手们很快携带着本厚重的书籍返回沙沙沙沙!

  “谁?!”

  “小罗宾,是我。”

  “巴德大叔,您是怎么爬上来的”

  第时间将双手交叉身前的罗宾,在看到来人后放松下来今天巴德大叔那张胖乎乎的脸没有在笑,反而副很认真的样子,真是件奇怪的事!

  “嘘叔叔我有重要的事给你说,能去你的房间吗?”

  “嗯,好的请进。”

  对于平日里给了自己很多照顾的巴德,罗宾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吱当巴德随手将门掩上后,随手从怀中掏出个电话虫:“小罗宾,听我说接下来不管发生任何事,都要保持安静。”

  “嗯!”

  虽然巴德的反常让罗宾有着诸多疑惑,但她还是乖巧的点头用手掌捂住自己的小嘴,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中的电话虫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人会打来吗?可是在自己并不认识巴德大叔的亲人和朋友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罗宾大眼睛中透露出的“十万个为什么”巴德看到了,他也不解释,反而快速的拨出连串的号码噔!!!

  这号码拨出,电话虫便精神百倍的挺直了身躯,将头上的两个触角竖的笔直——咔!

  突然出现的小黑洞,让罗宾的瞳孔张的老大难道有什么可怕的魔王大人要降临了吗?

  咔咔咔咔并未给罗宾太多的考虑时间,迅速变大的黑色孔洞很快与树屋的大门般体积,里面还散发着幽绿与紫的炫目光芒,让人忍不住移开目光。

  哒哒哒哒紧随其后响起的脚步声,让罗宾小脸上多出些恐惧,可随后出现的那抹白色却又让她心中涌出无限的温暖。

  “罗宾!”

  深情的声音唤醒了罗宾记忆中的温暖,很快泪流满面的她被从黑洞内出现的白发女性拥入怀中好闻的香味与熟悉的味道,让罗宾脑海中浮现出个早已模糊却始终无法忘却的名字:“妈妈!”

  “嗯——是我,是我!罗宾,妈妈回来看你了!”

  “呜呜呜呜真是的妈妈,我好想你啊!”

  这边母女重逢的喜悦继续着,另边任意门内随后走出的是脸上有着半片胎记的少女与身材高大披着黑色袍子的男人:正是韦柏与龙。

  身为暗部员的巴德也不惊讶,与韦柏对视眼后悄悄的离开龙不动声色的扫过四周:张小书桌,个被各种书籍堆满充斥着淡淡书香味的书架与个精致的小衣柜与竹子做成的漂亮小床。

  收回目光的龙轻声道:“很温馨啊。”

  “的确能让人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

  同样压低声音的韦柏,目光转向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欧尔比雅与罗宾幸好雷格帮助过欧尔比雅的女儿,不然他们在碧卡岛时,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说服对方起跟过来。

  全知之树,地下室。

  “事情就是这样大家,我们需要尽快做出决断了!”

  在以三叶草博士为首的学者环绕下,眼圈仍有些通红的欧尔比雅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世界政府终于注意到这个岛了”

  “看来这次是糊弄不过去了”

  “说到底,世界各地有能力的学者都集中在这里我们奥哈拉被盯上也不足为奇。”

  脸色严峻的三叶草博士慢慢站起,交谈的学者们见状便安静下来他们都是因为老人而聚集在这里的,他有着足够的威信来做出这个重大的决定。

  “欧尔比雅,我想和那个龙先生单独谈谈大家在此期间,请开始整理各种历史文献,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将这些宝贵的研究保留下来。”

  “博士说的对!”

  “走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

  起身离开的学者们都没忘对欧尔比雅露出和善的笑容她本人则是感动的热泪盈眶:即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也没有多大变化呢!

  待到其他人离开后,三叶草博士语重心长道:“去吧,欧尔比雅罗宾是个很聪明又懂事的孩子,她现在也可以跟着你离开了。”

  欧尔比雅似乎猜到了什么,试图挽留道:“博士,难道您要”

  “欧尔比雅,你知道的我不能抛下这些全人类的财产自己逃走。”

  三叶草博士并不掩饰自己的决心,上前两步的他伸出干枯的手掌,如同抚摸自己心爱的孩子那样,在刻有历史正文的石碑上轻轻摩挲:“先人的遗志有你们这些年轻人来继承,我很放心就让我这把老骨头,留在这里为世人敲响警世之钟吧。”

  “三叶草博士,我们这次前来不仅要救人,还要救下这些宝贵的书籍。”

  “年轻人,你也太小看这里的藏书量了放弃吧,我会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这些珍贵的书籍被保存下来。”

  转头的三叶草博士凝视眼走来的龙,选择了拒绝别说剩下的时间只有不到2天了,就是来支千人的搬迁队,将这里的藏书搬走也要最少半个月的时间。

  大步流星走来的龙微微笑:“全知之树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文化没人会小看三叶草博士,我们革命军有能力将整个全知之树搬走。”

  “真的吗?!”

  欧尔比雅第时间惊呼出声虽然跨越万里的瞬间转移她也体验到了,但全知之树可相当于奥哈拉岛屿的40了,这种就算是拥有「门门果实」也做不到吧?!

  “当然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准备。这也是保存下来这些书籍的唯办法。”

  “唯?”

  三叶草博士眉头紧皱,龙的神情转变得异常认真:“对您的做法换做平时或许有用,但在世界政府出动了「屠魔令」的情况下,只能是徒劳。”

  第477章奥哈拉的毁灭二

  9月7日,西海。

  哗啦哗啦当黎明悄然而至时,艘帆布林立体积巨大的海军军舰在光明的照耀下显现。

  船首处,身披的海军大氅的少女望着逐渐东升的旭日,喃喃自语道:“真的有必要吗”

  “有没有必要我不清楚但我们没有拒绝的余地。”

  “早上好库赞中将!”

  “啊哈早上好,祗园少将。”

  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青雉,打着哈欠回应了少女的问候他也蛮郁闷的,明明自己在北海帮鹤参谋清除那些徇私舞弊的海军将领,却被战国大将同电话召集成了「屠魔令」的员。

  “库赞中将说的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被哈气传染到的祗园揉揉眼睛,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从她与库赞中将起接到调令后,这两天来就没睡过个安稳的觉:因为这不仅事关奥哈拉,还跟雷格有关。

  现在她们正要去距离奥哈拉岛最近的「13号支部要塞」最迟今天中午,其他受到屠魔令召集的军舰就会在那里完成汇合。

  同样受到召集的还有萨卡斯基波鲁萨利诺萨乌罗火烧山这四位中将,以及她加计柏莎等十名少将,外加大量的海军校级军官,数以万计来自本部的精锐海军士兵!

  她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载有雷格的军舰抵达奥哈拉,然后检查岛上是否真的有在研究「历史正文」。

  旦确认了,等待雷格的命令将是抹杀所有学者们如果他做不到,那就是屠魔令正式启动的那刻。

  “祗园少将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是在担心雷格吗?”

  瞥了眼少女脸上的淡淡黑圆圈后,青雉突然选择打开天窗说亮话。

  「他对了,是波鲁萨利诺中将说的」

  祗园先是身体紧,反应过来后抿住红唇微微颔首:“是的,库赞中将他不是那种会对般人动手的人。”

  “不是「般人」,是罪人那些学者虽然不曾烧杀抢掠,但他们却试图去研究明文禁止的「空白的100年」,单单是这点就足够判处死刑了。”

  话虽如此,青雉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绝对这次行动与其说是早有预谋,倒不如说高层们是“狗急跳墙”了。

  他虽然不知雷格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但想来也脱不了什么干系难道他也在试图染指历史正文?或者说为了得到隐藏在历史正文记录中的「古代兵器」!

  “我们之间有过约定”

  想起去年在军舰上的求婚,脸颊微红的祗园似是解释,又似自言自语:“要起努力结束这个动乱的时代。”

  “”

  默然的青雉想到天之国度关闭航道救济难民,以及抢占了金狮子地盘后与新世界海贼的频繁争斗不,不单单仅限于新世界,伟大航道的前半段四海皆有他们商船在遇见海贼后的频繁战斗。

  青雉很清楚,这其中有雷格执意救援汤姆的后果可他们却完全没必要如此的主动。

  他也曾想过其中有什么其他原因导致了这种“主动”,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简单的个约定恋爱这种东西,果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

  “看不透但我觉得雷格还有更大的目标,以祗园少将和他关系亲密,应该知道什么吧?”

  青雉的询问,让祗园隐藏在大氅下的手掌紧握觉察到这份紧张的青雉微微笑后摇头:“抱歉,是我多言了。”

  祗园的肩膀闻言放松下来:“多谢库赞中将的体谅。”

  “这只是我们私下的闲聊而已你只要天不忘记自己的立场,我们就天是同僚,待会儿见。”

  转身的青雉摆摆手离开,祗园敬礼目送他离开后喃喃自语:“他们真的该死吗?”

  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青雉脚步微顿,回以轻声的话语:“如果这就是海军的正义那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来干扰它。”

  13号支部要塞。

  “库赞,你也觉得那些学者们该死吗?”

  “”

  尽管先前回应祗园时那般坚决,但心中已有疑惑的青雉,选择来找先步抵达的萨乌罗谈话只是没想到,他第句就表达了对这次机密行动的不满。

  “说话啊,库赞!”

  砰砰狠狠击打着巨型沙包的萨乌罗,用这种方式宣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呼呼!

  沙袋来回摆荡产生的巨风,吹的青雉头发四散而飞他也不在意,反而是脸色冷峻道:“这种话不应该从个中将的嘴里说出来。”

  砰——随后发力的萨乌罗将沙袋打的爆裂开来,青雉无奈的来了个深呼吸:“呼咔咔咔擦!!”

  自青雉口中蔓延而出的极寒气息,眨眼间便将滑落的大量沙子变成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始作俑者的萨乌罗干脆屁股坐下,双臂抱胸道:“你和我都这些年来都多次追捕过探索船,可我至今都不明白,法律为什么要规定必须处死他们”

  “因为古代兵器。”

  “狗屁我抓了那么多学者,在搜查他们的文字资料时没见到任何张关于兵器的研究!在我看来,他们无非是想了解真正的历史罢了。”

  萨乌罗的反驳让青雉捂住额头他也样,没找到任何关于兵器研究的只言片语,有的只是关于历史的种种研究猜测与推演。

  “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是军人。”

  “是啊,没错我们是军人,动手杀人的也是我们!”

  萨乌罗的愤怒低吼,让移开手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