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赌鬼父亲,也真是难为你了。”

  “格林先生,在他接受了那200万贝利的时候,我就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样啊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不清楚但是我想跟着您,哪怕是做个侍女也好对于打扫卫生,做饭这类的事情,我还是蛮熟悉的。”

  “”

  转头望了眼少女的雷格,看到了她眼中的祈盼与想要隐藏却无处安放的情意这与当初小多的眼神很像,但却有所不同。

  在人类世界长大,从小便经历了母亲重病,父亲为了看病铤而走险的去赌博,从此走上不归路,最后不仅母亲因病逝去,就连自身都被当做赌约卖出去的芭卡拉,早熟的令人心痛。

  就在刚才,少女还掉了欠赌场的300万贝利,又将剩下的200万贝利给了男人后年仅14岁的她,便是无依无靠的孑然身了。

  但芭卡拉没有忘记他的恩情,以至于这份感情就快要转化为坚定的情意不能听之任之。

  “我有喜欢的人了,将来肯定会结婚。”

  雷格突然认真的开口,芭卡拉却未如他想象的那样失落,而是选择了微笑笑起来的她眼睛眯成弯弯月牙,两边的嘴角微微勾起:“嗯,她定很漂亮吧。”

  “嗯。”

  给出回复的雷格笑了,这种油然而生的笑容让芭卡拉低下脑袋不是谎话呢。

  “侍女什么的,我不需要会被她误会的。”

  “嗯我明白了。”

  陷入茫然的芭卡拉,挽着雷格的手臂自觉的松开果然,自己不该奢望那么多。

  但是很快,头上便多了份温暖:“但是我家里的产业很大,你可以来不要拒绝。”

  压住芭卡拉想要摇头的动作后,雷格降低了身躯,直视着她的瞳孔认真道:“芭卡拉,你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只有强者才可以生存,适者也同样可以。”

  “我”

  “苦难并非无是处它会让你在未来的日子里变得更强大!如果非要拒绝的话,就等你到成年的那天吧在此期间,听我的安排就好。”

  “为什么”

  要帮我到这种程度呢尽管后面的话语没有说出来,但芭卡拉的眼神还是透露了出来这种疑问。

  「因为幸运果实啊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雷格微微笑,目光中透漏出赞赏:“命运或许并不仁慈,但敢于为此挣扎的人总是光彩夺目的选择跟我做身体交易的你,挣扎的很漂亮!而且我做事情,向来没有半途而废的选择。”

  “嗯,谢谢您我会听话的。”

  眼泪控制不住下落的芭卡拉点点头:妈妈,您说的没错呢——这世上总有人会爱你。

  和风区域。

  哒哒哒哒踩着木屐,踏着木质长廊而来的雷格四处看着映入眼帘的景色:这些满是唐风建筑风格,看起来真是恍如隔世,又会勾起无数往昔回忆。

  “格林先生,这里的第个房间就是。”

  “隐约听到了看来很热闹呢。”

  收回目光的雷格脚下加快几步,来到已在拐角处的芭卡拉身边在他的左侧,是间又间的纸制拉门,门内可以清晰的听见骰子的摇动声与众人刻意压低了的呼吸。

  “3个6。”

  正要将门拉开的芭卡拉,听到身后雷格的淡淡话语下秒,屋内传来惊呼:

  “是,是3个6啊中了,中了!!”

  “红发老大,真有您的——这下我们全部赢回来了,果实总算是保住了!”

  “哈哈哈哈哈就算没了也无所谓,反正本来就打算卖掉的!大家,今晚跟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吧!!”

  哗啦当纸质拉门被拉开的瞬间,出现的是铺着榻榻米的宽敞内室,以及个左眼处多了三道伤疤,正拿着草帽要往头上戴的红发年轻人。

  “抱歉抱歉没有吓你吧?我下次定”

  看到与自己有着同样发色的少女略感惊讶的脸庞,会错意的香克斯连忙道歉,但说了半却又在她身后之人的脸上定格:“你看起来很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这三道伤疤,看来是已经跟黑胡子战斗过了」

  “我也没想到,他口中的船长会是你。”

  早已通过窃听知晓了这个事实的雷格,目光转动中将跟在香克斯身后的人尽数收入眼帘:共5个,除红发外只有两个认识。

  其中个是他此行要找的黄毛而另,则是比红发还要高出头,面庞如刀削般坚毅,留着乌黑马尾辫,嘴里叼着细雪茄的男人。

  在他的上半身是黑色短袖衬衫,下半身是深绿色宽松裤子,腰间是以黄铯腰带别着的杆长枪他就是未来在顶上战争中,仅以把短火枪便吓得黄猿高举双手的「本·贝克曼」!

  香克斯听这熟悉的话语,马上就确认了是雷格:“果然是你不过,为什么要找凯文?”

  “这你应该问他”

  “船长,我不认识他啊”

  名为「凯文」的黄毛挠挠头,时之间没有认出变装后的雷格。

  嗞嗞当雷格抬起手掌,五指间亮起跳跃的蓝色电弧后,黄毛瞬间就全身冷汗,脸色变得煞白无比:“你,你是雷神!”

  “看来是想起来了芭卡拉,去接下阿伯,告诉他我有些事要跟红发谈,最后再来找我。”

  “格林你我明白了!”

  被这种突然的变故吓到的不止黄毛人,自然还有直以为雷格是贵族少爷的芭卡拉雷神之威名,就连镇上三岁的小孩子都能“咿咿呀呀”的道出,她又何尝不知呢?

  虽然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也很担心,但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是累赘的芭卡拉快速离开待会儿如果要战斗,以他的实力总不会害怕这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海贼吧。

  等无关者离开后,香克斯马上看向汗流不止的黄毛:“凯文到底发生了什么?”

  “船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谈比较好”

  出言的贝克曼慢慢松开握着的枪柄看来还有谈判的余地。

  “确实如此这件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不介意的话去「天空连锁」吧,那里没人会打扰。”

  凝视眼贝克曼的雷格赞同道距离这么近,他竟然感受不到多少对方的强弱,这只能说明他的见闻色修炼的是相当炉火纯青了。

  “好,反正我们本来就打算去的”

  换做平常香克斯可能会很高兴,但如今同伴的不安畏惧让他脸色变得异常凝重无论凯文曾经做过什么事,他都不会放弃对他的保护:哪怕因此要跟雷格打上场,甚至是付出生命代价!

  第462章给我个面子

  西蒙特港,天空连锁。

  “原来如此你确实有出手的理由。”

  筷未动的餐桌上,听完雷格要找凯文理由的香克斯站了起来哗啦哗啦!

  与他同而来的4人,也随后的起身香克斯拍拍凯文,语气充满坚定:“但凯文是我的同伴,我是不会抛弃他的。”

  直以来隐瞒了这段过往的凯文,感动得泪眼婆娑话语哽咽:“船长!我我”

  “凯文,交给我你们都安静的看着,不要动。”

  不需要交谈,香克斯这里刚转头,贝克曼就将精致的盒子与先前赢回来的大笔贝利箱子交到了他的手中。

  拿起两者的香克斯绕过几人,来到雷格面前后将它们递出的同时弯腰:“雷格,还请给我个面子这颗恶魔果实和我们所有的贝利,就当做是赔礼道歉的礼物!”

  「面子果实还真来了」

  看似无动于衷的雷格眯起眼睛能让香克斯将姿态方得如此低,恐怕就只有在事关同伴的时候了吧。

  “这我个人说了不算”

  起身的雷格并没有去接它们,而是取出了电话虫嘟嘟嘟!

  “我是雷格”

  “嘎哈哈又要干架了吗?雷格老弟,大家伙儿准备出”

  “停停这次是有别的事。”

  笑的异常浮夸的电话虫歪歪脑袋,做出灌酒的动作:“咕咚老弟你说。”

  “布洛基,还记得上次在小花园的事情”

  被雷格提醒,想起来的布洛基怒目圆瞪,带着小电话虫也做出这种表情:“那个叫凯文的,你当初可是害的老子相当狼狈啊,如今想要赔礼道歉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按照艾尔巴夫的规矩来,雷格老弟就麻烦你代劳了!”

  “明白了。”

  早就猜到会是这结果的雷格放下话筒,与香克斯的目光对上即便能够看出他眼中的毫不退让,但他还是问了:“按照艾尔巴夫的规矩来说,我们需要打上场,时间是3个小时可以找代理人,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我不需要唔唔唔唔!”

  听这种解释,凯文便想自己接下来这场战斗结果很快被周围的人按住手脚和嘴巴。

  哪怕香克斯很清楚,自己跟眼前的这个人还有不少的差距,但还是认真点点头:“没问题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这场和解之战我来代替凯文。”

  雷格凝视香克斯眼:“我不会放水的你肯定会死。”

  “这是我的选择,哪怕是死了也怪不得别人你们几个听好了,无论胜负如何,过后都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淡淡笑了的香克斯看起来异常洒脱,回头叮嘱的他,不出意外的收获了众人的波眼泪贝克曼紧紧的握住腰间长枪,脑海中疯狂的计算着自己动手的成功率。

  但很遗憾的是,按照雷格的战绩来看哪怕他们全部人加起来,胜率也不会超过30。

  “那东西我就收下来了。”

  “请!”

  “战斗的话,就定在我们下次见面时吧。”

  突然语出惊人的雷格,拿起方盒子与贝利箱子走向房门,搞得其他人怔怔的愣在原地说好的不会放水呢?

  “多谢!”

  尽管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香克斯还是再度躬身道谢。

  头也不回的雷格将门打开,离开前丢下这样句话:“谢谢就不必了按照艾尔巴夫的规矩,在被和解之人有重要事情需要去做的前提下,战斗可以推迟,而且没有时间限制。”

  “也就是说,可以有把握时再来吗呼,我这是被放过了呢。”

  望着雷利离去的香克斯脸苦笑,见最后结局喜人的黄毛眼中更是充满了感激贝克曼则是脸若有所思的开口:“恐怕在他肯来见我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种结果了吧。”

  “无论如何,这份人情算欠下了哈哈哈,凯文,你哭什么呢!自豪吧,招惹了巨人族,尤其还是艾尔巴夫巨人后还能活下去的,这世上可没几个了。”

  大笑的香克斯拿起桌上的大腿肉就啃了起来,其他人见状也开始大快朵颐贝克曼揉揉额头:这船长心也是真够大的,要是刚才对方不给面子,恐怕他真的就难逃劫了。

  「不过」

  也真是因为这种心态和为人,才能令他追随不是吗咕咚!

  大口灌酒的贝克曼惬意到:“爽——!说到酒的话,还是天之国度的有劲道,好喝!”

  “据说这些酒都是用阿帕亚多的植物酿造的,好像叫什么拉菲不过,我还是喜欢家乡酒的味道!”

  咚咚咚咚香克斯刚拿起另种酒瓶,房门就被轻轻的敲响。

  “请进”

  “打扰了陛下说,那颗恶魔果实很有价值,作为礼物已经足够了这箱贝利是多余的,所以这顿饭就由你们请了。”

  俏丽的侍女将雷格刚才拿走的箱子轻轻放下,微微躬身:“请各位慢用如果有需求的话,请按桌子上的呼叫按钮。”

  “”

  鸦雀无声过后,香克斯艰难的咽了口水这箱子的重量好像有点儿轻啊。

  贝克曼动作也不慢,将放在门口的箱子随手打开果不其然,里面只剩下小摞千字的贝利钞票。

  “嘶好贵!”

  “我们差点儿就吃了霸王餐啊!”

  “这个好像是叫什么「满汉全席」的?!”

  “哈哈哈那可是1亿贝利啊,这可是我这辈子吃的最贵的饭了!”

  觉得自己被痛宰的香克斯,大笑过后决定发愤图强人情归人情,这场决斗他是绝对不会逃避的!

  “芭卡拉如果没有遇见我,也没有招揽到客人,你接下来会做什么?”

  员工休息室内,临时将少女安排到这里的雷格,问出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短短几个小时不到,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的芭卡拉虽然疑惑,但还是很开心的回答道:“雷格先生别看我年龄小,但托那个男人的福荷官我还是能够担任的,就像刚才那个红发先生在进行的赌博,那里也是我常常会被安排的地方,这对我来说可是每日活下去的必须生活来源。”

  对于称呼自己父亲是“那个男人”的芭卡拉,雷格也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语,他只好点点头:“没事的都过去了,在天之国度你可以做你想做的切。”

  “那我可以和柏格先生样,喊您为少爷吗?”

  “为什么呢?”

  “这样更亲切。”

  “所见略同好好待着,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跟我起回去。”

  吱呀微微笑的雷格转身离开,当房门关上的那刻,只剩人的芭卡拉尽情的伸展了身躯,内心的安全感与幸福感从未有过如此刻的充盈。

  “少爷您,真的只有14岁吗?”

  平日里芭卡拉自诩自己已经很成熟了但与他比,就差的太多太多了。

  「我真正的年龄是大叔。」

  门外的雷格自嘲笑笑,等候在旁的柏格略有意外:“少爷,我以为你”

  “以为什么?我对这种还没发育的女性可没什么兴趣「幸运果实」的事,暂时不要对其他人提及。”

  “是,少爷。”

  “走吧,接下来是你的时间了”

  冷然笑的雷格率先迈步他之所以问芭卡拉那个问题,就是想确认下到底有没有这么巧。

  结果自然喜人如果按照芭卡拉没被影响过的人生轨迹,她大概会在赌场内与红发相遇,然后将他最后的贝利与恶魔果实起赢走。

  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也就不难猜测荷官不仅负责赌局,也负责收拢筹码与物品:有了短暂机会接触恶魔果实的芭卡拉,大概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吃下它。

  然后在慌乱中发动能力,吸收别人的运气,继而逃走就像当初的巴基那样,处于种怎么追杀都能找到最好的逃生路线,再被发生的各种意外帮助的状态。

  「这500万贝利花得可真值」

  对于“拿”走本该属于芭卡拉的幸运果实,雷格并没有太多心理负担毕竟这与老沙那时候不同,是还没发生的事情,而且他还会给予她能够主动掌握自己未来人生的栽培。

  西蒙特港,北部。

  “别,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嘘你背后的墙对面,可有你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呢。”

  漆黑的阴影处,手持利刃的柏格微微笑着他脸上那已然干涸的血迹,与剑尖上不断流淌的血滴形成种极大的反差。

  “我求你了求求你放过她们!”

  听到对方将自己调差的清二楚后,捂着血流不止肚子的男人变得泪流不止。

  “放心她们可是贵重的商品,我怎么会舍得杀呢。”

  “恶恶魔我跟你,噗嗤!”

  听“商品”变明白柏格想做什么的男人,用不知从哪儿涌来的力气扑了过来迎接他的,自然是抹干净利落滑过喉咙的亮光。

  “嗬嗬嗬嗬嗬”

  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男人,用最后的丝力气抓住了柏格的裤腿,先前的不甘愤怒与怨恨,在这颗统统化作了祈求。

  “呵”

  回应他的,是柏格那被鲜血笼罩的恐怖笑容于是男人最后的目光又变成了扭曲至极的怨恨。

  这份怨恨,光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唰唰!

  轻甩两下的柏格将剑刃上的血滴甩干,抬头看了眼那仍是亮着微光的窗户,身体闪消失,留下的只有微不可查的喃呢:“还剩53个”

  哒哒在柏格离开后,早已等候在旁的暗部迅速将尸体与现场整理干净:这也是为了不让卡彭家族的其他成员太早发现。

  “就是这样让他们个个带着无尽的悔恨死去吧。”

  屋顶上,表情淡然的雷格看了眼脚下下面女子正在做饭的饭菜香味与两个孩子安然入睡的气息他分辨的清二楚。

  也许明早发现这个事实后,女子会悲痛欲绝,甚至是对生活失去希望,或者是因为失去男人而不得不离开这个城市但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啊,既然去杀别人,那就要有被杀的觉悟但祸不及家人,是雷格所坚持的底线。

  至于斩草不除根的问题无所谓,想要来复仇的就来吧。

  这个世界靠的终究是拳头,而不是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52个,51个,50个。

  路无声跟随的雷格,看着柏格将个又个的仇人重伤,然后告诉他们家人会怎样啊朋友会多凄啊之类的,最后看着他们带着如那个男人样的怨恨被干净利落的杀死。

  仇恨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吗?

  答案是会的你越是痛快,心就越会向黑暗沉沦。

  “还剩21个”

  在杀到只剩21人时,柏格的目标也来到了群敌环伺的「卡彭城堡」这个敌人的大本营前:这里也是卡彭家族可以控制这种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