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鹦〗牌说剿幕忱铮隽扯悸裨谒纳砬埃猩凉凰烤鳎?脸上带着计得逞的诡笑。

  抱了会,蕙芷突然想到个问题:“蕙歌,那你是不是妖怪?”

  “啊?我应该算是小妖吧,我是幼狮”

  “幼狮?这样说的话,我可以把你养大?”目光闪烁。

  “嗯”

  “嗯嗯”想到以后可以把它当作骑宠,可以乘在它身上兜风,蕙芷就激动地蹭着它的脸。

  蕙歌还是第次被蕙芷这么蹭,也不知道是蹭的还是怎的,双颊竟然泛起红晕,它不自然的咳嗽几声,继续道:“那个,你要小心那个白纡。”

  “啊?为什么?小白怎么了?”怎么就扯到小白了?

  “他也是妖。”简洁明了。

  “小白是妖?什么妖?”狗狗?

  “野鹤。”声音明显变得不爽了。

  “小白是鹤妖?”不会吧,他直身白衣,怎么会是野鹤呢?反而倒像仙鹤啊。

  “嗯。”蕙歌已经不想再说了,自顾自舔起爪子来。

  见蕙歌不理会,估计是从想从它这里问出什么是不可能了的。蕙芷看看外面的太阳,估摸着都已接近晌午了吧,也该吃饭了啊:“蕙歌,你饿了没有?我们去吃饭吧。”

  蕙歌听吃饭,眼睛又亮了起来,继续地摇摆着它的狮尾:“好啊好啊,我要吃你做的!”

  “额”蕙芷沉默了,又要她下厨了?可是很麻烦哎,而且想起昨天的事,她立马拉下脸,“做梦,不想吃就待在家里。”

  说罢转身出门,蕙歌原本兴奋的心情急速下降转为哀伤,见她走远,只好认命地跟上蕙芷的步伐。

  蕙歌以为蕙芷会找个客栈用膳,可惜它想错了——蕙芷只是买了四个馒头,而且都是素菜馅,它感觉自己失宠了

  “啊啊啊不公平啊唔——”某狮子立马不满反抗,蕙芷见状直接个馒头堵住他的嘴,用眼神传递“你找死么?这里这么多人,你想被人发现你是妖怪么!”

  蕙芷东张西望番,确认没人注意后才安下心来,还好现在人很多,嘈杂声很大,不然就以这厮的声调,不被发现才怪了!

  某狮立马泪眼汪汪,留下两条泪痕

  “”蕙芷无语望天,天啊,它这是在卖萌装可怜么!但是“没啥不公平的,我也吃素,既然跟着我了你就乖乖的吃素吧。”

  “唔唔!”某狮崩溃了,这是要禁欲啊!它哭丧着脸,咬着馒头,表示默认了

  “这才乖嘛。”蕙芷满意地抚摸它的毛发,笑得好不得瑟。

  “那边在打架啊,快”

  “听说那个人是妖怪?”

  “啊?什么,快”

  “走走走,起”

  蕙芷疑惑地看过去,发现群人朝同个方向走去,好像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吧。”蕙歌提议道,可怜的它被迫吞下个馒头

  蕙芷点点头,拿着馒头抱起蕙歌随人群走动。

  众人终于在家客栈前停下,层层围绕根本看不到什么情况。

  “让让,让让。”蕙芷使劲挤了进去,眼前的景象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身着黑衣的男子志气高昂地睥睨着受伤倒地的白衣男子,鲜血不仅流了地,就连白衣也被染成红色,狼狈不堪。因为角度问题,蕙芷无法看到男子的正脸,好奇心切,她放下蕙歌,往右移动,想看清白衣男子的脸。在看清楚男子的时候,她震惊了,是小白!

  第十二章出人意料的答案

  她该想到的,因为小白直都是身纯白衣袍!她又向围观的人打听了下,原来是男子自称自己是驱妖术士,在这里妖言惑众了番,便向白纡下手。

  “告诉大家,他不是人,是妖。”黑衣男子恶狠狠地说。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疑惑,震惊,怀疑

  “你凭什么说他是妖?有本事让我们看看!”有人起哄。

  “是啊是啊!”众人附和。

  “好,我就让你们看看!”男子得意地勾起嘴角。

  蕙芷听急了,她从蕙歌口中已经得知小白是鹤妖的是,虽然不知真假几分,若是真的,让这男子把他打回原形,还让百姓们以后怎么对他?不行,定要阻止他!

  “蕙歌蕙歌,快施法救救小白啊。”蕙芷又跑回蕙歌身边,蹲下恳求它。她现在唯想到能救白纡的也就是同为妖的蕙歌了。

  然而蕙歌却始终漠视这切,心底自然万般不愿,对上蕙芷焦急地脸庞,缓缓道:“我的法力敌不过那个家伙。”

  看着它脸无关紧要的样子,蕙芷知道靠它不行,只能靠自己了。

  “住手!”蕙芷大喊,男子微愣,收回手,看向她:“怎么了姑娘,不想看看他的原形么?”

  蕙芷走到白衣男子前,张开手将他纳入保护范围,毫不忌讳地直视着黑衣男子:“你不安好心,我看你才是妖怪吧!”

  “呵,我看姑娘也不是妖怪,为何要护着这个妖怪?莫非?”男子意犹未尽,故意不把话说完,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你你!妖言惑众!小白才不是妖怪!”她努力保持平静,话语却仍然有点微颤。

  “白公子怎么会是妖怪呢?”也有人是不相信的。

  “是啊是啊”

  这话听得蕙芷安心了许多,也有了些底气:“小白才不是妖怪,你才是!”

  男子丝毫不见紧张,微笑道:“说我是妖怪,那,证据呢?”

  个凡人能把他怎么样?他自然不怕。

  蕙芷顿时语塞,是啊,她有什么证据呢该怎么办啊

  “怎么,哑巴了?”看着她愁苦难言的样子,他心底乐开了花,“哈哈,不跟你浪费时间了,我还是让大家看看他的原形吧!”

  说着再次准备出手,他要把小白打回原形啊!

  蕙芷闭上眼挡在小白前面,束光穿过她的身体,直冲向白纡。

  怎么会没感觉呢?蕙芷倏地睁眼,回头看,那束光直直射入白纡身体,黑衣男子的嘴角再次泛起笑意,可没多久,白纡还是身白衣的男子模样,点都没变,黑衣男子嘴角的笑意也渐渐僵硬直到消失。

  “怎么会这样?”男子不敢相信地盯着毫无反应的白纡。

  蕙芷也诧异,回头瞥,看到某狮子淡淡看了眼便走了,也没多想,跑到白纡身边将他拉起,替他拭去嘴角的血迹。

  “没事吧小白?”

  白纡艰难地摇摇头。

  蕙芷松了口气,再看向黑衣男子时捕捉到他些许的慌乱与不可思议的时候,连说话也带了几分得意:“都说了小白不是妖怪了!”

  “就是啊”众人这才信服,点头附和道。

  “哼,算你走运。”显然是有人暗中施法,他心下了之,自知吃亏,悻悻然地走人。

  众人见此情景,交头接耳着渐渐散去。

  “小白,我们也走吧。”蕙芷费力地将他拉起,靠在自己身上,却寸步难走。

  小白好重!

  “姑娘,需要我们搭把手吗?”几个大汉走上来,笑容温和。

  “啊?谢谢!”蕙芷感激道。

  名大汉弯下腰,蕙芷将小白扶到他背上,大汉背起白纡,蕙芷走在前面给他带路,另几名大汉则跟在他们身后。虽然他们来历不明,但是蕙芷也不知道为什么酒接受了他们的好意,真是奇怪。

  送到沐月院时,有人提议叫郎中,却被蕙芷拒绝,因为她自有办法,将白纡送进房间安置后,蕙芷就去熬药,回放房后却不见几名大汉的身影,这让她颇感疑惑,但白纡的伤重要,她也没去细想。

  喂好药后,却迟迟不见他醒来,蕙芷也焦急起来,她对药方有十足的把握,因为这是神医曾赠与她爹爹的药,说是有妙用,对于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能起死回生,更何况是小白了,而且蕙芷更清楚,般的郎中或大夫,根本就治不了小白的伤。

  “不用担心,过会他就会醒来了。”蕙歌缓步踏入房中,看着蕙芷焦虑的样子,它是非常的不爽。

  “真的么?蕙歌,你去哪了?”小白没事了她也就放心了,可蕙歌转身走后就没再见到它了,这会又突然回来了,还真是行踪不定啊。

  “没去哪。”不知何时起它的脾气也阴晴不定了?它烦躁地甩甩毛发,跃上桌子蜷缩着闭眸休息。

  这狮子怎么了蕙芷将它的言行尽收眼底,完全不解。

  “咳咳咳咳”

  “小白,你醒了?”蕙芷欣喜转头,哈,小白醒了。

  “嗯”他靠着床栏,脸色转好,看来已无大碍了,蕙芷也可以放心了。

  “小白,那个身着黑衣家伙是谁啊,竟然说你是妖怪,还扬言要把你当回原形?”

  小白沉默,蕙芷见他半天不回话,戳了戳他:“怎么了?”

  “小蕙其实我”声音渐渐轻了下去。

  “什么?”吞吞吐吐这是怎么了?

  半晌,他道:“其实我真的是妖,原形是”

  “野鹤!”

  “白鹤。”

  前者是微怒又不耐烦的声音,后者分明是斗争很久才决定说出来的。

  前者是蕙歌,后者就是白纡了。

  “蕙歌?”蕙芷转头望去,某狮子正黑着脸走过来,瞪着白纡。

  “小狮子干嘛那么看着我?”白纡似笑非笑地迎上它的目光。

  “小白,其实我知道了”

  小白为之愣,自动无视了某狮子,说话都带着不可思议:“你早知道了?”

  “我早发现了。”某狮子插嘴道。

  “是的是蕙歌告诉我的,起初其实还不太信的,后来想想,你既然知道它会讲话,那就很有可能是妖了”

  况且,小白刚才自己也承认了,这下是完全信了。

  “你不怕么?”凡人不都会怕妖的么,她在救自己之前就知道了,为什么还会救他?

  “怕什么,你又没伤害过我,而且我都把你当朋友了,那个家伙太过分了。”

  “朋友?”

  “是啊,能跟妖做朋友我还真是荣幸。”蕙芷嘿嘿笑了起来,她还养了只狮妖做宠物呢

  某狮子被无

  视地终于耐不住出声打搅,冲着白纡就是嚎叫:“嗷嗷嗷!”

  “蕙歌!”蕙芷忍不住揪起它,白纡见状偷笑了起来,蕙歌立马乱蹬,结果脑门就被拍了下,这下彻底晕头转向了,“蕙歌,是不是你暗中施法救了小白?”

  “嗷唔”好晕好晕好晕

  “”她根本没用力啊,只是轻轻拍了下!

  “哈哈哈”某人幸灾乐祸。

  蕙歌使劲甩头,甩去晕眩的感觉,得瑟道:“就是本大爷干的!”然后倒头前倾,掉进了蕙芷怀中。

  “”她无语了,这下是彻底晕了了是吧

  “对了,小白,那家伙到底是谁,你认识么?”

  白纡思索了会,道:“他叫黑墨,是只黑鹰,我们是宿敌。”

  黑鹰?小黑?宿敌?黑白配?蕙芷脑中浮现只白鹤和只黑鹰扭打在起的情景,黑白交错还真是相配

  “其实我是来找你邀请你去参加小紫的婚礼的,但是半路上遇到扮成凡人模样的黑墨,他逼我现形,将我打伤,欲让百姓们知道我的真面目,还好你出手相救”

  “感谢什么的就算了啦,刚才你是说,小紫要成亲了?”

  “对啊。”

  “邀请我去?”有这么好的事?

  “对啊。”

  “不早说!什么时候?”这种事,蕙芷当然要凑个热闹。又可以蹭喜酒了,好开心啊哈哈

  “就在明天”

  “哈哈,好!定去!”

  正笑着——“咕噜——咕”

  什么声音

  下秒,蕙芷的脸红透了胜似熟了的苹果。

  糟糕!竟然是肚子在叫哪里有坑啊她要蹲坑里!刚才为了救小白,馒头也不知道落在哪了

  囧。

  “小白你肚子饿么,我去做”

  “额,好,谢谢你了小蕙。”

  蕙芷干笑:“不用客气啦呵呵”

  她将蕙歌放在床沿,然后便加快脚步向膳房走去她边走边想,自己倒是无所谓,肚子饿随便吃点就好了,可是小白受伤该吃什么呢,啊,参汤好了,对恢复他的伤势多多少少会有帮助的!正好膳房还有根千年人参,想着,她加快脚步。

  白纡目送她离开,在看向蕙歌时,眼里露出抹不怀好意。蕙歌倏地睁眼,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白纡淡定地直视,目光交锋中,蕙歌死命瞪大了眼,最后白纡无奈投降。

  于是——

  “快滚快滚。”某狮子不耐烦地下逐客令,脸嫌恶。

  白纡无奈摊手:“我是病人哎。”

  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好意思赶我走。

  “管你,快点在我面前消失!”不依不饶,某狮子双手环抱,扭头叫嚣。

  在蕙芷面前你晃什么晃!死野鹤!

  “我偏不呢?”他好笑道。心下却万分无辜,他招它惹它了?

  “!快点滚回去疗伤!”某狮子怒了,又声咆哮。

  敢情这厮态度真差劲白纡在心底鄙视它。

  “好好好。”白纡挥手,原本还想享受下蕙芷的手艺了,看来现下是不可能了。这狮子表面上看起来很弱的样子,势力却非容人小觑,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最终还是消失在蕙歌眼前。

  “哼,这还差不多,否则下次拔光你的羽毛!”死野鹤!哼!蕙歌这才满意地哼哼。

  第十三章华丽丽婚礼【上】

  “咦?小白呢?”蕙芷端着参汤走进房间,却不见小白的身影,只有某狮子双手环胸,笑得特贼,她不解蹙眉,将参汤放在桌上。

  某狮子眼眸闪,“嗖”地奔上圆桌,捧起参汤就是大口大口地喝下。

  这速度快的只在瞬间,蕙芷傻眼,想阻止都已晚了,因为某狮子满足地仰躺而下,连着好几声饱嗝,而碗中的参汤就连滴也不剩。

  那是给小白熬得参汤啊!这破狮子!

  “蕙歌!”蕙芷叉腰怒瞪。

  “嗝~”某狮子撑得摸摸肚皮,脸心满意足。

  哈,真好喝,还好没让那只死野鹤享受到,芷儿竟然给他做这么好喝的汤,真是不公平啊!

  “”破狮子!蕙芷气得直翻白眼,转念想,都被它喝了也没办法了,她也没必要跟只贪吃的狮子计较,但是小白呢?她路走来也没看到啊,“蕙歌,小白呢?”

  “他啊回去疗伤了。”只不过是被我赶得。

  回去疗伤了?怎么也不说声?不过他要走,也只不过是秒的事。

  “哦,好吧。”蕙芷转身离开。

  蕙歌见状,“腾”地起来大叫:“你不会要去找他吧!我不准嗷嗷嗷!”

  蕙芷被它的大声吓到了,没好气地继续走,不过为了它不再乱吼,她还是解释道:“小白回去疗伤了我就不用担心了,当然是去做饭吃啊。”

  “哦”蕙歌淡淡地回应,刚才是自己激动了它木讷地坐下,陷入发呆。

  “那狮子在想什么啊。”蕙芷呢喃声,向膳房走去。

  月挂树梢,华灯初上。

  整个仙湖斋都显得寂静安闲,月光洒满了地,似若白霜。

  蕙芷坐上假山,托腮沉思。

  假山前的梦仙湖,倒影着天上的皎月,风平浪静地湖面上微光粼粼。

  只是心中的湖却不平静。

  “哎”她在纠结什么呢,先是碰到了只大狮子,后来又养了只狮子做宠物,结果它是只会说话的小狮妖,结识小白,结果他是鹤妖,还有银他不会也是什么妖吧如果是,定是桃花妖吧!哦不!她还有点喜欢他怎么办

  蕙芷苦恼着,双手怀抱着自己曲起的双脚,将头埋在膝上。

  “芷儿芷儿”有人扯她的衣袖。

  蕙芷脑中片空白,她迷茫地抬头转头,看到的是蕙歌咧嘴傻笑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心中软,她也跟着微微展颜。

  “芷儿在这干什么啊?”蕙歌在她旁边坐下,语气悠闲。

  她看着它,它眸中亮如星辰,深邃得像夜空。仿佛泓秋水流淌着星石,耀眼的透彻心扉。

  它会在我身边多久呢她想。

  蕙歌歪头,眨眼。

  为毛不回答它啊

  “额没什么,发呆而已”她慢拍慢地说道,目光再次转向夜空闪烁着的繁星。

  “哦。”蕙歌轻挪着身子,在碰到她的衣裳时停下,半刻的犹豫后,直接靠在她手臂上,也不管她会不会甩开它,双手就缠上了她的,爪子渐渐收力,牢牢地抱住她。

  蕙芷的身体僵硬了会,在它碰到她的衣裳时,她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它会牢牢地抱住她的手臂,渐渐地也放软了身体,任它抱着。

  在得到她的同意下,它面露欣喜,喜滋滋地蹭上。

  这只狮子思春了!

  蕙芷轻叹了声,望向月亮,人狮就这样坐到天亮,待东方吐鱼肚白,某狮子已经酣睡在她怀中了。

  竟然,夜无眠。

  蕙芷揉揉眼睛,抱起蕙歌跳下假山,今天是小紫与林延的婚礼,她得早点过去恭喜小紫才行啊,过了夜,不知道小白的伤势好了没有。蕙芷边想边走着,将蕙歌送回房间,再到茶室拿了几种上等的茶叶准备作为贺礼送去。反正茶叶珍贵又不重,作为贺礼是最好的。

  打包茶叶后,她就准备出发去盟主府了,临走之前,望着软榻上熟睡的狮子,心想,它会饿的吧。

  初升的太阳遣散云雾遮挡的天空,暖阳的气息弥漫整个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