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地上,“嗷嗷”

  “蕙歌!”蕙芷匆忙大叫。

  “嗷嗷!”蕙歌立马欣喜地看过来,在逃脱衣服的魔爪后

  “你给本姑娘小心点,别把衣服弄坏了!”要是把银的衣服弄坏了,她可怎么办啊

  某狮歪歪头,举起双爪,蕙芷看,差点气到晕过去,她刚刚才提醒它,它它竟然把衣袍弄了个大洞!难道是她提醒晚了?还是它爪子是有多锋利啊!完了怎么说人家也是好心把衣袍借给自己,自己还把衣袍弄坏了蕙芷无力地靠着浴桶,苍天啊

  某狮毫无感觉,爬啊爬,爬到了浴桶边,原本只想看看蕙芷的,结果用力过猛了点,个倾身,整个坠进浴桶,溅起不小的水花。

  “蕙歌!”蕙芷见状立马捞起它,怎么说它也是雄的!

  “嗷嗷嗷”被捞起的蕙歌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惹着蕙芷不由得哭笑不得了。

  “算了,闭上你的眼睛。”我帮你也洗洗澡!蕙芷笑得好不阴险。

  “嗷?”蕙歌眨眨眼,到底还是乖乖闭上眼。

  蕙芷于是微笑着,毫不客气地“虐待”它,结果蕙歌疼得嗷嗷大叫。

  “哈哈。”蕙芷笑着,似乎忘了件事

  洗完,蕙芷将蕙歌蒙上眼,然后开始穿衣服,再帮它擦干毛发。

  “对了,蕙歌你怎么回来的?”那小白呢?将它送回来的?他知道她住这?

  某狮只顾着摇尾巴:“嗷嗷。”被蒙着眼睛的它,配上摇着尾巴的样子,很是可爱。

  “算了”狮子又不会说话,问它干嘛蕙芷看向那件被蕙歌弄坏的衣服,叹气再叹气,“哎看来明天得去绣衣坊看看能不能补好了。”

  “嗷嗷。”某狮子完全副与我无关的样子,继续摇尾巴。

  “蕙歌!”蕙芷瞪,某狮子立马乖乖地端坐。

  “服了你了。”蕙芷捡起衣袍,看了看裂口,摸了摸,这衣服手感这么好,质地上呈,补起来,也需要很多银两吧她可点也不富有啊。

  某狮子看着她,歪歪头,自个顺毛。

  蕙芷无奈地将衣袍叠好,放好,然后上|床睡觉,也不管某狮子又厚脸皮地爬上来,盖好被子,睡觉。

  某狮子歪歪头,跳上桌子,张口吹,吹灭了灯火,然后又摸黑爬上了床,在蕙芷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眼睡觉。

  蕙芷睁开眼,虽然只看见黑漆漆的片,却感觉到怀中蹭自己颈窝的狮子,不禁又叹了口气,这狮子怎么会喜欢缠着她呢?想起那日那只长毛狮,这狮子不会是它儿子吧?额她乱想着入了眠。

  翌日。

  日上三竿,却是姑娘犯愁时。

  “不知道补补要多少”蕙芷拿着衣袍,担忧着自己带的银两够不够。她起来,就在为这事犯愁,饭也吃不下,早上的,蕙歌也跑不见了,自己只好个人去绣衣坊了,原本还想带着狮子可以吓唬下老板的呢好吧她邪恶了

  绣衣坊

  “客官,请问需要帮忙么?”男子走过来,热情招呼。

  “额,我想找你们老板。”

  男子看了看她手中的衣袍,即可会意地点头:“请稍等。”

  不会,老人摸样的大叔走了出来,蕙芷立马走上去:“老板,你看补下这件衣袍要多少?”

  蕙芷双手递上,老板熟练地打开铺好,仔细地看着。

  “这,怎么搞的?”他指着那裂口,眉头紧蹙。

  “额被刮对!被刮得呵呵”蕙芷干笑着,她总不能说被只禽|兽的爪子抓破的吧,况且老板也不会信

  老板闭眼,言简意赅地道:“好吧,五百两。”

  “什什么?!五五百两?”蕙芷听完立马傻眼,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就连说话都有点颤抖,“老板不能便宜点么”

  “已经很便宜了,就这质地,补起来本来就不易,看你是小姑娘,才给这个价。”老板摇摇头,语重心长地正色。

  “这”她点都不擅长跟老板斗,讨价还价更别提了,这下手足无措了。

  老板看她慌乱的样子,叹了口气便头也不回地挥袖离开:“既然给不起,那就收拾好走人吧,小五,送客。”

  被唤作小五的,正是刚才那个男子,他脸歉意:“对不起姑娘,请回吧。”

  势利啊!蕙芷心中大喊,却不敢作声,只好默默收起衣袍,走出绣衣坊。

  唉,这下可怎么好。望着手中的衣袍,蕙芷苦闷极了。补,是定要补的,可她又不会,找绣衣坊老板也不行,该怎么办呢。

  蕙芷抱着衣袍,低着头,无厘头地走着,要是遇到银,该怎么说呢

  “小娘子?”肩旁被拍了下,蕙芷停住,听这话,想都不用想定是银了,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她僵硬地转身,在看到他笑盈盈的样子,她立马将怀中的东西藏到身后,脸上赔笑。

  “银怎么怎么那么巧”呵呵蕙芷心底苦笑不已啊,怎么这么巧,这下怎么办

  “小娘子怎么了,脸色不太好?”他探上蕙芷的额头,“没事呀,到底怎么啦?”

  蕙芷微笑,极力掩饰心中的不安:“没没事呀。”

  “嗯”银靠过来,看着她,再看到她身后藏的东西,心中就已明了。

  “真的没事啊。”她笑得有点牵强。

  “那小娘子身后藏了什么?”他作势要拿,蕙芷立马挪身不让。

  “没没什么啊”要被他发现了可怎么解释啊

  “真的么?”他故意压低音,蕙芷微愣,还来不及反应,再次回神时,手中的衣袍已被他拿走。他抖开来看,不禁哭笑不得:“小娘子真厉害啊。”

  “我我

  ”还不是蕙歌干的好事!蕙芷心中大叫郁闷啊,“我是想去补好它的可是”

  “可有难处?”他语道破,心里十分清楚。

  “嗯”蕙芷点头,随即又立马摇头,“不不不”

  他好笑地收好衣袍,安慰道:“这么为难作甚?件衣袍而已,没关系的啊。”

  那是你的好么蕙芷有些为难地看着他:“可是”

  “小娘子要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如”他故意拉长音,看她的反应。

  “不如什么?”蕙芷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那么紧张做什么,还怕我吃了你?”他笑了,好不正经。

  “”蕙芷噎到,“银你别开玩笑了,快说”

  “请我吃顿饭咯。”他得意的笑了。

  “你好。”蕙芷默默叹了口气,却莫名多了份失望,也不知道失望为何而来,不过顿饭解决的话也算好事了。

  “那走吧。”

  “嗯”蕙芷回道,阵欢呼声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儇公子!”是群女声

  不远处,跑来群女子,蕙芷还来不及看清她们的样子,就被人拉着跑了起来。

  “怎怎么了”拉着她跑做什么啊,她又没干什么事啊她疑惑的看向银,却发现他的发丝随风飘逸,煞是好看。

  “安全了再说。”跑了不久,再看到棵参天树时,他直接搂住她的腰,个旋身,掠至树上,坐定树杈。茂盛繁密的树下,群女子继续往前跑着,口个公子。

  蕙芷惊魂未定,眼前是银宽厚的胸膛,而且他穿的还是那种料子很薄,很宽大的衣服,领口敞开,她只觉得脸上浮上几丝红晕,她想也没想立马推开他,银没有预料到,手松了松,就在蕙芷重心不稳,向后倾去的时候眼明手快的又将她抱回怀里。

  “小心。”这么高的树,摔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何况她还是弱女子。

  “现在安全了么”再这么抱下去,她非脸红得不得了了啊,而他的气息又偏偏萦绕在她的鼻息,脸不红都难,就连心跳也不受控制的快了起来。

  “嗯,她们走了。”他也放松了点,蕙芷努力保持镇定。

  近距离的看着他,真有种赏心悦目之感,他实在是妖孽。

  “她们,是谁啊?追你做什么?”

  “她们啊,追债的。”说得正经的,他却干笑起来,令蕙芷不得不怀疑起,他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于是眯起眼,盯着他,想从他那双桃花眼中看出端倪来,却发现那双桃花眼,除了很勾魂之外,还真没半点邪恶。

  “追债?哼,我看是情债吧?”蕙芷大胆猜测,就凭他这张颠倒众生的妖孽脸,风|流下就会欠下多少笔的风|流情债啊。

  “哈哈哈”闻言,他不可抑止的大笑起来,“芷儿这是吃醋了么?”

  “”蕙芷傻眼,吃醋,我吃什么醋啊。

  “吃那些女子的醋咯。”他好笑的替她回答,蕙芷立马愣了,原来是刚才她自言自语出声被他听到了

  “去去去,才没有。”蕙芷毫不客气地恶瞪他,“你欠她们什么了?”

  第九章关于如何补偿问题

  “几万两银票而已。”他说得那叫个风轻云淡的。

  蕙芷的瞳孔瞬间放大,惊呼出声:“几几万两?还而已?”

  他这是干什么坏事了啊!

  “嗯哼。”他毫不在意。本来他假扮盟主就是盟主请他帮忙,反正他会易容,自然酬劳也不少,不就是为了还债么。

  “你到底干什么坏事了?”连蕙芷都没察觉自己的话语那么像质问自己的相公

  “芷儿管的好严噢。”他不满地撇撇嘴,还真像个犯错的相公,等着妻子训话的副乖乖样。

  “我”蕙芷险些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那么配合干嘛,她赶紧辩解,“我随便问问好奇嘛”

  “噢,其实就是骗了点钱,结果被发现了呗。”说来他还真有点气,他竟然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都是某人捣乱,那叫个气的,他定要报仇!

  看到他眼中窜起几窜小小的火苗,蕙芷心下也猜到了些,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下次还是别再骗人了,早些还债吧。”

  谁知他肩膀垮,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蕙芷再次傻眼:“怎么了”

  “要有钱我早还了嘛。”

  “你没钱还?”那你穿得这么好看是怎么回事?

  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他垂下眼,缓缓道:“在盟主府白吃白住咯。”

  语气还是那么轻佻啊,不过怎么多了份可怜的味道?

  “盟主请你帮忙?”

  “是啊。”

  好吧好吧,蕙芷各种无奈了,这位妖孽,还真不是般的厉害

  “好啦,我们去吃饭。”他目光闪烁,蕙芷不解地皱起眉。

  “现在?”现在才下午好么,吃晚饭还早呢。

  他欣喜抱她下树,然后拉着她走:“对啊。”

  “等等,去哪?”他要拉自己去哪?如果要去酒楼请客的话,她身上压根没带那么多钱供他这位大人物啊,而且,那些钱是她好不容易攒出来的,用来请客的话,实在有点浪费,她难免心疼起自己的荷包。

  “沐月院。”

  沐月院?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哎,等等,那不是她的家么?

  “去我家?”这让她摸不着头脑了,去她家做什么,难道去她家蹭饭?“可是我”下厨是件很麻烦的事啊,更何况还要伺候他人的胃,都是她去沫沫加蹭饭,这次换成现在在她身边这位美男到她家蹭饭了?

  “请我吃饭啊,比起那些厨子的饭菜,我更想尝尝芷儿的手艺。”

  “”你确定?好吧,毕竟做错事在先,做就做吧,桌饭菜,勉勉强强还是可以做到的,“那好吧,不过现在是不是早了点?”

  “给你时间好好准备啊。”他顺口接道,副我很了解你的样子。

  “”语中的,蕙芷咬牙切齿道,“您想得真是周到啊。”

  “哪里哪里。”他摆摆手,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蕙芷心下纳闷,难道还被他吃定了不成?

  沐月院。

  “你在这休息会吧,我去准备饭菜。”看了好几十年的房子,虽然简朴,但她住得很舒服,然而此人到,顿时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再美的装饰仿佛都成了他的衬托,造孽啊。

  “要不要我帮你?”他望着周围的装饰,欣赏的同时不忘尽客人之道。

  “额,不用了。”他在旁边她定会出丑了,随即她便踏出房门。然后向厨房走去,难得下厨,就做点好吃的吧。

  而留在屋里的银,怎么可能坐得住,偌大的沐月院,不欣赏番那可就可惜了。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蕙芷望着桌上的些食材,突然想起了苏轼这首逍遥自在的七言绝句,春天的竹笋肥鸭野菜河豚,真可谓是句美食。

  “唉,要是我都会做就好了。”蕙芷郁闷地看着那些食材,沫沫嫌她老是跑老跑去地蹭饭,于是很大方的有事没事送点食材过来,还请了厨子来教她,当然,除了填饱肚子的米饭,以及些简单的菜色她听进去了以外,别的压根就是左耳进,右耳出,想想上次煮粥她捂脸蹲下。早知道,就应该收下老爹的好意,请厨子来做饭做菜,可比现在为饭菜发愁的好啊,说起老爹,他丫又好久没来看她了,唉

  “唉,只能试试了。”那就做点简单的小菜好了,算是她请客就成了嘛,管它不好吃嘞,她目光在食材上扫来扫去,最终落在盘豆腐上,“好,就先从豆腐开始!”

  豆腐嘛,当然要做麻婆豆腐了!

  于是,蕙芷开始忙乎起来,先在锅中倒入水,撒盐煮沸,下豆腐,焯水,倒油,放肉馅,炒散,放酱,放葱花和豆豉,爆香锅,倒入热水,略煮会,最后下入之前汆烫好的豆腐块,撒上调味料,出锅,装盘,撒上适量的花椒粉。

  “大功告成!”

  番折腾后,碗热腾腾的麻婆豆腐就此完成!

  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蕙芷急忙拿起箸子就开始尝了起来。

  “唔,好辣!”舌头好烫!她不停地挥手,跑到水缸前猛喝水又喷水,“麻婆豆腐应该以麻为主,辣为辅的啊。”这点那厨子可是在她耳边说了好几次,她想不记住都难,这下,这盘麻婆豆腐可就算失败了,她拿起它准备倒掉了,却在门栏前突然停住,看着不远处的房屋,想到里面的人物,眸中闪过丝狡黠。

  当然,麻婆豆腐她没扔,后来,她还顺手做了宫保鸡丁,鱼香肉丝,酸辣土豆丝,韭菜炒鸡蛋和番茄蛋汤,这些忙完,已经是日落西山,夕阳的余晖照进厨房,给厨具们镀上了淡淡层金光。

  蕙芷将菜端进屋子的时候,却发现银并不在,她将菜全端上了之后,摆好碗筷,仍不见他回来,想了想,要走的话也该打个招呼再走啊,不然她岂不是白费这些心思了么。不经意的瞥,竟在软榻上发现了他的折扇,他没走?

  沐月院说大其实也不大,她兜兜转转,终于在梦仙湖中的留仙亭中捕捉到抹银色。

  亭中,有把久置的古琴,琴身由沉香木所制,银色琴弦,而亭中男子,却是十分专注的来回抚着琴弦。

  “银?”蕙芷缓步走过去,不解他在做什么。这把琴,还是当年娘留下的呢,她自己都没弹过几次,主要原因是她对古琴真是窍不通!

  “这把琴,很好看。”他轻笑出声,却让蕙芷听得头雾水。

  “你个人住在这么大的院子里?”半晌,他忽然道。

  “啊,是啊。”只见他皱起眉不解的样子,她也就道出实情,“其实以前我和爹娘起住的,这里也不叫沐月院,只是后来爹娘耐不住无聊,便逍遥去了,偶尔会回来看我,我也喜欢清净,就把丫鬟们撤走了,虽然这样院子没人打扫,

  但我个人也习惯了。”

  “你个人不怕么?”他勾起嘴角,脸痞气地看着她。

  “怕怕什么?”鬼么,她从来不相信鬼。

  “遇到些坏人怎么办?”比如登徒子什么的

  “坏人?不会啊,邻里相处得都挺好的啊。”没事她还老串门蹭饭呢,这邻里关系不搞好可怎么好。

  “我说类似登徒子。”

  “”登徒子?看什么玩笑,就她这姿色,还能引来登徒子?她好笑地看着他,“难道你说你自己么?”

  某人咳嗽几声,继续道:“那鬼呢?”

  “我才不相信有鬼嘞。”蕙芷发现他又问了个很好笑的问题,忍俊不禁地笑了,“我晚饭做好了,我们吃饭吧。”

  “嗯。”他神色如常,在前走几步,又停了下来,“你先去,我马上就回来。”

  “啊?哦。”蕙芷目送着他翻墙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与他相处,越来越自然了。

  蕙芷前脚刚踏进屋子,他后脚就跟回来了,她回头看,看到他竟然拿了两坛待他走近些,她才看清,原来是女儿红。哎?等等,女儿红?!哪来的?他有钱买?

  “银,这酒?”

  “哦,你家酒窖里的。”他很自然的回道。

  “我家酒窖?”这都被他找得到?原本里面酿的女儿红都是为爹爹准备的,现在他竟然很自然地拿了两坛?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所以能不自然么,他自顾自地倒起酒来。

  “”也是,好吧,蕙芷郁闷地坐下,“先说好,我不喝!”

  “嗯”他面对桌菜肴,眸子也亮了起来,“哈,我就知道芷儿不会让我失望的。”

  “那是。”蕙芷应道,尝尝你就知道我可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嘿嘿,她很殷勤地舀了勺麻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