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间烟火的味道?错觉吧

  如果这算错觉的话,那么心跳得剧烈又是什么回事

  须臾

  “谢谢可你披头散发的?”没问题?会不会被人当是鬼啊?

  “小娘子觉得,美么?”他戏笑,毫不在意。

  “”显然,她又想错了,不过,真的很美啊!“美!”

  “那不就好了?嘻。”他笑得那叫个无害

  “你到底是谁?”蕙芷被他无害的笑颜弄得发炫,还来不及思考,妖孽就把她拉起来了,在她耳畔轻声道,“银,小娘子可记住了?”

  银蕙芷轻轻呢喃着,有些失神,等思绪飘回,身旁的妖孽已不知何时离开了。

  没由来的失落,他到底是谁呢?不是盟主,却代替盟主送琴?真奇怪!看了看手中的玉簪,郁闷地叹了口气。

  望了望夜空,月儿已经躲进云层了,许是被烟花扰的。

  “小蕙,终于找到你了。”不远处,白纡跑了过来,“你可真让我好找啊。”

  “啊,嘿嘿,不好意思啊小白。”她刚才望着夜空竟然出神了。最近她怎么老是失神?不行,得回去补补了。

  “没事,小紫也到处找你呢。”

  “小紫?”

  “是啊,她很喜欢你呢。”

  “唔,那走呗。”

  “小蕙啊,你不会是喜欢上盟主了吧?”走了不多久,他突然冒出这么句话,害得蕙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然后尴尬地开口解释:“没没有啊。”

  况且那根本不是盟主好么

  白纡听闻,叹了口气,颇有点欣慰的意味:“还好没有,不然可有你伤心的了。”

  “”蕙芷没好气地瞪了他眼。

  “哈哈哈。”白纡爽朗地笑了。

  蕙芷正欲说什么,抹熟悉的身影,让她露出欣喜的神色。

  “沫沫!”她激动地挥挥手,“沫沫,我在这!”

  瞧瞧那抹鹅黄衣裳的是谁,不就是莫沫么!

  莫沫看到她,回以笑。再看到她身边的男子后,她示意跟她走,蕙芷了然,这就跟白纡道别。

  “小白,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吧,恩,你跟小紫说我下次再去找她好了,总之,谢谢她的款待!”

  “嗯,我会把话带到的,再见。”白纡向他挥挥手,便先走了。

  白纡走了,莫沫才没好气地走上前,开口就是抱怨她,“终于找到你了啊,我的大小姐。”

  “沫沫来接我,好开心。”即使听到她的责备,蕙芷依旧乐得像个小孩子。

  莫沫受不了她欲要撒娇的样子,立马变得脸正色:“正经点,其实我是来告诉你件事的。”

  见她恢复脸正色,蕙芷疑惑地看着她:“额,你说呗。”莫非有啥天大的事?

  “你家狮子,不见了。”

  “啥?”狮子不见了?

  “嗯,是这样的,我原来是去找你的,你还没回来,可我发现狮子也不在了”莫沫当然知道,按道理来说蕙芷是不可能带着狮子起出来的,所以很有可能就是狮子自己偷跑出去了。

  蕙芷都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了,但狮子怎么就会不见了呢?难道偷跑出去了?

  “额,我有叫它乖乖待着的!”果然宠物都不听主人的话,那还养了它干嘛,偷跑就偷跑了吧!蕙芷无所谓的想着。

  谁知莫沫立马摆出控诉的样子道:“看来是你冷落了它啊,难怪它会不见。”

  “额,那既然它跑了,那就让它跑了吧。”反正本来她也不怎么想养,只是想好好收拾它,既然它跑了,那就算了吧。她可是很善良的。

  “不行!”莫沫凶巴巴地盯着她,好像是她把她的东西弄丢了样。

  “额”沫沫干嘛这么激动。蕙芷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莫沫义正言辞:“额,你知道我把它弄到手有多难嘛!你怎么可以让它跑走?!不行,你得找回来!”

  看莫沫要发脾气的样子,蕙芷马上识趣地点点头,“是,是,是,我的大小姐,我找还不成嘛?!”

  真忧伤,沫沫竟然为了只破狮子跟她凶哎!既然她这么稀罕那只狮子,那她干嘛不养嘛!蕙芷各种嘀咕。

  “嗯?你说什么?!”莫沫没好气地瞪她。

  “啊,没什么啊。”蕙芷挠挠头,开始找狮子吧,可是,她要怎么找啊,天色已晚,况且她要怎么找啊?蕙芷为难地看向莫沫。

  “你给它取名了没?”

  “没啊。”蕙芷压根都没想到这个

  莫沫瞪大了眼,以种震惊问道:“你连名字都没取?!你你你!”

  莫沫的话,就像在指责她这个主人当得有多么不称职。可是她又不怎么想养嘛!

  “我我马上找”呜呜呜,莫沫凶起来就是可怕“狮子!”她无奈地开始叫唤。

  其实那狮子,除了流|氓点也挺乖的吧?她挑眉,自己都不相信了哎,算了,怎么说也是她收养了那只狮子,找吧!

  莫沫还在生气,双手环抱着看着她,蕙芷只好自己个人找了。

  “狮子,狮子你在哪?”

  “狮子,快出来了,我们回家吧?”

  “狮子,狮子。”

  “”

  总之蕙芷各种胡言乱语,希望狮子可以就那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但她心里清楚那根本不可能,她走了很久,也喊了很久,九到她都不耐烦了,可是想起莫沫生气的样子,好像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似的,她只能咽下无奈,继续找了。

  第五章狮子竟然玩失踪

  月已中天,街道上早没了早时熙熙攘攘的人群,取而代之的是冷冷清清的孤盏摇曳几座。

  蕙芷还是没能找到狮子,嗓子喊得都有些嘶哑了。

  “都说了是只破狮子了,本姑娘不奉陪了!”

  找了这么久,估计也找不到了吧,算了,还是回家好了。可是明天要怎么向莫沫交代啊,她可是临走前千万嘱咐她要找到的啊。

  “哎”于是蕙芷郁闷着脸回家了。

  某个角落,某双瞳眸,紧紧盯着她的身影,声轻嗷。

  沐月院。

  蕙芷回到自己的房间,沾床就倒。今天可累坏她了,特别是找狮子的时候。

  “哎,累死了啊”破狮子!干嘛要找它啊?她闭上眼,连连叹气,累啊累,不管它了,睡觉觉

  “嗷嗷嗷嗷”

  什么声音,好痒唔!什么痒?!

  她倏地睁开眼,眼前毛茸茸的团,毛茸茸的?!难道是狮狮子?

  某只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样子的狮子,对她咧嘴大笑:“嗷嗷嗷”

  “破狮子!”想睡的念头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大叫,轻而易举地拎起它,双眸直瞪,“破狮子你死哪去了!!!害得本姑娘好找!丫的既然跑了干嘛还回来?!想死啊!”虽然这么说,它回来了,还是让她放下了心,至少,不用被莫沫顿臭骂了不是?

  “嗷吼”它副乖乖脸,低吼,还时不时地眨眼,自顾自又舔起她的手。

  “你”看着它乖乖的样子,明明知道它是装的,心中不满的怒火竟然还是在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嗷~”它又挣脱她的手,扑到她怀里,蹭胸口,极力地撒娇。

  “流|氓狮!!!”蕙芷有些想抓狂了,这狮子根本就是极尽撒娇卖萌无耻之能事啊!不过很她就平静下来,换上副笑颜,“狮子,我忘了给你取名了,现在给你取个好不好?”

  “嗷嗷~”似听懂她的话,狮子点点头,狮眸都像在发光。

  她随便想了名字,脱口而出,“就叫蕙歌吧。”她再次抱住狮子,举起,不怀好意地乱摸。

  某狮子还没来得及向她表示开心,就立马变了脸色,大叫起来:“嗷嗷~”

  其实,蕙芷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它的性别,当初忘了问莫沫,不过看着它众多的鬃毛,她估摸是雄的,不过这种狮子她没见过,也不知道这种种类的狮子是不是都有长长的鬃毛,所以她还是想要确认下

  “让我看看,你是雌是雄。”蕙芷眯起眼,带着不怀好意地笑,邪恶的手伸向它的某处,于是

  “嗷!”狮子反射性地大吼,跳下床。

  “”看那只狮子反应这么大,它它定是是雄的!她嘴角的笑再次僵硬,再次变成嘴角抽搐,她后悔了后悔养它了

  狮子抖抖毛,两眼闪烁着微光,直勾勾地盯着发呆的某女。

  “我去她丫丫的!”竟然是雄的!怪不得老喜欢吃她豆腐!她恶恨恨地瞪着它,“流|氓狮!离本姑娘远点!”

  “嗷~”某狮当作没听见,又爬了上去,咬住被子,意思是:该睡觉了

  蕙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系列的动作,想也不想再次拎起它,扔下床。“还想上来?做梦!”

  宠物就该有宠物的样子,还想睡到床上?她不可能帮它特意弄个窝,那样麻烦,也更不可能让它睡在床上了,它可是宠物,宠物哎!

  “嗷”狮子被扔得翻滚到了墙角,可怜兮兮地揉头看她,祈求似得看着她。

  那狮子的眼神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蕙芷直接不看它,它的眼眸的确有让人心软的能力,但是她就是不吃那套!她被它折腾了那么久,她要睡觉了!最后警告边它:“乖乖的听到没,不然本姑娘废了你!”说罢,躺下,翻身,闭眼,睡觉。

  “嗷。”它自己抹抹脸,乖乖伏地趴着,心里却在偷乐。

  翌日。

  好痒,什么啊

  蕙芷被莫名的感觉吵醒,睁开眼,只见只狮子就躺在她枕边,头还靠着她,毛发弄得她痒痒的,她黑线地拎起睡得很香的狮子,再次扔下床,不带点犹豫。

  她被只狮子吃豆腐算怎么回事?!

  “嗷”痛某狮被这么摔就被摔醒了,它可怜地摸摸头,又被扔了

  蕙芷无视它的可怜样,利落地跳下床,恶狠狠地瞪它再次警告:“哼,再敢上本姑娘的床,你小心!”

  “嗷”狮子弱弱地回了声,丝毫不在意。

  被狮子吃豆腐,真是!丫丫丫!!!没天理啊!蕙芷真想仰天大吼

  片刻之后,她又恢复平静了。

  “蕙歌要不听话就没饭吃!”

  狮子也是动物,动物也需要进食吧?它要不听话就饿它个几天,不过这会不会很残忍?蕙芷沉默了。哼,不管了,狮子不听话,那就是它自找的,最好它自个儿收不了走人,打定主意,她也就随它了。

  看她恶狠狠的样子,它立马乖乖伏地看:“嗷嗷。”

  看它变乖的样子,蕙芷这才满意地点头,随即打算去做饭。

  “这才对,本姑娘弄饭去,对了,狮子吃什么的?”她自言自语地挠头出门。

  “嗷吼。”狮子歪歪头,瞳眸里满是她看不到的笑意。

  蕙芷郁闷地站在灶社前,其实般都是沫沫帮她做的而且准确来说其实她就很多时候都跟着沫沫蹭她烧的饭菜!但是这次,她得亲自下厨

  那好吧煮粥!

  于是,她开始忙乎起来,先生火!结果不小心脸被熏黑了

  “咳咳”呛死了她使劲抹脸,脏死了

  而此时,某只狮子,悠哉悠哉地摇摆着尾巴出现在门口,它悠闲地东张西望,最后跨进门槛,走了进来。

  “嗷~”它叫声,看到蕙芷那样的时候忽地倒地大笑起来,“嗷吼吼嗷吼吼嗷吼吼~”

  听到嗷叫声,她就知道是狮子!不是狮子还能有谁!破狮子!竟然敢笑她!

  她咳咳几声,拍去烟灰,果断上前拎起狮子,眯眼盯它:“蕙歌,你再笑试试?!我立马扔你喂鱼!”

  下秒,蕙歌就乖乖的捂上嘴,向她眨眼。

  敢情还真的听得懂她的话?“哎真是对你无奈。”她慢慢放下它,不跟它计较,继续加柴,“你乖乖的,不然没饭吃。”

  君子远庖厨,她做了君子很多年如今为了养狮子,她还得亲自下厨,怎么那么苦逼呢

  “嗷~”蕙歌很乖的伏地在她身边。

  “蕙歌乖。”她摸摸它的头,继续加柴。不经意间,她竟然觉得有些温馨。

  蕙歌歪着头,安静地

  看着她,她倒是认真地加柴,时不时地摸摸它的头,它倒是乖巧地回几句嗷嗷。

  没多久,锅粥就已煮成。

  “哈哈哈!蕙歌!本姑娘爱你!这次终于没煮焦!!!”她激动地抱着蕙歌乱亲。脸兴奋得瑟,她曾经,所谓曾经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也试过几次,可每次要不焦了就糊了

  蕙歌眨眨眼,它的意思就好像是——它来这就是为了防止她弄焦的

  蕙芷嘿嘿几声,放下蕙歌。

  “接下来做菜!”烧什么好呢生菜!就生菜了!荤的话,唔她狐疑的瞟了眼狮子,狮子是吃肉的所以它的那份就不给它了!她决定只烧自己吃得点鸡肉就好,她决定,定要狮子吃素!

  狮子的目光,直在她身上,深邃的狮瞳里,似乎多了点什么。

  等饭菜都做好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正午。

  好吧,早饭当午饭吧。

  蕙芷将饭菜端上桌,狮子直接跳上了桌子,却是乖乖地坐好。

  “喏,粥。”她将碗递它面前。

  狮子低头,舔了舔,喝了起来。其实还不错它摇摇尾巴。

  “嗯!开动。”反正狮子吃那些就够啦,她也开动啦。

  可没想到的是狮子竟然很不乖的走到她面前,径自叼了块大肉,走边吃了起来,完全无视她。

  “蕙歌!”它它它吃肉的!蕙芷拍桌大叫。

  狮子本来就吃肉。

  蕙歌不以为然地看了她眼,继续吃。

  “蕙歌!”激动,不可以让它吃!她立马去抢,蕙歌见状直接咬住,张口,下子吞下肚。“嗝~”舒服!它很舒坦地直接躺在桌子上,慵懒地看了眼蕙芷。

  蕙芷彻底石化了这这狮子!她郁闷地坐下,无力啊!肉被它吃了,总不能剥开它的肚皮取出来吧,她没那么残忍为了块肉,可是狮子吃素不好么干嘛非要吃肉她还想培养出只吃素的狮子呢,不过现下看来算了,她还是先吃饭吧!

  午膳过后,蕙芷就去午睡了,简单地说就是吃了又睡,反正蕙歌也找回来了,她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虽然很想知道这破狮子乱跑去哪了,可是问了白问,它又不会说话。于是,实在无趣,她就爬上|床补眠了。至于蕙歌么,随便它了,她也不打算管着它。蕙歌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蕙芷,摇摇尾巴,它才不睡嘞,它跃到蕙芷枕边,认真地舔她的脸,双眸却紧紧锁在她安睡的容颜上。

  “臭苍蝇!别在我脸上飞”

  “”蕙歌黑线了。

  第六章当小白遇上蕙歌

  蕙芷醒来的时候,薄暮冥冥,傍晚迫近。

  “我怎么这么能睡”她伸伸懒腰,脸惬意。

  “嗷?”某狮子睁大着瞳眸看着她,别提有多可爱了。

  蕙芷心情大好地摸了摸它的头:“蕙歌,我们出去玩吧。”

  “嗷嗷嗷。”蕙歌猛点头。

  “走呗。”

  悦来茶馆。

  众人看着她带来只宠物走进茶馆,模样奇怪,多多少少都有点惊讶与害怕。

  蕙芷不以为然,早在意料之中的,她各种淡定地走上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小二小二。”

  “来来嘞”小二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蕙歌慵懒地看了他眼,它只顾粘着蕙芷,才没空理他嘞,瞧他脸害怕的样子,蕙歌轻哼了声。

  蕙芷无奈出声安慰他:“小二别怕啦,它不会咬人的。”

  虽然听到她的安慰,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害怕啊,连说话的声音也在发抖“是小姐要喝什么”

  “随便来点啦。”狮子有那么可怕么,蕙芷个人觉得蕙歌还是长得挺欢喜的呀

  “是”待她吩咐完,小二溜烟跑了。

  “”有那么夸张么?她望了望怀里的蕙歌,蕙歌也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她。蕙芷看着他深邃而美丽的眸子,不自觉地笑了。

  不久,茶来了,不过,端上来的人,却是——白纡。

  “小白?怎么是你?”蕙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小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好巧,我也来这喝茶,就看到你了,小二不敢,我就替他送上来了。”他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她腿上躺着只狮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只小家伙啊。”

  蕙歌慵懒地转头看他,只是瞬间,瞳眸中闪过丝不爽,而后,又继续躺着,不看他。

  白纡察觉了异样,惊异只在瞬间,他笑而不语。放下茶具,继续说道:“小紫挺想你的,不她么?”

  “啊,去盟主府找她?”虽然相处不多,不过蕙芷感觉得到,聚紫好蛮喜欢她的样子,这让她有点头疼,虽然说要去找她玩,只是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她可不想打扰他们两啊。而且怎么说她都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应该也快成亲了吧?孩子气怎么点没变的样子啊。

  白纡在她对面坐下,摆弄起茶具:“可以啊,她挺喜欢你的,老吵着要妹夫带着来找你。”

  老吵着?不过聚紫好像没有来找她哎,蕙芷皱眉想,“然后嘞,你妹夫不会吃醋不让她来吧?”

  “小蕙真聪明啊。”白纡轻笑起来。

  “哈哈,她真幸福。”

  “算是便宜那小子了啊。”

  “哈哈”

  听着他俩有说有笑的,蕙歌很不爽,于是个纵身跳上了桌子。

  “啊,蕙歌,你快下来。”蕙芷被它这突如其来的折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