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妖孽为王之就想缠着你

  锲子宿命

  玉石台上。

  天际布满了点缀着布幕的紫灼星月,静谧的夜色,偶尔有流星划过。

  玉石上,有只银蓝色毛发的狮子,它就那么自然地趴在上面,睡得很安详,狮颜与世无争。月光的银色衬着狮子那银蓝的毛发愈发愈柔和,微风徜徉,吹着他的鬃毛,仿佛流光闪耀。

  美,美得不可方物。

  名棕色衣袍的男子缓缓走近,像是守护者般站立,他是袖月,是守护侍,守护侍,就是守护历代狮王的左右侍者,辅佐狮王统狮界。而历代守护侍都有两名,袖月是左侍,右侍则是锦扇,拥有着凡人的黑色长发的男子。

  “唉。注定是逃不过的劫么。”袖月幽深的眸子注视着那熟睡的狮子。

  “袖月,劫是注定的。”锦扇自然低攀上他的肩,安慰地轻拍,“即使我也不相信所谓的占卜。”

  “尊王”望着熟睡无害的狮子,他心里清楚,占卜出来的结果就是预言,可是这所谓的预言,并不是他所希望的。

  “袖月,就让尊王自己去决定吧。既然是劫,总要度过的。”

  袖月无言,锦扇说得不错,他无奈地转身抬头,凝视着夜空的皎月,太多的担忧都只能换成声轻叹。

  “让我决定什么?”慵懒的声音响起,狮子微微睁开眼,上挑的眼线更是显得邪魅,脸漫不经心。它并没有睡着,只是休息假寐了,它知道他们来了,但不想出声罢了。

  “尊王?”袖月愣了愣,转身。

  “有话就说。”狮子不耐烦了,干脆闭上眼。他们总是担心些有的没的,占卜的事它倒也听过些什么,只不过没放心上。

  尊王开问了,袖月却沉默了,他有些犹豫,锦扇望着他,最后开始决定开口替他说:“占卜狮,已经预言了”

  “锦扇。”狮子睁开眼,注视着他的双眼,以种不容反抗的声音道,“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没人谁会跟着所谓的预言走下去。”是在说给锦扇听,更是在说给袖月听。

  说完,它抖抖毛发起身,径直越过他们,走进丛林中。

  袖月怔怔地望着它消失,到喉间的话语终究还是咽了下去,“罢了,锦扇,我们也回去吧。”

  “袖月,没事的。尊王他说的也对。”

  “嗯,我知道。”即使这么说,脸上的担忧仍未褪去。

  如果因为知道注定的结果而去试图改变什么,那才是可笑。

  所谓的占卜,就连下步都说不准,又凭什么注定了结果?

  不过是将切的不如意以注定为借口罢了。

  而且,它才不相信会有什么不如意的。

  “锦扇,我不信什么所谓的注定。”他轻声道,声音在风中却显得那么坚定。

  “我相信尊王。”担忧其实是多余的,阻止不了的就让它发生吧,他相信的是银魄定可以安然度过。

  锦扇冲他莞尔笑,“你说的正是我想说的。”

  “走吧,回去了。”

  “嗯。”

  话音刚落,只棕黄的狮子,只通黑的狮子,相继消失在丛林中。仿佛不曾来过。微风吹落几片树叶,落在他们走过的路上。月,依旧皎洁,微风习习。

  第章是福是祸天知道

  日上三竿,正是姑娘乱跑时。

  繁华的街道,熙攘的人群。

  “救命啊,谋杀啦!”身着浅蓝长裙的姑娘大呼小叫地穿梭在人群之间,还时不时地回头,因为在离她不远的后面,有位中年大叔模样的人紧追不舍。她直跑,甚至都跑到了城外,谁知这大叔还真是有耐心,竟然直跟着她!

  “臭丫头,又来对我家旺财动手动脚!”大叔不满地大吼,脸上怒气腾腾。

  “我没怎样啊!”她欲哭无泪地吼了句。她只不过扒了它几搓毛啊几搓毛啊!这大叔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还敢说没怎样!别再跑了!”大叔那个气的,气呼呼地跟着。

  “有本事就抓到我!”女子只顾着看着追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大叔,不小心就撞上堵肉墙。“啊——”猝不及防地摔到地上。

  “谁啊谁啊,没看见本姑娘正在”女子抬起头,脸怨念地看向肉墙的主人,下秒表情瞬间呆滞

  天呐,是良人良人呐!太帅了!

  虽然她不喜欢书生,可是面前这位,像是书生打扮,又是满身儒雅之气,长长的黑发随意披散,手把折扇,多了份不羁的洒脱。看到他背着包袱,她揣测应该是刚来的吧,不然她住了这么久怎么会没看到过呢?不过他是谁啊,长得这么帅!至少是她到现在见过最好看的男子了!好帅

  有如此良人,端方如玉。

  “姑娘,你没事吧?”他清朗的声音响起,如沐春风地微笑。

  像被迷住,她足足盯了他好久。

  “姑娘?姑娘?”男子面不改色地挥挥手,这才把她的思绪带回来。

  “额,额失态了。”姑娘立马起身,拍拍屁股,“谢谢公子!我“

  “臭丫头,要让我抓到你!我不会放过你的!”大叔越跟越近了,姑娘也顾不得欣赏良人了,直接拔腿跑,“公子!后会有期!”

  她头也不回地跑着,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跑进了树林,现在她只想着快点摆脱那位大叔。

  “姑娘!”他看着她跑进丛林,出于好心,他立马出声叫住她,可是话音未落,她的身影已被层层绿色遮挡,再也看不见。

  跑得真快啊男子出声赞叹。

  “啊!”她跑着跑着,只觉得脚下空,顿时失去重心,直到落了地,她才睁眼看,半会才回过神,这这是坑!她掉坑里了!!!

  黑线刷刷刷顺额头划下,这也太坑爹了吧!这里怎么会有坑!!!

  她观察了下这个坑,好大!怪不得她会掉下来,而且,手下还软软的,屁股也不痛?真奇怪她摸了摸,抓了把看看,竟然是银蓝色的毛?!毛?!她往身下看,银蓝的毛!等等,好像不单单是毛!毛发?!她好像坐在了什么东西上!思及此,她立马找着落地,滑下,再转身看——爹爹丫!!!

  怪物!两只大大的眼睛疑惑地注视着她,她受吓的后退几步,好大,好大的怪物!还是银蓝色的?!

  “怪物怪物啊!”某姑娘颤抖的手指不停的指着面前的怪物她刚刚竟然掉在它的前肢上?

  啊呸,什么怪物,明明就是只温顺的狮子!

  狮子没好气的发出低吼声,歪歪头,朝她靠近。

  “啊啊啊,你别过来!快快走开啊”她紧闭双眼,手不停的指

  狮子不满地哼哼两声,嗅了嗅,闻到了异样的腥味,瞳眸向下看去,然后将头向她靠近,又微微前倾,望着眼前小得跟竹笋样的手指,它不喜欢血腥味,哪怕仅仅点它都受不了,于是,它舔了舔她的手指。

  姑娘慢慢停止动作,缓缓睁眼,看着面前认真舔自己的手的狮子,她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舔舐自己手指的狮子,时间忘了反应,慢拍慢的她才顺视看去呀,手流血了什么时候受伤的?

  于是,她傻了眼。眼前银蓝色毛发的狮子,银蓝色的瞳眸,像淬了星光,简直比星辰还耀眼,还好不是男子,不然她绝对会被迷住的!

  不过她郁闷了,竟然竟然碰到了只银蓝的长毛怪!!!

  “长毛怪啊!”她成功地把狮子的定义化成长毛怪,因为这狮子,毛真的很蓝很长很多啊!更多的,它竟然有只大大的耳朵,还有点尖尖的,实属怪哉。

  “嗷”狮子发出低鸣地吼声,似有些不悦。

  它是非常非常的不悦!

  “吓”姑娘被吓到,望着自己受伤的血已被封住,她慢慢地想收回手,还是有点怕它。“谢谢谢”

  “嗷吼”它低吼,双眸盯着她。

  而她被盯得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额你可不可以带我上去?”她试探性地问道,这坑还不小,也不浅,就她这身高,想爬上去,很难啊再看看,她发现这怪物简直占了坑高的半啊!估计站起来。。。。。。应该可以救她出去吧?

  狮子盯了它会,她以为它听不懂她的意思,于是决定做手势,但出乎她的意料,它竟然向她伸来爪子。

  她惊恐地看着它的爪子,无奈身后还是坑壁,她根本无路可退啊,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拎起来,然后被甩出,还以为它要将自己扔出去,没想到。。。。。。

  地面软软的?不可能!她抬眼看,银蓝色的毛发在她周围随风吹拂,原来她是落到了它身上。

  狮子低吼声,也不管她是否准备好,便缓缓起身,由于体型过大,它的动静还不小。

  “啊”重心不稳啊!她立马抓住银毛,哇,好滑,好舒服!她忍不住摸了好几把。

  狮子不紧不慢地爬出仅比自己的前足高出几倍的浅坑,而某姑娘只把心思系在她手中的毛上,目光闪烁。

  好毛,好毛啊!

  “长毛怪,你的毛真是太帅了啊像丝绸啊!”她忍不住赞叹出声,浑然不知某狮有想甩开她的冲动。

  “嗷嚎。”狮子也忍不住出声了,再被她摸下去,它会控制不住的。

  狮子的吼叫很成功地唤回她的思绪,她眨眨眼,“啊哈,出坑了?!”然后不知为何她看着毛长长了?!

  半晌,她才恍然明白!原来银毛怪直起腰让她从它背上滑落了!怪不得怪不得!长毛狮用长长的尾巴将她安稳地落地,然后转身到她面前,盯着她。

  “谢谢哈”她立马站起来看它,天呐,它是有多大!她站起来也只能仰头看它。

  “嗷。”它低沉的吼叫,向她脸上喷气。

  它它是要干嘛?要吃她么!不要啊!她干笑地后退,然后,转身,跑!“再见再见!”

  谁知才刚跑出几步啊,才几步,后领就像被人提起了,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知道了,她被怪物叼起来了!

  “银毛怪!快放开我啊放开我啊你个银毛怪!”她毫无形象地乱叫挣扎,狮子很好意思的让她荡了会秋千,然后,松口,就这么把她甩出去了。

  “啊啊啊啊啊,长毛狮我讨厌你啊啊啊啊啊!”竟然又甩!第二次了!也因为被甩出去,看着它越来越小,她才发现,原来它不是怪物,原来是只。。。。。。银蓝色的狮子!“啊——唔!呕!”痛啊——她缓缓睁开眼,想伸手去摸地,却什么都没碰到,够不着?啊,离地面怎么还是有距离?她东张西望,很快明白了事实——她被甩到树枝上了!

  “银毛狮!!!”她无力大喊。她不就是摸了摸它的毛么,它怎么就这么小心眼!

  “银毛狮?”树下传来兼并好笑又疑惑的声音。

  她立马向树下寻找声源,啊,是那位公子哎!

  “公子啊公子救救我啊!”她彻底欲哭无泪了,不过心底是非常感谢这位公子的及时出现啊的,太感动了。

  “嗯,你闭上眼。”

  “噢”她只觉得腰身紧,被人抱紧了么

  “可以睁开了。”公子的声音就在耳畔,她睁眼。发现她就站在他身边了!

  “哇,公子谢谢你啊!呜呜呜”她把抱住他,蹭。

  “额”他僵硬了下,对着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姑娘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嗯嗯。”她干笑两声,走在他身后,好奇的双眼东张西望地看着两旁的树木,说不出的怪哉

  更多的,刚才被大叔追的事情,她也忘得干二净了。

  不远处,某狮子正盯以睥睨天下的姿势看着这两位人类。

  “有趣。嘻。”它笑得诡异,得瑟地摇摆着长长的尾巴。

  第二章养只狮子做宠物

  在那名公子的带领下,他们走出了树林,返回镇上,集市也热闹起来,她有些犹豫地想要叫住他,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却像看透她的想法,问道:“姑娘可有麻烦?”

  “没没啊。”她只是想看看那位大叔还在不在。

  “姑娘,以后还是不要虐待动物了。”其实他也只是好奇,就顺道问那个大叔怎么个事情,顺道替她解决了。

  她听着,嘴角不禁抽搐,“虐待,虐待?!我哪有”

  “可是大叔说”说来也奇怪,她个姑娘家,没事对动物动手动脚的莫非是

  “啊呸!公子你不要听他胡说,我对动物很温柔的,那只狗太脏了,我只是想替它弄掉脏脏的毛发而已!”

  原来是这样,他点点头,看来是他想太多了。

  “公子你相信我,我对动物没有非分之想的!”她只对美男有非分之想。

  “”

  “总之谢谢公子!我,我先走了!”

  “恩,后会有期。”他目送她离开。

  莫府。

  “沫沫!!!我来了!!!”她几乎是口气奔进大堂。

  听到呼唤的正主,莫府的大小姐——莫沫缓缓从内堂走出,看到得就是跑得气喘吁吁的蕙芷,“咦?惠芷你怎么了”

  “我我那个狮狮狮”它被那狮子吓得不轻,正准备向沫沫吐口水。

  “什么?啊,对了,送咱亲爱的芷儿个礼物。”她诡异笑,将藏在身后用双手端着的箱子递到了她面前。

  “狮狮子!啊,什么?”她还没说完,就被她的箱子提起兴趣,立马凑到箱子周围东看西看。

  莫沫龇牙笑,举到她眼前,打开——

  “啊———”下秒,某姑娘的尖叫响透整个府邸。

  因为某只厚脸皮的狮子,扑到她怀里,用爪子抱住她的脖子,就像圈样套住她脖子了还用它长长的毛蹭她的颈窝!

  下意识的,她反感的想拉开它,可是拉不开!

  “沫沫!帮忙啊!”丫的,蓝色的狮子!

  “额”她连忙抓住狮子,可它就是死死的抱着蕙芷的脖子,还用它的毛乱蹭。

  “它很可爱啊,你怎么不喜欢?”

  “我讨厌它!”就是讨厌。想起那只银蓝色毛发的狮子就讨厌啊!虽然面前是只蓝色的狮子,而且!狮子不都是棕黄铯的么,这是狮子又是从哪来跑出来的?再而且,它的耳朵怎么也大大的?尖尖的?

  狮子微微愣了下,抱住脖子的爪子也松了点,讨厌它么

  她无奈地再次抓住狮子,这下拉开了。

  “你看,狮子知道你不喜欢它就放手了,好有灵性!”

  “我不喜欢狮子!我喜欢猫。”才怪!

  谁知

  “喵吼”怪腔怪调的声音怔住了蕙芷,她惊悚了僵硬地指向某狮子,“它它它”

  “看来它是真的喜欢你”她认真地说,脸正色。

  “”被只狮子喜欢她有那么喜感么哭了

  “你要不要它?”它体型很小,跟家猫差不多。“可以把它当猫养啊。”

  “不要!”她果断拒绝。把狮子当猫养?那她还不如去买只猫养呢!

  某狮子听闻,耷拉着脑袋,副好伤心的样子

  “芷儿芷儿?”她举到蕙芷面前,欣喜道“看看,它都伤心了”

  蕙芷不禁好笑道,“这狮子”好像很通人性?对它的反感也少了几许。微笑着又道,“不过,我还是不要。”说罢便向门外走去,要她养个狮子是怎么回事?狮子是很可怕的!而且小心眼!从那只大大的狮子身上她愈加愈肯定了,虽然这只小但是狮小鬼大!太危险!

  狮子立马挣脱,追上蕙芷,咬住她的裙摆。

  她停住,想抽回,可是怎么连半点都没松动!这狮子力气有多大啊!她黑线,回头恶瞪它,“放开。”

  它摇摇头,看见她瞪得越厉害了,它才缓缓松开,然后趴地上打滚“嗷嗷嗷”

  “!”蕙芷完全目瞪口呆了

  “这狮子好可爱啊”莫沫走出来,摸了摸狮子的头,结果它打滚得愈来愈厉害,吼叫得那叫个伤心

  “芷儿”她无奈了,看向蕙芷。

  “好吧,我养就是了”无奈无奈

  于是,她微笑地拎起狮子,“狮子要听本姑娘的话哦。”她决定了,要好好收拾这只卖萌的破狮子!定让它露出本性,然后,扔河里喂鱼!

  “嗷嗷。”狮子乖乖的点头,舔了舔她的手

  好熟悉她愣了愣对了,先前那只狮子也有舔过她好像,不讨厌

  “那这只狮子就交给你咯。”沫沫朝她眨眼笑。

  蕙芷有点困惑地看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等等,沫沫这只狮子你又是哪来的?”

  “啊,这个”沫沫好像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算了她也不多问了,人家大小姐要只狮子还难么,上次她还带了只金鱼回来呢,鬼知道她怎么做到的。对于她总是弄出点新奇的玩意,蕙芷也该习惯了。不过

  “为什么送我?!”这才是重点!以前她带回来什么东西都是她自己养的,怎么就给她了,还给她个这么不样的狮子?!

  沫沫怔了怔,“额,因为我不想养狮子反正芷儿你个人也无聊,养只狮子你就不会那么无聊啦。”

  她说得义正言辞,蕙芷无言反驳,有点郁闷为什么有这样的好友,她无奈地抱起狮子,“走吧。”这只狮子还真的像猫样又小又轻,可是

  某狮子很自然的蹭着她的胸口痒!

  “流|氓狮子!”她羞愤地拎起扔地上,毫不留情地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