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龙须针(1/2)

加入书签

  左右也就这么大个京城,数来数去也不过这么些个人。发生过什么事情,在有心人那里总归是记得住的。

  程晚玉与梁亦博的亲事虽然告吹,但至少双方的意思曾经那样明确。长公主所代表的承恩侯府一支连带郑国公府都有从中立改为太子一脉的迹象。

  若是这种时候,太子再不表示些什么,那就真的枉为与四皇子较量多年的强劲对手了。

  今日之盛事,是太子结交与试探众人的绝佳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不到!

  “这三个人恐怕不简单,等一会儿三姐你带六公主离他们远一些,万万不能让他们近身。”程晚玉不明所以的点头,六公主不谙世事的无所谓着。

  再度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程晚清心中满满的疑惑,为首那男子,虽从未见过,可当眼神相撞时,明明感受不到丝毫敌意,但心中沉甸甸的感觉却总是有增无减。

  “好了好了,走我们去拿我的花。”程晚玉一手拽一个,向亭子里走去。

  时间逐渐推移到晌午,人也越来越多起来。一切似乎与计划的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来参加诗词会的人不可谓不多,因之前的名单只是初列,还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学子或是想着一朝登天的男子也都跑来凑热闹。这种时候贵人多,指不定自己表现好了入了贵人的眼,就能少奋斗个十年呢。

  渐渐的,无数贵妇携小姐而至,这一方的芙蓉亭,莺莺燕燕济济一堂,少女的娇笑声时而传来,弥散在这一方天空。

  “长公主,太子驾到。”有人匆匆来报,长公主却在怔了一下后随即恍然,掸了掸衣衫,出门相迎,因长公主毕竟是太子的姑姑,所以太子此行显得极为谦逊,以子侄辈的姿态倒是赢得了众妇人的一致好感。

  若说太子此人,十八岁的年纪,却已显得十分老成,身着碎竹叶的雨过天青色锦衫,腰间束锦带,却无多余点缀,芝兰玉树的往那一站,贵而不奢,雅致谦逊,似乎真有股子未来明君的派头。

  程晚清眼神有些飘忽,上一世说来也巧,因先遇到了四皇子,之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南疆,她都从未得见过太子其人。

  说起来,这还真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她上一世设计了无数次的男子,不知哪里而来的羞愧,程晚清后退几步,与迎上去的程晚玉和六公主保持了距离。

  “你个丫头,父皇跟我讲你偷偷跑来玩,我还不信,没想得你真的在这儿,这么贪玩回去也不怕挨训。”

  与别的皇子皇女不同,太子对这个六妹妹是十分喜爱的,或是珍惜那份来之不易的纯真,太子总会在必要时给这个妹妹以特殊的保护。

  或是天命,六公主虽然并不受宠,却总得贵人相助,无论是长公主,还是太子,具是如此。

  本是女子聚集之地的左芙蓉亭,此刻却因为太子的到来而愈加热闹。

  而与这热闹格格不入的却唯程晚清一人而已。可有时候天不遂人愿,越想避开的时候往往越避不开。

  太子目光若有若无的扫了过来,对长公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