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偷偷去学了很多本领,做饭按摩当然

  莫小希永远不会说自己是为他而学的。莫小希平常有很多职业,模特,服务员,发单员,打字员她从十五岁开始,就自力更生了,她做很多职业,有时个周末

  能做几份工。她不想再用东方宇的钱,她觉得如果还用他的金钱,那她辈子都是被施恩者,她辈子也无法在他面前真正地站起来。其实她潜意识是希望能早点

  与他站在同地平线上,那她离他的距离又近了分,她内心的奢侈又会多分希望。也许做的是无用功,可是如果不去做,那就点希望也没有。

  东方宇无疑是粗心的,没注意到他给莫小希的卡,已经几年了,里面的钱都分毫未少。

  两人时都没声音,东方宇非常舒服地发出声轻微的呻吟声。

  感受着头上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抚摸,东方宇此时异常地地平静,惬意放松。每天上班,都要打起聚精会神地应付着各种突发状态,神经不敢松懈下来,有时会

  感觉好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地发泄番。可是去洒吧喝酒,与那些朋友样,去玩各式各样的女人,自己实在不喜欢。只想早点把心爱的女人白雅馨

  给娶回来。因为他很向往父母的爱情,结婚这么多看,还如膝似胶,甜蜜得不行。在东方宇十八岁的时候,他父亲东方豪就把公司全交给他,自己只做个闲人,

  没事天天带着老婆世界各地到处跑,想见他们面都很难。没见过这么不负责的父母,只顾自己逍遥,却把那么沉重的担子撂给了儿子。有时他都想问下,

  他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嘛,怎么舍得啊。其实东方宇很羡慕他的爸妈,两人那么相爱,始终如。他也很想生只娶个女人,那就是把白雅馨娶回来。

  白雅馨就是白氏房地产的白雅馨,白氏从事的全是高端级的地产,非常富有。他们从小就青梅竹马,俩小无猜,主要是他双方的父母曾经在他们儿时约定好的,定为

  亲家。两家住的又很近,都是在富人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特别喜欢她,直在追求她,希望早点把她带到婚姻的殿堂。不过白雅馨直没松口,说什么

  自己的梦还没实现。白雅馨是跳舞的,她最大的梦想是登上最高殿堂。白雅馨是个大美女,精致的五官,高挺的俏鼻,最主要的是她有双修长的美腿,

  婀娜多姿的身材,因为她是跳舞的,身体的柔韧性特别好。看过她跳过舞的男人,没有男人不被她迷倒的。所以东方宇为了白雅馨,直守身如玉。虽然身边美女如云,却直洁身自好,不与任何明星传什么绯闻。

  他生活直很低调,很少公开露面,

  外界甚至都没有他的照片。白雅馨是值得骄傲的,周围追求者太多,无论是为了她身后的白氏,还是她自身的秀件,都让男人愿意飞蛾扑火似的,围着她转个不停。

  她到现在还没答应东方宇的的求婚,说自己的梦还没有实现。自己有时也很迷茫,不知到底喜欢她什么,每当想到这些,脑海就会片空白。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可又说不出来,到底哪不对,又好象就该是这样的。

  放心

  “小希,你说女人最喜欢什么?我是说男人送什么东西,女人会最开心?”莫小希正静静地按着的时候,东方宇让他困惑不解的问题。他很是纳闷,为什么他最爱

  的女人白雅馨为什么,至今没有同意他的求婚,他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他的条件又不差,东方集团总裁,直是最爱她的男人。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家定的又是娃娃亲,感情直很好,发展得稳定而快乐。他从小到大,也直认为他的老婆

  除了白雅馨,不会有别人。他生活得也特别低调,从不以太子爷自居,也不沾花惹草,只为白雅馨守身如玉。他今年已经二十八了,爷爷,还有爸爸妈妈都催了多次了,说想抱孙子了。他也有点急了,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具体得也说不清楚。白雅的生活太招摇,天到晚都在外面飞,想见她面都不容易。本来他也不轻松,必竟公司他是总裁,有很多事还是要他亲自过问的。对于白雅馨,还是有点把握不住。不是他

  没自信,而是他直尊重白雅馨的选择,让她追求她所钟爱的舞导,尽情地绽放属于她的美,让无数男人为她疯狂为她痴迷。只要她喜欢,他会默默地等着她,直到她累了,不想飞了,自然会回到他的怀抱来,他直这么坚信着。

  “当然是结婚戒指了!”当你男友拿着戒指,单膝跪在你面前的时候,如果是你深爱的男人,没有人不会感动得落泪的。女孩都是爱作梦的动物,心中都会有个梦寐以求的景象。这个场景虽然俗套,却很浪漫,是无数

  女孩子心中的梦。莫小希也是个女孩子,有时也会傻傻地做着个美丽的梦:东方宇拿着她设计的戒指,单膝跪着,向她求婚。每当梦到这样的场景,她都是笑着

  醒的。当然,如果这个梦有天能成真了,那就太好了。唉,梦就是梦,仅此而已,还能有什么指望呢,明知就是不可能的事。

  “真的吗?如果雅馨也是这样就好了。那你说,我给雅馨买个什么样的戒指,才能够打动她,让她答应我的求婚呢?”男人有时真的很粗心,粗心到伤害了不该伤害

  的人却浑然不知。东方宇是个聪明的人,是个成功的商人。他从十八岁就接管了东方集团,把旗下大大小小的子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工作得如鱼得水,毫不费力。但在感情方面他却是个迟钝的人,根本没意识到莫小希对他的感情,可能直把她当作是自己的妹妹吧。也许,他感觉到了,只是装傻,不想回应也说

  不定。不管是哪种,对莫小希来说,都是没有希望的梦,应该没有让梦见天日的那天。

  “呃,这个,你问白小姐最好,恐怕我不能帮到你。你知道女孩的眼光都是不样的,我喜欢的白小姐不定会喜欢。你直接带她去选不是更好吗?”莫小希真

  的无法淡定,按摩着的手停顿了下,瞬间心痛得不能呼吸,

  他终于要结婚了,真为他高兴,因为他等了白雅馨那么多年,终于可以抱得美人归了,真好。当然,自己的美梦终于要破碎了,可以彻底死心了,不用再假装

  无所谓了,也许自己真的可以离开了,不能再做梦了。做了八年的梦,该醒了。莫小希使劲地抿着嘴,控制着自己即将要崩溃的情绪,尽量显出无恙的声音,

  不想让他听出什么不对劲。世上最残忍的事情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看不到我。我喜欢你,你却根本不知道,还利用我对你的感情,狠狠地

  伤我,还在伤口上再撒把盐,我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你微笑,为你开心而开心,为你难过而难过。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天,自己也明白有些感情只适合隐藏起来,

  见不到阳光。有些心痛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慢慢舔舐,露出它血淋淋的面。莫小希,放手吧,别执著了,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要再做不切实际

  的梦了。有些故事,只适合自己说给自己听,永远见不得阳光,碰不得空气。痛吧痛吧痛吧,痛到麻木,痛到绝望,痛到无法呼吸,痛到忘了什么是痛,忘了对你的感觉,忘了忘了,切

  都忘掉吧。允许你现在肆无忌惮地想念他,可以天马行空地为自己画地为牢,但不能太久。这样也好,自己终于说服自己,找到了出国的理由。出国,如果可以忘掉你,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可以重新开始,过种全新的人生。

  “小希,据我所知,你不是学设计的吗?你的导师说你的成绩特别好,美国波士顿大学录取你了,你有什么打算吗?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啊?”东方宇闭着眼睛,感受着头上的轻松,想起了莫小希留学的事情,忽然想起她就要走了。

  “宇哥哥,你不说这事,我也要和你商量呢。是这样的,波士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来了,都教授今天还问我什么时候过去呢?你说我什么时候过去呢?只

  有个月的时间考虑。”怀着颗惴惴不安的心,看着丝毫不睁眼的男人,仍然希望他能提出挽留的要求,只要他提,自己就定会如他愿的,坚决地留下来。即使是卑微地爱着,痛苦地活着,自己也认了,只要他肯留自己下。

  “小希,这是好事啊!我当然希望你能早点过去了。呵呵再过几年,你可就是享誉国际的大设计师了,想请你过来上班,可能就不容易了。你要是回来了,可以直接来东方集团上班,我随时欢迎啊。”东方宇闭着眼睛,语气很是轻快,想到自己手从孤儿园带回来的小姑娘,马上就要变凤凰飞了,很是为她高兴。时间真是快啊,眨眼的工夫,小姑娘竟然变成了大美女了,当然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大才女了。

  “宇哥哥,你真的希望我去国外留学吗?其实我不怎么想去,我想在国内读书。”女人有时就是死心眼,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到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明知是死路,还要往

  前冲,非要来个飞蛾扑火,自寻死路。莫小希也是死心眼,打破沙锅问到底,拐弯抹角地想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来。

  “小希,你怎么这么问?什么叫我希望?去国外上学,那是你的事。那是对你能力的锻炼,对你自己将来的前途大有好处,你不能说是为了我才去学的。你是为了你自己而学习的,

  有了真本事,到哪都不愁没饭吃。你看看你弟弟,小北多争气,现在可都是小发明家了,不久的将来,肯定是很了不起的。你作为他的姐姐,可不能太落后啊。

  你放心,你走了之后,小北你不用担心,我肯定会帮你照顾好他的。再说他已经十五岁了,你不用处处顾及他了,你也要想想自己啊。你啊,就安心的去学习

  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东方宇以为小希是因为弟弟,不愿意离开,说着不着边际的安慰话。其实莫小北真的不用怎么担心,因为他很懂事,什么事都能自

  立了,根本用不着莫小希怎么烦心他。说来说去,他还是希望自己走,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小希

  的心拔凉拔的,全身都觉得奇冷无比。

  “好,我去!你不是要向白小姐求婚吗?这样吧,我帮你设计款戒指,希望能到你。在我走之前,我会把设计好的。”没有希望,只能为他祝福,但愿他长久的

  等待能够圆满,他爱的也苦,爱上了个太耀眼的女人,注定无法轻松。自己得不到想要的人,只希望心爱的人能够得到他的最爱,这就够了。你可以不爱我,可

  以不知道我爱你,可是什么都不能阻挡我爱你,这就足够了。

  “好,到时我会抽时间送你的,到那边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特别是钱方面,不要太苛刻,不用太节省,你知道,我不介意你花多少钱的。我既然把你带回来的,就是希望你过得

  开心快乐。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希望你能合理利用,不要太辛苦。”个男人把自己从孤儿园带回来,如此待自己不薄,真的很不错了,不管怎么说,这份情自己是永远也还不清,他永远是自己的恩人。

  “好,我会的。”知道自己不会再用他的钱,嘴上还是很轻快地应着,只是不希望他有什么怀疑,让他心里有什么芥蒂。他既然希望自己是快乐的,那自己就是快乐的吧,今后要试着忘记对他的

  这份感情,试着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无关乎爱情。

  这几天小希忙得要死,忙着签证,忙着分别,需要做的事情特别多。当然她的都教授是很欣慰的,这孩子终于开窍了,愿意去到国外学习了。说实在的,这几天

  他很紧张,就怕这孩子哪根筋搭错了,不肯去,那真是太可惜了。他觉得莫小希很有灵气,特别是在设计这方面,很有天赋,想法总是新颖独特,独出心裁,

  别具格,总能给人惊喜。他教了这么多年,莫小希是他最欣赏的个孩子,人长得很漂亮,却并不象其他孩子那样,浮燥,不成熟,夸夸其谈,身上也没有什么公主病。因为这是所

  富人学校,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贵,都是典型的太子爷,公主。小希不知是通过什么方式进来的,不过她是插班生,按理说她才十八岁,但成绩如此优秀,有什么

  不可以,至少她是靠实力进来的,不管有没有关系,都不要紧,他喜欢这个沉静如水,美丽大方的孩子,希望她能学成归来,荣耀无限。

  这天星期六,莫小希进了弟弟的理工学校,莫小北已经在读大了,他直住校,过得非常充实,因为他有做不完的实验,他进实验室,就忘了什么叫时间,真的是废寝忘食啊。

  “小北,有人找你!”正在莫小北聚精会神地忙着自己的实验时,有人在实验室门口喊了他下,他顺嘴哦了声,就继续忙碌了,压根不清楚自己哦的是什么。莫小希进

  来以后,就静静地站在边,看着忙碌的小弟。他已经很高了,有米七几了,象个男子汉了,要不是脸上还稚气未脱,谁能想到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都说

  工作中的人是最帅的,小希感觉自己弟弟现在的样子老帅了,脸地严肃,带着副眼镜,全心全意地关注着实验的每步,对周遭的切视而不见。真是为

  他骄傲,看他如此认真的样子,不难想象将来,弟弟肯定会成为个人才的,感觉好骄傲啊。爸爸妈妈,你们可以放心的走了,我们已经长大,弟弟也很有出息,

  我们过得很幸福,你们不要太牵挂。如果在天国能够看到,爸爸妈妈,你为我们祝福吧。

  “哈哈哈,终于好了。耶,姐,你怎么来了,你来了怎么不叫我下啊?”实验终于大功告成,莫小北开心坏了,为了这个实验,他可是废寝忘食地研究了不少

  时间了,终于成功了,怎么不手舞足蹈起来。转头,看到姐姐竟然站在边上,笑容可掬地看着他。

  “哟,我哪敢打扰我的发明家弟弟啊,万不小心把你的实验搞砸了,你不找我拼命啊!小希,饿了没?”莫小希调侃着憨厚老实的小弟,小北不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他有点内向,

  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不停地捣弄各式各样的器械,那些才是他的朋友。只在沉浸在实验中,他才会很开心。而旦忙起来,他就会忘记吃饭,

  所以她的小弟莫小北人虽然很高,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麻杆,瘦得不行。

  “嘿嘿嘿,姐,你不说还好,这说,我肚子都咕咕叫了。”莫小北摸着空空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还是姐姐了解他。

  “就知道这样,走吧,我们去吃饭。”莫小希脸无可奈何的样子,牵着弟弟的手就往外走,唉,真是个实验狂,只要想到什么,马上就去验证,精神可嘉,

  却可怜了他的脾胃,他已经患上了慢性胃炎。真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孩子,自己要是走了,他能照顾好自己吗?

  “姐,等下,我的实验器材还没收呢,我马上就好,得先把数据记下来,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结果,为了它,我这个月可是都没好好睡过觉了。”莫小北挣脱

  了姐姐牵着的手,迅速跑回实验台,整理着自己资料,把器皿清洗,放回原处把切都彻底忙完了,才跟着姐姐出来吃饭。因为他经常做实验,不能吃辣的,辣是

  百味之王,吃了辣,他的嗅觉就不灵敏了,不能很好地感知其它的味道,所以莫小北为了他的实验,从来就不碰辣的。莫小希也知道他这个毛病,就选了家面馆,

  姐弟两人吃牛肉面。两大碗面上来,莫小北就狼吞虎咽起来,等到闲下来,才发现自己肌肠漉漉,饿得不行了。眨眼的工夫,碗面就没了。莫小希把自己

  那碗还没开动的,又推到他面前。

  “姐,这是你的面,我吃了你吃啥?”莫小北愣了下,尽管还想吃,却有点不好意思。

  “吃吧,跟我还用客气吗?我不怎么饿,我知道你已经饿坏了,我可以再叫啊,怎么地也得先把你的胃填饱吧。”莫小希招手又让服务员再下碗面,怎么地也得

  让弟弟把肚子吃饱了。唉,象弟弟这样,做起他的实验发明,就把周围的切都忘记了。忘记吃饭,忘记时间,忘记自己他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她

  如何放心地出国啊,看着狼吞虎咽的弟弟,莫小希内心如打翻了醋瓶,不知什么滋味,很是无奈。

  “姐,你不知道,我将近有个月都没好好睡个囫囵觉,这段时间直在研究我的这个实验,哈哈哈终于成功了,这下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个安稳觉,可以

  好好地吃顿了。“吃得差不多的莫小北,因为实验的成功,心情非常愉悦,并不注意到姐姐脸上的愁容。

  “当然,小北可是个发明家啊,呵呵你直可都是姐姐骄傲啊!”不想打击弟弟的喜悦,看到他过得这么充实,这么健康,莫小希很是开心,幸亏弟弟生活得这么

  幸福,还是副单纯的模样,没有因为失去爸爸妈妈而觉得与众不同,这是最好

  的结果。

  “莫小北,你终于舍得从实验室里挪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还要闭关段时间呢?耶,这是谁啊?你女朋友?”正在莫小希看着弟弟脸无邪地向她讲述自己的实验时,

  这时从外面进来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