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希之爱

  不想触及的往事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们啊,不要走啊呜呜呜”唉,又做噩梦了。莫小希沉浸在自己的梦里无法自拔,哭得特别伤心,上气不接下气,直到从噩梦

  中哭醒。

  每次梦到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是特别地难过,心痛得无法呼吸,真的好想好想他们啊,不知他们在那边过得幸福不?见不到了,见不到了,却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只能在梦中与他们相见。有些回忆,是不愿触及的伤,越想越痛,越想越是悔不当初。如果当时自己不那么任性,不执意要出去旅行,也许他们现在还是幸福的家人。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如果不能让她的爸妈复活,只有无尽的懊悔伴着她。没有人会去追

  究她的过错,没有人知道这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可是她过得很沉重。

  莫小希永远无法忘记十岁那年,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地幸福啊!那年,因为爸爸做生意赚了钱,他们打算出去好好地玩回。爸爸开着车载着全家人起去秋游。他们

  路去了很多地方,去过西藏的布达拉宫,看着那碧蓝的天空,洁白成片的羊群,还有

  那神圣的庙宇,切的切,都那么和谐,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美。他们也曾爬上了黄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家人终于站在了陡峭的天都峰上,

  看着周围的景物,真是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各式各样的石头,有的象把锋利的剑,有的象动物,有的象挑山工,有的象顽皮的娃娃不站在那个高度,就看不到那样的风景,无法理解其中的个中滋味,太令人震憾了。天都峰的美,只有当你踏过鲫鱼背,走过线天,看着触手可及的云海,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景象,才能理解“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首诗的真谛。他们也看过西湖的雷峰塔,追逐过蓬莱的日出,抚摸过大海的宽阔,吃过各式各样的美食

  唉,每当想起,就会无声地抽泣。为什么老天爷如此地无情,要夺去父母的性命,至今难以接受。无法忘记曾经的快乐,那时自己与弟弟,真是无忧无虑的孩子,开心快乐,太幸福了。爸爸妈妈把自己和弟弟当成手心里的宝,想着法的宠爱,家人其乐融融。如果可以,真想辈子都是这

  样,永远都不要有什么改变。可是老天是不长眼的,是绝情的,是没有眼的。可能嫉妒他们太幸福了,竟然真把他们的爸爸妈妈带走了。

  那是他们在旅行了圈回来的路上,家人都累得不行,她和弟弟在车里昏昏欲睡。因为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根本无法看清前面的道路,路又特别滑,他们也不怎么

  熟悉周围的路途,结果个

  不小心,车子竟然翻进了旁边的河里。在掉进河里的那瞬间,她的妈妈使劲全力把她和弟弟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从半开着的车窗里,推了出去,他们掉进了河里,而他们的父母却没能从车里逃出来,与他们连句离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他们俩掉到河里,也是被看到的路人从水里捞上来的。当时弟弟也差点没救过来,幸好后来经过好心人的急时抢救,又最终苏醒过来了。当时她仅仅十岁,弟弟莫小北才刚七岁,

  老天就无情地夺去了父母的性命。不愿回想,可是每当特别难过特别伤心的时候,就好想妈妈,好想能有妈妈的拥抱。切都没有了,没有了爸爸的呵护,没有了

  妈妈的唠叼,没有了童年的快乐,她和弟弟成了孤儿,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后来被好心人给送进了阳光孤儿园。进了孤儿园,她直是沉默的,没有发出过声音。她直过得浑浑噩噩的,对周围的切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不愿意清醒过来,直不愿相信爸爸妈妈去世,直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弟弟每天总是呆在她旁边,可怜兮兮地扯着她的衣袖,个劲地哭,哭着要妈妈,哭着要回家,她也不管不顾,不理不睬。直到有天

  有人要把弟弟领走,他们强行把莫小北要抱上车带走。莫小北哭喊着

  “姐姐,姐姐,快救我,救我啊”莫小北的哭喊声显得那么凄惨,那么地绝望,让旁边听得人都心酸不已,心疼得掉眼泪。就在对中年夫妻更是强制性把莫小北塞进汽车里,即将要开走了那瞬间,莫小希忽然就醒了过来,她跑到了车前,直直地站到了车的正

  前方,两胳膊张开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车里的人,把开车的司机吓得魂飞魄散,立即脚踩刹车,之间距离只隔几厘米那么远,差点就撞上了,太危险了。

  “找死啊,滚开。”司机缓过神以后,冷汗直冒,对着莫小希大骂了起来。

  “把我弟弟放下来,快把我弟弟放下来,不然你们别想走,要走就从我身上轧过去。”莫小希两眼瞪着车里的人,丝毫不退缩。她弟弟在车里也是又喊又叫的,

  又是用嘴咬又是用脚踢的,挣扎得厉害,下也不停歇,让原本想收养他的人

  烦不胜烦,感觉是条养不熟的狗啊,留着有什么用,反正也养不熟,就把莫小北从车上扔下来了。从那以后,莫小希就正常了,她下子懂事了。因为她知道,她不能这样下去了,没有了爸爸妈妈,她还有弟弟。今后她就是弟弟的爸爸妈妈,她不能让弟弟离开她,不能让弟弟再没有亲人,她要保护他,要让他过得开心。她天天在孤儿园里抢着干活,抢着扫地,刷碗,洗菜,洗衣服,刻也不愿闲下来,因为她怕被人领走。因为经常有人要把她或弟弟带走,她死活不肯。

  甚至园长杜微也多次找过她谈过话,意思是有很多人想领养她弟弟,希望她不要阻拦,甚至告诉她,也许到了别人家里,日子过得比现在还好呢。可是她不愿意,她宁愿

  过得苦点,吃得差点,穿衣服穿得破点,也不想把她和弟弟分开,除非有人愿意把他们同时带走。可是没有人愿意带走两个孩子的。她也跪下来,苦苦求过园长,希望能让她姐弟俩留下来,让她

  做什么她都愿意,她不怕苦不怕累,可以做很多活。可是园长却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主要是资金不足啊。原来本来资金不缺的,可最近这两年,不知怎么了,

  赞助的钱却迟迟不到位。没办法,孤儿园为了生存,不得不把里面的孩子让社会上的家庭,可以来领养。因为来收养孩子的人,选择什么样的孩子,喜欢哪个孩子,

  是他们说了算,她根本做不了主的。不过园长杜微妈妈也答应她,尽量帮她拖着,不让她和弟弟分开。杜妈妈其实很喜欢她,觉得她比其他的孩子要懂事,要坚强得多。只是园里的孩子太多了,她根本没那么大的能力支撑着园里的开销。所以如果有人要领养孩子,她只能默许,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们把孩子带走,而且还要让他们挑选顺眼的孩子。

  因为莫小希和莫小北长得很漂亮,在众孩子中很出色,总是有人第眼就相中了,她也多次找借口给搪塞过去了。不过她也知道,这不是长远之际,她敷衍了

  次两次,不能直护下去啊。总有天,她们姐弟俩还是要离开孤儿园,要被人带走,不然上学都是问题,总不能让他们不学知识吧。唉,只是希望能遇到好心的人,不要太为难他们。天下可怜的孩子太多了,自己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多好的孩子,多苦的命啊!如果可以,当然愿意让他们留在这里,只是现实太残酷啊!

  可是该来的还是会来,这天有对夫妻看中了莫小希,想把她带回去。她死活不肯上车,两手死死抓着车边,不肯进车里去,被站在旁边的那个胖女人啪啪啪,甩了两个大耳光,半边脸顿时就肿了起来,打得她两眼直冒金花,差点没昏了过去。她弟弟在后面拽着她的衣服拼命地哭喊,姐姐姐姐地叫个不停,边喊边哭。那可怜的哭喊声,显得那么地无助,那么地让人心酸。莫小希心里非常清楚,此时肯定不能晕过去,绝对不能上车,不然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弟弟了。她两手死

  死地扣住车门,不肯进去。她想好了,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弟弟。心里只有个信念:那就是定要跟弟弟在起。杜微妈妈也在旁边掉眼泪,劝着那对中年妇女,希望他们高抬贵手,不要带走她。可是那对蛮横的中年女女根本不理睬,个劲地掰

  她的手,想尽快把她带走。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正在这千钧发的时刻,外面进来了群人,为首的是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人虽然不大,却异常冷漠,看着拉拉扯扯的人,脸色很是难看,显然是很生气。

  遇到他

  “东方少爷,你来了,太好了,他们要把小希带走。可是小希不愿意,她还有弟弟要照顾,她真的不想离开这。”杜园长看到走过来的青年,很是开心,急忙

  向他诉说道。来人身高米八左右,长得帅哥十足,有点象黄晓明,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岁左右,盛气凛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随身秘书,还有几个西装打扮的年轻人。

  他就是传说中的东方宇少年,他年纪轻轻就掌管了东方集团,而且把它经营得有声有色。东方集团涉及到的领域特别多,房地产开发,高端珠宝设计销售体化,

  还有娱乐公司你很难想象得到,这么大的企业,掌权的人竟然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东方宇的父母长年不在国内,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悠闲似神仙。反正

  东方集团产业足够强大,随便自己的儿子去折腾,只要不把它折腾没了,就行。

  “孤儿园什么时候允许强行带走孩子了?你们没看见吗?她不愿意,放手!”东方宇阴沉着脸,直接对着正拉扯不停地那对男女说道。

  “你是哪根蒜啊?凭什么管我们的闲事,我们想带走谁,就带走谁,我们是她们的上帝,今后是给她吃给她穿的人,跟着我们走,是去享福!没想到碰到个这么不识抬举的臭丫头。你不跟我们走,今天老娘还就非把你带走不可了!”那个胖女人趾高气扬地高声叫着,捋着袖子还打算去动手。

  “是吗?沐武,既然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让他们知道下我们这的规矩,不用客气。”看到莫小希惨不忍睹的脸,东方宇的脸色更加难看,敢在他的地盘上

  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也要有承受后果的本事才行。

  “是,少爷。”他身后的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人,长得特别强壮,看就是长期习武的人。他走上前去,不费吹灰之力,啪啪啪就对着那个胖女人脸上左右开弓,边巴掌,

  顿时把那个胖女人打懵了,呆呆地看着沐武,傻了。她老公冲上来就想动手,还没到沐武的跟前,就被他脚揣趴下了,捂着肚子,疼得嗷嗷直叫,在地上打滚。

  “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不然就不是这脚了,到时我把你废了。奶奶的,老子从来不打女人,没想到今天竟然打了头肥猪,恶心死了!”沐武看着

  不堪击的狗男女,直接把他们撵走了。他也是嫌弃得不得了,他可是特种兵出身的,竟然来对付这种下三烂,太丢身价了,如果传到哥们耳朵里,自己不要混了,名声都搞坏了。

  “小姑娘,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东方宇走到莫小希的面前,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揩着她脸上的污垢,轻轻的,温柔的。莫小希看着面前的帅哥,

  第次有了心跳加速的感觉,捂着受伤的半脸,不想让他看见,只希望他看到自己干净的半边脸。可是他很有耐心,轻轻把她的手拿开,然后看着那清晰的五个

  手掌印,眼神充满了杀气。刚才就不该那么轻易地放那走那对狗男女,受到的教训太轻了。

  “我没事了,谢谢你,东方少爷。”莫小希低着头,不敢看那张英俊的脸庞。这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东方于啊,因为他们的孤儿园的直接赞助者就是东方集团。

  没想到赫赫有名的东方宇少爷,竟然长得这么帅,还和蔼可亲,点没有摆架子。当然这只是莫小希的厢情愿,如果让沐武听到她这样的认为,肯定会说‘

  小姑娘,你太单纯了。东方宇如果是和蔼可亲的人,那世界上就没有严厉的人了。’

  “放心,有我在,今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你,带她去处理下伤口。”东方于对着身后的个工作人员说着。看着两眼汪汪的小姑娘,情不自禁地产生种温柔来,不想让她受到这种伤害,想好好地保护她。而在旁边的沐武却大跌眼镜,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他向不是冷酷无情,对任何人都冷漠,毫无表情的嘛。就是对他的亲妹妹,也没有这般的温柔啊,平时都是绷着脸,

  不给别人个笑容。现在谁能告诉他,是什么情况,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少爷怎么会如此温柔地对待个陌生的小姑娘啊,如此细腻,如此有耐心,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啊。

  “杜姨,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吗?”东方于转过身,脸色冷得让人不敢靠近,恨不得将人融化掉,这才是他的庐山真面目。

  “唉,东方少爷,实话跟你说吧,现在孤儿园的经济根本不能维持啊,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才让社会上的人来领养孩子,不然养不了这么多孩子啊!”杜园长

  声音有种无力感。如果可以,怎么会允许刚才那样没素质的人过来领人啊,纯粹就是人渣嘛。

  “维持不下去?什么意思?据我所知,东方集团每次汇的款足够了吧?而且好象从来没有停止过啊?”东方宇很是不解,每次这笔款项都是自己亲笔签过字的,那

  钱到哪去了。

  “不瞒你说,我们已经半年没有接到东方集团的分捐款了!就上几次,也最多两个月才汇过来次,根本不够啊!”讲到经费,真的很无能为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没有钱,再有爱心也没用啊,这么多的人,总得吃吧,得生活吧?

  “什么,怎么会这样?沐武,查查,是谁在管理阳光孤儿园的款项,胆大包天,竟然敢扣这笔钱!杜姨,今后如果不是自愿的,不要再强迫他们离开了。你放心,

  钱,不是问题。呐,这是张十万的支票,可以够维持段时间了。还有,我想知道,刚才那个小姑娘的情况?“顺手填了张支票,递给了园长。然后脑子里突然

  现出刚才那个小姑娘的面容来,脱口就问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来。

  “哦,你说小希啊,她们姐弟俩,唉,也是可怜的孩子啊!父母双亡,又没有亲人,姐弟俩相依为命。小希特别懂事,懂事得让人心酸啊。正是该躺在爸妈怀里

  撒娇的年纪,却为了生存过得胆颤兢兢,就怕有人把她和弟弟分开。你也知道,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下领走两个的,况且又是亲姐弟俩。他们俩又长得那么好看,

  好多来的人,眼就看中了他们,想把他们带走。小希为了保护她弟弟,真是什么办法都想过了。有时把脸上涂上泥巴,有时又躲起来,害怕得不行,就拼命挣扎,

  我看着也心疼啊,能替他们挡下是下。刚才那对夫妻不知什么原因,就看中了小希,非要把她带走。要不是少爷你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想到莫小希姐弟俩,园长是长吁短叹,心疼不已,多好的孩子,多苦的命啊。听着园长的叹息,东方于坐在那言不发,眼睛直视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样吧,你把莫小希叫过来,我有话要问她。”就在园长唠叼的时候,东方宇忽然发出声音,打断了正絮絮叼叼的园长。

  过了会,莫小希小心翼翼地过来了,她的脸已经好多了,衣服也换了件干净的,她低着头,不敢直视东方于,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她从刚才的震憾中

  已经清醒过来,知道了东方于的身份,也后怕了。人家是天上的大雁,根本不可能做朋友,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刚才他为自己擦脸的那瞬,感觉他好熟悉,

  也特别亲切,象是多年的朋友似的,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她自从进了孤儿园,对于别人的触碰是非常反感的,不能忍受别人对自己有什么肢体接触,不然就会

  退避三尺。可是当他抚摸自己伤口的时候,自己却是高兴的,却是愉悦的,没有丝的勉强和为难,心脏也跳得非常快,脸可能也红了吧,发烫得不得了。

  “小希是吧,你到我跟前来,我有话问你。还有不要把头低着,我不会伤害你的。”东方宇知为什么,对着她,语气自然而然地就变得轻声轻语了。莫小希听着

  他的话,还真的不扭扭捏捏了,抬起了头,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上,乖乖地坐正了。

  “小希,你来这孤儿园有段时间了吧。你的情况,杜园长都和我说了,我呢,真心地想帮助你们姐弟俩。如果我说,让你和弟弟跟我走,你愿意吗?我不是要领养你们,我只是供你们上学,等到你们有足够能力可以自立了,随时可以离开,我不会约束你们

  的。只是希望给你姐弟提供个稳定的生活环境,我不希望你每天过得这么害怕。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东方于想着怎么说,才能让这小姑娘明白,必竟是

  孩子,有些话可能不会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我愿意!”就在东方于纠结她会不会懂他话的意思的时候,莫小希直截了当地答应了他,让他下愣住了,反而不知怎么反应了。觉得这小姑娘太单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