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四章 转了一圈,再次回到了起点(三更到)(1/2)

加入书签

  ~日期:~12月18日~

  这边,还没走出市委大院的范成亮,一头大汗的回来了,说起来,这一头的汗水倒是有一半是被林鸿飞给气出来的。

  东方书记有些奇怪,小范这不是去市政府那边了吗?怎么才出去不到五分钟,怎么就回来了?

  “书记,出大事了。”这么大的事情,范成亮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立刻一五一十的向东方书记做了汇报,“刚才我刚到楼下,林总就给我打了电话,说市政府那边给他们公司下了通知,让他们公司停下手头的工作全力进行卫生大扫除……”

  “乱弹琴!”不等范成亮说完,东方书记的一张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市政府那边想要干什么?”

  过重的话,东方书记不太适合说,可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市政府那边做的不地道,甚至对自己很不尊重:自己这边刚刚强调了千万不能因为这次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的同志下来就耽误了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正锄产和经营活动,我这声音还有回音呢,回头你们就公然不将我的话当成一回事……你们市政府是不是打算公然和市党委唱反调?

  至于市政府那边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刚过年的那个决定,这个根本不在东方书记的考虑之内,既然这话我已经说出来了,那就已经这么定了,至于有没有传到你们那边去……这是秘书的问题嘛!

  这个逻辑似乎是很不讲理,但对于东方书记来说,需要讲理的时候他可以讲理,但如果不需要讲理的时候……我还就不跟你讲理了,我说的话就是理。

  “不是市政府那边的事,”范成亮可不敢将耽搁了,忙解释道,“我给程副市长和王副市长打了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他们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市政府那边竟然不知道?这个事情可就有些严重了。

  东方书记眯着眼睛,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范成亮。“小范,你有没有给市政府办公室那边打过电话?他们怎么说的?”

  市政府办公室这么机要的部门,范成亮怎么敢忘记?连连点头。“也打过,市政府办公室那边也表示不知情。”

  若是市政府办公室那边也表示不知情,那就表示这件事真的同市政府那边没有任何关系了,说穿了♀种事情其实说大不大,无非就是一个为了欢迎上级领导部门做的欢迎动作而已,不算什么大事,市政府那边断然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怎么样。

  同样,范成亮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如此一来,结论似乎只有一个,那边是市政府里有个人,冒充市政府的名义给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打了这个电话过去……如果这个电话真的是从市政府那边打过去的话,倒也好办了。

  “这是有人想要挑战国法吗?”东方书记冷冷的哼了一声,到了这个程度,东方书记反而没有那么愤怒了,甚至心里还隐隐的有些庆幸。既然是要出事。那就早出事比晚出事要好,若是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的同志来了再出事,那才真的是大条了。

  略一思索,东方书记随即吩咐道,“给邮电局那边打电话,问问邮政局那边的同志。给市工业制造公司打过去的那通电话到底是从哪里打过去的?”

  这个时候,邮政和电信还没有拆分。邮电局既管着邮政通信方面的事务,有管理着电信方面的事务。虽然市邮政局并不是市委和市政府的直管部门,但市委市政府说了话,他们还真不敢不配合。

  …………………………………………

  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大胆?东方书记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给林鸿飞拨了过去,“鸿飞,你那边影响大不大?”

  东方书记这番话有些没头没尾,可林鸿飞还是从这番话中听出了东方书记对自己的关心,心里很是安慰,笑了笑,道,“没事,影响不大……也就是这次的事情赶巧了,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这件事不能忽视,谁敢保证下次不会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东方书记皱了皱眉头,“我的意思,这件事必须一查到底……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不用东方书记说,林鸿飞也打算一查到底了,谁知道下次这个混蛋还会给自己惹出什么样的麻烦来?这种被人在背后惦记着的感觉,让林鸿飞心里极其不爽,可是东方书记的问题却让林鸿飞心里也有些郁闷,“没有,不过我们估计这件事大概和汽车改装厂那边有关系。”

  “哦?”

  “我和办公室这边对了一下时间,那个自称是市政府打过来的电话打过来的时间,大致上是我刚从市汽车改装厂离开、还没到您办公室的这段时间。”

  “这样啊,”东方书记顿了顿,“好了,我知道了。”

  对于东方书记来说,这个倒是个重要的线索,能够这么精确的掌握好林鸿飞时间的人,恐怕不多吧?最起码这个人同市汽车改装厂的关系非同一般。

  “鸿飞,下一步要对市汽车改装厂进行重点整顿,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要继续容忍了,该不客气的时候,就不要客气,否则别人还当你好欺负。”

  东方书记这话,可谓是掏心掏肺到了极点,若非是自己几位亲近的子侄辈是断然不会有这种话对林鸿飞说的,林鸿飞心里感动无比,重重的点了点头,“是,书记,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管怎么说,市汽车改装厂并不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大家心里有些其他的想法很正常……”

  “其他的想法是很要不得的,”不等林鸿飞说完,东方书记就打断了林鸿飞的话,“太祖爷说的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你若是你后面的那些车斗不跟你这个车头一条心了,你想要带着他们往前面奔,他们非要往铁轨外面跑,这怎么能行?是要出大事的!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老祖宗的话。很多时候都是很有道理的,这都是人生智慧的结晶!”

  林鸿飞顿时悚然而惊!

  在东方书记的这番教诲之前,说实话≈鸿飞心里多少是有些犹豫的,他可以肯定,不管这个人是当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