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阴谋上三更到(1/2)

加入书签

  逍遥阁是北郡市最近刚刚开起来的一家夜总会,或者叫卡拉ok中心也可以,但熟悉逍遥阁的人都知道,这个逍遥阁根本就是在挂着羊头卖狗肉,明面上是夜总会,实际上是北郡市一个新开的淫窟。

  当然,从古至今,这个特殊的行业从来就没有灭绝过,即便是在逍遥阁之前,北郡市也有几家从事这种挂着羊头卖狗肉的皮肉生意的所谓夜总会,但同之前的那些前辈们不同,这家逍遥阁的老板似乎格外嚣张一些,连名字都不忌讳逍遥阁,听听这个名字,谁不知道这里面浓浓的暗示意味?

  可偏偏的,一家暗示这么明显的夜总会,却没有〖警〗察来查过,连最基本的临检都从来没有过,不仅是〖警〗察不来临检,便是道上的那些人、之前从事和逍遥阁差不多生意的那几家,也从来没有给逍遥阁捣乱的。

  有聪明的人自然立刻就会明白这家逍遥阁的背后有人,不仅是有人,而且是那种在官场上十分强势、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否则怎么可能开得起偌大的一家夜总会?只是这个逍遥阁的幕后老板是谁,任凭那些不知情的人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出来,便是那些知情人士,一个个也是讳莫如深。

  不过,虽然是在挂着羊头卖狗肉,可羊头总归还是要有一个的,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来逍遥阁唱唱歌跳跳舞,这些基本设施他们这里也还很全面,据说音响设备都是从〖日〗本走私过来的高档货。

  只是在这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里,有一间包厢里却有些大煞风景。

  “混蛋!林鸿飞个混蛋!”包厢里坐着六个男女,男的只有两个,却要了四个小姐,两个男人左拥右抱好不痛快,可任凭这四名小姐如何讨好,这两位贵客却半点兴致也提不起来,不仅对桌子上的一桌子美事视若无睹,更是对在怀的美人也没有个好脸色。

  别人不知道这两位贵客的身份,1小姐们却是知道一些的,都是跺跺脚蓝河区的地面都能颤三颤的人物,这就不免让这四位小姐心中越发的好奇了些:这两位贵客口中的林鸿飞,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能让这两位贵客如此忌惮?

  忌惮?没错,就是忌惮!

  可惜的很,这两位小姐并不是北郡市本地人,自然也就不会知道如今在整个北郡市都是大名鼎鼎的林鸿飞林总。

  痛骂林鸿飞的这位是个二十多岁快要三十岁的年轻人,脸上一脸的戾气,端起酒杯来咕咚咕咚的灌了满满一杯酒之后,心中的“兴致”

  更是上来了,对林鸿飞这个人大骂不已,各种骂人的计较,便是这些小姐们也是为之瞠目结舌。

  “好了,1小粱,可以了。”另外一个身材不高、四十岁左右的胖子终于挺不过去,趁着年轻人暂停的空当儿打断了他的话“你在这里骂有什么用?那姓林的能掉一根寒毛?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赶紧商量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才是正经。”说到这里,中年胖子的眼中流露出一股深深的怨恨。

  这个胖子,不是白天被林鸿飞痛骂了一顿的北郡市公安局蓝河区分局的郑副局长又是谁?那个刚才痛骂了林鸿飞一顿的,也是老熟人,董大海局长的小舅子粱斌。

  “这不是大龙还没有来么”别人打断了自己的话,粱斌停下了。,悻悻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位也是堂堂副科级领导,虽然级别不高,按照区分局的分工,不仅管着区分局里的一摊子事务,手下还分管着几个〖派〗出所,也算得上是蓝河区一位响当当的人物。自己呢?除了在市里一个单位里挂了个职每个月领工资之外,和政府单位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若不是自己还有个在市粮食局当局长的姐夫,人家根本就不会舀正眼瞧自己一眼。对于自己的分量,粱斌还是拎的很清楚。

  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郑副局长和粱斌刚念叨着大龙的时候,包厢的门便被人给敲响了,一个响亮若洪钟的声音隔着隔音效果不算好的房门传了进来“郑局在吗?我是大龙啊!”和去找林鸿威麻烦的时候不同,此刻大无的声音中充满了谄媚之意。

  也是,不管大龙再怎么嚣张,也不过是个混混,属于被人民〖民〗主专政的对象,郑副局长呢?市公安局兰河分局的副局长,属于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若是想要收拾大龙,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大龙对郑局长如此谄媚,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只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