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章 平衡(二更到,5000字)(1/2)

加入书签

  “小林同志,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将新的发动机工厂建在沂州县吗?”徐市长皱着眉头,语气中颇有“质问”之意。

  严格来说,徐市长也确实是向林鸿飞发起质问的。

  林鸿飞向市里提交了一份新建一家年产30万台摩托车发动机工厂的情况说明书,其中对今后数年我国的摩托车市场需求情况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徐市长心中承认,当自己看完这个情况说明书之后,自己怦然心动了。不仅是徐市长怦然心动了,连整个北郡市的领导班子都集体的怦然心动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一切按照这份计划中所言的,今后三年内,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摩托车年生产能力将达到70万辆乃至100万辆的规模,仅此一点,就意味着紧靠着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一家企业,就能够支撑起整个北郡市的经济发展。

  可是在林鸿飞这个勃勃的雄心背后,却是北郡市领导们深深的疑虑:虽然这所有的情况都是基于现有的经济数据来分析的,但国内的摩托车市场真的有这么大么?

  林鸿飞却知道,年产摩托车100万辆,这个目标看起来宏伟的甚至能够吓死人,可仅仅只是10多年之后,这个数字就会被人嗤之以鼻:仅仅是大长江一家,最高峰时的摩托车年产量就超过300万辆!整个共和国的摩托车年生产能力将近3000万辆!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林鸿飞制定的一期工程年生产30万台发动机、也就是年产30万辆摩托车的这个目标,大家心中还是没有疑问的,这一点,仅仅从这两个月的销售情况便可以得到说明。可是对于林鸿飞一力坚持要将新的发动机生产工厂放在沂州县的一个小镇上,大家却持有非常大的意见。

  咱们知道那个宝山镇是你林鸿飞的老家。可是就算你想要支持老家发展经济,也不至于“吃相”如此难看吧?

  “当然,或许是我在说明中对这个问题的阐述不是很清楚,让不少领导同志产生了误会,”林鸿飞的态度很谦虚,一点也看不出之前一力坚持的桀骜不驯来,“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在市辖三区内,已经找不到这么大的一块可以划给我们的土地了,如果购买。费用很高。虽然公司现在能够拿得出这笔钱来,但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发展会形成严重的资金瓶颈,会拖延我们公司快速发展的步伐……”

  “等一下,”徐市长忽然叫停,皱着眉头向林鸿威问道。“小林,你的意思是,你们公司还缺钱?我记得前几天咱们市工行的行长还给我说过,你们单位的现金流量很充沛,完全不担心资金的问题的。”

  “市长,如果只是保持现有的生产规模,我们的资金当然很充沛,可是明年我们要大力发展啊,”林鸿飞苦笑着说道。“按照计划,明年的生产规模几乎要扩大到现在的10倍差不多,这么大规模的扩大生产,基建、设备、厂房、土地、人员培训……等等,所有的地方都要花钱,别看我们现在手里有点钱。但在保证了解递给市财政的收入和缴纳了税收之后,剩下的钱基本上也就只能够用于扩大生产,就这,钱还要掰着指头算计着花。”

  “你们大可以不用这么紧张嘛。”

  作为一名政府官员,徐市长完全无法理解林鸿飞为什么一定要让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飞快的发展,企业发展是好事,可若是因为过快的发展速度而不能“支援”市里的工作,那就不好了嘛!

  “小林同志啊,我看,你们完全可以将步子放慢一点,稳步发展,徐徐图之嘛,步子迈的太大了总归是不好的。”

  林鸿飞苦笑了一声,“市长,其实我也想要将步子放慢一点,可我们的德国朋友和西班牙朋友不是很乐意啊,要不……您和他们沟通一下?”

  这话纯粹就是耍无赖了,之前中德西三方共同出资建立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消息,已经成了北郡市政府和党委的最大政绩,因为这个,徐市长甚至被省委省政府的领导点名提出了表扬,认为北郡市的领导们是一个团结的班子、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一个将老百姓的利益切实放在心上的班子。若是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阻挠,西班牙友人和德国友人恼了,一怒之下将状子告到了省里,这板子打下来,你说有多冤枉?

  所以林鸿飞的这个回答,让徐市长顿时摇头不止,他才不会主动去找这个晦气。不过林鸿飞的话也提醒了他,徐市长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鸿飞啊,你的意思是,扩大生产是我们的外国朋友的建议?”

  “建议是我提出来的,但这其中的详细分析,是他们找专家做出来的,”林鸿飞坦诚的说道,“这些专家们在对我们国内的经济发展情况作了详尽的分析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认为今后的三到四年的时间里,是我们国家摩托车产业的高速发展时期,谁能抢先占据了优势,谁就占据了先筹。”

  “这样啊……”听到林鸿飞这话,徐市长心中不由得盘算起来。

  同资本一样,在没有足够的利益可以预期的情况下,两者都是都是保守的,但一旦有足够的利润刺激,两者有都会变得很疯狂。盘算了一会儿,徐市长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竖起了两根指头,对林鸿飞说道,“小林,如果你们认为在下面的乡镇建一个生产工厂有助于降低你们的生产成本的话,我可以持保留意见,但有一点,必须要在蓝河区周围也建一个工厂,否则这个计划,我批不了。”

  林鸿飞当然知道徐市长也需要借着这个机会平衡各方面的利益,甚至再此之前。对于这种情况,林鸿飞早有预料。所以此刻,林鸿飞小心翼翼的向徐市长问道,“您的意思是,建两座发动机工厂?”

  徐市长点点头。

  堂堂一市之长,已经讲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然不亚于低声求饶,林鸿飞若是在不识趣,那可当真是自己找别扭了。况且这次新建发动机工厂,必须要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批准,政府部门是徐市长的地盘。暂且不说东方书记会不会因为这么一丁点大小的小事出来说话。就算是说话,又有什么理由?

  徐市长的理由很充分:在蓝河区附近兴建工厂,有助于解决成立待业青年的工作问题,将工厂建在沂州县,难不成还要这些习惯了城里生活的孩子们见天的蹲在乡下吗?

  这反对的话。便是东放书记也决不能说的。

  想了想,林鸿飞苦着一张脸,“一家10万台,一家20万台。”

  10万台的,自然是指在蓝河区的这家发动机工厂;20万台的,才是在林鸿飞老家的哪家工厂。徐市长自然明白林鸿飞这话的意思,点点头,“可以,只要能够落实500个工人的工作问题就可以。”

  有了徐市长的这番话。蓝河区的这家发动机生产工厂,就成了市里的待业青年们落实工作的基地了。

  林鸿飞苦着一张脸,无奈的点点头。

  …………………………………………

  “少给我装!”东方书记毫不客气的喷了林鸿飞一脸,“你小子会不知道能够取得这个结果已经是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跟老徐那个老抠讨价还价。”

  “这不都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么。”林鸿飞腆着脸笑道,“否则我这么一个肩膀上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