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当军队是你家开的?(三更到)(1/2)

加入书签

  ”target=”_blank”>lg34575432168/cshowphp?placeid=3274”>

  整个北郡市,谁也不知道林鸿飞去找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谈了些什么,可在林鸿飞和他谈过之后,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的态度忽然出现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事实,自此之后,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行绝口不提如果谈不成就回国的话,反倒是在无意中谈起林鸿飞的时候,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一行人语气中颇有些忌惮。

  林鸿飞这个小年轻,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外宾如此忌惮?可是这个疑问,大家却没办法找林鸿飞问个明白……林鸿飞已经踏上了飞往德国的班机。

  …………………………………………

  “金司令,林卫国这么好的人才,您不愿意用就送到我们省军区好了,您这里的人才多的用不了,我们可是在等米下锅呢。”古齐省军区副司令徐德旺笑嘻嘻的,毫不客气的从自己的老连长的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美滋滋的点着。

  “你呀你呀,我就知道,每次你来肯定没什么好事。”舜耕军区司令员金良忠故作无奈的摇头望着自己的兵,“说吧,这次你又看上谁了?”

  虽然看似无奈,可实际上金良忠心中还是颇为自豪的,当年自己还是个小连长的时候,徐德旺便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兵,如今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过去,自己已经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的舜耕军区的司令员,响当当的上将军衔。徐德旺这个当年自己手下的普通士兵,也已经成长为舜耕军区古齐省军区的副司令,自己手下的兵如此有出息,金良忠心中其实十分得意。

  “别的我也不要。就那个林卫国就行。”徐德旺大大咧咧的说道。

  “林卫国?”金良忠便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让他有些熟悉,想了想,金良忠摇摇头,“这个林卫国,你那支部队的训练主官,德旺。这小子你就不要打主意了,我还打算好好磨砺磨砺,重用一下的。”

  “扯淡!”徐德旺不愧“徐钢炮”之名,当即拍着桌子和自己的老连长瞪起了眼睛。“林卫国的本事,还用你磨砺?国家成立这么一支部队的原因是什么?是为了试验和探索新时期条件下的特种作战需要,可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你们竟然让人家去管后勤,这不是浪费人才吗?”

  “成啊。咱们军区的人才多,你们浪费的起,可我们省军区的人才可是匮乏的很,老连长。既然您这边人才多的都能让这样的人才去管后勤,干脆送到我哪里去吧。”

  “你等等。”金司令员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抬手打断徐德旺的话,“这个林卫国。是那支部队的训练主官,这个我记得很清楚,你说的管后勤是怎么回事?”

  “老连长您不知道吗?”徐德旺惊诧的望着他,“不是军区司令部下的命令,要好好磨砺磨砺这个林卫国同志,让人家去管后勤去吗?”

  “乱弹琴!”话说到了这里,金司令员哪里还不知道徐钢炮是为自己手下的兵抱屈来了?登时勃然大怒!重重的一拍桌子,杀伐之气勃然而发,“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置国家的大计于不顾?”

  事情到了这里,徐钢炮顿时就变成了徐哑炮,坐在一边端着一杯茶水默默的喝着,一言不发。

  对于林卫国这个“年轻人”,金司令员是非常看好的,这个年轻人有头脑、有见识,是新时期条件下很值得培养的新一代年轻干部,可现在,在不声不响的情况下,林卫国竟然被人给“磨砺”了!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军区里谁不知道林卫国是自己看重的人?可一个自己看重的人被磨砺了,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还要别人来告诉自己,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对军队的掌控力已经非常危险,有些人似乎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马,去,给你半个小时,给我查明白是怎么回事!”金司令员怒气冲冲的对自己的警卫员小马喝到。

  “还有你,徐德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怒气冲冲的骂了一通娘之后,金司令员又将火烧到了徐副司令员的头上,“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看老领导的笑话很好玩吗?”

  这个时候,徐德旺可不能继续沉默了,不过面对金司令员的怒火,很了解自己老连长的徐钢炮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慢悠悠的放下茶杯,徐德旺笑道,“老连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事儿我也是刚知道,这就来向你要人了,原本我还想着如果你这边人才用不了向你讨两个人用的,谁知道……嘿嘿……”

  “哼!”金司令员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这些混蛋,欺人太甚!”

  …………………………………………

  小马的办事效率比想象的高得多,不到十分钟,小马就回转回来了,“报告首长,调整林卫国同志工作分工的建议,是王副司令员提出的。”

  王副司令员,乃是舜耕军区的一名副司令员,中将军衔,位高权重,今年只有五十五岁,堪称年富力强,在京城的背景很深,便是金司令员,平日里也要让他三分,可是此刻,金司令员却是真真切切的生气了,怒骂道,“这个王平,这是想要干什么?莫不成真以为军队是他们家开的?”

  这话可就太严重了,我国最核心的一条宗旨,便是党指挥枪,概言之,就是军队决不能成为一家一派的私人军队。

  说军队是王平家里开的,这已经是对王副司令员极其严厉的指责,已经等于直接怒骂王平心生反心。对于军队领导人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加严厉的指责了。可是话说回来,金司令员一定这么说的话,也不能说错了。国家以大气魄大毅力组建的一支性质和任务均特殊的军队,你姓王的竟然不知会我这个最高军事长官一声就插手其中的工作,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呢,还是不将中央军委和党中&央放在眼里?你姓王的,到底是何居心?又意欲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