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看戏(三更到,10000字完成)(1/2)

加入书签

  ’这番动作,倒是恰到好处的将林鸿飞内心的心情给表达了出来。

  嘴里这么说着,林鸿飞心里却在嘀咕,这年头想要搞一辆正经进口的外国高档车,似乎不仅仅是有钱就能搞定的事啊,既然这钱是一定要hua,那……要不搞辆水车?

  水车的意思,是指从水路来的车,更深一层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在水车泛滥的九十年代初期到九十年代中晚期,水车的主要客户便是各个政府部门,到了后期才轮到那些大老板们,很多人会很奇怪,这些没有正经进口手续的车子是如何挂牌的。这个问题,其实从来都不是个问题,这年头,国内进来那么多的水车,甚至很多还是右舵车,不也是堂而皇之的挂上车牌牛逼哄哄的在马路上行驶?

  一句话,办法总归是有的。

  既然是水车……林鸿飞的心思顿时活动开了:东方〖书〗记对自己这么支持,无论如何也要支持市委一辆好车的,也算是回报东方〖书〗记对自己的简拔之恩:自己好歹也是年盈利数亿的大国企的老板,再继续开那辆212吉普似乎也不合适琢磨了一番,林鸿飞终于决定:那就换车吧!

  可是让林鸿飞郁闷的是,已经决定了引进一批车的他,在琢磨了一番之后,却愕然发现偌大的北郡市,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水车贩子,水车当然有,可都是从外地弄来的。

  这他都叫什么事啊,林鸿飞郁闷的叹了口气。

  他们在谈么?一直在等着林鸿飞槽两人对话的内容翻泽给自己听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等了半天也没午等到林鸿飞的翻泽,心里顿时有些不安起来: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做的可不只是亏心事,看到林鸿飞和古健在那里“窃窃si语”。偏偏徐市长又在闭着眼休息,登时就想多了。

  左思右想,犹豫了一下,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还是鼓起勇气,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向林鸿飞问道“亲爱的林,请问,我可以知道您刚才与古先生聊的什么吗?”

  “哦,没聊什么”林鸿飞若无其事的回答到“随便聊了一些,主要是工作上的事情。”

  是这样吗?林鸿飞的表情等于直接告诉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我没有说实话”可既然林鸿飞如此说了,现场又只有林鸿飞一个懂西班牙语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心中却觉得事情似乎开始不妙了。

  当车队抵达市摩托车制造厂的时候,工厂早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工人们全部暂停下手头的工作,在工厂大门外开始列队,欢迎的队伍一直到排到了办公楼下。

  道路的两边,各se彩旗迎风招展。甚至在听说有西班牙的大老板来这里考察之后,还有无数来提货的经销商们自告奋勇的参加了进来,场面蔚为壮观。

  “小林,你们工厂的同志们很热情嘛。“徐市长以及市里的各位陪同领导们十分满意市摩托车制造厂的做法,赞许的点点头,表扬了林鸿飞几句,随即关切的问道“小林啊,同志们热情是一回事,可不会耽误了你们的生产活动吧?”

  “当然不会,听说市里的领导要来看我们,同志们的热情十分高涨,表示今后几天一定要加班加点也要绝不耽误工作进度。”林鸿飞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滴血,:尼玛啊,这些要人命的面子工程,耽误一天,老子一天少赚差不多近百万啊!

  “给同志们添麻烦了”徐存光便大为满意,点点头,微笑着向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伸手邀请道“阿德里亚诺先生,请!”

  一直在打量着这一切的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眼中除了浓浓的不屑和鄙夷之外,看向徐存光等人的目光中,还隐藏着深深的不屑。

  若说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之前对于这个计划多少还有些畏惧的话,那么在看到北郡市的领导为了迎接自己的到来,竟然让一家年盈利数亿美元的庞大企业暂时停工一天之后,就对自己的计划信心百倍了。

  在西方,便是米国总统或者国王卡洛斯一世到访,企业主也绝不会停下企业的生产活动,让所有的工人们列队欢迎,这严重违背了〖自〗由和〖民〗主的精神,显然,这个北郡市的领导,已经将这个什么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视为自己的奴隶,可偏偏这位徐市长本身又蠢得像头猪一般…这样的合作对象,是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最希望看到的,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嘛!

  现在听徐存光问起,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笑着点点头,回到“徐先生,贵国的人民对我们很热情,我和我的伙伴们深刻的体会到了贵国人民的友好和伟大。我们都坚信,这次的访问和考察是中西友谊的一个绝佳的增进机会。”

  徐市长等的就是这番话,当林鸿飞强忍着想要吐的冲动将这话翻译过去之后,一直一脸期待的徐存光一张脸登时笑成了一朵hua,连连谦虚不止。

  可是这种情况,却并不是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等一行人希望看到的,从他们本心来讲,他们其实更希望看到这些工人们在生产线上忙碌时的场面,因为那个场面,可以让他们心里清楚的做出最后的判断。

  和自己的一众人以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后,费尔南多阿德里亚诺向徐存光说道“徐市长,谢谢贵国人民的热情,但是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请他们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吧,在我们国家,便是国王陛下来参观和访问,也不能要求企业家们将生产线停下的,因为这侵犯了企业主的利益,更违背了〖自〗由和〖民〗主的原则。“林鸿飞心中顿时就是一动。

  “原来是这样啊。”

  没想到自己拍国际友人马屁的举动,反倒是正拍在了马tui上,人家非但不领情不说,反而告诉你在他们国家,哪怕是国王陛下都不会这么做。徐存光的脸上顿时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