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军人要争(1/2)

加入书签

  第七章军人要争

  段玉珍和林卫国都笑了,林鸿飞却没有笑,“爸,我觉得,这话您以前说,对;可如果是您成了那支部队的一员,未必对。”

  “哦?”林卫国的兴致来了,倒是没有生气,“我们家大学生难道还有什么新说法不成?说说看,我这话怎么就不对了?”

  “儿子,别乱说话。”作为高三老师,思想政治教育的那根弦一直紧绷着,尤其现在马上她带的毕业班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段玉珍已经患上了职业病,回到家看到林鸿飞和林卫国父子俩的做法不妥,立马就是一阵思想政治教育。

  “妈,我没乱说话,像是我爸说的,保家卫国,这话是没错,可未免太空洞了些,在我看来,军人还是来点实际的比较好,怎么保家卫国?如何保家卫国?归根到底,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落实到一个字上:争!”

  “争?”林卫国皱着眉头咀嚼着儿子口中说出的这个字,越是拒绝,眼睛便越是发亮!

  “对!就是争!一个军人,要和对手争胜,要在训练场上争胜,要在战场上争胜,在前进的道路上还要勇于争胜,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敌人,都要有用于争第一的信心和勇气。很难想像,一个在战场上不和敌人整个你死我活、在训练场上不勇夺第一的军人,如何将‘保家卫国’这四个字落到实处……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这个口号喊的倒是够响亮,可越南对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之后,这些喊着‘保家卫国’口号却不能争第一的军人结果是怎么样的?爸您也是从那个战场上走下来的,应该很清楚吧?”

  “好!果然是一个‘争’!”林卫国的眼睛越听越是明亮,等林鸿飞说完之后,一双虎目已经是亮的吓人!

  可不就是这句话嘛,你当兵的如果不敢争、不去争,那你还当个劳什子的兵?军人,天生就要争,不仅要和敌人争胜,和战友争赢,更要和自己争!在热血的军营里,一个能争的兵才是好兵,一个能够带着自己手下的兵争胜的军官才是好军官,一个能够带着手下的兵打赢对手的将军才是号将军,军人,骨子里就要深深的刻上“争”这个字!一个不能争的军人,压根就不能算是一个军人,还不如干脆老老实实的回家奶孩子去吧。

  “儿子,这话说得好!”林卫国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用力的拍了拍林鸿飞的肩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上写满了对自己儿子的骄傲,“军人,就要当争,就要敢争!这个职位,你老子我这次争定了!”

  “所以我才说,这次咱们一定要给徐伯伯送点礼才能争赢。”张岚狡黠的说道。

  林卫国顿时晕了,自己这个儿子,刚才还在那里跟自己说军人要“争”呢,这一转眼就跟自己说要走后门?

  一时间,林卫国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时候的人,还是相当淳朴的,对于走后门这种事情本能的很是厌恶,作为老师,段玉珍对于这种情况自然更是格外看不惯,二话不说,拧着林鸿飞的耳朵就是左三圈右三圈,“臭小子,我让你整天不学好,老娘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你学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好不好?”林鸿飞猝不及防,只得一边配合的将脑袋伸过去给自家老娘揪,一边大叫,不配合也不行,不配合这耳朵他疼啊!“咱们家里有点事找人帮忙还的买两包烟管顿饭呢,徐伯伯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最起码我爸要让徐伯伯看到他确实值得人家使劲帮忙吧?”

  “这话是什么话?”段玉珍闻言更生气了,“难道走后门送礼能跟找人帮忙一个性质?你个臭小子,真是气死我了……”

  “玉珍,别着急,”林卫国眉头一皱,拦住了段玉珍,他觉得林鸿飞这话里面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你的意思是……”

  趁着这个机会,林鸿飞忙从自己老妈的魔爪下逃出来,看了还气呼呼的自己老妈一眼,说道,“常言说的好,机会总会降临在有准备的人的头上,爸,您说,如果徐伯伯知道您这些年来一直在为这个机会准备着,他会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以林卫国对自己老连长的了解,到时候老连长肯定会觉得自己推荐的人不错,不会给自己丢人。可这话林卫国不好说出口,否则未免有夸奖这小子的嫌疑,可是问题在于,自己明明什么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