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极图成,时空门开(上)(2/2)

加入书签

板又开始发酒疯了。”

  没错,在普通人看来,林鸿飞是在发酒疯,而且还是装逼发酒疯的那种,纯粹就是有钱烧的,再典型不过的富贵病。

  也是,在普通人看来,林鸿飞跟那些钱多了烧的浑身都不舒服的、喜欢通过装逼这种方式来炫耀财富的家伙们没有什么不同,作为一个身价上亿美元国际著名的机械和电子工程师,国际顶尖的内燃机设计师,今年林鸿飞却只有40岁出头,虽然有过一段婚姻,可现在却已经是离异单身,

  父亲林卫国在退休之前官至古齐省青府市军分区总参谋长,正经的大校军衔,虽然现在老林同志已经退下来了,可现任古齐省青府市军分区司令员却是林卫国当年一手带起来的兵,一手将他推到了现在的位置上,是以青府市还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有这种出身和背景,任谁看来,林鸿飞都是那种钻石王老五 红二代的集合体,不知道是多少姑娘哭着喊着想要嫁的超级钻石王老五,年轻,春风得意,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可就是这么一号人,此刻这家伙竟然一副凄凉的模样坐在阳台上发酒疯,这不是“为作新赋强说愁”是什么?

  “这些有钱人呐,真是……”另外一个保安羡慕的瞅了林鸿飞一眼,摇摇头,一脸的羡慕和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有钱人都有些稀奇古怪的嗜好呢?

  可只有林鸿飞明白,自己并不是在为作新赋强说愁,实在是眼下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

  今年40岁的林鸿飞,在一年前,架不住自己父亲和省里几位领导的劝说,将自己那家在美国前途无量的电子公司整个的搬迁回国,为此甚至得罪了美国政府和fbi,这一切,林鸿飞本是无怨无悔,父亲是个军人,从小对林鸿飞的教导,让林鸿飞觉得,只要自己有能力,就应该为国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现在在电子和机械方面站在了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上,将公司搬迁回国,既能够一展自己胸中抱负,又能够报销祖国,可谓是一举两得,一个双赢的场面。

  但任凭林鸿飞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一切,根本就只是一个局,一个谋夺自己手中财富的骗局!不仅要多走林鸿飞手中的一切,还要让林鸿飞顶上一个美国中情局间谍的帽子,用不得翻身!

  设定这个局的,是自己父亲的老战友、现在的老大的老大,古齐省省军区司令员兼古齐省省委常委裴光荣的儿子裴伟!

  林鸿飞家和裴家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两家是仇敌,只是现在已经官至省委常委的裴家看不上林家就是了,不过在二十多年前,林家和裴家的关系可不是这样。

  那个时候,林卫国便已经是青府市军分区副总参谋长,四十多岁的上校军官,年轻有为,深的省军区司令员看重的一员敢冲敢打的虎将,在所有人看来,林卫国都可谓前途无量。

  那个时候,和林卫国出身于同一个班的裴光荣是青府市军分区某部队的少校营长,林裴两家的关系很好,在那之前,林鸿飞和裴伟经常彼此串门、在对方家吃饭,以至于军分区大院的人经常打趣两家人的关系好的要穿一条裤子。

  可在那年的春节前后,这一切都变了,从哪个春节之后,裴光荣踩着林卫国一路青云直上,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走到了现在古齐省军分区司令员兼古齐省省委常委的位子上,而林卫国则是近二十年没有得到提拔,一直到临近退休,上面的领导们才勉强给林卫国提了一级,让林卫国可以以大校的军衔退休。

  毫不客气的说,裴家就是林家的生死大仇!

  “裴伟,你小子果然不愧是裴家的种,够阴险,老子在的心服口服!”林鸿飞苦笑着,一只空酒瓶被林鸿飞狠狠的摔在地上,酒瓶顿时被摔得粉碎,可是这一切并不能让林宏飞心中的憋闷减轻哪怕那么一丝丝,反而让林鸿飞感觉自己心中简直要爆炸了!

  凭什么?凭什么裴家那个阴险的老混蛋踩着我老子上去,现在裴家那个阴险的小子又要踩着老子我,难道我们林家真的要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给裴家当垫脚石不成?

  咕咚咕咚几口将刚刚打开的一瓶啤酒灌下,林鸿飞猛地用力将酒瓶丢向夜空中皎洁的明月,撕心裂肺的嘶吼,“好!裴伟,你小子够狠!可是你小子狠,老子也不是泥捏的!你想要老子手里的东西是吧?老子告诉你,老子一把火把电脑烧了,你小子什么都别想得到!”

  “轰!”

  这一刻,皎洁的明月陡然出现了变化。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