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只能落慌而逃。

  从那天起,我再也无法正眼看向小亮,看到他,我就会想到那个夜晚,那滛靡的场景,那几乎失控的欲望。

  小亮与小忠并没有发现到我已经知道他们的秘密,他们背着我继续胡搞瞎搞,有时甚至我睡在自己房间时,小亮还会到小忠房里做上整晚,隔天早才拖着被疼爱过度的身子从他房间出来做早餐。

  用眼角瞄到小亮不时揉腰的动作,血液就会从我的心脏冲向脑门,让我只能再次面红耳赤的逃离现场,否则等到血液冲到胯下时,再多的理由也无法解释了。

  选择了逃避的我还没办法决定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时,个转变切的事件发生了,在我完全无法掌控的状况下。

  『爸,小忠从今天起去毕业旅行有三天都不在家,外出记得随身带钥匙。小亮留』

  张留言,安安静静的摆在茶几上等着我,却彷佛在我心里头下巨大的石头,引起惊涛骇浪。

  小忠不在?三天?这代表了什么?我和小亮将会两个人起过这三天?我要和小亮独处?

  天啊,扶住额头只差没昏倒,我几乎可以想象中我会面临到多大的危机。

  现在我每次看到小亮,就会想到他全裸的样子,这么变态的我要和小亮两个人吃饭看电视轮流洗澡——说到洗澡,我就会想到小亮每次洗完澡都只穿着件背心条热裤出来,细长的腿脚既白嫩匀称又没什么腿毛,更别说他弯腰就从热裤裤管露出来的臀肉,那简直是诱人犯罪的诱惑啊!抱头

  瞧,我才只不过想象了下,老二就已经硬起来了,看看时间也是小亮快回家的时候,我不敢再拖拖拉拉下去,直接冲往浴室用冷水澡来把不该有的欲念给压下去。

  好不容易用冰冷的凉水把老二打成原型,外头传来隐约的走动声,我隔着门板问:「小亮?回来了?」

  等了会儿却没有回应,我觉得奇怪又喊了次:「小亮?」之后,才又传来小亮慌张的声音:「什什么?」

  「你回来了?爸在浴室听不太清楚。」也许他回过话了,浴室里头莲蓬头水声哗哗,小亮那孩子讲话不像我和小忠是自然大声公,也许是我漏听了。

  门外再次传来小亮透有的清柔中带点沙哑的声音:「嗯,我回来了,爸,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你林叔叔和我调班,改成明天值班。」说到这个我在心里打起算盘,这三天跟小亮独处又不能碰他简直是酷刑,要不找几个同事跟我调班,故意晚上不回家睡好了。

  「喔,」好死不死的,小亮又隔着门板再次提醒我:「对了,爸,小忠今天开始去毕业旅行,要下星期才回来喔。」

  「我知道,我回来时有看到你留着纸条。」跟人调班的这个点子真是太棒了,赶紧出门打个电话去,不能在家里打,要是被小忠听到就难解释清楚了,我关起水,大手朝平常放换洗衣物的架子上挥,咦?空的。

  这下我才想起来,刚才进浴室进的太匆忙了,竟然连内裤都忘了带。

  怎么办难不成我要赤条条的走出去?先不提小亮介不介意,要是我的老二又硬起来的话,那可是什么也挡不住了。

  这时小亮还继续隔着门板跟我讲话:「爸,晚上你想吃什么?」

  吃什么今晚我还会有品尝料理的心情吗?我看是肯定没有了:「随便啦,小亮,你先拿条内裤给我。」再怎么样也不能裸奔,我只能选择让小亮帮我拿内裤,幸好这也不是次两次的事了,平常忘了拿衣服没了沐浴||乳|这些事都是小亮在帮麻的。

  开了条缝接过小亮递进来内裤,他挑的是黑色的丁字裤,感觉上头还带着小亮手掌余温,天啊我是该穿不穿?感觉穿上去就像是被小亮用他温热的小手捧住卵蛋大鸟似的,好变态的错觉啊!

  可我也不可能永远窝在浴室内,心横穿上小亮拿进来的内裤,确认毅志力控制好胯下老二后,我尽可能若无其事的打开门。

  门外空无人,幸好小亮已经离开了,不知他是去厨房弄东西还是回房间去,不管哪个都好,我赶紧趁着空档回到自己房间穿衣服。

  加了件牛仔裤和恤,我把手机塞进口袋中打算出门打电话,经过空无人的厨房后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要交代小亮,没想太多的走到他房门口把转开门,说:「小亮,我」

  我的后头断句了,我句话卡在喉咙出不来。

  房内,小亮正站在床边,侧着身回头看向我。

  清瘦的,正从少年转变成青年的细长身体,正赤裸裸的曝露在我眼前。

  平坦的胸细瘦的腰修长的腿稀疏荫毛下垂软的老二

  白嫩的皮肤彷佛会发光,衬托出淡粉红的||乳|头的显眼,我回想起那个夜晚看到的,被黝黑荫茎抽锸的那个肛门,似乎也是这个颜色。

  瞬间我只觉得我的脸要爆炸了,被突然又大量的血液给挤爆的。

  「对对不起!」只来得及留下句道歉,我『磅!』地声把门给重重关起来,惊慌的逃开,就像那个落慌而逃的夜晚。

  当晚,我直没能从过度的刺激中恢复过来,坐在电视前没有个节目能进到我的脑中,吃饭时更不知掉了几次筷子,至于放在我面前的烤秋刀鱼更是连骨带刺的吞下肚,造成了小亮以为我很爱吃秋刀鱼的错觉。

  我知道我自己的表现实在太奇怪,所以小亮也越来越觉得不安,他看我的次数变多了,眼中也渐渐泛出担心的神色。

  吃完饭,我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小亮总算是忍不住了,他蹲到我脚边问:「爸你怎么了吗?是不是有事让你心烦?」

  他蹲在我脚边的姿势,就和很久以前小小的他样,抱着膝盖蹲着,小小的脑袋瓜微歪边,抬眼望着我,奶嫩的声音喊我,爸爸。

  我不禁笑了出来,笑得很自然,就像个父亲该有的笑容。

  我伸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说:「没事的,快去洗澡吧。」

  虽然他怎么看都不觉得我『没事』,可我不讲出来他也拿我没办法,只好微微嘟着嘴走开,那像是在撒娇的表情再次让我微笑,像个父亲。

  是了,当我做为个男人对小亮感觉到欲望的同时,我依旧是他的父亲。年又年,我们用时间累积出来的浓厚的亲情,绝对不是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欲望给掩盖住。

  我似乎想通了些,不过并不知道这样的思考方向,其实已经在替我的欲望打开扇门。

  坐在沙发上继续盯着电视发呆,我下子回想着小亮小忠小时候的样子,下子烦恼着不要对他们现在的关系出言干涉,这个时候从浴室突然传出好大的声『碰』。

  「小亮?怎么了!」我反射性的从沙发跳起来,三两步就冲到浴室前,门是锁着的,但这当然为难不了消防员的我,指甲插进喇叭锁的横缝转,门就应声而开——般住家的卫浴锁都是这样可以简单打开的,就是为了防止老人小孩在使用中发生意外时外力无法进入协助。

  浴室中,小亮跌坐在浴室中,满脸痛苦的表情:「啊好痛!」

  这天第二次看到的小亮的捰体让我剎那间停止冲进浴室的脚步,他浑身上下还沾满着白色的泡沫,可是最该遮的地方却全都曝露着,例如说他粉红色的||乳|头下身可爱的垂软老二后头因为疼痛而紧绷的两颗鸟蛋。

  「怎么了?没事吧?」吞咽口水,我勉强从喉咙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始看到小亮捰体的刺激逐渐在看到小亮站不起来后冷静下去。

  「没什么,跌倒而已。」小亮揉了揉屁股,再次尝试扶着浴缸边缘站起来,但不知是太过疼痛还是膝盖无力,他又瘫回浴室中。

  再也看不下去,我也顾不上小亮捰体能带来的刺激,父性的保护欲让我走进了浴室中,我先拿起莲蓬头调整好水温后,帮小亮把身上的泡沫给冲掉。

  水蒸气缓缓升起,反而比小亮身上的泡沫更能遮掩住切,我有点松口气,动作也更加自然。

  帮小亮冲好身子后,我轻轻的扶起我,问:「站得住吗?」

  小亮试着用自己的脚踩稳,但失败了,瘦小的身子倒在我的胸前,可就算他像现在这样连站都站不稳了,却还是逞强点点头说:「还好。」

  我拿了旁挂在墙上的浴巾把小亮的身体给擦干,又顺手把自己身上因为刚才替小亮冲澡时溅到的水也擦去,免得又把小亮给弄湿了。

  小亮的头越来越低,几乎是整个人缩到我怀中,似乎是痛得厉害,我不敢再多有迟疑,小心的避开他受创的屁股,伸手圈住他的腰和大腿给抱起来,然后直接送他到他房间去。

  轻轻把小亮放到他床上,这才发现小亮的跌伤似乎比我想象中严重。

  他白皙的屁股现在有边都变色了,彷佛朵盛开的紫花的花瓣,有些地方是淡淡的浅,可越接近中心的颜色越深。

  我知道这是碰撞造成的淤血,这类俗称为黑青的伤害必须在第时间将淤血化开才会好得快,不敢再浪费时间,我要小亮乖乖趴着别动,接着走去客厅拿我们家的必备药物——跌打损伤专用的药酒。

  对于其它家庭来说,也许辈子也不见得需要买罐的药酒却是我们家的常用药,除了工作因素经常爬上爬下碰到撞到的我,运动员生涯的小忠也常要用药酒关照他老是伤痕累累的双腿。

  从急救箱中取出药酒,我走回小亮房间,坐在他的床上后把盖子打开,浓浓的药酒香就传了出来。

  先把药酒倒进掌心,让药酒借着我的体温弄暖了,我才小心的把药酒推到小亮跌伤的地方。

  「啊!好痛!」小亮痛得喊出声来,身体也不自觉的扭动,可我没能心软,如果因为他叫痛而停手,只会造成淤血堆积于患处,到时多疼几天的还是他。

  「忍下就好了。」我用掌心缓缓的把药酒推开,然后在伤处施力推揉,让药酒因为磨擦而升温,这样药效才会被推进体内。

  小亮不再喊痛了,他也知道这个道理,平常我和小忠都是让他帮我们做推拿,瞧他咬牙忍耐的身体都微微发着抖,我不禁心软,手上动作也缓了些。

  力道放软,奇妙的是指腹掌心开始感受到柔软的触感,我彷佛此刻才发现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不适切,因为我是个会对亲生儿子产生欲的父亲。

  小亮的屁股虽然圆翘,却很小巧可爱,我的大掌轻轻盖竟然能覆去他边的臀瓣,轻轻按压时那柔软却带有无限弹性的触感让我更是心猿意马,男人好色的本性控制了我的手,我边轻轻揉过他可爱的屁股时,手指故意滑进他的股沟,用指腹划过我肖想已久的小屁眼。

  那里明显的缩了缩,就像被我的粗鲁给吓到,但却又在紧缩的下秒钟放松,就像是期待着下次的刺激。

  暗渡陈仓的享受几次摸弄小亮屁眼的快感,我感觉到他的身体紧绷起来,似乎有点紧张。我怕他发现我借着推拿的名其实在偷吃他豆腐的事实,赶紧又倒了些药酒来继续推拿的动作,但可能是我心里太过动摇,手晃竟然倒了太多,过多的药酒无法停留在光滑的臀肉上,全都顺着小亮的股沟流进了他的屁眼里!

  在药酒的刺激下,小亮的缩缩放放,竟然把好多药酒给吸进去,我的天啊这是怎么样的个滛荡屁眼,光是这样我就能想象到它是怎么样把小忠的液给吸进体内的马蚤样!

  不能继续下去了,我心想再这样下去也许我下瞬间就会压在小亮身上,把我已经硬得要冒水的老二给塞进亲生儿子的屁眼中,我松开推拿的手,告诉自己般的说:「好了!」

  用毛巾把手上残留的药酒给擦掉,再把药酒盖子给稳稳盖上,我突然发现小亮动也不动,依旧僵硬着身子趴在床上。

  「小亮,还会痛吗?」奇怪了,在实时的推拿下,我看小亮屁股上的黑青已经散去不少,就算还有些痛,也不至于会痛得动弹不得吧?伸手摸摸小亮的头,我说:「站起来看看,可不可以站了?」

  但小亮依旧趴着不肯动,怪了,这孩子向听话,怎么今天跟我搞叛逆?

  「怎么?还是站不起来吗?」有些担心,我干脆直接伸手把他拉起来。

  『啪!』地声,听起来有点像是拍手的声音传到我耳中。

  低头看向声响来源,我呆住了。

  小亮葧起着,他的老二硬得像根棒子,直挺挺的站立在他两腿之间。

  而刚才的那声『啪!』就是他的硬老二弹到我肚子上发出的声响。

  时间访问在这瞬间停住,我体内的血液似乎也忘了把氧气送进我的脑中,思考能力完全离开了我。

  我只知道盯着那根美丽的老二,是的,我只能用美丽来形容它。

  他的头是粉红色的,越往龟嘴处越红,包皮轻巧的覆盖着半的头,下面是直挺的没有任何奇怪角度的茎身,最下面是紧绷的两颗睪丸,和它的吊身兄弟样是象牙黄。

  我不知道小亮为什么会葧起,可是我知道他应该忍得很难受,从他不自觉颤颤的老二看得出来,它想要解放,它想要精。

  日后我仍然搞不清楚我的勇气是哪里来的,也许那不是勇气,那只是种动物的直觉,或者该说是本能,我竟然伸出手,把小亮的老二给握到掌中。

  「啊」小亮发出软软的呻吟,整个人失去力气般的倒进我怀中,他的娇小和我的壮大在这刻是如此的契合,他的背靠到我的胸膛上,他的臀贴到我的胯处。

  他发现我的葧起,他不可能在这么密切的贴合中没有发现到,有根硬硬的棒子正顶在他赤裸的股沟上。

  可是他并没有惊慌的坐起,更没有转身逃走,他的身体微微僵,然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放松,接着我感觉到双柔软的小手探到我胯下硬硬的那大包。

  我充血的老二已经不再是小小的丁字裤能包得住的了,头部分早已从裤档处顶了出来,小亮先是细细的摸弄了两下,然后他转过身子趴在我两腿之间,把他的小脑袋瓜凑在我的老二前仔细看着。

  说实在的,我对于自己的老二可是十分的自豪,在葧起时足足有二十公分长,不是般东方人会有的尺寸,再加上它也够粗,直径五公分的粗老二让所有被我干过的女人都会爽到水四溅,而且这还只是粗估数字,因为这只是在葧起时测量的尺寸,而被我干过的女人总说我在精时又会变得更粗更大,把她们给干到几乎失禁。

  对于我这么根勇吊,小亮看了又看,然后突然伸出舌头,把我马眼上的滴兴奋液给舔去。

  「啊」忍不住把头后仰,呻吟声从喉头传出,接下来的头的湿热感让我知道,我的头被含进张嘴中,不用说,当然是小亮的嘴。

  我的亲生儿子在替我交,先是含住头整个舔湿,之后松嘴延着茎身往下舔,把我的丁字裤拉开来,从里头掏出沉甸甸的两颗大蛋,虽然上头长着大堆的荫毛,他也毫不在意的张嘴含住,又是吸又是舔的把我给伺候得不断低吼。

  同时间他的手也没闲着,他不停的用手掌握住我的老二上下套弄,手与嘴与舌头三方面的取悦着男人最脆弱也是最坚硬的部位,这让我大力喘息,胸膛激烈的起浮,茎身阵又阵的抽搐。

  我想射了,我再也忍耐不住,这时小亮竟然张最把我的老二整根往嘴里吞,根本没想到他的嘴与我这种等级的大吊尺寸合不合,直硬吞到三分之二时,我感觉到我的头顶到了极窄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小亮的咽喉,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老二胀,接着就是大量的液股又股的从尿道口喷了出去。

  小亮含得太深,加上我射得太多,他根本来不及吞咽,黏呼呼的堵住了气管吧,他急忙松开我的老二后猛力咳嗽,来不及吞咽的大量液流出嘴巴,沾的他嘴唇下巴鼻头都是遍白糊糊的。

  瞧他咳得眼泪都要流出来,我赶紧拿毛巾帮他把狼狈的小脸给擦干净。

  他乖乖的动也不动的让我帮他擦脸,我擦去了他脸上的白濯,却擦不掉他的潮红,他很兴奋,兴奋到毫不遮掩他赤裸裸的情欲,那让我惊讶到在那瞬间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动作。

  在这之前我还猜想着小亮不过是因为身体对性的敏感度太高,才会在我的爱抚不,是推拿下葧起的,可是我猜错了。

  小亮他明明白白的就是对我产生了情欲,就算我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的眼里满是诱惑,轻巧的攀上我的肩膀,他主动的吻住了我的唇。

  如果说开始我不懂他为什么要帮我交,到现在再不知道的话我要不是白痴就是智障,当他把舌头探进我的嘴里之后,我开始反客为主的抱住小亮的后脑,疯狂的在他口中掠夺切,包含他嘴中的唾液甚至气体。

  小亮被我这狂热的吻给吻得全身发软,再也没力气环住我的肩膀,双手软软的落到床上。

  结束这个吻,但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做为个最要不得的父亲,我决定要干我的亲生儿子。

  是了,不是要不要,想不想的问题,我决定了,我要把硬梆梆的老二插进我的儿子屁眼中,然后在里头精,和路边公狗用尿液占据地盘样,我要用我的液让他知道他的身体是属于我的。

  为什么不可以干自己的儿子?他的身体是我制造出来的,他是属于我的。

  把小亮平放到床上,拉开他的双腿,托住头顶在他颤抖的屁眼上,我全都没有丝犹豫,就算小亮哭着要逃走我也会干进去的,虽然我知道他不会。

  刚才我精后并没有擦拭老二,因此上头还沾着||乳|白色的液,我就这么用那些残留在头与茎身上的液在小亮的屁眼上滑动,弄得他的屁眼股沟带都滑不溜丢的。

  他动也不动,安静的看着我弄湿他的屁眼,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可是他没有动。

  「小亮」我认真的问他,当他抬眼看向我时,我问他:「让爸干你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