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是——

  「爸爸,你为什么拿了根棍子?」黑色的长长的看起来硬硬的,好大跟棍子,握在爸的手上,从他蓝格子纹的睡裤中。

  「没没什么!」爸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拿毛巾被盖住那根棍子,叫我回去睡觉。

  隔天早我还记得那事,问爸说那黑色的大棍子是什么,爸都不回答,旁才三岁大的小忠凑热闹的喊说爸晚上偷吃巧克力棒,结果弄到最后爸只好带我们去摆货公司买巧克力打发我们。

  回想起以前这段往事虽然有点好笑,不过也让我更想再看次爸的老二,究竟是真的和印象中样大,还是小时候记忆模糊造成的想象。

  当然我才不敢冒然对爸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爸和我与小忠不样,他定是双性恋,不然他怎么会和妈结婚,又生下我和小忠呢?

  走到浴室门前,我敲敲门,结果爸只打开个门缝,伸手从我手上接过丁字裤就关门了,呜呜果然没那么好的运气,想要偷看都没机会。

  我在心中拭泪,认命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先把身的外出服给换下。

  就算我是不常出汗的体质,可是旦出门回家就要换回居家服是我的坚持,外头有灰尘病菌,回家后定要把衣物换下,才能常保家人健康。

  关于这点我也常常和爸与弟呼吁,只是他们两个真是标准的生活白痴,经常回家就往床上或沙发上滚,害我必须要频繁的清洗床单与沙发套,那对父子喔,真是,没我就是不行!

  脱掉了衣服裤子,平时我不至于连内裤都脱的,不过刚刚我在乱想气时似乎有点兴奋,感觉马眼有流出些黏液出来沾上内裤,有些洁癖的我自然是无法忍受,于是把内裤也起脱掉,打算重新换件新的。

  没想到就是这么巧,在我脱个精光时,门房突然被打开了。

  「小亮,我」是爸,他看到我丝不挂的模样,赤铜色的脸马上红起来,而且还是很红很红,红得要出血似的,然后他慌慌张张的只丢下句:「对对不起!」就『磅!』地声把门给重重的关起来,之后我还隐约听见他似乎踢到了茶几发出的鏮啷声响。

  不会吧?爸也太可爱了,只是看到儿子的捰体,有必要动摇成这个样子吗?

  而且我身材又不好,瘦巴巴的点肌肉都没有,老二也没有爸和小忠那么大,因此我在家里都不敢学他们只穿条丁字裤晃来晃去,最多也不过是背心加热裤就是我的极限了。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爸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我问他:「爸,你刚找我什么事?」

  爸的脸还是红的,完全不敢看我,眼睛假装直盯电视说:「没没什么,我想跟你说,小忠不在晚上随便吃吃就好了。」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脸红成这副得性,我并不是自恋的人,当然不以为爸是看到我的捰体害羞到现在。

  「爸,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感冒了?」伸出手,我把手掌贴上爸的额头,咦?真的挺烫人的,爸该不会真是感冒了,才会跟林叔叔调班吧?

  「没事啦!刚刚洗完澡比较热,等下就好了。」爸慌张的解释,这听起来也挺合理的,爸爱洗热水澡,每次我在他后面进浴室时总被里头的蒸气给吓跳。

  「喔。」我点点头:「那爸你等下喔,我去煮饭。」

  把爸丢在客厅,我走进厨房,从刚才回家后暂放在流理台上的环保袋中取出今晚做菜要用的材料,再把多买的东西冰进冰箱,开始准备今晚我和爸两人份的晚餐。

  熟悉的把道又道的料理做出来,我边忙碌边想,爸今天真的有点怪,动不动就脸红不说,讲话还会结结巴巴的,跟他平常那种大咧咧的感觉不太样。

  咦不过,爸的改变似乎不是今天开始的,仔细想最近的爸也不太对劲,可说他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出捱,只觉得他好像老在盯着我瞧,有次我回头正巧对上他的视线,他又马上转开头去,可脸下子变得通红,这样的老爸真是又怪又可爱。

  别怪我老用可爱形容爸,因为他给我的印象直和他的职业消防员样,就是坚硬勇猛的大男人,他用宽壮的肩膀替我和小忠顶起片天,虽然他不是严厉的父亲,但我向是敬重他的。

  对于这样的爸爸在最近露出的这些表情,彷佛让我与他拉近了不少年龄的距离,不过仔细想想爸也才大我十七岁,今年也不过要过三十八岁生日,爸本来就很年轻啊。

  把煮好的菜饭端上桌,唤爸过来吃饭,我还特别瞧了瞧爸的脸,似乎已经没刚才红了。

  不过好景?不常,我刚爸这顿饭吃下来,他又脸红了好几次,讲话结巴的时候也更多了,真不知爸到底是怎么了。

  吃完饭,阻止想要把碗洗破的爸,我自己收拾好餐具,又切了盘水果端到茶几上,我跟坐在沙发上的爸交代:「爸,我去洗澡了。」

  没听见爸的回话,我奇怪的看向他,他睁着眼也没在看电视,似乎在发呆。

  「爸!」我提高音量再次喊他。

  「啊!」爸吓了跳,转头看我:「什么事?」

  「爸,你在发什么呆啊?我说我要去洗澡了。」我重复次内容。

  「喔。」爸应了声,接着又想到什么似的把目光转开。

  「爸」我真的有点担心起来,蹲到他脚边:「你怎么了吗?是不是有事让你心烦?」

  是工作?还是人际关系?虽然目前的我也许帮不上实际的忙,可是至少能听他抱怨。

  「没事的,快去洗澡吧。」但是爸什么也没说,只是揉揉我的头发,笑着打发去洗澡。

  明知爸的表现不太可能是『没事的』,可是爸不说出来,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先听爸话洗了澡再说。

  走近浴室里洗澡,我满脑子是挂念着怪怪的爸,推敲着可能会让他烦心的原因。

  我自己的学业向保持得很好,面临着大考的小忠也算用功,而且有我盯着他也不怕他偷懒,至于工作上爸直都是消防员,公务员身份只要不要表现得太差应该不会有什么裁员的问题,更何况爸的工作表现总是优等,还经常拿到市政府颁发的优良奖章呢。

  那就是人际上的问题啰?般来说爸的同事人都很好,爸也带我和小忠去过几次,清色都是粗犷男人的消防局永远是汗臭味的天地,可是大家都很热情,也很豪爽,这样的同事们应该不至于会让爸有什么太过烦心的事啊。

  想来想去想不出原因,我把身上抹好皂搓揉干净,正打算走进浴缸内冲水时,不知是否想事情太专心,脚没踩稳,想要扶住墙壁时又因为满手泡沫,根本撑不住自己的重量,我整个人跌进浴缸,『碰』的好大声。

  「————」妈啊!痛痛痛!虽然反射性的用脂肪最多的臀部着地,但撞击力道太大,依然让我痛得第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亮!怎么了!」碰声,是爸把门给打开了,等等,我刚才是忘了锁门吗?他怎么打开的?

  「啊」声音总算从喉咙发出:「好痛!」我试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膝盖用不上力。

  「怎么了?没事吧?」爸站在门口,脸关心,让我有些感动。

  「没什么,跌倒而已。」我揉揉摔疼的屁股,再次尝试扶着浴缸边缘站起来,但受创的屁股抗议得很严重,只要我动就阵阵作痛。

  爸看到我挣扎着起身的模样,不再说什么,直接走进浴室,先拿起莲蓬头调整好水温后,帮我把身上的泡沫给冲掉。

  这景象并不陌生,在妈刚走的时候,就是爸帮我和小忠洗澡的,等我再大点,变成我帮小忠洗澡。

  温热的水打在身上,是爸最喜欢的温度吧,虽然对我来讲太烫了点,可是我没让爸调低水温,享受着彷佛回到童年的刻。

  爸帮我冲好身子后,轻轻的扶起我,问:「站得住吗?」

  我试着用自己的脚踩稳,还是很痛,就把身体靠在爸的胸前,爸因为工作因素吧,整个上臂肌到胸肌带特别发达,倚在上头给我很可靠的感觉,我点点头说:「还好。」

  爸拿了旁挂在墙上的浴巾帮我把身体擦干,又顺手把他身上的水也擦去,我才发现爸刚刚为了帮我冲水,连他自己也弄湿了,包含他身上唯件衣服——那条黑色的丁字裤。

  原本丁字裤就是很贴身的衣物,可是湿就更贴了,几乎是整个把爸的老二包得密不透风,大吊和鸟蛋的形状都显得清清楚楚。

  感觉得脸上阵热,我怕脸红的样子会让爸起疑,赶紧低头埋在爸胸前,没想到爸大概误会我痛得厉害,竟然圈起我的腰和大腿把我抱起来,然后送我到我的房间去。

  轻轻把我放到床上,爸要我趴着,接下来他又走了出去。

  搞不懂爸在想什么,我很想要先拿衣服穿,可是动屁股又痛,只好乖乖听话趴在床上。

  爸又进来了,这次他手上拿着药酒,因为爸和小忠都常撞伤黑青,因此家里都有准备这类跌打损伤的药酒,只不过以往都是我在帮爸和小忠擦,这次轮到我自己了。

  盖子打开,浓浓的药酒香就传出来,爸先把药酒倒在掌心,再推到我跌伤的地方。

  「啊!好痛!」忍不住叫了出来,我猜我的屁股已经黑青了。

  爸并没有因为我叫痛而停手,他用掌心缓缓的把药酒推开,然后在伤处施力推揉,让药酒因为磨擦而升温,这样药效才会被推进体内。

  道理我都知道,我也常压着唉唉叫的小忠帮他推拿,可我没想到是这么痛的事,以后我定会对他温柔点。

  「忍下就好了。」爸瞧我痛得汗都流出来了,安慰了我声,然后揉压的动作似乎也缓了些,至少不会让我那么痛了。

  只不过,在痛得哇哇叫时还没想太多,等爸放松力道后,我突然觉得这个场面很尴尬。

  我丝不挂的趴在床上,让爸摸摸?捏?揉?好像都有我的屁股

  而且不知老爸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神经太大条,他的大掌在揉过我的屁股时,手指都会刚好划过我的屁眼。

  爸的手指很粗糙,因为工作的关系,对于攀爬或是绳套等都是长期训练的项目,所以整只手掌包含手指都是堆老茧,我光是屁股肉被掌茧给磨蹭到都有点发麻了,更别提最近常被小忠『关爱』的特别敏感的屁眼,指茧碰到就让它兴奋得缩起来。

  不好屁股被摸得太舒服,我发现我的老二竟然硬了,顶在下腹那里胀胀的。

  幸好我现在是趴着,可以用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不会被爸看见,要不然可不只丢脸两字能解决。

  正当我小心翼翼的夹紧双腿,好让我发硬的老二能不被爸发现时,爸又倒了些药酒到我屁股上,不知是他手滑了还是怎样,下子倒了太多,都延着我的股沟流进了我的屁眼里!

  原本就被爸的手指给蹭得发热的屁眼,在碰到温热的药酒后,更是火烫得吓人,我双脚死命夹紧,生怕硬梆梆的老二会被爸给看到。

  「好了!」没想到爸就在这个时候结束了推拿,是啦我也感觉屁股已经好多了,继续让爸推拿下去也说不过去,可是我现在的状况下半身的状况实在不容许我站起来啊!!!!抱头

  「小亮,还会痛吗?」爸看我不动,也不把手给移开,就这么放在我身上柔柔的抚摸着,那感觉好像我小时候爸就是这样摸我的头,这瞬间我忘了我的全身赤裸,也忘了我老二硬得要死,只感觉到很温暖很安心很舒服。

  可是放松也只有瞬间,因为爸接下来就松开了手,说:「站起来看看,可不可以站了?」

  从小到大,我可以说是没什么叛逆期,只要是爸说的话我都会听,但是这次我是万万听不得了,因为我的老二硬得厉害啊!

  「怎么?还是站不起来吗?」爸对于动也不动的我似乎有些担心,他大手伸,抓小鸡似的把我给拉了起来。

  爸的体型和我的体型的差距,先扣除掉身高差不说,光是体重就整整差了快要三十公斤,对于高大壮硕的爸来说,我的反抗根本屁都不是更何况我也不敢真的反抗,只是意思的挣扎了下,他用力,就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

  『啪』地声,让我面红耳赤的拍打声传到我的耳中。

  因为爸离我很近,当我的老二从床单与我的下腹之间解放开来时,就欢天喜地的高高弹起,结果就直接弹到了爸的肚子上头。

  我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脸来见爸,只好转开头,红着脸逃避他的视线。

  爸会怎么想我,我已经不知道了,不过我已经是成年人,爸也是男人,应该知道有时候男人就是没办法控制下半身吧希望,他别想太多,千万别想太多。

  我不知道内心的祷告有没有被上帝听到,只感觉到阵的沉默,到最后我总算是鼓起勇气红着脸转回头,却没有在爸脸上看到我害怕的表情。

  爸他看着我——正确来说,他是看着我葧起的老二,句话也没说,他的表情怎么说,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不屑,脸部线条很紧绷,似乎很紧张。

  有种陌名的熟悉感,很奇怪,这种表情我似乎看过,但是应该不是爸的脸上。

  突然间爸伸出手来,大掌轻轻握,把我的老二握到他的掌中。

  「啊」葧起的老二被粗糙的大掌轻轻搓揉,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这时我想起来了,那应该是陌生却异常熟悉的表情,是在小忠的脸上看到的。

  小忠那天,不就是在浴室里这么看着我吗?紧张得抿成直线的嘴唇,紧咬牙关显得特别僵硬的脸颊,还有专心致的目光。

  我的心脏怦怦怦的快速跳着,丝的期待油然而生,事情可能会这么顺我的希望发展吗我下子想到爸会和妈结婚还生孩子定是异性恋,下子又想到爸这阵子脸红口结的模样,我觉得赌下把。

  假装撑不住自己的身子,我往爸的怀中靠去,我想我赌对了,在我的赤裸的股沟处感觉到了根硬硬的棒子顶在那儿。

  不需要再犹豫,我把手往身后探去,爸竟然也不乱动,就任凭我把手探到他胯下硬硬的那大包。

  充血的老二已经不再是小小的丁字裤能包得住的了,头部分早已从裤档处顶了出来,我直接转过身子趴在爸的两腿之间,这下子我总算能如愿的看到爸的老二了。

  和预期的样,那是只又粗又大的黑吊,与小忠比起来要粗些,特别是茎身正中间那边鼓得最是粗,甚至比龟伞那而还要肥大;颜色上来说,比小忠的还要黑这点让我有点惊讶,因为相较于小忠黝黑的肤色,爸更偏向于古铜色,没想到老二的颜色却是爸比小忠要黑,这果然是因为常用的吊会沉垫黑色素的关系吗?

  爸的老二似乎很是激动,我都还没对它做什么,只是睁大眼睛看而已,它就自己抖了两下,马眼处就这么冒出了滴兴奋液,可爱得让我再也忍不住了,伸出舌尖把那滴透明的液体给舔去。

  「啊」爸的喉头传来低沉的呻吟,这鼓励了我,张开嘴我把爸的头整个含进去,开始迈力的帮爸吹萧。

  不同于和小忠初夜时什么都不会,现在我已经很清楚要怎么讨好男人,先是含住头整个舔湿,之后松嘴延着茎身往下舔,把爸的丁字裤拉开来,从里头掏出沉甸甸的两颗大蛋,虽然上头长着大堆的荫毛,我也毫不在意的张嘴含住,又是吸又是舔的把爸伺候得不断低吼。

  当然在这当中,我不停的用手掌握住爸的老二上下套弄,感觉到茎身传来阵又阵的抽搐时,我知道爸已经想要精了,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的嘴与爸这种等级的大吊尺寸合不合,我把嘴张到最大,拼命的用力的把爸的老二整根往嘴里吞,大概吞到三分之二时,爸的头已经顶到了我的咽喉,这时候我感觉到爸的老二又是胀,接着就是口腔深处被射入的感觉。

  虽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不过爸的液实在太多又太浓,黏呼呼的堵住了我的气管,我不得不松嘴把爸的老二吐出来后猛力咳嗽,来不及吞咽的大量液流出嘴巴,沾的我嘴唇下巴鼻头都是遍白糊糊的。

  咳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后,我总算是能顺利呼吸了,在旁的爸赶紧拿毛巾帮我把狼狈的脸给擦干净。

  「小亮」眼里的泪水也被爸擦掉后,我总算能清楚的看向爸,他的脸上有好多种表情,有害羞有惊慌有自责可是更多的是满足的颜色。

  我突然觉得爸真的好可爱,他什么也不说,身为个『父亲』他什么也不能说,可是他不知道他的眼睛已经透露出太多了吗?

  爸不主动没关系,我来。

  攀上爸的肩膀,我主动的吻住爸的唇,他在开始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但当我把舌头探进他的嘴里之后,他突然反客为主的抱住我的后脑,疯狂的在我口中掠夺切,包含我嘴中的唾液甚至气体。

  彷佛氧气也被抢夺光了,我的脑袋只觉得昏昏沉沉,感觉这样的爸实在太性感太有男人味了。

  被爸整个人抱在怀中的我几乎是和爸紧贴着,自然能够感觉到他胯下的老二还是硬的,爸真的好厉害,刚刚才射了那么多,竟然完全没有软下去,如果不说谁会猜得到这是根快四十岁的男人的老二?

  我被爸狂热的吻给吻得全身瘫软,再也没力气环住爸的肩膀,双手软软的落到床上后,爸先紧紧的把我拥在怀中,然后彷佛下了什么决定似的让我平躺在床上。

  我知道时候到了,当爸拉开我的双腿时。

  我动也不动,安静的看着爸把他的头轻轻顶在我的屁眼上,因为刚才爸精后并没有擦拭他的老二,因此上头还沾着||乳|白色的液,他就这么用那些残留在头与茎身上的液在我的屁眼上滑动,弄得我的屁眼股沟带都滑不溜丢的。

  「小亮」爸喊着我的名字,当我抬眼与他对视时,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问:「让爸干你好不好?」

  原本,我以为爸不会开口的,因为他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