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线从他圆翘的小屁股上挪开。

  特别是当他刚洗完澡,穿着热裤在屋里走来走去时,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气,沾着水珠的粉色皮肤彷佛还会闪闪发光,我的妈啊,他要不是哥哥是姊姊的话,我看我早就把他给强了。

  只不过,这个想法最近越来越动摇,因为我发现就算他是哥哥,我似乎也对他——

  「小忠,练习结束后我们起去吃猪排饭吧,我饿得走不回家了。」队友阿宾趴到我的肩上,副虚脱的模样。

  很可惜的是,我不会答应他的:「不了,我要回家吃饭。」

  「没差吧,外头吃顿回家再吃顿啊。」阿宾提议,就我们这个发育的年龄,又是照三餐训练的运动狂,的确是有这个胃袋实力没错,但我还是摇头:「我不爱吃外头的。」

  「哈哈,阿宾你不知道吗?小忠家可是有贤慧的小亮哥在呢,你要是吃过他煮的饭,就再也不会想吃外头那些满是味精的食物了。」在旁,跟我同个小学毕业的阿佐说。

  「嗯,就是这样,抱歉了阿宾。」先不管哥的手艺是否像阿佐说的那么好,但从小到大吃惯的味道,早已经把我的味蕊训练成他的奴隶,不喜欢吃其它人的料理了。

  所以说幸好哥没有去念外地大学,当我知道哥的考试分数能填选更好的外地学校时,我真的很紧张,还好哥说放不下我和爸两个人在家怕到时他寒暑假回来看到的乱象会想杀人,到最后选择了离家最近的所大学,也因此我能够继续天天吃到哥煮的饭菜,真是万幸万幸。

  和队友继续聊些有的没的,又依教练指示完成了今天的训练,我回社团室换下臭呼呼的运动服,再拿了书包回家。

  原本以为回到家是哥迎接我的笑脸,没想到今天不样。

  「咦?怎么灯没开?」用钥匙打开门,屋里遍漆黑,竟然还没人回家。

  爸是消防员,每天回家时间不定也就算了,哥现在是大学生,几乎都比还要参加社团活动的我还要早回家,可是今天却还没回来。

  我绕了屋里圈,最后才在茶几上看到哥留的纸条,上面写着:『小忠,今天我要和教授讨论论文,会晚点回家,晚餐你就自行解决吧。哥哥留』

  啊啊!真是失策,早知道刚就和阿宾他们起去吃猪排饭了我郁卒了下下,可惜后悔没药吃,只好再拿着钥匙出门,到巷口随便吃碗牛肉面再回家。

  再次回到家依旧面对着空无人的屋子,这感觉很陌生,因为从小到大哥为了照顾我,几乎都不参加社团活动的,也因此对我来说,屋里有哥在就像别人家有妈妈在样,是不可欠缺的存在。

  看了看表,时间也不过八点,想来哥回来还要段时间,没办法,我只好认命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拿书出来看,毕竟我已经高三了,面对着接下来的大考,虽然我的成绩还算中等,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努力下,考上哥现在念的那间大学。

  同学都说我有恋兄情结,可是他们又说如果自己也有那么好的哥哥,定也会变成恋兄情结,我哥就是这么优秀的人,所以从来没人笑我想和哥起上大学的梦想。

  想来我和哥起上学的时候,就只有小学年级到三年级的三年间,之后的国中和高中都因为我们的岁数差三岁,等我进了学校哥刚好就毕竟了,至少大学能够让我和他有年时间能起上学吧。

  有了目标,念起书来也更认真,可是奇怪的是今晚我怎么念都念不顺,英文文母从眼睛怎么样都跑不进脑子里,平常都不会这样的说。

  唉,我也知道问题点,因为哥不在。

  平常哥都会在外头整理家务,或是在他自己房里边听音乐边念书,家里有着他的气息在,会让我觉得很放心很温馨。

  可是今天哥正在学校和教授讨论论文,我想到这里,就越想越不安,哥长得好个性看起来又温柔,你说他跟教授对的讨论论文,会不会被他教授给盯上,到时候把哥拐骗到宾馆去,逼哥说想要毕业就得跟他爱怎么办?

  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几乎那影象历历在目,想到哥被个百公斤的中年壮汉猜的啦,我没看过哥的指导教授压在床上,身上的衣服被扯破,露出他圆翘的小屁股,哥边哭边被男人鸡芭给干进屁眼

  糟!我再也念不下去了,只好放下课本站起来,决定先去洗个澡转变心情。

  从柜子拿出换洗衣物,我快步的走到浴室去,然后三两下脱光衣服,站到洗手台的镜子前。

  我们家的镜子很大,又做了点倾斜的角度,所以能把自己从头看到脚,我在镜中欣赏自己的好身材,结实的肌肉,有力的线条,精壮的腿脚,还有不能忽视的肥大老二。

  用手托起老二,我从镜中用客观的角度研究它,它真的很大,而且很粗勇台语,这个意思就是不只是粗就好,还要够勇够有力,你看这鲁蛋般的头看起来就不是普通的勇,而且我的老二够硬,再加上青筋盘绕,整个就是吓人的超级大吊!

  这么左看右看,我忍不住觉得自己的吊太帅了,然后不知不觉开始兴奋起来,掌中的老二也越来越沉,因为它开始充血了。

  坐到马桶上,我决定好好的让它爽爽,结结实实的把老二握住,我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男人打手枪嘛,总是会想象些什么配菜,这时跳进我脑中的,自然是刚刚才书桌前的想象画面,哥身上的衣服被撕破,再也无法遮掩住他圆翘的小屁股,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再也控制不住兽欲,把粗大黝黑的荫茎硬生生往哥的屁眼里插去——

  不知何时开始,我脑中的幻想不再是壮汉教授在干我哥,而是我自己在干我哥,这让我更加兴奋,套弄老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和我脑海中在干哥的屁眼样快样猛,就当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打了开来。

  「!!」脑海中想象的人突然间出现在我眼前,惊讶度不下于我的他双眼圆滚滚的,连粉唇都张成了小字型。

  这瞬间,我马眼先是缩,然后大大张开,股又股的浓精争先恐后的喷射出来,我连想遮住都来不及,就这样射了我自己满身都是。

  我整个人都儍住了,我竟然被哥看到打手枪的模样,而且还活生生在他眼前精。

  哥哥会怎么想?会说什么?我越来越惊慌,不知道是要直接站起来冲出去,还是该跟哥说话,但要说话的话,是要说什么呢?

  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哥倒是先动作了,而且他并不像我想象中有什么特殊反应,反而是平静的走进浴室,把他手上的衣物放到架子上,啥都没说的竟然开始脱起衣服。

  我看看哥放到架上的衣服,混乱的大脑也大概知道那是换洗衣物,也就是哥他是进来洗澡的,可是我我还晾在这里全身赤条条的挺着根刚射完精的老二啊——!

  哥的衣服脱得很快,他边脱,边瞧了我眼说:「下次打手枪记得锁门啊。」

  哥说的很轻松,也很自在,可我没有余力跟他回话,因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随着哥件件衣服的消失后露出来的肌肤上头。

  和我的黑皮肤不样,哥本来就白,在脱掉衣服后露出来的赤膊啦胸腹都和我之前偷想的样白皙,可让我吃惊的是哥的||乳|头竟然是粉红色的,般东方人啊,就算是女人也很少有粉红色的||乳|头,大多是淡褐色或甚至是深咖啡色,没想到我哥竟然有这么极品的粉红||乳|头!

  在我紧盯着哥的粉红||乳|头时,哥继续脱掉最后件衣服,也就是内裤,让他全身赤裸的身体就这么曝露在我眼前。

  哥哥嘛,当然是男人,和我样有老二有鸟蛋,只是这和我的也差太多了。

  我不是贬低的意思,而是不太能想象到平平都是根棍子两颗蛋,怎么能够差异这么的大,像我的荫毛又浓又密,要是苍蝇飞过来搞不好会活生生卡在里头呢!可是相对的,哥的荫毛显得有些稀少,连颜色都淡淡的没我这么黑溜溜,不过还真是好看,也不像我这么东卷西翘的,要不是我知道哥不是那么自恋的人,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给人修过荫毛咧。

  光是荫毛就这么不样了,更别提重点的老二,先说颜色,虽然说哥的老二不像他胸腹带那么白皙,可是也不过是染上淡淡的肉色,如果说我黝黑的老二是黑人吊,那哥的就是白人吊。至于尺寸,哥的老二尺寸和我之前猜测的差不多,比我和爸的小得多,但也不至于是绣花针,看起来就是和他身材很相配的尺寸,如果由我握在手上,大概茎身能掌握住,头部份则会露出来的程度吧。

  只是是不是我看错啊?我怎么觉得哥的老二好像有点葧起了?

  我愣愣的看着哥微微葧起的老二,心里乱糟糟的,有点怀疑哥是不是看到我的自蔚秀在兴奋,可是有可能吗?真有这么合我心意的事!?

  会不会哥,也对我有意思?我想着想着,感觉到血液又不断的往胯下冲去,明明刚刚才射过精,手掌中的老二竟然变得更硬了,点也没有射完精后应该要痿软下去的迹象。

  「——————」哥好像讲了什么,可我太专心意的看着他微微葧起的老二,没注意听到他在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间哥拿起莲蓬头往我身上喷水,由于热水还没出来,喷到我身上的水全是冰凉的。

  「啊!哥!你干嘛啦!」我跳了起来,可我究竟是被吓得跳起来还是被冰得跳起来,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洗澡啦!干嘛!」哥的语气像是在骂我,可笑得很开怀,让我有种女孩子在跟男朋友发小脾气的错觉。

  看看自己身上被冷水喷得湿漉漉的,靠!天这么冷耶,哥还真是很心,也不怕我感冒啊!我在内心偷偷叹口气,难怪有些交了女友的男同学总会把『拿她没办法』挂在嘴边当口头禅,现在的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当然,我和哥之间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啦,就算我内心很想和哥变成那样的关系

  甩甩头上的水珠,我从马桶上站了起来,三两步踏进浴缸内,再怎么样也要先冲个热水再出去,不然我准会感冒。

  哥侧着身子空出空间来让我站在他身边,还微微弯着腰在调整水温,弯腰时的身体曲线看起来好迷人啊,我边忍耐着伸出魔掌对亲哥哥出手的冲动,边感觉到自己的老二似乎又变得更硬大了。

  调好水温回头,哥看到我的硬梆梆的老二,噗嗤笑,居然用手指弹了下我的老二,说:「搞什么啊,都射出来这么久了还没软下来啊!」

  这这这这虽然哥碰了我的老二,可我却没有感觉到什么激动,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自然了,就像就像小时候哥哥在闹着我玩时,用手指弹我额头的动作与气氛都模样!

  用手摀住硬得不行的老二,我转过身子背对哥,心里有点难过,对哥来说我只是他的弟弟,就算现在长得比他高比他壮,我辈子都只是他的弟弟

  哥似乎也感觉到他欺负我得太过份了,他推推我的背说:「喂!我帮你洗头!」虽然他是用命令句,不过我可不是白跟哥在起生活十七年的,从哥的语气中我已经听出他让步的味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赌气,乖乖走出浴缸坐上矮凳,小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哥让我背对着浴缸坐在小矮凳上,哥则跪在浴缸里伸手帮我洗头。

  熟悉的超凉薄荷洗发精的味道传来,然后是头顶阵冰凉,哥开始搓揉我的三分头,他的动作很温柔,但在该用力的时候也不会省了力道,我突然很想要这双手来帮我搓老二,感觉那定是该重的时候重,该轻的时候轻,我光是想象就让自己兴奋过了头,原本就已经硬到不行的老二竟然又胀大了些,大到我都觉得有点隐隐作痛了。

  没想到就在哥帮我洗完头以后,先是帮我擦背,接着要我站起来面对着他,然后他挤出沐浴||乳|,继续用他那双巧手帮我洗澡,就跟小时候样。

  我比哥小三岁,在哥念国二之前我都还是比他矮,那时候都是哥帮我洗澡的,因为哥老嫌我自己洗不干净,所以都会像这样,先帮我洗头,然后顺着下去擦背,接着就是要我转过身来,他帮我洗肩膀腋下胸前腹部腿脚最后,就是

  我低着头,看着哥用满是泡沫的手指把黑森林荫毛丛给洗成白森林荫毛丛,接着捧起沉重的阴囊,肯定是沉重的,我自然都能感觉到他捧起来时下身有种变轻的错觉,可见里头已经生产了多少迫不及待着要射出的精子大军啊。

  把阴囊给好好搓洗过番,连任何丁点的皱折都不放过,哥在最后毫不犹豫的握住了我兴奋到颤抖的大老二,真的是太大了,哥的手竟然没办法握满它!

  「你在兴奋什么小忠?」哥把脸贴近我,轻声的笑着说。

  这句话,我也很想问哥,因为他的老二从刚才轻微的葧起,随着他帮我洗澡的动作逐渐胀大,到现在已经是完全硬起来的状态,甚至在浴室里的日光灯的照射下,我还能看到哥的马眼已经冒出兴奋液,随着灯光折射闪闪着。

  「从刚才到现在,没见你软下来过耶」哥继续问我,不管是语气还是内容都像在挑逗我似的,不只如此,他的手竟然随着泡沫握住我的荫茎上下滑动套弄,这已经不再是帮我清洗的动作了,百分之百是在帮我打手枪!

  天啊!我哥竟然在帮我打手枪,就和我刚才的狂想样,而且也如同想象中,爽弊了!

  不不行!这样子我马上就要精了,我不想这么快射出来,赶紧抱住哥的背,说:「哥我也帮你洗」

  「好啊。」哥笑了笑,听话的转过身子,让他白皙无丝瑕疵的背部对着我,视觉上的刺激让我全身发烫,赶紧弄了满手的沐浴||乳|后摸上哥的身体。

  啊好滑好柔啊跟我自己硬梆梆的身体完全不样,哥是没怎么在运动的人,皮肤下彷佛都有层薄薄的脂肪,轻压下去就柔软的接受着外力,但只要把手移开它又缓缓的弹回来,我不知该怎么形容,有点像之前在进口超市压过的高级记忆枕。

  可记忆枕绝对没哥这种丝绸般的触感,我的手掌在上头胡乱滑动着,哥的皮肤彷佛还会吸着我的手,这是怎么样的肤质啊,又嫩又白又平滑,让我摸再摸根本舍不得放手。

  我的动作早已不是在帮哥洗澡了,哥想必也知道,但他并没有阻止我,安静的任凭我摸弄他身体的每吋。

  忍不住了,我拉住哥的手臂把他往我怀中带,哥没站稳,脚滑就坐到了我的怀中,屁股不偏不倚的坐上我硬梆梆的老二。

  哥就这么紧贴着我坐着,不乱动也不逃走,这让我更加大胆,双手往前抱住哥的胸部,虽然他没有女人那样的r房,可是当我把手掌贴在他胸前按摩似的搓揉时,他的||乳|头很快的就站立了起来,和女人被爱抚时样。

  我用食指与姆指捏起哥的||乳|头轻扯,这个动作似乎让他很爽,他开始发出轻轻的喘息声,我留着只手继续爱抚他的||乳|头,另只手顺着平板的小腹往下滑,握住了我早想要探究竟的亲哥老二。

  果然,就算是葧起了,哥的尺寸还是比我和爸的小多了,不过也挺不错了啦,粗略估计,我看葧起时应该也有个十四公分长,直径大概是三公分上下,不算小,但比起我和爸的,可真是个可爱的尺寸。

  我学哥刚才对我的样,就着泡沫上下撸动哥的荫茎,另手继续在他胸前轮流捏弄哥的||乳|头,哥被我搞得忍不住扭动身子,当然了,因为他坐在我怀里的关系,在他扭动身子时,他的背部会磨擦到我突起的||乳|头,屁股则是蹭着我粗糙的荫毛森林,以及我越来越硬的实r棒子。

  有几次哥这样扭啊扭的,我的头竟然都刚好顶到了哥的屁眼,我只要对准那里再把身体往上顶的话,似乎都会随时干进哥的屁眼中。

  不行!千万不能这样就进去,先不管哥是不是想和我发展到那个地步,至少需要先做好充份的润滑与扩张。

  我拉着哥让他转身,从原本背对着我的姿势改成与我面对面,让哥跨坐在我的腿上。

  原本我以为这样能避开不小心插入哥体内的危险,没想到这样的姿态下,哥可爱的老二完完整整的落入我眼中,状况更糟了,我整个兴奋起来,不能控制的上下摇晃起胯下,用我硬梆梆的大老二在哥的股沟磨蹭:「哥我我想」

  不行!我实在说不出口,我想跟哥说,我想干你,可是话到了喉咙就卡住出不来了!

  我是哥的亲弟弟,而且不只如此,我几乎可说是哥亲手带大的,跟哥说我想干他,是不是就像般男生在对自己母亲说,妈,我想干妳,是样的状况?

  当下,我犹豫了我退缩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彷佛双手从我的背后,给我重力的推,让我踏了出去,从应该退缩的地方。

  哥他他突然双手挂在我脖子上,把脸蛋贴近到我眼前,呼吸几乎都吐在我脸上了。

  「你想什么啊?」哥笑了,那是种带着邪气的笑,我从来就不知道哥原来会有这种笑容。

  时间像是在这瞬间停止,然后又缓缓开始运作,哥的脸越来越近,慢动作般的,直到他的唇贴上我的为止。

  哥,在吻我。

  认清了这个事实后,我突然再也不想控制自己了,他是我哥又怎样?我是他弟又怎样?

  收紧双臂,我紧紧的抱住哥,把原本蜻蜓点水的吻给蛮横地加深了。

  霸道地把舌头挤进哥的嘴中,在他的齿缝与口腔里攻城略地,哥也被我激烈的吻给弄得激动万分,不知何时他开始响应我的吻,与我抢夺着两人相连的唇中所有的唾液与气息。

  我抱着哥站了起来,边继续着这个过于深度的舌吻,边伸手打开莲蓬头让温水冲了下来,清洗掉我与哥身上残留的泡沫。

  在确认泡沫都冲洗掉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