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实有失大祭司的身份!”

  雪颜国皇帝只是看了眼颜疏桐,皱起了眉头,雪溶搂着名男子着实极为不妥,可是还没等他说话,便听颜疏桐朝着下面说道:“檀香,将他带到本座的偏殿,好生照料着。”

  檀香立即上前,在西宫皇后以及众臣诧异的目光下将逸少抱下台,然后从侧面走出祭坛神殿,路都面无表情。

  西宫皇后诧异得指着檀香的背影道:“她,她竟然抱着名男子你,你竟然要将名男子送到自己的偏殿?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诟病么?大祭司乃不洁之身!”

  颜疏桐却是不以为然,道:“无妨,皇后尽管宣扬,本座不怕。”

  雪颜国皇帝也担忧道:“雪溶,将此人招待在大祭司神殿的偏殿的确是不妥,这对你的名声不好。”

  颜疏桐坚持道:“陛下不必劝了,雪溶不会改变主意的!”

  雪颜国皇帝闻言,只是摇摇头,不再劝解。

  西宫皇后方才恼怒可不是因为颜疏桐做了什么失洁的事情,而是等逸少走,她再也没有机会得到木风国的江山了,因此,颜疏桐如此做,在她看来可谓是十分狡诈!

  然而,这不过是个小插曲,众臣诧异归诧异,并未太上心,将目光都转向那偏偏而来的美少男。

  美少男脚步生风,他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仿佛是在期待这什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个妇人倏然闯了出来,抓住他的衣袖!

  203身世之谜

  司徒宇皱眉看向那个妇人,问道:“你识得我?”

  那妇人身华贵的服饰,穿着貂裘,端庄高贵,可是此时却是满脸挂着泪痕。因为激动,她浑身颤抖着。

  她痴痴望着司徒宇,已经泣不成声,道:“毅儿,你是毅儿,我的毅儿,娘终于找到你了!”

  司徒宇见这妇人哭成这般模样,十分同情,可是,他不是她的毅儿,因此,道:“您认错人了,我乃是凤翎国的皇帝,不是您要找的人。”

  “不!不,你是的,你就是我的毅儿!”那妇人拼命抓住司徒宇的衣袖,紧紧得扯着,生怕对方要走开。

  司徒宇皱着眉头,想要甩开那妇人,可是看见到她这般伤心,顿时有些不忍之意。

  这个时候,众臣皆震惊得朝着这边看过来,皆露出无比诧异的神情。

  可是,却是无人敢上前,更不敢说话,这么庄严的地方,大祭司和皇帝陛下不问话,是不允许说话的,若是惊动了先祖,那可是砍头的罪名。

  “老爷,老爷,你快来看啊,这是我们的毅儿,找寻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他了!我的毅儿!”那妇人竟把将司徒宇抱在怀中,又是抚摸脸颊,又是抚摸后背。

  只是没有人回答他,而是名中年男子倏然上前步跪在地上,大声道:“大祭司,内人失仪,还请大祭司降罪!”

  颜疏桐此时哪里还想着降罪,她的目光始终停在司徒宇和那妇人的身上,听闻那中年男子请罪,立即摆摆手,道:“信国公请起,本座恕你无罪。你快去瞧瞧,他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浑厚的内力中,众人动能听出大祭司的声音中带着激动的色彩。不禁诧异无比,人家认儿子,大祭司高兴个什么啊?再者,这男子明明是凤翎国的皇帝,怎么成了萧家的孩子了呢?

  信国公也未料到大祭司竟然如此急切,比他还急切,他愣了楞,立即上去拉住自己的妻子,道:“惠儿,他不是咱们的毅儿,是凤翎国的皇帝。”

  那妇人甩来信国公的手,道:“你看看啊,老爷,你看啊,他同年轻时候的你,长得多么像啊,你看,他的眼睛多么像你,多么像啊,你怎么敢说他不是咱们的毅儿呢?”那妇人边喘息,边说着。

  信国公听自家的妻子这么说,也细细打量起司徒宇来,他这么看也愣住了,而司徒宇看向信国公的时候,也愣住了,自己同这位信国公的眼睛的确是有几分相似,可是,他的样貌同雪颜国皇帝也有三分相似,因此,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你可有玉佩?”信国公问道。当年这个孩子出生的以后,妻子就将他们定情的玉佩戴在他的身上了。

  司徒宇愣,转而从腰间拿下枚玉佩,仔细看了看,这是他从小就佩戴的。

  那妇人看到玉佩,眼睛更亮了,惊喜道:“是的,就是的,你就是我的毅儿!老爷,你看,这不就是我们当年定情的玉佩么?这是我的毅儿,我的毅儿啊!”她说着,狠狠抱住司徒宇,生怕对方跑了般。

  信国公有些不可置信,呆愣片刻,又问道:“你的腰部可有个蝴蝶胎记?”

  司徒宇更震惊了,点点头,道:“有。”

  信国公又震惊又高兴,但是又忧愁,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凤翎国的皇帝,而自己是雪颜国的臣子,这,这可怎么是好啊!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目瞪口呆了,颜疏桐满心欢喜,她未料到,结果竟是这样的,竟是这样的,老天未薄待她啊!她已经忍不住从台上飞身而下,直落在司徒宇的面前,痴迷得望向对方。

  多日不见,她已经思念成疾,此时见到他,眼神之间有浓重的痴迷,痴痴地望着他,那么专注,仿佛要将这辈子要看的都看出来般。

  司徒宇见颜疏桐竟然从台上飞身而下,也极为兴奋,多日不见,他整日整夜都睡不好,担忧又急切,迫切得想要见到她,每时每刻都同她在起。

  两人对视半晌,颜疏桐道:“你是萧毅,真好,真好!”

  司徒宇十分困惑,怎么他是萧毅就是好了?

  他正疑惑间,颜疏桐将目光转向信国公,问道:“信国公,他的生辰八字是不是理宗端平三年五月初二子时。”她的声音因为欣喜变得颤抖起来。

  信国公愣,心中狐疑,大祭司怎么自动自己儿子的生辰八字?还没等到他回答,信国公夫人激动道:“是的,是的。”

  颜疏桐得到确认,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本座恭喜信国公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

  众臣完全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竖着耳朵听着,以为自己听错了。

  雪颜国皇帝终于明白过了,转而又将目光转向西宫皇后,面带喜色,道:“皇后,这凤翎国皇帝乃是萧家的人,看来皇后的算盘又要落空了!”

  西宫皇后惊骇得从座位上起身,仍是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萧家的孩子?怪不得,怪不得,他长得同皇帝有三分相似,原来,原来他是明惠公主的儿子啊!明惠公主正是皇帝陛下的姐姐,本就长相相似

  “哈哈哈原来与此,原来如此啊!哈哈哈”西宫皇后阵大笑。

  她本是想要最后的底牌来威胁司徒宇离开颜疏桐,可惜,可惜啊!可惜了!竟被他们发现了,这个孩子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雪颜国皇帝只觉得对方是疯了,看了眼她,便不再关注了,而是将目光转下台下。

  司徒宇着实不明白自己是这位信国公的儿子有什么可高兴的,可是他的桐儿就是这般高兴,他想要问,但是碍于身份,还是没有开口。

  “毅儿,都是娘不好,在上香的路上遇到劫匪将你丢了,你知道么?娘这么多年直找你,从未停止找你啊!娘知道,你定还活着,定能找到你!老天终于被娘的诚意感动了,娘终于找到你了!”卫国公夫人抚摸着司徒宇的脸颊,激动不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倏然传来阵威严的声音,道:“荒唐!明惠公主,你找你的儿子,便找你的儿子,可是,他乃是本宫的儿子!”

  204谁的儿子

  西宫皇后的话音刚落,众臣的的面上都露出极为不解的神情。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萧家和西宫皇后抢着认儿子?而这位凤翎国皇帝到底是谁的儿子呢?

  雪颜国皇帝听闻愣,看向司徒宇,这个人是他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呢?

  “寒儿,你快告诉大家,你这么多年就是去了凤翎国,为了夺得凤翎国皇位,使得我雪颜国获得更多的疆土而直用凤翎国皇子司徒宇的身份活着。”

  西宫皇后望向司徒宇的眼神十分慈爱,是司徒宇从未见过的慈爱,从他记事起,他的这位母后,从未这般慈爱得望着他。

  而今日之所以反常,完全是为了他手中的疆土罢了!因此,司徒宇愣在当地半晌,并没有说话。

  颜疏桐看向西宫皇后,笑了起来,道:“皇后想要认亲便认亲,怎么反倒抢起别人的儿子来,这可不好啊!”

  西宫皇后直期待得望向司徒宇,然而,对方却是久久不回答,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不由得极为震惊,道:“寒儿,你为何不回答母后?”

  司徒宇并未回答西宫皇后。

  “皇后娘娘,他的确是我的毅儿,我有玉佩作证!这玉佩乃是我同信国公的定情信物,岂能有假?”明惠公主见西宫皇后直要抢走自己的儿子,立即扯着司徒宇的衣袖,急忙说道。

  “派胡言!他是本宫的寒儿,明惠公主难道要同大祭司同演戏,不怕欺君之罪么?”西宫皇后更显得咄咄逼人起来。

  颜疏桐笑道:“皇后,你问了这么多声,他可回答你?认你是他的母亲?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派胡言的好!”

  西宫皇后立即紧张起来,可是司徒宇直都未回答她,这着实令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雪颜国皇帝将目光移到司徒宇的身上,问道:“皇后说你乃是雪颜国皇子墨寒,你是也不是呢?”

  司徒宇看看信国公以及明惠公主,再看了眼颜疏桐,然后说道:“朕着实不知这位西宫皇后娘娘为何要认朕为其子。”

  司徒宇此时纵然不清楚信国公夫妇是不是在演戏,可是他看向明惠公主的时候,对方的眼神是那么慈爱温柔,那是个母亲看自己丢失已久的孩子的眼神,那么真切,急切,点儿也不做作,那么真实,而且,这个妇人的确是同她有几分相像。

  这令司徒宇不禁怀疑,或者,明惠公主的确是自己的母亲。

  即便是,他仍是有些不能接受,或者,他从骨子里想要得到西宫皇后的爱,可是最终也没有得到吧。

  也或者,她的确是依恋着,期望着那份不可能的爱的降临

  “皇后,你听到没有,这位凤翎国皇帝陛下可是并不认你呢!你堂堂国之后,别在这里搅合了!”颜疏桐的声音倏然变得严厉起来,她浑厚的内力,使得在场的人听了极为震动,心中不由得发抖。

  大祭司怒了。

  西宫皇后趔趄步,仍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司徒宇。

  怎么会这样?

  205旧年秘事

  西宫皇后仍是不能相信,再次将目光转到司徒宇的身上,问道:“寒儿,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才是你的母后啊!”

  看着西宫皇后那悲伤的面容,司徒宇有些不忍,他深深皱起眉梢,心尖上疼。

  他曾经是多么想要得到母亲的关爱啊,那个时候,母亲多看他眼,他都能开心上好几天。

  她此时如此慈爱的看着自己,却不是因为爱他,而是因为他手中的权势。

  司徒宇苦笑。

  这真的是他的母亲么?

  颜疏桐见司徒宇面色微变,担忧对方动摇,立即道:“皇后,你的儿子已经死了,他是凤翎国的皇帝,是萧家的子孙。”

  西宫皇后始终没有看颜疏桐,而是还将目光停在司徒宇的身上,她看到了对方的迟疑,那么便是有希望的。

  她期待得望着司徒宇,却终是换来司徒宇冷漠的声音道:“看来,朕的确是同皇后的儿子有几分相似,皇后才会认错人吧!”

  西宫皇后方才还抱有丝希望,此时是点儿希望都没有了,的确,司徒宇不承认,她的确是没有办法了。

  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了呢?难道,他这个抱来的儿子真的爱上了颜疏桐这个妖女了?

  她将目光在颜疏桐司徒宇雪颜国皇帝的身上来回看了眼,然后慢慢闭上双眼,她突然感觉到了莫大的无助。

  是的,这么多年,她个人支撑赫连氏族,同皇帝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可是,她为了什么?她将目光转向那个她直眷恋的面容,慢慢走向他。

  雪颜国皇帝不知她为何靠近,蹙眉望着对方,声音冷冷得道:“皇后,你认罪吧!你是保不住赫连氏族了!朕念在夫妻多年的份上,留着你条命!”

  西宫皇后却只是苦笑起来,目光变得极为柔和和痴缠,定在雪颜国皇帝的面上,道:“陛下,我知你直爱着的人是都是雪梦,雪梦曾承诺为您统五国,您爱护她,恋着她。可是,臣妾也可以为您做啊,雪梦能为你做的,臣妾也能为你做啊!”

  她说着竟哈哈大笑起来,继续道:“可是,即便是如此,您都不会爱我,是不是?您如此苦心孤诣,不过是为雪梦报仇,是不是?”

  皇帝极为震惊得看着西宫皇后,好像是第天认识这个女人般,那么细细打量着她,她那双发狂的眼睛,对自己炽烈的爱。

  这到底是为何?

  “她雪梦何德何能?她不过是个雪族的女子,她身为大祭司,怎么能同您相爱呢?因此,这是她的报应啊!不是臣妾对付她,这都是她的报应啊!”西宫皇后大着笑道。

  雪颜国皇帝的眉头皱得紧紧得,面上依旧冷漠,道:“朕爱雪梦,同你又有什么干系呢?雪梦无德无能,你更没有资格了!”

  “哈哈哈!陛下竟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西宫皇后讽刺得笑道。

  “朕为何不能理直气壮,朕乃是雪梦的相合之人,朕爱她,那是理所应当!”雪颜国皇帝理所当然得说道。

  然而,他的话,却是令在场的人震惊不已。

  206暖入心房全文完风瑾月

  最为震惊的人便是颜疏桐了,她上前步,目光定在雪颜国皇帝的面上,问道:“陛下,您方才说什么?”

  雪颜国皇帝此时也将目光转向颜疏桐,道:“雪溶,朕乃是你母亲的相合之人,她之所以变换身份做武林盟主的妻子,主要是为了统大业。因而,雪溶,你乃是朕的女儿。”

  颜疏桐被这个消息震得后退步,仍是不可置信得望着雪颜国皇帝,道:“我乃是您的女儿?”

  “是啊,雪溶,你乃是朕和雪梦的女儿啊!”雪颜国皇帝慈爱得握住颜疏桐的手说道。

  颜疏桐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指,原来,她母亲的死,的确是同这位雪颜国皇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原来,所有的灾难,不过是因为个女子的嫉妒。

  因为西宫皇后的嫉妒,导致了她母亲的悲剧,和她的悲剧。

  然而,这个悲剧的引发者竟然变成了她的父亲,这令她如何接受?

  “哈,原来是这样啊!”颜疏桐冷笑声,后退了步,远离皇帝。

  雪颜国皇帝见她面色不对,担忧道:“雪溶,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