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

  科学调查,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就算是到了闭眼的那刻,或许都会有需要,有个笑话说的就是这样,二十岁的男子,喜欢二十岁的姑娘,八十岁的男人,依然喜欢二十岁的女人,这叫做单,专情,可是这所谓的单专情,却永远都是二十岁的女人。

  这二十岁也只是个比喻也就是那些长相漂亮,皮肤水嫩,胸脯提拔,屁股陡峭的姑娘的总称!

  “额!当然没问题,你都觉得没问题了,我还能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这次你这个外甥要做个,护花使者了,恐怕会上街,那些色迷迷的眼神,要全放在你身上了”

  郭锡豪双手掐腰,长叹口气,显得脸为难的摇了摇头说道1

  “切走吧,你车子呢?”

  站在郭锡豪的身旁,看着这空荡荡的街道,曾宝怡好奇的问道。

  “还车!我今天的身份,能打到车就不错了!走吧,到处有车的地方,我们打车去!”

  本来郭锡豪以为是小姨会开这样的车出去,但看到这车的颜色,还有这车子上那嚣张的车牌号,个警字之后,全是相同的号码,这样的牌子走上街,引起的动静不比辆坦克。

  “从小,骑车子带你,还以为总算能占你小子便宜的时候,你小子还不开车哼”

  小时候,不会开车,曾宝怡经常骑自行车带着郭锡豪,后来为了开上车,所以曾宝怡才不断的去学会车,用了个月,开始开着车带着郭锡豪满大街的逛。

  那时候,身子不够高,开车对于曾宝怡来说,可是件很费力的事,好多次他们都和死神檫肩而过。,

  本以为现在总算能占到郭锡豪便宜,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然连车子都不开。

  打了个电话,很快再度从军营大队之中开出了辆车,虽然这车子同样是绿色的,但和刚刚曾宝怡开出来的那个比起来,已经低调了不少。

  “难道还不喜欢打车?打车不是很好么?你这样还不是会引起很大的动静!”

  看着在出来的车子,郭锡豪不解的说道2

  “这里可是军区,又哪个不长眼的司机开着车子来这里载客人!你不上车,我先上,你慢慢走我可没工夫陪你在街上吃风”

  看着自己的小姨上去,郭锡豪吐了吐舌头也急忙跟了上去。

  车上,曾宝怡看着自己许久未见的外甥,如同看着个珍贵的艺术品样,眼神中满是好奇。

  “小姨,我脸上有什么怪东西么?”

  看着自己小姨这样奇怪的盯着自己,郭锡豪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发现自己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继而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有啊!只是想让你体验体坛你小时候盯着我看的那种感觉!”

  曾宝怡朝着郭锡豪眨巴着眼睛,然后笑嘻嘻的说道。

  “额”

  “小豪,和你商量个事”

  看着郭锡豪,曾宝怡笑嘻嘻的说道。

  “这还用和我商量呀?小时候,做什么不是你决定就好了么?我又不会反对”

  “这和小时候不样,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做,以后叫我宝怡好不好!不要叫我小姨了这样我总觉得乖乖的,感觉自己老了很多”

  “宝怡小姨有什么区别么?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叫美丽,美丽多好听呢,这样说不准你每天都能美丽点”郭锡豪想着然后就这样直接说了出来。

  “讨厌”

  没有了最初那抹冰冷,也没有了当长辈的那种严肃,露出了个小姑娘才有的表情,轻轻的掐着郭锡豪的胳膊3

  听着这两个字,郭锡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

  或许不认识自己小姨的人,或许会被刚刚小姨的那句话所吸引,甚至产生了个正常男人该有的那种保护弱小的冲动。

  但要联想到自己的小姨可是已经混到了军队少将的高层,联想到那种手法还有城府,就会让人不由的感到阵惊慌。

  同样,身子颤的还有开车的年轻的士兵。

  车子缓缓的听到了市区的边缘,在距离市区还有走过去十分钟的路程,郭锡豪他们从车上走了下来。

  市区,不管是在哪个地方,哪个时间,都是这个城市之中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男男女女的人都在这里逛来逛去,为了赚钱的,泡妞的,还有那些有着歪心思在这里打算捞点外快的,各色各样的人应有尽有。

  果然同郭锡豪猜想的样,当他们走到这市区的瞬间,顿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关注,路走下去,人们的目光都停留在这突然出现的两人身上。

  个穿着随意,个身黑色的精装,而且黑色精装的女子竟然还有着张极其绝色的美丽脸孔。

  国色天香,天女下凡,这样的成语用在这黑衣女子的身上极为贴切,不少人都因为多看了曾宝怡眼,而忽视了眼前的电线杆,直接撞了上去。

  不少身边有着女友的人,虽然嘴巴上说着毫不相关的话,但心里也早就跟着曾宝怡的举动而在这道路上飘着,说话句东,句西,驴唇不对马嘴,当然换来的也是自己女友的阵毒打。

  “果然我猜的点都不错,你看看周围那些裸的目光,我这个做外甥的难呀”

  同样是男人,郭锡豪当然能看懂那种眼神之中的所带有的那种感觉,那是中裸的,种希望把女人压在自己身下娇喘的野性的。

  “我才不在乎这些!这种眼神,至少比那种敬畏的表情要温柔的多,作为个女人,从男人身上看的是这样的目光才正常,如果是敬畏,那或多或少,会让个女人有些不自在吧!今天我可是个正正常常的女人!”

  曾宝怡并没有在乎这些,拉着郭锡豪朝着自己小时候常去的家商厦跑去。

  听着曾宝怡的话,看着曾宝怡那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郭锡豪才想到,自己的小姨也是个女人,虽然她小时候直很要强,但也需要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军队之中,权利分明,官大级压死人,这句话点都不假,而且郭锡豪了解自己的小姨,就算是同样身份的人,小姨也不定会对其倾心。

  如果小姨在自己离开这么多年都自己个人,那还真的是有些难过。

  跟在自己小姨的身后,郭锡豪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脸上那种早已经消散的笑容,也渐渐的浮现而出。

  “那人应该是早上报纸上说到的小子吧!”

  当郭锡豪和曾宝怡离开的瞬间,不少眼神尖锐的人眼就认出了这两个人。

  指着郭锡豪,然后相互之间,说道。

  “他妈的,我草,百万就这样从眼前晃过去了!马上去跟上去,然后给报纸上的那个电话打过去”

  想到了早上的报纸,急忙从处旮旯角落抽出了今天早上的报纸,然后急忙说道。

  “是刚刚过去的那个人么?”

  看着那闪而过的人,几个黑衣人从周围的商店之中走了出来,看了眼郭锡豪然后低声说道。

  “没错!的确是现在马上去通知教主?”

  “准命”

  声简单的呵斥,几个身影瞬间猛的朝着周围闪去。

  “郭锡豪曾宝怡”

  手中把持着两个细小的核桃,个男子的脸色之上露出了些许沉重。

  “父亲,曾家的人为什么会干涉郭家的事?他们不应该是仇人么?”

  楚天霸坐在自己的父亲身边,看着自己父亲脸上那有些凝重的表情,然后疑惑的问道。

  这切变化太快,早上还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在却突然出现这样的动静,这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

  第三百零九章追求者

  ?r336

  和曾宝怡肩靠肩的走在这街道上,郎才女貌才是这般搭配,从两人的身上都透露着抹似乎让人们敬畏的气质。

  路上,周围的路人都时不时的朝着这边侧目,不过,曾宝怡似乎却并未在意那些眼神,反而还拉着郭锡豪,如同情侣般,蹦跳,用那双好奇的双眼好奇的在这周围繁华的街道上张望着。

  “想不到这里还在”

  当曾宝怡走到了家西式的餐厅前停下了步伐,抬起头盯着那被擦拭的发亮的门匾,曾宝怡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些许怀念的眼神。

  直盯着曾宝怡那背影,郭锡豪也并没有说什么,当看到曾宝怡在这街道上停了下来的时候,郭锡豪也停了下来,抬起头,同样看着那虽然被擦拭的感觉,但细心的话却能看出上面已经掉了些许的漆,显然已经有了段年份。

  沉默无言,许久,接着曾宝怡突然反常态,盯着郭锡豪,眨巴着双眼,道:“现不想要进去喝杯?”

  “哈哈!你请客我可没带钱”

  耸肩,郭锡豪摊开空空的两手,然后笑嘻嘻的说道。

  自己小时候,自己的小姨在这边不远处的地方上学,那时候这叫西式的咖啡厅刚刚开业,而且按照当时的那个年代,这家西式咖啡厅在当时可以说算得上是许多年轻男女向往的奢侈的地方。

  能来这里喝次咖啡,在同学之间都能炫耀好几天了

  可是这对于当时的曾宝怡和郭锡豪来说,却是次寻常的消费。

  喜欢这里,是因为这里开店的人是个半老徐娘,不过这半老徐娘,却并不是人们记忆之中的那种乡下的村妇,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只有传不完的闲话,还有那说不完的秘密1

  之所以这样称呼这里的老板娘,是次当郭锡豪他们询问老板娘年龄的时候,老板娘自嘲着自己介绍的,所以现在郭锡豪也只得这样称呼她。

  之所以又说她和那些记忆之中的半老徐娘不同,是因为这个老板娘虽然年轻依然很大,但却极其有气质,人到中年的她,身材依然保持的纤细,千娇百媚的眼神,还有那风姿绰约翘臀,是多少小姑娘所向往的身材。

  那时候还停留在天真朦胧的少女时期的曾宝怡都暗暗的在心里嫉妒老板娘那魔鬼般的身材。

  因为老板娘经常的保养,那张精湛的脸庞上却看不到任何的皱纹。

  “啦啦”

  推门,进去,门口那些挂着的些小拉花咣当咣当的响着。

  虽然在这西式咖啡厅的外面那有些褪色的油漆看出这场景有些年份,但在这咖啡厅内的内部却点都看不出来这里的已经开了超过了十年。

  还是那般让人感到温暖的颜色,那些永远都似乎是崭新的桌子,总让郭锡豪他们眼前为之振。

  进门,郭锡豪就看到了曾经在自己的眼中美到让人窒息的老板娘,此刻这个老板娘个人静静的坐在收银的位置上,眼神之中凝视着那他透明玻璃外来往的车辆,神色之中带着些许淡然。

  和当初相比,老板娘的脸上,多了抹似乎无法遮掩的皱纹,头上,也有些窸窸窣窣的白发渗出来。

  “老板娘,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的美”

  曾宝怡沉默了片刻,接着嘴角带着笑容,朝着老板娘走了过去2

  听到有人和自己搭讪,老板娘依旧是那副慈祥盯着眼前的曾宝怡凝视了片刻,然后笑容更加的灿烂。

  她怎么能忘了眼前这个女子呢,虽然现在成熟了,长大了,同样有了女人味,但当初,这个扎着两个长辫子,在那个年代,整天蹦蹦跳跳的来这里喝咖啡,而且总要比别人多放出三倍的糖,所以眼前这个女子,在老板娘的记忆之中有着很深的印象。

  “嘿嘿岁月不饶人啊!虽然直不希望看到苍老后的自己,但是现在不服输不行,女人啊,更年期过,失去了女人该有的那膜绯红,那么老起来,可以说是天个样所以,女人年轻的时候,对自己好点”

  老板娘看了眼身后的郭锡豪,然后嘴角再度扬起个甜甜的笑容:“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们依然还在起,还真是让人羡慕”

  老板娘,虽然貌美如花,但却有着自己的心酸,辈子,至始至终都是个人。

  “额”

  听着老板娘的话,郭锡豪才知道,显然这老板娘是误会了自己,毕竟小时候,自己和自己的小姨年龄差距不大,所以小姨也始终不让自己和别人说自己的身份,而且他们两人也只是用化名相互称呼着,老板娘会误会也是正常的事,

  不过就当郭锡豪打算解释的时候,自己的小姨却突然挡在了自己的前面,然后霸气的在郭锡豪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下,而且还用副你要是敢说,我就吃了你的目光恐吓着郭锡豪。

  看着自己小姨这样的眼神,郭锡豪也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也尴尬的朝着老板娘吐出来个艰难的笑容,

  老板娘自然看不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把这切归结为,他们之间的亲昵,笑着朝着两人点了点头,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羡慕:“还是老规矩?”

  “你还知道我们喜欢吃什么?”

  “你们两个小家伙,样的口味,而且每次丢下来的钱,够你们来十几天,这样的大老板,我这个做老板的怎么能不多巴结巴结呢!等着就好,我亲自给你们做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下,今天就算我请你们的!”

  老板娘简单的说了下,然后便朝着这后面的房间走了进去3

  那时候,这个店只有老板娘个人,来来往往也只是老板娘忙来忙去,不过好在那时候,也并没有多少人,现在这里店铺比起当初,似乎扩展了不少,而且在这台面之上,自然也多出了许多忙着做咖啡的服务员。

  转过身子,郭锡豪他们也才发现在这咖啡厅之中,已经满满的坐满了人,和当初那冷寂的场景比起来,现在显然要好上很多。

  “还真的被你小子猜准了!”

  找了处较为僻静的角落,两人刚刚坐下来,曾宝怡开口说道。

  “什么?”

  郭锡豪似乎忘了这句话,所以有些好奇的问道。

  “当年我和你的打赌”

  当年似乎是在同样的位置上,曾宝怡曾经说过,这里不出三年肯定关门。

  当时的曾宝怡只是嫉妒这老板娘,虽然嘴巴上很喜欢这里的咖啡,但心里还是不愿意看到这咖啡店的好。

  但是郭锡豪却不样,郭锡豪却觉得这老板娘,慈祥,美丽,而且这里的咖啡又是那么的好喝,让从来对咖啡提不起东西来的郭锡豪也总能破天荒地的在这里多喝几杯,所以郭锡豪当时才不希望这里倒闭呢!

  为此两人还达成了个协议,那就是打赌这家咖啡店什么时候会倒闭,为此郭锡豪当初还曾做了个极其愚蠢的决定,每次喝过咖啡离开之后,总是在那咖啡盘子的地下塞了满满的钱,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

  这样的钱,放就是好多年,直到自己最后次离开,便再也没有回来。

  “当时的赌局是什么?”

  宝怡的这句话才让郭锡豪想起这茬来,虽然当初的赌局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里咖啡店开着,能在喝到这熟悉的味道郭锡豪就满意了。

  “赌局忘了!”

  眼神灰溜溜的转,当时自己每天都拉着郭锡豪去学校,郭锡豪直都是被自己欺负的角色,所以当时的赌局,就是自己背着郭锡豪在去趟学校,其实这次也是曾宝怡故意输给郭锡豪的,因为她同样曾在盘子下放过很多的钱。

  虽然她嫉妒老板娘的美貌,嫉妒老板娘那纤细的腰部,还有那挺拔的胸脯,但女孩子,总有着心软的时候,当老板娘把保持好这样身材的秘籍告诉她的时候,她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所以她自然也原谅了老板娘,那瞬间,她也不希望老板娘就这样离开这里。

  咖啡端上来,老板娘似乎并不愿意打扰这二人的时光,轻轻的将手中的盘子放下来,然后报以微笑,接着便离开了这里。

  看着那还在冒腾着热气的咖啡,郭锡豪先是阵沉默,接着再度谈到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小姨虽然这次我来找你,但我却并不是希望你帮我出面摆平这件事,你只是需要帮我把郝洪雄约出来,我要单独和他谈谈现在我的实力,还有我的身份,恐怕根本不能接近到郝洪雄,就算接触到郝洪雄,恐怕也没有太多的力气去解释,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出面,军队方面的势力我想就算他郝赫天在这州有着通天的本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吧!”

  曾宝怡听到郭锡豪开口,只是轻轻的低下了头,慢慢的抿了口那瓷器杯中还在打动着波浪的咖啡。

  “这咖啡的味道依然这么浓厚过了这么久,走过了这么多地方,这里的咖啡永远是我记忆之中最深刻的”

  曾宝怡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郭锡豪,露出了个绝世的脸庞。

  第三百十章解决

  ?两人依旧沉默,不知为何,郭锡豪突然发现这个小时候对自己有求必应的小姨,此刻内心之中似乎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直到这咖啡馆的门被再度打开,才将两人之间的沉默所打乱。

  进来的人,同样是个男子,男子身穿黑色西服,带着个墨色镜框的眼镜,看到这边静坐的郭锡豪和曾宝怡,那墨色镜框眼镜下浮现出抹的表情。

  “怡你怎么从军队之中出来了!你出来,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来到曾宝怡的身边,男子并没有注意到曾宝怡身边的郭锡豪,似乎对于郭锡豪这个有些唐突出现的人物没有点在意。

  “我今天只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所以请你马上离开!”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男子,曾宝怡的脸上,似乎有着些许无奈,也有着些许沉默,这样的表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