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默,韩思路也大概能猜出其中的含义。

  “哈哈,既然作大哥的下不了决定,那我们就给下个决定吧,兄弟们,动手”

  郝隆斌没有打算这么快动手,毕竟在郭锡豪的身上,郝隆还有着许多事,似乎要通过郭锡豪才可以完成,这次只是他棋局之中的部分,钟爱象棋的郝隆,是个极有城府的人,所以这样的步两步的抉择对郝隆来说,有着很大的意义。

  “都给我回去!谁让你们自作主张!”

  沉默了些许,郭锡豪总算开了口,眼神之中带着抹怒火,朝着周围的人喊道。

  “豪哥!”

  黑老四以为郭锡豪会让自己动手,想不到郭锡豪尽然让自己后退,所以黑老四不服气的再度说到。“黑老四,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不听我的话!给我把道路让开!不然别怪我从今天开始不认识你!”

  郭锡豪的话,让黑老四的心凉了半截,呆呆地盯着郭锡豪,想不到郭锡豪最后竟然是这般语气和自己说话。

  “豪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盯着郭锡豪,瞬间,黑老四的瞳孔之中,传出了阵颤抖的光芒,在他的心中,郭锡豪直都是那种敢打敢上从来不畏惧各种角色的主,跟在郭锡豪的身边,他觉得死都是件非常值得的事,但这瞬间,他又觉得自己似乎做了项非常错误的决定。

  咬着牙,狠狠的丢下句话,黑老四转身朝着这外面跑了出去2

  “黑哥!”

  看着黑老四那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几个小弟试图将黑老四喊下来,但却又顾忌身后的郭锡豪所以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看来你这个做大哥的不成什么气候么?既然做小弟的这么不听你话,我今天就做个顺水人情,帮你做了他如何?”

  听到郭锡豪开口,郝隆摆手,让那些准备上前的人停了下来,然后眼神之中闪烁着抹狡黠的光芒对郭锡豪说道。

  “你要是敢动他根毫毛,不保证别的,我保证你肯定死的非常的惨!”

  阴着脸,郭锡豪不给郝隆任何解释的机会,接着冷冰冰的声音传到了郝隆的耳边。

  郭锡豪这般的言语,如同个死人般的声音,这声音让这些在场的人都不由的传来了以阵颤抖。

  “呵呵”

  回过头看着郭锡豪,同样沉默了几秒钟,接着伴随着阵大笑朝着外面摇摆着走了出去。

  夜深人静,荒凉的山脉上,没有个人影,有的只是时而传来的风吹的呼啸声,还有些许野兽的叫嚣。

  在这荒凉光秃的山脉上,凄凉苍白的月光铺洒而上,似乎给这山脉堵上了层白色的素装般。

  大城市上,充斥着太多的忙碌与喧嚣,反而在这城市边缘的山脉上,却还保留着那抹宁静,那抹从未被人打扰过的脱离俗世的那种浑然天成之感。

  随着山脉上那抹抹微风吹过,阵畅快人心的感觉,让人心情愉悦。

  “还在生我的气么?”

  走上山脉,透过山脉看着远处那灯火辉煌,热闹喧嚣的城市,郭锡豪来到这山脉处佝偻的背影前,然后低声问道3

  “有什么好生气的,人都死了,又有什么在意的?”

  黑老四蹲在这里,两手抱着腿,副江湖郎中看透人生百态的模样,捡着山上的石头朝着这山脉下抛着打发着时间,做着个自给自足的悠闲者。

  “刚刚如果我让你们都上去,那么这次死的人就不光是那些躺在地上的兄弟们了!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身份么?”

  郭锡豪来到黑老四的身边,同样能也跟着起蹲了下来,同样眼神之上带着抹平淡的神情,接着音调不由的提高了几分说道。

  “其实刚刚在我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着想,你不让动手的,显然是不能得罪的人,刚刚那时的冲动,或许跟多的是因为我对你的印象改变了太多的缘故吧”

  不知道为什么对郭锡豪,黑老四本来最初的时候,是愤怒,直到到了这山脉上,看着山脉下那花花绿绿的世界,自己似乎才想到了什么。

  “他们是黑水集团的月组,或许你不知道这个组,但我却非常的清楚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时那瞬间,如果我有任何的不该出现的想法,或许现在你们都躺在了哪里,人,并不能意气用事,象棋,将就沉稳步步为营,而不是将就次就能达成自己想要的任务!所以有时候的退缩,其实说白了也只是为了下次的成功而做个非常不错的跳板!老年人说的话,总归是有用处的!”

  小时候,郭锡豪的父亲就经常用老人言来给郭锡豪举例,在郭锡豪的严重,老人说的那些话,都是些不怎么实际的话语,太过空虚,但是随着郭锡豪慢慢的成长,郭锡豪才发现,老人的话,却是经过老人多年的总结而得出的结论,所以多听老人言并没有错。

  “豪哥!你不会怪我刚刚和你发脾气吧?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不给你面子,你不会怪我吧?”

  郭锡豪本以为黑老四还在怪自己,可是当郭锡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黑老四盯着自己的老脸上早已经老泪纵横。

  “呵呵我怎么会怪你呢!”

  黑老四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就如同个发育过早的大男孩,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现在黑老四的这般性格,却让郭锡豪有些不适应,带着些许笑容,郭锡豪慢慢的抬起手将黑老四眼角的泪水擦干,然后轻声的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或许会让接下来我们的道路有些艰辛,但我缺不知道你能不能走下去”

  “当然!为什么我会走不下去!不管路途多么难,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

  “谢谢!”

  仅仅的握住了黑老四的手,郭锡豪的心中再次的被认可。

  路走来,郭锡豪从不奢求什么金银珠宝,什么荣华富贵,在他的心中,兄弟的句问候,兄弟的句安慰,要胜过千万身价。

  说心里话,看着那些弟兄到底,郭锡豪也心痛,但与其心痛死去的,不如心痛那些还活着的,所以郭锡豪做的这切又是对的!

  坐在山脉的边缘,看着山脉下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山下的花花绿绿的城市,然后带着些许的执着。

  “豪哥!以后的路我们该怎么走!”

  止住了哭声,今天过后,什么结果,黑老四心中早就有数,郝洪雄怎么都不会相信是郝隆杀死的郝赫天,所以这切的罪名都定被强加在自己的头上,到时候自己可真的是有些走投无路了。

  “走步看步!说实话,我今天怎么过来的我也不清楚!”

  同样凝视这眼前的那篇繁华的城市,郭锡豪第次觉得,在自己生存的地方,想要生活下去,尽然是这么的难!

  第三百零五章迎战

  ?

  与其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与其活的这般的狼狈为何不勇敢的站出来,勇敢的拿起自己手中的武器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就算战死沙场不也是种快感。

  这样的信念直都是郭锡豪所拥有的,当年在加入训练班的时候,郭锡豪曾经就直抱着这样的念头,在哪不知道生死的环境之中,随时郭锡豪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所以与其这样忐忑的活着那不如做得轰轰烈烈点,

  也正是这样的情况,让郭锡豪才几次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过那时候的郭锡豪并不是自己个人,那时候的郭锡豪有着六个和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他们的实力都和自己不相上下,他们起躲过了很多很多的困难。

  但是今天,虽然没有了这些兄弟,但郭锡豪的这种思想却直存在。

  如今这样的状况却似乎又陷入了那般艰难的境地之中。

  果然切都同郭锡豪想的样,当郝隆消失之后,很快在这州之中开始了些许的行动。

  不少莫名的组织,白道,黑道的人在这瞬间都倾巢而出,虽然他们的目标并没有直说,但早已经将这州监控下来的郭锡豪却对这切了如指掌。

  “他妈的,还没有给我将郭锡豪找出来么?”

  空荡荡的警察局的大厅之中,个苍老有劲的声音在着空荡的房间来回传递着。

  个穿着貂皮外套,手中执着根金色拐杖的老者目光之中带着些许坚定的神情,盯着眼前这些穿着身蓝色的皮,肩膀上那些帜亮的肩章让周围的警员都心生畏惧。

  但就是这样的人在这个中年男子的面前竟然也句话都不敢开口,只是低着头,听着这中年男子传来的咆哮1

  “郝老,你息怒,州虽然不能和上海,b这些大城市比,但至少也算是个城吧?这么大个城池,找个人,还不是如同海底捞针般,而且我们人手又有限,所以还请你多宽限几日”

  听着这老者总算是停下来的时候,面前这个穿着警察制服,制服上的肩章就算是局长来了也得敬畏三尺的人,急忙插嘴道。

  “我不管!他妈的,我每年塞入你腰包的钱,早就够买你这样的位置,好几个了!所以我最多给你天的时间!天找不到,别怪我不客气!”

  “这”

  听着郝洪雄的咆哮,这男子脸色有些抽搐,但又不敢反驳,等到这中年男子转身离去的时候,在将怒火转到了周围不少警员的身上。

  “他妈的,还看什么?做官就不用动了?今天给我都出去周找人!局长,副局,都他妈给我出去!不然以后,休想多拿分福利!”

  听着这愤怒的咆哮,周围还在发呆的警员顿时如同被雷劈了般,瞬间急忙散去。

  “嘟嘟”

  声急促的电话声音,接着声响亮清晰的声音响起。

  “郝赫天,好久不见!想不到你尽然能在这个时候想到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东西”

  听到电话那头最开始的个声音,楚忠雄先是愣,接着脸上带着些许笑容,然后乐呵呵的说道。

  “楚忠雄,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聊许多没什么事相关的事情,关于我的事,你应该也听到了些许消息了吧!”

  对于郝赫天,虽然他已经知道郝赫天并不是自己轻生的,但这件事却直都是是藏在自己心中的,而且在整个州,除了自己的心腹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2

  所以郝赫天的死,在第二天便传到了州整个城市,这件事无疑是当天清晨早饭之后人们最为惊讶的话题。

  这件事同样让年过半百的郝洪雄心中阵抽搐。

  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报仇,瞬间,郝赫天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去寻找郭锡豪在这号人,白道黑道,郝洪雄似乎已经押上了自己的全部。

  “嗯?那个你带了二十几年绿帽子的儿子么?”

  以前两个人为了争夺地盘,没少发生纠葛,所以就算是现在两个人都已经算得上是金盆洗手,但还是有着牵连不断的干戈。

  “老东西,我现在没空回和你开这样无聊的玩笑!作为淮南帮的大哥,我知道你在这州的势力相当的庞大,这次求你,我也不会白求,多少钱你开个价!只要能将郭锡豪给我揪出来,再多的钱,我也愿意给你!”

  这次郝洪雄下了血本,本来对楚忠雄,他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但现在这局面让郝洪雄也有些无奈。

  “哈哈!好说好说,既然你郝洪雄开了进口,我这个做‘兄弟’的怎么能不遵守下你的意见呢!你放心,我定会让我的人出动去帮你寻找郭锡豪这号人物的!”

  挂了电话,楚忠雄翘着二郎腿,手撑着下巴,眼神之中带着些许得意。

  “郝洪雄啊,郝洪雄,和我斗了辈子,做了辈子的欢喜冤家,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把玩着手中的两个巴掌大的核桃,在楚忠雄的脸上扬起个得意的笑容。

  “爹这个郭锡豪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既然敢对郝家的人动手!难道他不知道郝家人的身份?”

  在楚忠雄的身旁,个脸上带着份稚嫩表情的少年翘着二郎腿,搂着个有着大波,大屁股的美女,洋洋得意的说道3

  前段时间,自己是找人处理过,这个叫郭锡豪的人,不过那次之后也并未在见过。

  “你他妈每天在学校脑子都他娘的学啥了!郭锡豪都他妈认识!!狗屎玩意!”

  在这少年的旁边,作为如今淮南帮大哥的楚天霸脚踹在了自己弟弟楚忠信的屁股上,然后操着粗口肆无忌惮的骂道。

  捂着自己有些疼痛的屁股,楚忠信有些委屈的皱了皱眉,本来打算朝着自己的哥哥反驳的时候,可是当看到自己哥哥胸口上那有些夸张的鬼头,还有那半个脸上都被吐沫的黑色的骷髅,让从小在自己的哥哥面前就胆小的楚忠信闭上了嘴。

  “郭锡豪”

  仰起头,想着那个五年前有着稚嫩脸庞的少年,楚忠雄慢慢的露出了个笑容:“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局面,我到要看看,他怎么扭转!”

  瞬间,这个平时宁静的城市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就连平时很少出门的人都加入了这个大队伍之中,高傲的费用,人不少人都趋之若鹜,别说把郭锡豪如何就算只是知道郭锡豪现在身在的位置也是笔价值不菲的财富。

  所以为了得到这笔钱,人们都极其冲动的朝着这街道外涌去。

  漆黑的小房间内,安静到能听到人们的呼吸声,所有人都沉浸在这里,没有人敢多说句话,甚至连大声呼吸也不敢。

  “你们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来!”

  看着这沉寂的人群,郭锡豪打破了声响,然后打算朝着外面走出去。

  “豪哥你去什么地方!我跟你起去!”

  看着郭锡豪打算离开,韩思路急忙站了起来,出了这种事,在场的任何个人都有责任这责任不能让郭锡豪个人扛下来。

  “豪哥!我们也去!”

  随着韩思路的开口,房间之中沉寂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开了口。

  “呵呵有你们这句话就够了!不过这件事,还真得我个人去做!”

  看着大家伙那渴望的眼神,郭锡豪微微笑了,还没有什坎是自己扛不过去的呢!

  “豪哥!我们不怕死!你不用为我们着想,跟着你,我们得到了许多,学到了许多,所以这次我们愿意跟着你起赴汤蹈火!”

  韩思路以为郭锡豪现在还在为他们着想,所以继续说着。

  摇了摇头,郭锡豪并不在言语,也并没有说明什么具体的情况,只是安慰了下在场的人,然后朝着外面个人走了出去。

  “豪哥!”

  听着身后的人的呼喊,郭锡豪轻轻的关上了门,然后缓缓的朝着楼下走去。

  “最后还是得靠家里的人”

  走下那漆黑的楼道,郭锡豪再度点燃根烟,然后长叹口气。

  “也不知道我那小姨子,能不能帮我把这件事搞定”

  “我就知道这是你最后的结果,早点去找你小姨子,你自己也不会染上这么多的麻烦了!”

  金蕊站在郭锡豪的身旁,对于这个郭锡豪,金蕊有着太多的无奈,想要帮他,却又知道对于郭锡豪这个主人性格极其的了解,如果不是他自己下的决定,那么谁都改变不了。

  “哎也是被逼无奈啊!黑水公司,郝家,楚家,以前这些家族在我眼里不值提,想不到现在尽然是这么大的道坎,当初我的选择难道是错的?郁闷!看来,说到底,我要改变下策略了!”

  家族的垄断,政府的干涉,这步棋,郭锡豪走的太不稳了,现实和想象远远的差距,让郭锡豪差点开始怀疑人生,不过说实在的这样的人生,也只是刚刚开始,郭锡豪永远不是个会低头的人!

  第三百零六章小姨

  ?

  这样的遭遇,郭锡豪可能这辈子都不想再接受第二次。

  自己个人就完全如同个被监视起来的犯人般,路打车过来虽然自己坐在车子的后座位上,但郭锡豪却能感受到对方那赤裸裸盯着自己的眼神。

  不过在听到郭锡豪要前往的地方,那个略显紧张的司机也收敛了些许表情,毕竟那样的地方不是任何人能去的,更不是个杀人犯干独自前往的地方。

  这样的人,更不是个靠开车来养家糊口的人可以去得罪的。

  两米高的厚重的水泥钢筋墙壁,在这墙壁上,道道带着些许闪烁光芒的电网,将这个如同堡垒般的空间包围了起来,这样眼望过去,郭锡豪竟然根本看不到头,那被涂抹着绿色的墙壁,还有那诺大的红色宣传标语,让郭锡豪不由得打了个了冷颤,这个地方,其实说白了才是真正的华夏之中权利的中心。

  在华夏,虽然有白道,有黑道,但是黑道远远在白道的下边,那些在电影,小说之中出现的枭及方的大哥,或许在华夏刚刚成立的那段动荡的时间存在过,不过这群人,就比如如今在这州之中作为淮南帮大哥的楚忠雄,前半生,他用自己的拳头,给自己创下了片天地,让这个来自淮南的小伙子将所有外出打工的淮南小伙子聚集在起,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地盘!

  那时候,仗着政策的松懈,所以让楚忠雄这个淮南老靠着拳头还有淮南人那种团结报团的信念才让楚忠雄在这里狠赚笔并且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天地。

  后来因为政策的完善,就算是以为可以手遮天的他,也不得不低头,送礼,尽量让自己的生意而变白。

  能让个算得上方枭雄点头屈服的部门,或许就是这里了。

  他们不同于警察,警察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