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生活过的!”

  郭锡豪不再言语,朝着病房外面走了出去,病房之中的那种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直都是郭锡豪无法接受的气味。

  医院门外,点燃根烟,看着烟雾袅袅升起,郭锡豪知道这次的情况或许同自己想的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这次他要加快自己行动的步伐3

  “也不知道那小子现在还认识不认识我!”

  朝着半空中吐出个烟圈,透过烟圈,看着那泛蓝的天空,郭锡豪长长的叹口气说道。

  “豪哥!你这是什么东西啊,我从来没有带过啊,为什么今天要打扮的这么正式啊!”

  黑老四没想到郭锡豪竟然会给自己穿这样的衣服,黑色的b西装,配上个带着彩色的条纹领带,而且而且对于从未打过领带的黑老四来说这简直就是个挑战。

  将手中领带高高的拎起,黑老四皱着眉头然后有些无奈的问道。

  看了眼黑老四,郭锡豪接过那领结,道:“带你去做做正经人!今天我们可是去做正式的!”

  上次郭锡豪那随意的穿着可是让郭锡豪吃过次亏,所以现在郭锡豪提前有了准备。

  为黑老四将领带打上,黑老四虽然感到有些怪怪的,但第次穿这些衣服黑老四竟然也感到这么的帅气。

  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黑老四跟着郭锡豪离开了医院。

  人多力量大,郭锡豪第次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意思,这次郭锡豪知道对方并不是平时的那些乌合之众,这些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而且两次让郭锡豪栽了,虽然没有发生什么让郭锡豪后悔的事,但郭锡豪也不由的将自觉性提高了许多。

  这次,他可以说将暗组的人全部都调集了过来。

  如今暗组的人,虽然不能和对方的那些人相抗衡,但牵制他们让他们完成自己要做的事,郭锡豪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离开了医院,来到了郭锡豪事先和韩思路约好的地方,在车上,郭锡豪已经看到韩思路在路口已经在等自己了。

  “豪哥你来了!”

  看着郭锡豪车子缓缓的停下来,韩思路走到郭锡豪的身边为郭锡豪将车门打开,然后客客气气的言语道。

  “你们认识下!这是我在市的兄弟,他是黑老四!”

  韩思路看着黑老四这般打扮,不管黑老四长相如何,黑老四给韩思路的第印象,便是正经斯文的人。

  不过在听到黑老四开口的瞬间,便让韩思路打消了自己的最初这个有些愚蠢的想法。

  “豪哥你说的人改不会是他吧?”

  站在郭锡豪身后,看着韩思路这客客气气的模样,黑老四搓了搓郭锡豪的后背,然后还刻意的扭捏了下说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来这里打听些东西!”

  没去搭理黑老四,郭锡豪跟着韩思路上了楼。

  本来最初的时候,郭锡豪打算找处住所这样子好让大家能更好的聚在起,可是后来转念想对于自己如今的发展状况,这样做还不是提前暴露了自己,所以现在他找了处隐蔽的场所将人们事先安置在这里。

  这里是处民用住宅跟着韩思路上了楼,敲开了个门,门内的场景,让黑老四顿时惊呆了,这里竟然聚集了数十台电脑,道道线路堆积交叉,让黑老四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这里是”

  “豪哥!你来了!”

  就在黑老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个带着眼睛看上去斯斯文文,有着白嫩脸庞的男子朝着郭锡豪迎了上来。

  此刻王鹏看着郭锡豪的脸庞,格外的激动,这么长时间,王鹏都自己个人呆在市,每天做着那些无聊的事,让王鹏早就有些按不住寂寞了!

  “你小子,现在也长得精神了许多么?”

  看着眼前的王鹏,郭锡豪笑着将黑老四和王鹏推到了起,然后说了句让他们相互认识下自己便跟着韩思路朝着韩思路实现说的房间走了进去。

  “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勒!?”

  “豪哥,你说的人我直接帮你绑回来了!”

  现在周围没有了外人,韩思路说话也并没有那么的拘谨,笑着拉着郭锡豪,来到了这房间的最内侧的个小门,将们打开,里面有个蜷缩着被捆在里面的人出现在郭锡豪的面前。

  “这是?”

  此刻这人身穿西装,蜷缩的躺在地上,手上脚上都用粗壮的麻绳捆绑着,嘴巴上被用白色的胶布缠了起来。

  “给他松绑”

  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郭锡豪转头对身旁的韩思路说道。

  “豪哥!这小子和你什么关系啊!?这小子身边竟然有十几个保安,而且其中有些保安还有黑水公司的人!”

  “黑水公司的人?”

  听到这几个熟悉的字眼,郭锡豪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第二百九十七章绑架

  ?

  “王鹏告诉我的!这次和我起把这小子绑回来的还有三花,金虹,就连擅长绑架的金虹也受到了伤!”

  想着自己昨天发生的事,韩思路依然有些惊魂未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这是郭锡豪给的吩咐,既然答应了,那么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韩思路都需要将他要绑架的人带回来,其实当时有那么瞬间,韩思路差点就死掉。

  “金虹现在没什么问题吧?”

  想到那个短发,沉默寡言的小姑娘,在和十朵金花接触的这些生活之,三花金虹给郭锡豪的印象最深,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不过给人的第感觉就是她那敏捷的伸手,所以在十花之,三花也是邓伯最喜欢的个。

  听到这个内向的小姑娘受伤了,郭锡豪急忙有些担心的问道。

  “只是些皮外伤,不碍事!豪哥,你把这小子绑回来要做什么!”

  看着这个已经昏迷躺在地上的人,韩思路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事就好!现在给他松绑!”

  示意韩思路给这个躺着的人松绑,这次将他绑来其实郭锡豪也是万不得已。

  听着郭锡豪的话,韩思路犹豫了阵,然后蹲下了身子将对方身上的绳子取了下来,而且还用盆冷水浇在了对方的脸上。

  阵突然袭来的寒冷,这男子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这些晃动的人影急忙朝着后方退去。

  “你们要多少钱,你们说,我给你们!只要你们不要为难我!”

  身子边慌张的朝后退缩着,男子眼神带着些许的恐惧1

  看着这男子这般,郭锡豪慢慢的蹲下了身子,然后抬头看着对方低声道:“范泽凯,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我么?”

  和范泽凯的相识,那已经是过去,那时候郭锡豪还年少,本来自己直都是家人手的掌上宝,第次和自己说出那样话的人正是眼前这个不满三十的年轻人。

  “是你!”

  看着眼前的郭锡豪,范泽凯呆住了沉默了几秒,然后喊出了郭锡豪的名字。

  “想不到尽然还知道我的名字,看来我这个败家子在你心还有这很高的地位么?”

  第次将自己骂的狗血淋头的人,真是眼前这个人。

  记得那天,同样是在个偌大的聚会上,记得那天,郭锡豪个人走在自己别墅的院落外。

  刚好是自己遇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当时他也在院落外,看到郭锡豪的那瞬间,将自己内心之的抱怨股脑的发泄了出来。

  那时候的范泽凯,十八岁,真值青春年少,真值爱情充斥着头脑的年龄。

  那天同样是他喜欢人的生日,在自己的想象之,他曾经为自己喜欢的人构想了不下百种的庆生的方法,可是当那天来临的时候,同样也是这个在州被人们称为天之骄子的人。

  所以范泽凯就很不情愿的被自己的父亲拉着来参加了郭锡豪的生日聚会。

  那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天让他的爱情破裂,那天,让他深深的在自己的记忆之记住了郭锡豪这个人。

  不过那个生日,也是郭锡豪最后在家度过的个生日。

  “那么长时间的消失你去了什么地方该不会”

  如今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郭锡豪之所以个人不顾任何人的劝阻加入七鬼训练班,去让自己成长的原因,人们都不清楚,但眼前这个人却清楚的记得2

  “没错,我去了,而且我活下来了!谢谢你那天的辱骂,话虽然粗糙,但理不糙,确实没有你那日的开导,或许现在的我,依然是个骄横放纵,不知深浅,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富二代,不过现在,我将你说的那些都扛了下来!没有和家里伸手,没有去靠家里的任何关系,个人活了下来!”

  郭锡豪眼角带着抹淡淡的笑容,然后看着还蜷缩在角落之的范泽凯说着。

  “那天我说的话都是气话!我以为你不会当真”

  那日的话,范泽凯说完也感到有些后悔,当日的郭家是那么的显赫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巴结郭家,想不到自己竟然傻到为了个女的去得罪郭家,所以在将那番话说完之后,他自己心也很害怕。

  “当然当真了!为什么不当真呢!其实我应该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或许我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了!不过那日你说我,从小到大事无成,这点我却从来不会认可!我记得那次是我十三岁的生日,也是我最后天待在苏州的日子!你知道在我十三岁之前发生的故事么?你以为我是和其他富二代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么?呵呵!你错了!”

  “我三岁,精通三门语言,四岁开始接触跆拳道,七岁就已经达到了黑带九段的水平,而且在这期间,我还自学绅士礼仪让我可以适应各个场合!在十三岁前,我还取得了钢琴十级的成绩,各种武器的运用都能得心应手,不过你那天的那句,如果我在外面的世界可以存活下来,我才是个真正的强者激发了我不断前进的动力,所以我那么做了!而且我也活下来了!”

  那几年的时间,虽然如同魔鬼般,但郭锡豪却过来了,如果不是残酷的训练,郭锡豪相信自己根本不会去适应这个世界,而且现在在看到自己的父亲消失之后,自己也完全无可奈何3

  正是因为范泽凯那天深夜的番话,才让郭锡豪大侧大悟。

  “所以这次我应该谢谢你”

  郭锡豪的两个谢谢,让范泽凯身子不由的阵颤抖,他怎么能承受的起郭锡豪这般的谢意,当即摆手连连道歉。

  “如果是因为那件事,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知道错了!而且那次回去之后,我和我父亲说了,我父亲将我顿狠揍,所以求求你放过我吧!”

  范泽凯现在看着郭锡豪,慌张的请求着郭锡豪。

  “你怎么知道我会对你动手呢?如果对你动手,你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郭锡豪笑着朝着范泽凯伸出了手。

  看着郭锡豪这友好的举动,范泽凯沉默了,在看到郭锡豪的那瞬间,他的心跳就不断的加快,他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想不到郭锡豪竟然不针对自己。

  带着些许疑惑,范泽凯抓住了郭锡豪的胳膊,然后拉着郭锡豪的手站了起来。

  “那你将我绑来是为了什么?”

  既然不是为了报仇,那么为何还用这种方式将自己带来?

  如果是其他事,直接去请自己不就好了,为何会这般做!

  “我绑你来,自然有我绑你来的意义!擦擦脸上的水渍,和我来!”

  将块毛巾丢给了眼前的范泽凯,郭锡豪带着范泽凯朝着另外个空荡的房间走了进去。

  跟着郭锡豪进入了房间,郭锡豪示意范泽凯将门关上,接着郭锡豪直截了当的道:“现在州是什么情况?当初那些老东西现在都不怎么行动了么?”

  郭锡豪来到这里这么久,郭锡豪心清楚那些老东西自然知道自己的到来,于情于理,那些老东西当初对自己父亲的那种态度,应该都放在自己的身上,想不到现在自己竟然直就这般生活着

  “你说那些老东西?现在不同于几年前,现在的州似乎已经是偏向年轻化,那些老东西他们已经不再过问这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因,当你父亲消失的那瞬间,这些老东西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消息般都在瞬间的功夫不见了踪迹,而且都在很短的时间将自己的公司推向自己的儿子,这其的变故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也不清楚?那你的父亲呢?”

  州四少,眼前的范泽凯怎么说也算其,另外两个个是郝赫天,还有个便是楚家的大少楚忠雄,还有另外个便是郭锡豪。

  不过这也是几年前在郭锡豪离开这里的时候人们定下的规矩,现在如何,郭锡豪也并不是很清楚。

  “我父亲在你离开的那年就莫名的被杀了!其实我也想过是你们郭家所为,后来我发现是楚家的人做的!但是因为我没有证据,我手有没有人,所以我直没有把楚家的人如何!”

  说道这里,范泽凯手的拳头攥在起脸上露出了抹愤怒。

  “黑水公司呢?为何在你的身边会有黑水公司的人?”不去了解这点,郭锡豪说到了刚刚让自己诧异的几个字。

  黑水公司,直是致力于保安项目,不过这个公司也只是名面上的意思,他们主要是为东南亚那边地区的人服务,他们手不光是有杰出的保安在他们的手,还有这许多雇佣兵,已经很多特别的部门,这些部门出来的人都是给他们卖命的,这些人他们对性命并没有什么概念,他们眼金钱的地位永远高于性命。

  曾经在自己参加七鬼训练班的时候,自己的老师曾经告诉过,自己遇到黑水公司的人就远离他们他们会直接让你追到死

  所以四个字让郭锡豪直很在意,不过这个公司因为直在东南亚那边,所以郭锡豪觉得自己和他们也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想不到今天却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手机请访问:

  第二百九十八章包围

  ?

  “黑水公司?”

  听到郭锡豪口中这个字眼,范泽凯眼神之中满是不解,然后发出了些许不可思议的声音。

  “怎么了?这个公司在你心中很恐怖么?”

  范泽凯那个复杂的眼神,让郭锡豪知道这其中的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没有很恐怖,只是觉得你能知道这个概念我很诧异!因为黑水公司本就是在最年年才出现的这个公司,他们没有在任何的地方宣传,也并没有所谓的公司,为何你竟然会清楚这个公司的存在?”

  黑水公司,其实从他刚刚出现的时候,范泽凯也并不清楚,他清楚这四个字,也是在最近段时间才清楚的,而且最近段时间。

  “好吧!那你没有雇佣他们?”

  盯着对方,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模样,似乎郭锡豪能知道这个概念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事。

  “雇佣?这到没有,只是前段时间,有几个莫名奇妙的人来找过我,所以我才知道这个公司!”

  “额!既然这样那我清楚了!最近,你要做什么交易么?”

  虽然郭锡豪不希望和黑水公司发生冲突,但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东西,让郭锡豪渐渐的清楚了些事。

  “交易?”

  谈到这两个敏感的字眼,范泽凯似乎用更加感到不可思议了,所以现在他用恐慌的眼神盯着郭锡豪,似乎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并不是个人,而是个能看穿切的道士。

  “怎么?不想说么?”

  “没有!只是觉得你好像能看到我心思样!交易是有,而且已经进行到最后个阶段,马上就要交易了!”

  “是么?好吧!我清楚了!”

  眼角翘起个淡淡的笑容,郭锡豪点燃根烟,深吸口然后说道1

  范泽凯没有必要骗自己,所以这切都和黑水公司脱不了关系,如果这件事和黑水公司沾上关系,那么这切都变得明料了。

  在郭锡豪的印象之中,黑水公司是并不会涉及华夏的东西,但是现在黑水公司尽然来到了华夏,两种可能,第就是为了他们的利益,第二那就是被些厉害的人请过来。

  在州,能达到这点的除了眼前的范泽凯,那只有其他两个家族的人。

  所有的老辈都退出了掌管的门面,而发展到地下,郭锡豪似乎能清楚发生在自己父亲身上的事了。

  “这和我的交易有什么关系么?”

  郭锡豪的句话,让范泽凯头雾水,所以现在他惊讶的盯着郭锡豪问道。

  “告诉我对方是谁!有些事,和你说了也说不清楚,只有找到当事人,才可以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郭锡豪将躺在地上的范泽凯拉了起来,然后眼神之中带着些许淡淡的笑容,平静的说着。

  漆黑的夜,繁华的街道上,各色的人士川流不息。

  其实夜色,总是能遮掩住许多人们无法察觉到的东西,许多人喜欢漆黑的夜色,因为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人们可以完全褪去自己身上的外套,游走在各种夜场之中,他们的脸上总是带着些许难以抵触的笑容。

  白天他们,可能是公务员,可能是老师,可能是交警,或许是各种各样的职业,在这个职业上,他们克勤克俭,他们做着在这个岗位上应该做的事,而且回到家,他们是孝子,是老公,是父亲,他们又背负着各种各样的角色2

  这样的生活节奏似乎让他们永远都没有真正的自己,所以当夜幕将领,当切都熟睡的时候,他们才能变成自己,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游走在各大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