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喜欢地震的人,必然喜欢那种轰轰烈烈的感觉,这种人最终的最求便是自然,便是平静,而这杯酒水,更能让个人内心深处的渴望体验出来3

  那种果香之后的热辣,那种激动之后的平静,在加上自己温度的掌握,所以郭锡豪肯定,勇军定会喜欢。

  这次郭锡豪也只是次尝试,本打算自己做第个尝酒的人,但现在看着眼前勇军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这次是次成功!

  “什么名字!”

  听着郭锡豪的介绍,勇军急忙的问道。

  “特基拉日出,又称龙舌兰日出,当年滚石乐队在1972年美洲巡演的时候,诞生,当时美洲正处于干旱的环境之中,而且在那荒凉炙热的平原上,人们渴望着那种升起的日光,所以这酒水就在那瞬间蔓延了开来。他象征着星星点点的仙人掌,而且他其中的龙舌兰,让人们更容易回味起,墨西哥的朝阳!”

  听着郭锡豪的介绍,看着周围人在饮过这酒水之后的那种满足感,勇军连连点头。

  最后当黑老四接过这杯子的时候,看着那鸡尾酒杯子之中还残留下的那口鸡尾酒,黑老四有些徘徊,本来他生也只喜欢喝啤酒,对于鸡尾酒,他向来是抵触的。

  但当想到这其中的橙汁是自己的‘产物’的时候,黑老四急忙冲了上去,然后口将那鸡尾酒吞了下去。

  砸吧着嘴巴,黑老四眼神之中顿时浮现出两道金色的光芒,似乎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惊讶。

  这样的酒水,他还是第次喝到!

  “我草!太好喝了!豪哥,你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技术啊!我去!”

  连串的尖叫声,让黑老四的脸上满是得意。

  黑老四这有些夸张的举动,同样引得周围的人传来阵大笑。

  “要这场子做什么?”

  惊讶之后,场子之中的人都已经渐渐的离去,此刻这里只剩下了郭锡豪,勇军,还有黑老四三人。

  他们三人都静静的坐了下来,虽然郭锡豪勇军是第次见,但郭锡豪身后的黑老四勇军可不是第次见了,每次都提出让人难以接受的价格,不过自己并不缺钱。

  “哈哈!现在不需要了!交了你这样个朋友也不错!至少比场子要宽敞的多!”

  郭锡豪虽然是开玩笑在说,但郭锡豪很有眼光,首先不说这样的场子开起来需要多少钱,在这样的地界能有这样个舒服的人,背景自然不会差。

  “哈哈!这样放弃,恐怕不甘心吧?”

  “不甘心又如何呢?只好在另寻处了!”

  摇了摇头,郭锡豪已经打算了放弃,想不到黑老四急忙道:“豪哥,你说的地方,除了这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这段时间,我可是把这里都绕遍了!”

  黑老四的话,引来了郭锡豪的白眼,还有勇军的大笑。

  “勇军哥,你不介意我这么喊你吧?”

  “不介意,有什么你说!”

  “勇军哥,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是打算有个自己的店铺,位置像你现在这样位于重要的地位,而且知名广,也不为别的,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所以在州立足这件事我必须做!”

  虽然和勇军刚刚相识,但郭锡豪似乎觉得自己和勇军的性格特别的相似,都是那种沉稳冷静。

  “其实,我倒是有个不错的想法!”

  翘起二郎腿,勇军的脸上浮现出抹淡淡的微笑。

  “哦?你有想法?说来听听!”

  郭锡豪本来还在考虑接下来没有了这样的店铺该怎么做,现在勇军的话,让他又引来了很大的好奇。

  “我们可以合作!而且我知道有个地方,地利人和,有着很多你想不到的东西!”

  勇军嘴角慢慢的扬起,然后笑着道。

  “很不错的地方?做什么的?”

  “有没有兴趣,和我起开家酒吧?这家酒吧的人气,不比我差!哈哈!”

  第二百七十八章探讨

  ?“你说我和你开个酒吧?”

  最初的时候,郭锡豪只是想找个可以定居下来的场所,虽然自己在这边还有个家,但那个家,却是郭锡豪最后退缩的地方,也算是郭锡豪的港湾,所以郭锡豪不喜欢破坏哪里的宁静。

  “怎么?不可以么?实话和你说吧,别看我这里开了这么大的个澡堂,而且又是位于这样的黄金地段,你见过那个开在市中心的是这么个大池子?这样的池子,就算人流量是酒吧的十倍,但个人也只有几十块的收入,所以这里,从我开业的第天开始就直在亏本,到现在都亏进去几百万了!”

  “妈呀!几百万!还真是有钱啊!”

  随便这么亏就是几百万,这样的话怎么也不像是个开澡堂的人说的。

  “那这么亏欠,你为什么不转手卖出去呢?”

  黑老四对于勇军这般的行为很是不解,自己这么多次来就是为了和对方谈妥店铺转移的事件,可是对方却直不卖,对于个生意人来说,这样亏本的买卖,巴不得马上转手呢吧。

  “开店,难道就是为了赚钱么?有时候乐趣远远大于金钱!”

  仰着身子躺在这舒软的沙发上,勇军的脸上露出了抹无法言语的得意神色。

  “好吧”这样的结论让黑老四还真是有些无语,这种人,他只是听说过,想不到现在还真的有这样的人。

  抚摸着这身后的沙发,黑老四才发现这沙发竟然是用某种动物的皮做的,这皮质上的柔软感让坐在这里的人还真是舒服。

  “既然要开酒吧,那要开在什么地方?你这里我想是最好的选择吧?”

  郭锡豪眼神在这房间之中环视着,刚刚进来的时候,郭锡豪并没有仔细的观看这个房间,直到现在,房间之中的灯光全部亮起的时候,郭锡豪才看清楚了这周围的构造1

  精致的装修,还有那闪闪发光的金色雕刻物高悬半空,整个地面,光滑细腻,在地板上发那金色的耀斑,告诉人们着地板的价值不菲。

  先不说这里的地势,光是这房间之中的装修规模就让人知道这并不是般人能做得到的。

  “哈哈!不不这里虽然不盈利,但这里却有我的个梦,还有我的个承诺,所以我不会交给任何人!我要开的酒吧是在这里周围!”

  将目光投向郭锡豪,勇军眼神中带着些许挑逗。

  “这里周围?你确定你没在逗我?这里周围我来了都看过,这里都是大型的购物中心,唯几处也都是金店,首饰店,这样的场所,你让我怎么开酒吧?”

  在进来这澡堂的时候,心细的郭锡豪早就对这里的场景有了定的了解,这样的地方,先不说价格,对方能不能出手都是个问题。

  “这就需要用点脑子还有手段”

  将手伸出来,然后抓到起,勇军带着些许激动继续道:“循规蹈矩,踏踏实实能发财,永远是句欺骗普通人的谎言,你知道这里的地盘是谁的么?”

  郭锡豪摇了摇头。

  “这里的地盘都是楚家的!”

  “楚家?”

  听到这两个字,郭锡豪满脸的疑惑,楚家,郭锡豪怎么能不清楚,儿子贵为州四少之,其父乃是淮帮第大佬,在几十年代的时候,趁着世道混乱,拿着把刀便出来抗把子,短短数十年的时间,便成立了自己的山头。

  黄赌毒,没有个不沾的,当初那个年代,洗头房比较发达,所以条街有十几家洗头房,当时的洗头发,也就是现在的桑拿足浴,不过要比现在的那些桑拿足浴乱的多,不需要什么过程,按摩按出感觉来,只要腰包够多,直接就能干!

  而且因为这方面的蔓延,所以人们自然也会喜欢上毒,毒配合上赌,这三大要害,着实让楚家的人狠狠的发了笔2

  但是后来,因为上面管理的逐渐强硬,所以楚家的那些场地也渐渐的被没收了。

  到了郭锡豪有记忆的时候,楚家虽然还是人们公认的扛把子的姓氏,但楚家却将这些生意从明面上移到了地下。

  如今想不到楚家竟然做起了土财主,守着这么块宝地生财。

  “没错,他家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不过这次我却并没有让你动他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你什么身份,或许只是个其他小地方的暴发户,又或许是个不知轻重的富二代,但你的性格我却很喜欢,所以我要和你合作!但我们的对手,却并不是楚家,而是在这大厦之后的个狠角!”勇军,虽然看似不闻不问周围的事,但实际上,周围的风吹草动都摆脱不了勇军的眼睛。

  “哈哈!这里还真是够乱的,楚家不是傻瓜,大厦之后的狠角?楚家不会想办法把他拿下么?”“不不不或许说楚家的人就不敢这么做!”

  “不敢这么做?”

  郭锡豪越听越疑惑,刚刚还说,楚家是这里的霸王,现在为什么又不敢这么做了,那这人意思是比楚家人还要狠了?

  “没错!是不敢这么做!今非昔比,说的便是现在的局势,当年的楚家确实嚣张跋扈,目无王法,但现在不同,州,五年前,因为市的大力发展,所以这里扩充了不少,甚至将军队的人也安排在了这里,如今这里,不光是政府执政,军队中的人也不会放过这样块肥肉,毕竟人们都不是傻子,有油水的地方,自然会得到大家的青睐,而且在这州,当年林立而出的四大家族,除了郭家之外,其他三大家族现在已经在商量着联手形成第三大势力,所以现在这里的局势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拿起桌子上还泛着红色光芒的鸡尾酒,亲亲抿了小口,勇军继续道:“现在三大势力在这里盘踞,上面的人们虽然看似个个样貌祥和,但私底下却早已经相互对立,明争,没有但暗斗却直都在!”

  勇军的话,让郭锡豪沉默了,当初离开,这里已经初具规模,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了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3

  “那你现在说的狠角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找他开口?”

  “哈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话,他,其实应该是她!”用手指轻轻地在酒杯之中沾了下水渍,接着勇军在桌子上写下了‘他’和‘她’两个字。

  “是个女的?”

  “没错!她的身份比较特殊,也是整个州之中最大的个谜,所以我打算让你先从他那动手,不知道你敢不敢”

  勇军将手掌轻轻的搭在了郭锡豪的后背,然后将额头伏在郭锡豪的耳边轻声的言语着。

  慢慢地转过身子,看着勇军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支手,郭锡豪看到其左手手背上有着个黑色的疤痕。

  看着郭锡豪注意到了自己手背上的疤痕,勇军不自觉地将手收了回去。

  “不就是个娘们么!有什么怕的!找人处理掉她不就好了!重点是,这样的身份,处理掉,我们接下来怎么占领她的地盘呢?还有她手中有哪些地盘?”

  黑老四直在旁安静没有言语,所以现在听着他们的话,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话题,然后急忙激动地说道。

  “哈哈!小子,你很有前途!”

  看着黑老四那激动地表情,勇军露出了个大大的笑脸:“她手中的地盘不多,而且也刚好是我们想要的,家不错的酒吧,虽然那里地势不佳,但怎么也算的上是市中心的位置,加上你的技术,还有我的资源,我想火起来不成问题!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那个老板娘是个倔性格,所以有时候用用‘脑子’或许是很有效的手段。

  直在这澡堂中待到深夜,郭锡豪和黑老四才从这澡堂出来,从澡堂出来的瞬间,郭锡豪才发现那些小弟此刻都已经坐在了这地面上,看着这些小弟,郭锡豪无奈的拍了拍头。

  “我去你们都舒服了!都给我起来!起来走了!”

  看着这些死气沉沉躺在地上没有点精神力的兄弟们,黑老四冲到了这些人的前方,然后朝着这些小弟喊道。

  小弟的表现,可是代表着大哥的面子,如今这些小弟这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做大哥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啊!”

  被黑老四弄醒,这些人都打着哈欠,然后朝着黑老四伸出了手:“大哥!说好的,动手三百,不动手百,今天在这里坐了天了!给钱”

  这些人看着黑老四走出来,二话不说伸出手,朝着黑老四说道。

  “他妈的,你们!”

  听着这些人的嘀咕,黑老四没好气的在这些人的屁股上踹着。

  “好了!别闹了!把钱给他们吧,他们也不容易!”

  郭锡豪站在后边,看着这些人疲惫的摸样,想想也是,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想要让人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那得多不容易。

  所以他们这么做,郭锡豪也没说什么。

  将那些人打发走,郭锡豪和黑老四两人并没有离去,而是朝着勇军说的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豪哥,今天也没白来,勇军这个人蛮豪爽的!”

  走在路上,黑老四想着今天和勇军的接触,然后笑着和郭锡豪说着。

  第二百七十九章清吧

  ?

  走在街道上听着黑老四在自己耳边的嘀咕,郭锡豪只是看着前方并没有言语。

  对于勇军,刚刚那个动作虽然做的有些匆忙,但郭锡豪却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那道伤疤,虽然勇军做了些许的掩饰,而且在郭锡豪的面前还刻意的将那伤疤遮掩了下去,但那伤疤上的痕迹郭锡豪还是可以眼分辨的出来,那是枪伤,枪伤划过的皮肤上面有火药的摩擦,那种伤害是永久的,他已经深深的破坏了你的肌肤组织,所以不管你怎么做,那伤口依然无法掩饰而去。

  而且那伤口更像是枪支走火所留下来的,如果真正的是别人开枪打住的,绝对不会是这样个小小的伤口。

  作为个澡堂的老板,为何会和枪打交道,为何还会在手上留下伤疤,为什么会这么巧?

  连串的疑惑都朝着郭锡豪的脑海中浮现出,但郭锡豪却得不出个正确的结果。

  毕竟自己和勇军第次相识,而且从勇军的口气之中,完全听不出来和自己有多么熟悉,所以勇军也没有必要骗自己。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低着头,看着脚边的石子,郭锡豪边踢着边,自言自语的开了口。

  “豪哥!你嘀咕什么呢?什么为什么?”

  黑老四跟在郭锡豪的身边,听着郭锡豪的嘀咕,接着好奇的问道。

  “或许我想多了,算了不提了!走,过这家酒吧到底有多么神秘!州,还没有我怕的人和事!”

  想想或许是自己想太多,和勇军有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或许真的是自己太过敏感了,敏感到都让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了1

  声畅快的喊叫,郭锡豪和黑老四两人朝着这大厦的后方走了过去。

  在郭锡豪幼年的记忆之中,这里的大厦后方应该是片诺的居民楼,可是现在这居民楼竟然都消失不见,此刻在这里林立的是幢幢现代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完全是按照如今的商业街道所布置的,虽然和第排的大厦位置有些差别,但这里装潢靓丽,副富丽堂皇景象,点都不逊色在第排的商业大厦。

  毕竟这里是刚刚装修起来的,此刻这里虽然已经拉下了门阀,但这里那瓷砖之上靓丽的光芒依然无法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中被掩饰。

  在这排门面房的中间位置,道玫瑰色的光芒显得极其的耀眼,在这玫瑰色光芒之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的穿梭于此。

  “勇军口中的酒吧应该就是这里了吧!想不到在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这种清吧!”

  来到这里唯营业的店铺外面,看着这温曦但又不缺乏新潮的场所,看着这高悬门口中央的店名。

  个乱子,伴随着那清扬的音乐,让这里瞬间提升了数十个档次。

  这里虽然开在商业中心,但这里却并没有那些所谓的‘醉鬼’在这场面的外面也没有那些‘横尸’的烂醉如泥的人。

  而且此刻,进出这酒吧的人群,大多数都是身穿西装,打着领结,甚至还有些许穿着中山装的人。

  “豪哥,你看这里都是什么人呀!怎么没有点酒吧的气氛,低音炮的声音,还有那来来往往闹事的人怎么都没有啊!”

  酒吧,黑老四经常去,所以外面的场景,黑老四也成了家常便饭,但这样的‘酒吧’黑老四还是头次见,所以黑老四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家店的老板什么样的身份,我不是很清楚,但看着这家店,我至少清楚这家店的老板娘是个有品味的人!”

  清吧,顾名思义,以轻音乐为主,在这酒吧之中,比价安静,没有,没有那些热舞女郎,甚至没有那些吵吵着闹事的无礼的人群2

  来这里的人都是那些向往安静,但又不甘于寂寞的人,他们在这里,可以和朋友谈天地,和朋友沟通感情,喝喝东西,吃吃点心。

  这样的清吧,是那种比较活跃,但却没有伴的人,在这里,你可以欣赏调酒师调出缤纷的酒水,在这里你可以和调酒师聊天,甚至在这里,你同样可以找到志同道合之人,大家起玩玩简单的游戏,聊聊最近的烦恼,所以来这里的人大抵都是熟客。

  能开这样清吧的人,显然是个喜欢安静,但又不甘于平庸的人。

  虽然还没有见到那所谓的老板娘,但郭锡豪对着老板娘的第印象就非常的不错。

  “走进”

  看着这玫瑰色的酒吧包裹下的门面,郭锡豪带着黑老四朝着这酒吧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