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狂的小子,在场的董事都有些不解,然后都将目光在瞬间放在了郝赫天的身上。

  郝赫天也时没有搞清楚这个突然进来的人是谁,看着那些保安惊恐的脸色,在看着这个如同痴汉样在这里满脸惊讶的人,郝赫天皱起眉头,然后朝着几个保安摆了摆手:“他妈的,谁让你们把这么个山炮给我放进来了!马上给我赶出去!”

  虽然有些迷惑,但这里的人都是这大厦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被这样个似乎是山炮样的人在这里乱搞,让郝赫天脸上的颜面都没有了,这大厦可是自己父亲交给自己的第笔产业,如果连这点产业都经营不好,以后还怎么接手自己父亲的产业。

  带着些许的疑惑,郁闷,郝赫天朝着周围那些似乎想要离开这里,但又不敢动弹的保安摆手示意道。

  看着保安相互之间推拖着,没有个人上前,郝赫天再度吼道:“贺楠,作为队长,你给我把这小子赶出去!”

  听到董事长喊自己的名字,贺楠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然后用祈求的眼光盯着自己的董事长头摇的如同拨浪鼓般。

  “董事长这小子还是你来吧!这小子比魔鬼还恐怖”

  刚刚郭锡豪个过肩摔将自己甩出去,而且郭锡豪踏在自己胸口上的那疼痛的感觉,现在还没有了离去,所以这贺楠才没有这么傻呢,站在原地两手插兜,动都不敢动。

  “他妈的,废物!要你有什么用!草!等会老子就开除你!”

  盯着贺楠,郝赫天双手叉腰摆着架子大声的呵斥着。

  “呵呵想不到现在还真有董事长的架子?真把我当成了山里来的山炮了?”

  从这幅傻傻的模样回过了神,收敛了脸上那抹放荡不羁的笑容,接着郭锡豪双手插兜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眼神中恢复了那种犀利,盯着眼前的郝赫天说道2

  郝赫天或许能忘记郭锡豪的长相,能忘记郭锡豪的身材,但他忘不了郭锡豪这双眼神之中所带的那种气势。

  冷酷,无情,似乎还有着些许杀戮,这眼神天生就注定了郭锡豪并不是个普通人,

  “是你!”

  被那眼神扫过,郝赫天的身上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然后记忆深处的那抹记忆呼唤着他,让他想到了眼前人的身份。

  “呵呵想不到这郝董事长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竟然连我这个‘老相好’都记不起来了!”

  看着郝赫天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郭锡豪再度嘲讽道。

  “郭锡豪,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郭锡豪,他还以为郭锡豪不会出现了,想不到现在在这样的场合之中竟然再度遇到了郭锡豪。

  阴沉着脸,心中若有所思,郝赫天盯着郭锡豪有些忐忑的说着。

  “总算想起来了?呵呵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当初应该是我父亲的地盘,我父亲只不过是让你经营下,怎么现在竟然成了你们郝氏大厦,这名字变得可是够快的啊!装修也花了不少功夫呢吧?”

  半开玩笑的朝着这周围看着,郭锡豪冷冷的说着。

  “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那些作为这大厦股东的人听到郭锡豪的话,眼神之中满是不解,自己和郝家也合作了很长时间了,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3

  “各位董事,不要听这疯小子胡言乱语,今天我们的会议就到这里,这件事我定给大家个回答,不过今天还请大家先回去吧!”

  看着这些董事,郝赫天脸色之上也浮现出了些许的慌张,不过毕竟这是自己的大厦,所以他有权利去处理这件事,这点事都搞不定,他还怎么接手这大厦。

  周围的这些董事听着郝赫天的话,看了看郭锡豪,虽然疑惑,但还是点点头离开了这大厦。

  看着这些董事的离去,郭锡豪也并没有为难他们,第郭锡豪觉得这件事和这些人没关系,第二说不准他们会成为自己的股东。

  看着这些人的离去,郝赫天那死气沉沉的脸上才浮现出了抹笑容看着那些匍匐在门口的保安先是顿痛骂,将他们赶出去之后,郝赫天如同变了个脸庞样,来了个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接着满脸堆笑的看向了郭锡豪:“嘿嘿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打个招呼!我也好派人去接你去呀!”

  盯着郭锡豪,郝赫天眉开眼笑的讨好着郭锡豪。

  “呵呵怎么?现在想起来我是谁了?刚刚不是还拽的像个二八五样么?怎么现在成孙子了?”

  看着郝赫天那判若两人的面孔,郭锡豪反而来了性质,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眼神中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郝赫天的神经不由的阵紧绷。

  “嘿嘿豪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们始终都是兄弟呀!小时候,我们经常还在起玩呢,你忘了,我比你大点,但我直都很早照顾你的呀!现在你回来,这么多年没见,你提前打声招呼,我郝赫天还不气派的去接你回来!”

  郝赫天直起了身子,脸上还带着些许的激动,

  “呵呵别和我称兄道弟,如果真的打算和我称兄道弟的,就不会在我家人离开的时候,马上将我家里的财富并吞噬!如果真的把我当兄弟,这大厦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郭锡豪的眼神之中带着抹冷酷的光芒,然后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郝赫天。

  “呵呵”

  脸上尴尬的笑了笑,郝赫天脸上浮现出无奈。

  “豪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而且现在”

  “别和我扯这些!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次回来我就是打算把我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郭锡豪起身,步步朝着眼前的郝赫天走过去。

  看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郭锡豪,郝赫天并没有闪躲,站在郭锡豪的面前,和郭锡豪面对面,盯着郭锡豪,郝赫天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么?”

  “你觉得呢?”

  看着郝赫天,郭锡豪掏出了自己的香烟在嘴边点燃。

  “哼郭锡豪,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以前的郭锡豪么?你还以为你是四少之首?

  既然撕破了脸,郝赫天也没有什么畏惧郭锡豪的了,本来他还以为郭锡豪可以好好的沟通,只要郭锡豪不为难自己,或许自己还会让郭锡豪衣食无忧,或许郭锡豪出事,自己还能给自己臂之力,但现在既然已经成了这般的局面,郝赫天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郭锡豪,你家里的情况我又不是不清楚,还以为你去了市发大财了呢!你父亲的已经从你们家族之中消失了吧!别以为我们不清楚,和你称兄道弟是看得起你,不要太高估了自己!现在在州,还没有人敢和我郝赫天做对,你郭锡豪更没有这个机会!”

  眼镜睁得圆圆的,郝赫天步步朝着后面靠了过去,来到了自己的桌子前,轻轻的在桌子上摸着什么。

  这切郭锡豪都看在眼里,不过郭锡豪却并没有把郝赫天怎么样,毕竟今天郭锡豪并不是来索要回属于自己东西的,只是来打个招呼,接下来怎么做,他心中有数。

  “是么?哈哈!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动静!你也不要慌张,我知道在你左边的抽屉之中,有手枪,枪中早已经没有了子弹,这个给你!”

  看着郝赫天,郭锡豪刚刚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将这里扫视了边,郝赫天谨慎的性格郭锡豪早就清楚,所以当他进来的那瞬间,眼睛就扫视到了这抽屉之中的手枪,在刚刚那些董事离去的时候,郭锡豪就已经将这手枪废掉了。

  第二百六十三章议论

  ?郭锡豪大手扬,接着块块如同铁块样的东西都飞到了半空中,片刻的功夫,地面上传来了叮叮咣咣的声响。

  当郝赫天看清楚了那些掉落在地面上的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这些都是子弹。

  在看向自己手中的手枪,自己的手枪的弹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空了,看着地面上那些叮叮咣咣还在晃动的子弹,在这瞬间,郝赫天心中莫名的涌出种恐慌。

  当他从这震惊之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郭锡豪已经朝着这门外走去。

  “可恶的小子!竟然你敢回来,那么就别怪我心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族现在的状况,个个看着似乎人高马大,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却只是个空壳子,这大厦,还有那些你们在州被我们郝氏家族点点蚕食的资产都是我们靠实力取得的,想要让我们认输,那你就是在做梦!”

  拳头紧握,在郝赫天那深邃的眼眸之中,浮现出抹怒色,拳头紧握,郝赫天自言自语道。

  “回来了?”

  件古色古香的书房之中,张来自清朝的太师椅上躺着个雍容华贵,穿着身泛着金色光芒睡袍,带着金色眼睛的知命男子。

  男子手中拿着本书,身子在这太师椅上微微摇摆着,脸的波澜不惊。

  那种感觉对周围的人来说,那种感觉是看淡切,看穿切的模样。

  “嗯!父亲,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郝赫天脸焦急的站在自己的五十岁左右男子的面前,脸上紧张的说着。

  “也是,郭家小子,现在也似乎长大了!听你这口口语,这小子和他父亲还越来越像!呵呵”

  这知命男子将手中的本棕色的古书合了起来,将书放在旁,摘下了那厚厚的老花镜1

  “这么多年了,我郝家直都屈就在他们郭家的下面,我不否认当年郭家给了我很多帮助,但时代在不断的前进,人总要变得灵活,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他的父亲,雄霸已经从华夏之中消失了,去了什么地方,恐怕也只有阎王知道,这也就是证明爬得越高,摔得越惨!,没有了雄霸这个老东西,郭家的人没有个成气候的,所以已经握到我们手中的东西,岂是这么容易交出去的?”

  这老者便是郝赫天的父亲,郝家就是他手创立起来的。

  “那父亲?我怎么做呢?”

  看着自己的父亲,听着自己父亲的话,郝赫天眼神之中出现了些许的茫然。

  “怎么做?呵呵!现在郝家的切我都已经交给了你,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怎么做,由你做主,我不会干涉的!”

  郝洪雄眼神之中还是那抹平淡,那抹处事不惊的心态,除了在听到郭锡豪回来的时候,眼神之中出现了些许的怀念。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初做错了事,或许现在自己还可以去见见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

  “好的父亲,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证明我自己的!”

  和自己的父亲,向来话都很少,小时候,自己的父亲给自己得感觉都是忙忙碌碌,忙碌到连自己的母亲去世前的最后眼都没有见到。

  从那次之后,自己和自己的父亲的话就越来越少,为了证明给自己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实力,所以这段时间,郝赫天直都在提升着自己,直都让自己不断的变强,跟在自己的父亲身边,不断锻炼着自己2

  现在到了证明自己的时候,突然他变得还有些小激动。

  看着退下去的郝赫天,郝洪雄的眼神中浮现出抹淡然,看着郝赫天那熟悉的背影,郝洪雄眼神中满是淡然。

  自己奋斗了辈子,想不到到了最后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

  年轻的时候,自己更喜欢事业,总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所以辈子,他都在不断的奋斗,现在,当自己拥有了自己年少时曾经想要拥有的切,才发现,自己现在除了这笔浑厚的资产竟然什么也没有。

  “老爷子这小子你养了这么久,怎么现在竟然还这么冷淡”

  等到郝赫天走后,直在门口偷听者这切的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

  “哎有些事,或许你不懂!这小子现在应该还在怨恨我!”看着离去的郝赫天,郝洪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母亲去世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在现场,除了自己的忙碌之外,还有着很多无法言说的秘密。

  “呵呵老头子,你总是这么善良!哈哈!也懒得说了!郭锡豪这小子,并不简单,你真的觉得这个从小吃着白面馍馍长得的软包子应付的来?”

  随着郝洪雄的回话,接着个双手叉腰,穿着身红色长衫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步步从那门缝后走了出来。

  “额!以前的事,你不要在提了,现在不管他应付得来应付不来,都得去面对!”

  郝洪雄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忙然,接着长叹口气,平淡的说着。

  “额!老爷子,不然我去给看看吧!郭锡豪这个小子,怎么说我以前和他也有过面之缘,我想和他‘玩玩’”

  这红色长衫的男子,嘴角扬起个淡淡的笑容,然后笑嘻嘻的说道3

  “好了!你小子,我就算不让你去,你会答应我么?向来我行我素的你,早就不听我的这个半只脚已经踏入棺材的人了!现在还来问我做什么!记得不要搞出事来!就算郭锡豪针对我,但我也不希望看到郭锡豪出什么事!明白了么?”

  郝洪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红袍,脸上带着抹淡淡的笑容的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又朝着自己的太师椅上躺了上去。

  “对了,刚刚和你说的话还没有说完!范泽凯那边的事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可以等这小子上钩了!”

  “我知道了!你做事我放心!去吧!”

  轻轻的招呼了声,接着郝洪雄摆了摆手。

  “哈哈!老爷子,其实吧,我有个建议告诉你!”这红袍男子走到了门口,看着老爷子躺在太师椅上的样子,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什么建议?”

  听着这红袍男子的话,郝洪雄好奇的看着这个红袍男子说道。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多去运动运动,这样这块也能杠杠的不是?”边说着,这红袍男子边挪动着自己的下身,摇摆。

  “你小子,还拿我这个老人开玩笑!快点去做你的事好了!不要耽误我读书!”

  白了眼这红袍男子,郝洪雄,干咳的说着。

  “哈哈!好了,老爷子,有空多锻炼锻炼,二十岁的小姑娘,大把的等着你呢,说不准还能反老回春呢!”

  红袍男子边说着,边笑着朝着这门外走了出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这红色的长袍下,虽然传出了声声爽朗的笑声,但在这红袍男子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僵硬,皮笑肉不笑,似乎就有点这样的感觉。

  看着红袍男子的离去,郝洪雄,看着自己的下半身,看着那微微隆起的中央部位,郝洪雄心中也有些憧憬:“难道二十岁的还行?”

  南方的夜来的比较早,所以南方这边夜生活,也要比北方活跃的多。

  离开了大厦,郭锡豪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事,太阳已经不见了,开着那红色的超跑,畅游在这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那红色的魅影,还有那阵阵的油门的轰鸣声,始终是这车水马龙上的焦

  路向西,个白天的时间,郭锡豪已经将这里景色都逛了个便,虽然这里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年变化很多,但大体上建筑物的方位却并没有改变,所以这路下来,郭锡豪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风景,也看到了许多新建的美景。

  本想着在多逛些,可是却想到了自己和黑老四的承诺,看着手表,在看着这周围的环境,郭锡豪笑着道:“也是时候去吃吃这里的特色了!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位置!”

  想不到随便乱逛都能在最后刻及时的出现在和黑老四约定的地方。

  踩着油门,凭着自己年前的记忆,郭锡豪穿过了繁华的街道,然后来到了处人流量异常庞大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在郭锡豪停下来的瞬间,也不出意外,很快郭锡豪就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虽然这里车子不少,当然豪车也有大部分,但那些豪车大多都是黑色,所以隐藏在这黑色的车辆之中,很快也被埋没了下来。

  倒是郭锡豪这红色的跑车,从这里慢慢的经过,瞬间便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看着这些惊讶激动的人群,郭锡豪也并没有在意这些,毕竟这样的豪车不是普通人能够见得到的。

  关上了门,郭锡豪大摇大摆的朝着这街道上走了进去。

  州小吃街,州的特色,郭锡豪和黑老四说的老地方就是这里,当初虽然和黑老四在市相识,但黑老四听说郭锡豪要来州二话不说便跟着郭锡豪回来了。

  黑老四并不知道郭锡豪小时候就生活在州,所以黑老四还热情的给郭锡豪做了番导游。

  看着黑老四那么热情,郭锡豪也装作认真的模样,听着黑老四的介绍,

  当是给郭锡豪印象最深的,也是他们第个来的地方,便是这小吃街。

  第二百六十四章追逐

  ?今天刚好是周六,而且在这小吃街的周围,刚好有这数所大学,虽然自己并没有去报道,但并不代表,学校还没有开学,

  所以现在当郭锡豪刚刚走入这小吃街的时候,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对对小情侣。

  小情侣们相互之间勾肩搭背,两人黏在起亲亲我我,更有甚者完全忽视周围人的目光,直接在这人流积极的街道上,拥抱在起,脸贴脸的,完全无视周围人的感受。

  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单身的都投去羡慕的眼观,旅游的有了孩子的家长,则是脸通红的拉着自己身边的亲人急忙离开。

  还有不少情侣,看着这亲密的接触,他们也有些冲动,不过看着女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