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嘿原来你就是郭少啊!真是误会,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家人不认识家人啊!”

  华峰看着郭锡豪,然后急忙带着脸虚伪的笑容,朝着郭锡豪迎合了上来。

  看着华峰那有些丑陋的表情,郭锡豪并没有搭理华峰,而是朝着这看守所外面房间唯的沙发走了过去。

  宿睡在这样的房间之中,郭锡豪不由的感到些许的湿冷。

  坐在了沙发上,感受着这毛茸茸的感觉,身上那股湿冷之感也顿时消退了不少。

  接着摸了摸口袋,然后才想到昨天被关进来的时候,还将自己的香烟没收了2

  “我的烟呢?”

  眼神朝着周围闪而过,郭锡豪平淡的问道。

  “嘿嘿找烟啊!我这里的烟你先抽的”

  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华峰急忙将自己的中华香烟拆开,然后急忙拔了根递到了郭锡豪的面前,然后很主动的为郭锡豪将火点燃。

  早上的那幕,就让陆源很是不解,现在这幕,更是让陆源眼睛都直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平时嚣张跋扈的局长这般恭敬。

  “虽然不喜欢抽这种太烈的烟,不过现在也凑合着抽抽吧有总比没有强!”

  犹豫了些许,郭锡豪接过了华峰递上来的香烟,然后翘着二郎腿深吸口,将心中那种淡淡的苦闷排解出去之后,郭锡豪才开口。

  “什么事?”

  “嘿嘿郭少,你不要谦虚了!今天大早有人就来找你了!我没急着让你见那些人,是我想这里先求求你,等下不要为难我们,我们这些也是办公差的,吃皇粮,所以做事难免有些唐突,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华峰虽然没有直接点明自己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郭锡豪却听得出来,显然这是为了昨天发生的事和自己求情来着,淡淡的笑容挂在脸上,郭锡豪继续道:“昨天你们副局长不是很嚣张么?怎么不让她来求情呢?”

  这局长虽然也让郭锡豪感到不爽,但这局长毕竟没有和郭锡豪直接碰撞,所以郭锡豪也没有必要去直接为难这个局长,而是平淡的说着些自己的话。

  “那个其实我也是为这件事而来的!黄颜上面有人让我照顾她,而且又是个女的,所以不要为难她了,这样也算是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卑躬屈膝的站在郭锡豪的面前,华峰脸上浮现着抹纠结,接着为难的嘀咕着3

  早上来找自己的人虽然只有个人,但这个人带来的东西却让自己有些慌张,郭少,郭氏家族唯的独子,郭氏家族什么身份?家世显赫,在他们手中,最不缺的就是钱,虽然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的产业从州这带消失不见了,但他们家族之中那些存在人的身份,现在也极其的显赫。

  不说别人,就是郭锡豪在这州的小姨,句话,就足够让自己头上的帽子不保了!

  虽然现在郭锡豪没有生活这里,但这里却依然有着他的传说。

  现在当华峰知道这点之后,便急忙来找郭锡豪求情。

  “额!好吧,我也懂你的难处,但你也应该懂我的难处!给我把和我关在起的人放出来,这笔帐我们可以笔勾销,不然接下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本来郭锡豪希望用些特别的手段将黑老四他们从牢房之中搞出来,但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四号牢房?”

  郭锡豪的话,让华峰如同受到了惊吓般,身子不自觉的阵颤抖。

  如果其他牢房的人,或许华峰还能考虑考虑,但这四号牢房的人,华峰头上的汗水不由自主的滚落而下。

  “怎么了?做不到么?做不到也算了,我不勉强!找人替罪,这样的罪名不简单吧?用我多讲么?”

  郭锡豪并没有想和华峰啰嗦,起身打算离去。

  “等下郭少”

  把拉住了郭锡豪的胳膊,华峰的脸上的五官似乎都捏在了起。

  “怎么了?还想和我说什么?”

  “我们能不能在商量下?四号牢房的人是上面吩咐的我不敢决定啊!”

  “上面吩咐的?是你手中的红包拿的不少吧!”

  拍了拍华峰的肩膀,郭锡豪继续道:“给你两个建议,第等下我离开这里,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州,最好能离开华夏,第二就是乖乖的给我放人,今天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在乎!懂么?”

  郭锡豪的话中带着抹不可抗拒的力气,然后郭锡豪起身便准备离开。

  “等下!”

  看着郭锡豪的背影,华峰大声的吼道。

  咬着牙,站在原地,抽搐了些许,接着华峰道:“现在,马上给我放人,去!”

  “局长?”

  “没听到我的话么?马上给我放人!”

  华峰话语之中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朝着已经呆住了的陆源喊道。

  四号牢房的人什么身份,陆源直都是这里的看守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平时四号牢房直都在这里为非作歹,想不到现在竟然被这个小子的句话说放就放了,这个未成年的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快点,没听到我的话么?”

  看着无动于衷的陆源,华峰再度吼道。

  虽然嘴巴上华峰已经屈服了,但心理华峰却将郭锡豪骂了百遍,万遍,如果不是郭锡豪背后的势力大到让自己害怕,华峰才不会这么听话呢!

  郭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但郭氏家族的实力,却让任何个听过他们故事的人害怕。

  靠商业白手起家,年仅二十岁就进入了华夏富豪榜,后来开始结交官宦,不断的朝着政治方向转行,三十岁,和最上层的人结为朋友,后来开始将自己的亲属都安排在这中间担任要职。

  不过在最近的五年之中,这郭氏家族却似乎很少出现在媒体上,但他们的势力,还有影响力却依然让人们感到恐慌。

  “呵呵随便给我捎带给他们句话,老地方见,在找他们的时候,我需要去见个老朋友!”

  整理了下衣领,郭锡豪知道华峰不敢嗽己,所以他也很放心的朝着这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郭锡豪离去的背影,华峰就如同虚脱了般瞬间瘫痪在沙发上,就算是见到市长,市委书记,自己也丝毫不会畏惧,但现在竟然在这样个毛头小子面前让自己这般狼狈!

  第二百五十九章拜访

  ?将几个人带出来,陆源看着躺在沙发上似乎是虚脱了般的局长,脸上带着些许疑惑的上前问道:“局长,刚刚是?”

  刚刚郭锡豪在,陆源知道自己插不上话,现在郭锡豪不在了,他能问个清楚了。

  “可恶想不到竟然让我碰到了他!”

  “局长,这个人很有实力么?为什么会让我们为政府办事的人还这么怕他?只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小子而已,为何会让我们这般让步?”

  陆源是从警校毕业的高材生,才来这里也只是三四年的功夫,昨天晚上自己还同情的郭锡豪,想不到今天就成了这种霸道的总裁,这种逆天的转变,让陆源满脸的疑惑和惊讶。

  “不是怕他,是怕他的家族的地位!小陆啊!我问你,你觉得在这个社会层的人为什么会在上层!”

  口口的呼吸着,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华峰看着眼前的陆源说道。

  “社会上层的人?应该是有权吧!有权毕竟做什么事都有绿灯,做什么也能方便点!他们当社会的上层当然无愧!”

  陆源本来想说有钱的,但想到有钱的话,也不能买到很多东西,毕竟有些人不喜欢这东西,所有有钱也没什么用。

  “没错!但有钱又有权,重点还占据着整个华夏半壁经济命脉的人,这样的人你说恐怖么?”

  听着华峰的话,陆源的半边脸庞都顿时变得煞白:“局长你不会说这小子?”

  “这小子还太年轻,我说的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外号,雄霸!雄霸天下就是从他父亲身上衍生而出的典故,白手起家,做到大陆的第人!后来家族产业兴起,让自己的亲戚进入政治界!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有权,有钱,虽然这几年,郭氏家族已经渐渐的在这个华夏的舞台上消退了身影,或许是家道中落,又或许是各种原因,但这种人,还是少得罪为妙”

  华峰还是个很有远见卓识的人,虽然现在郭氏家族已经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管他们家族到了什么地步,都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局长可以得罪的起的!

  听着华峰这般言论,陆源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还有着抹敬佩,虽然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有着如此强大的背景,但从昨天这少年给自己的感觉就并不是普通人1

  “那局长?四号牢房之中的人?我已经把他们放走了,他们现在已经从后门离开了!”

  “找人将四号牢房的空缺填补上,总之今天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不允许有第三个人知道!懂了么?”

  “好的,我知道了!”

  陆源虽然并不喜欢华峰这种虚伪的脸孔,但在这这个圈子之中待得久了,他反而觉得华峰这种人才适合这种生存环境,在这个处处都充满着勾心斗角的圈子之中,不小心或许就会走上不归路的圈子之中,能像华峰这样灵活多变的还真的不多。

  “来了!”

  走出了看守所,感受着这暖暖的阳光,郭锡豪顿时感到格外的亲切。

  看着依旧身黑衣站在这阳光下静静的等候着自己的金蕊,郭锡豪笑着走了上去。

  “对不起!”

  看着郭锡豪蓬头垢面的走了出来,金蕊急忙弯下了身子,然后带着歉意的对郭锡豪说道。;

  “干嘛和我对不起啊!没这个必要!”

  “都是我的错,没有估计好你要回来的时间,让你受苦了!”

  本来今天大早金蕊就去接郭锡豪的,可是看到郭锡豪迟迟不肯从这里出来,金蕊就知道出了问题,再次她马上联系车站的管理人,然后调动了录像之后才发现郭锡豪的踪迹2

  为了让郭锡豪出来,她有无可奈何的请教了下郭锡豪的小姨。

  “没关系,其实昨天来本想着去做些自己喜欢的额事,好好回忆下这里,现在看来,只好等下次了!”

  示意金蕊站起来,郭锡豪看到了金蕊身后的那马蚤红的兰博尼基蝙蝠640,看着那上扬的剪刀门,让郭锡豪心中的那那抹澎湃再度浮现而出。

  这车子虽然老了点,是自己在十二岁的时候,自己父亲送给自己的第个大礼物,当时因为自己还无法驾驭这个猛禽,所以郭锡豪直都把他放在家中让人好好保养着。

  想不到这保养竟然是五年,这五年内,想不到如今在见到这猛禽,依然这般的炫彩。

  轻轻的趴在了这车上,郭锡豪就如同在抚摸着个珍贵的宝贝样抚摸着这头猛禽。

  “这么久了想不到依然保养得这么好!还多亏了胡管家的保养了!”

  虽然现在郭锡豪他们没有生活在这里,但这里毕竟是他们的根,在这里依然有着他们的家。

  本来这里也有着他们的企业,但着企业却在三年前,就在自己不再这里,自己的父亲消失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自己回来,就是为了算这笔账。

  “呼呼”

  就在郭锡豪沉浸在对自己爱车的轻浮的时候,突然听到阵低沉的车鸣声,看着朝着这边而来的数量军用郭锡豪急忙上了车3

  “豪,你做什么去?”

  看着郭锡豪打算离开,金蕊急忙道:“那是你小姨,你小姨知道你来了,特意放下切事物来找你的!”

  “嘿嘿,告诉我小姨,我忙完就去看他了!我先去忙了!”

  跳上了车,慢慢的将那剪刀门关下,接着郭锡豪朝着金蕊露出了个大大的笑脸,然后踩下油门,640的马力,就如同个载着低音炮的车厢般,轰的股轰鸣,接着感受着这轰沉的低鸣声,郭锡豪坐下的红色兰博基尼蝙蝠就如同个发怒的猛牛般,化成道红光消失在了这空荡的马路上。

  双手交叉放在胸口前,看着郭锡豪离去的背影,金蕊淡淡的笑了。

  这小子还真是不听话,她姐姐还没有照顾完,又来了他小姨这里,现在他小姨可要为这小子忙破头咯!

  天之骄子,郭锡豪,不管他多任性,多鲁莽,他始终是天的儿子,只要他想要做的事,只要他说出来,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就算是拼尽切都会为他做到。

  他本能坐享这切,坐享这只手遮天,翻手为云的切,但这个天之骄子却不敢这般平庸,不甘于屈服在任何人之下,哪怕只有个人,他都不会认输!

  而且,他需要真相,这个真相并不是别人告诉他的,而是他自己去拼尽切得到的。

  亲眼见识到了自己父亲失踪后的那些资产点点的被敌对的人蚕食,亲眼见识到了那些本来带着脸虚伪笑容的人,因为自己的父亲失踪而如同换了个人般的人。

  虽然现在看似这个家族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这个家族已经渐渐在走下坡,家族中,除了自己,还有姐姐,还有叔叔,还有小姨,还有很多很多的亲人。

  为了这些直支撑着这个家族的亲人,为了这些亲人能够直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郭锡豪需要在这些亲戚还有权利,还有经济的时候,尽快的达到自己父亲的高度!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谜题,有太多的不真实,想要知道这切,想要了解到这个世界顶层的切,他只有靠自己,只有当自己站在了那个高度的时候,其他人才会怕自己,才会让自己有这样的权利!

  三和会,个不起眼的小名字,个经过几个人简单的讨论而出来的名字,这个名字注定跟着这个天之骄子而成为这个世界新代的代名词!

  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从车上下来,站在这靠近海滩的别墅外,站在地面上,双带着透彻眼神的双眼看着这样貌已经有些老旧的别墅,郭锡豪心中满是怀念。

  上次看到这个别墅还是自己十二岁的时候,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别墅依然是这般的耀眼,红黄交替的光芒依然是那么的美丽。

  “叮咚叮咚”

  按响了这里的门铃,郭锡豪就这样站在这里静静的发着呆。

  “谁啊!”

  声苍老的声音接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慢慢的将门打开。

  “胡老!”

  当个胡子发白,穿着声中山装,佝偻着背的老者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郭锡豪的眼神中不由的浮现出些许的泪花。

  “你是”

  老人虽然佝偻着背,虽然头发花白,但老人的眼神之中却带着抹坚毅的目光,老人看着眼前的有些邋遢的男子,顿了顿,然后眼神之中再度闪烁出点点的泪花继而有些颤抖的道:“小豪”

  “胡老”

  托着长长的音调,郭锡豪也再也忍不住了,把将胡老抱在了怀中!

  小时候,自己的父母经常不在家,就是胡老直陪着自己,直照顾着自己。

  自己的童年,除了苗鑫,便是胡老,这个从郭锡豪小时候就头花白的慈祥的老头子。

  “哈哈!小豪也张成大小伙了哈!”

  抱着郭锡豪,胡老的眼神中带着激动的泪花说着。

  第二百六十章畅谈

  ?宽敞的大厅,熟悉的茉莉花的清香。

  刚刚洗过澡,感受着身上那淡淡的清凉,郭锡豪感到特别的舒畅。

  这种安静的感觉,消失了好久,再次这样的清闲,已经是五年之前。

  此刻,坐在烟台的摇椅前,翘着二郎腿,看着阳台外那望无际的绿油油的丛林,还有那不远处潺潺的小河,这瞬间,郭锡豪感到特别的惬意,似乎所有的不愉快,所有的压力都在这瞬间烟消云散。

  以前小时候,自己最喜欢这个动作,不管是生气也好,孤独也好,这里总是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格外的愉快。

  “小少爷快来尝尝我的手艺,小时候你可是最爱吃我的这道菜了!”

  端着盘沾满糖浆的年糕,胡老笑嘻嘻的朝着郭锡豪走了过来。

  小少爷三个字,他已经喊了十几年,让他改口,时也无法改口,在他的印象之中,郭锡豪永远是个不善于言辞的孩子。

  “嘿嘿谢谢你胡老!”

  郭锡豪也喜欢胡老这么喊,所以并没有做在意。

  面带微笑的接过了胡老递来的糖浆年糕,将其放在自己身边的桌子上,轻轻的用筷子夹起块,看着上面那带着金色脆皮的糖浆,还有那拉的长长的糖汁,郭锡豪口中就莫名的被口水填满。

  这么多年,自己见过各地的佳肴,吃过各种美味的小吃,但真正喜欢的,还是自己最熟悉的味道。

  郭锡豪记得小时候,每当自己烦恼,生气,忧伤的时候,他就会缠着胡老给自己做这个糖浆年糕,当把年糕塞满自己的嘴巴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总会让郭锡豪将切都抛在脑后,接着在自己的心中满满的幸福感1

  其实不光死郭锡豪,许多有钱人,大多如此,他们最喜欢的并不是燕窝鲍鱼,也不是山珍海味,而是小时候家里穷,妈妈从山上捡来的野菜是他们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

  有钱之后,这珍贵的回忆也都是弥足珍贵的。

  郭锡豪经常听这些有钱人话当年,知道他们最后悔的事,所以郭锡豪才不愿踏上他们的后路。

  有机会,他就会尽情的吃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直让自己吃饱,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