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随着黄颜的声吼叫,接着开车的个警员猛的踩下了刹车,然后朝着对讲机之中吼道:“现在马上过来,黄局有事!”

  随着这警员的声吼叫,郭锡豪就感受到有把枪指在了自己的头上,接着短短几分钟的功夫,突然周围的警车都在这马路中央停了下来,然后七八个警察都朝着这边围了起来。

  看着周围的场景,郭锡豪才发现这次这黄副局长还真是动真格了!

  警察出警,配枪是必须的,不过这枪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可以使用的,现在看着周围朝着自己围上来的这么多的枪杆,就算郭锡豪现在有着三头六臂,只要自己个不小心,被这么多枪的枪打住,那么接下来的后果,郭锡豪也可想而知。

  “呵呵!不就是占了下便宜么?至于这般么戴手铐不是!来带吧!”

  看着黄颜那发狠的目光,郭锡豪这次才老实了伸出手,然后看着黄颜说道。

  “小子,告诉过你别太嚣张,惹我?有你好受的!给我把他烤起来带到后边去!”

  黄颜看着郭锡豪,然后对那几个打开门站在郭锡豪身边的警员吩咐道。

  “啧啧还真是有胆量,连我们黄局的注意都敢打,哎小子,你恐怕命不久矣了!”

  将郭锡豪从车上带下来,那些人虽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但看着黄颜那怨恨的表情,这些人心中也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黄颜那称得上是的胸脯,他们警局中那个人不心动,那个人不想上去捏两把,不过这两把可是需要有资格的3

  警局之中,就算是局长都没这个资格,虽然他们暗地里听过局长和这黄颜的些分流往事,但这也只是听说,毕竟在黄颜的上头,可是有着更加高地位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命不久矣?我不觉得,倒是刚刚那两块肉,还真是软啊!”

  坐在后面辆的警车上,看着这面带正义之色的警员,郭锡豪回味着刚刚那偶然的交集,意味深长的说道。

  “真的?你刚刚真的捏到了那两块肉?”

  郭锡豪的话,让这两个警员有些激动,其实在他们心中直也有着这样猥琐的想法,毕竟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个正值偷腥年龄的正常的中年男人,当听到郭锡豪的话都好奇的爬了上来。

  “当然,这干嘛要骗你们,大概这么大吧?”

  边说,郭锡豪边还用手比划着:“不对,比这还要大点!嗯,对就是!”

  郭锡豪将手比划成个碗装,五指分开,然后似乎很有研究的说着。

  “咕咕”

  看着郭锡豪说的这么认真,这两个警员眼神之中都浮现出抹羡慕的光芒。

  路呼啸而过,警笛声,让所有的车都乖乖的让出了,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这州唯的特警支队!

  州虽然建设繁华,但从他的名字之中就能看出他是个城市,个只有市区的城市,所以在这里也只有个警局维持着这里的秩序。

  但这警局的面积却超过任何个警局,而且这里的人也容纳了其他三个警局都没有的数量。

  所以可见能在这里当上局长,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何况黄颜才二十五岁。

  当郭锡豪被两个警察带着走到了这警局的时候,个胖胖的,满面油渍的男子从件办公室之中走了出来。

  看着黄颜,然后道:“黄颜,怎么了?这小子就是在火车张闹事的人?”

  “没错!把这小子给我关到审讯室去,等下我要亲自审问他!”

  黄颜回头看了郭锡豪眼,刚刚郭锡豪在车上那轻浮的举动,让她的心跳的不停。

  出生不堪门道的她,直把男人当作是种可以让她脱离那样生活的阶梯,所以在黄颜眼里,切都是逢场作戏。

  男人喜欢的只是她的身躯,喜欢的只是那时的快感,所以黄颜就抓住男人的这个弱点,来不断的让自己变得优秀,让自己站在了如今的高度。

  所以心动,她从来没有过,但刚刚当郭锡豪那双手放在自己胸脯上的那瞬间,黄颜居然心动了。

  或许刚刚郭锡豪的那个眼神,又或许是刚刚郭锡豪那简单的笑容,亦或者是那种不畏枪口的坚毅的脸色。

  或者,又是自己见多了那些猥琐的中年男子,而对这个年轻的产生了那瞬间的好感!

  总之,郭锡豪这个人,让她那似乎已经死掉的心竟然出现了些许的晃动。

  “切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不至于你亲自动手,找几个小警察简单教训下,然签个字,在让他家里人给点钱送走不就完了!至于这么大动干戈么,伤了你的手怎么办!”

  看着黄颜,这男子眼神之中也浮现出抹亮光,眼神也不自觉的朝着黄颜那性感的胸口望去。

  平时黄颜很少穿这样宽松的衣服,职业装,让黄颜和现在完全是两种感受,所以这满脸油渍的中年男子也不由的在黄颜的身上多看了几眼。

  “华局长!我做事,希望你不要干涉,怎么做我有我的道理!现在马上让人们给我把这小子带到审讯室去,我不过去,谁都不许对他动手!”

  朝着几个人摆摆手,然后黄颜冷冰冰的转身说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抵罪

  ?“哼臭娘们,仗着大胸,仗着市委书记的照顾,就了不起了?女人能活几岁,等你人老珠黄的时候,市委书记对你没兴趣了,我定将你那大胸给狠狠的蹂躏遍!”

  看着黄颜话也不说的扭头就走,作为局长的华峰脸上火辣辣的,翘着嘴,阴着脸,冷冰冰的咒骂着。

  昏暗的空间,厚厚的墙壁,还有那层防弹玻璃,木椅,切都是这么的熟悉。

  这样的地方,郭锡豪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了,所以也并没有什么担忧的,虽然双手被拷在了这椅子上,但郭锡豪依旧翘着二郎腿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朝着周围环顾着。

  “吱”

  随着声低沉的开门声,接着郭锡豪看到黄颜走了进来,此刻在黄颜已经换上了制服,在黄颜的手中还拿着张纸。

  “呵呵!想不到穿制服要比穿运动服好看的多啊!这的胸脯,在这制服的衬托下,确实让人很心动啊!”

  看着黄颜走进来,郭锡豪依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调侃着。

  “闭上你的嘴,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还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么?”

  黄颜将手中的那张纸丢在了郭锡豪前面的桌子上,然后弯下了身子盯着郭锡豪朝着郭锡豪说道。

  “哈哈!说真的,我郭锡豪还真的什么都没怕过,反正现在来的也早,你能把我怎么样?”

  听着黄颜的恐吓,郭锡豪并没有被吓而是,依然那副冷静的表情,嘴角上两个淡淡的酒窝让郭锡豪显得与这周围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哼!还很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知道自己什么罪么?你真的以为你可以这样毫发无伤的从这里出去么?”

  本来黄颜并不打算对郭锡豪动手,本来她这次进来是打算让郭锡豪离开的,但现在她有些改变自己的想法了,将桌子上那张纸拿了下来1

  “这里是审讯室,我想你并不清楚审讯室存在的意义,这里是将些犯了事而不承认的人询问让,他们承认的地方,可是现在这意义已经变了,这里已经成了个用暴力和手段,让他们认罪,而让警员升职的地方!”

  黄颜步步的朝着郭锡豪靠近,然后眼睛瞪着郭锡豪,步步的解释着这个。

  “还有,这里是个可以让人替罪的地方!刚刚有个富豪的儿子,因为失手杀人,所以在这里,他需要找个和他儿子年龄相仿的人来替罪,刚好你出现了!而且刚好,你又是个在列车上动手破坏公共治安的人,你觉得你以后的日子还会有什么光芒?”

  如果不是郭锡豪让黄颜的心中有着些许的动摇,或许现在黄颜才不管郭锡豪的死活,被几个警员顿毒打之后,让郭锡豪乖乖交代了罪行,然后他们拿钱走人就可以了。

  “呵呵?是么?看来这里要比市还黑啊!”

  听着黄颜的话,郭锡豪微微笑,然后平淡的说着眼神之中依然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的光芒。

  “小子,你难道定都意识不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么?”

  黄颜希望说出来能吓唬吓唬郭锡豪,想不到郭锡豪竟然还是这样的表情。

  “咳咳刚刚我好像估计错了!”

  当看着黄颜身子慢慢俯下,朝着自己靠上来的时候,郭锡豪干咳两声说着。

  “估计错了?什么意思?”

  “我说你的胸,应该有了,不好意思,说你,给你说小了个尺寸!”

  “你!”

  郭锡豪的话,让黄颜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将手中那张本来只是在公共场合闹事的纸张下子撕扯开来2

  “你好好想想吧!这里并不是你在电视中看到的那样充满了光芒!”

  丢下这句话,黄颜将手中的那些纸张丢在了半空中,然后愤愤的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黄颜离去,郭锡豪嘴角微微扬起,还以为这段时间,这州会变得好点,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是这么凌乱。

  “这些当官的,还真是屡教不改!官二代,富二代,这里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郭锡豪半仰着身子,这个城市,本是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个城市,这里的风景直都是郭锡豪长年待得地方,在这里,有着自己的别墅,有着自己的豪车,还有着自己的朋友。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郭锡豪或许每年在假期的时候都会来这里,但那件事却让郭锡豪再也没有来过。

  本想着来到这个城市,郭锡豪可以在好好看看这里的风景,现在想不到,什么都没做,却让自己遇到了这样个大礼!

  “咚”

  就在郭锡豪仰头长叹的时候,突然这门被咚的声撞开了,几个警员朝着这房间之中走了进来。

  没有多余的话,抓着郭锡豪,然后朝着这看守所走了过去。

  “这么多的钱,也不知道黄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竟然不赚这小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个不起眼的大学生么?为了个大学生,得罪那个个财神爷,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此刻华峰正半倚着墙,然后轻声说着3

  “局长,这小子要关到几号牢房里?”

  警察局之中,都是两个部位关联在起的,个是看守所,个是审讯室,在这看守所之中,般被关着的都是未成年人,还有就是些穷凶恶级,但因为家里资金给到位,所以换到了这里的人。

  “把他关到4号去!”

  当这几个警员将郭锡豪带出这房门外的时候,这局长阴沉着脸说出了这两个字。

  “4号?局长,真的要把这小子关到4号去?”

  听到4号这个牢房,这些警员的脸上都浮现出抹恐慌,在这牢房之中,每个牢房大概关着十号人,可是只有这4号之中,只关了四个人,这并不是因为这4号牢房小,而是因为这四号牢房之中被关着四个重量级的选手。

  这些人同样年龄不大,刚刚十八,但这些人的手中却都沾着血渍,而且这些人似乎从小就是为杀人而培养出来的,如果不是家里的背景,或许这些人早就被上面杀掉了。

  “怎么了?不就是多个人么?有什么关系!别啰嗦,给我把这小子关进去!”

  华峰显然也不想啰嗦,百万买条命,眼看着自己这百万马上就要到手了,想不到却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毁了,现在正好把这小子关进去,死了也有个交待。

  几个警员虽然有些为难,但毕竟这是局长的话,犹豫了片刻,然后将郭锡豪带着朝着这看守所走了过去。

  这看守所共有十几个铁笼,每个铁笼之中都关着十个人。

  进入了看守所的房间,长年不找太阳的这里,顿时股阴风袭来。

  两个带着郭锡豪的警员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吗的,关到四号,这局长是有多恨你!”

  这两个警员看上去也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模样,郭锡豪的年龄刚好和自己家的孩子相仿,所以现在看着郭锡豪要被关在那样怪物的牢房之中,有些不爽的嘀咕着。

  “四号房间很奇怪么?”

  刚刚的话郭锡豪也都听到了,对于这个四号,郭锡豪也很是好奇。

  “奇怪到算不上,只是里面有个变态的犯人,今年也刚刚十八岁,可是在他手中已经有了好几条人命了,所以直都是我们重点看管的犯人,和他关在起的犯人不是被咬伤就是被打残,所以后来再也没有人被关进去过了!”

  那个看上去面善的中年警员皱着眉头,无奈的和郭锡豪解释着。

  “陆源,你干嘛说这么多,这消息传出去,你会被理离职的!”

  另外个警员听到陆源这么说,急忙站出来说道。

  “怕个奶子,他妈的,这还不是华峰那个混蛋的杰作,也不知道这小子给了华峰多少钱,才将这个怪物留下来!”

  被称呼为陆源的男子愤愤不平的骂着。

  “不是还有三个人呢么?刚刚我听说这里应该有四个人吧,为什么这四个人可以生活在起?”

  刚刚这番话郭锡豪都听到了,所以现在郭锡豪说着。

  “这我也说不出来,其他三个人也都是两年的角色,至于他们四个为什么能关在起,我也直想不通,或许那个最凶残的喜欢另外三个吧!”

  陆源想着那三人,然后皱了皱眉头说着。

  “好吧我清楚了!”

  边跟着这些人,郭锡豪边点了点头。

  “你本来也没什么事,所以等下你进去如果有什么不对劲,你就大声喊叫,我会让外面的人关注你的!你应该不会出事!听到了么?”

  陆源本就是个好人,所以他不希望看到不想看到的事,就直提醒着郭锡豪。

  这样的好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所以郭锡豪也并没有太在意,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那越来越近的四号牢房走过去。

  “呵呵!有来了个不怕死的?”

  还没走到这四号牢房,突然在这牢房之中传出了阵低沉的笑声,接着几个人朝着这铁轮围了上来。

  这四个人光着膀子,光头,满身纹身,光是看他们体型就知道他们并不那么简单!

  第二百五十六章熟人

  ?“这次还来个小嫩肉,哈哈,晚上可有的玩了!”

  此刻这四人站在这牢房的铁窗前,透过那手宽的铁窗缝,看着这朝着他们走来的两个警员,还有警员中间被铐起来的个清晰但带着些许超过他这个年龄的坚毅。

  “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要是你们在在干在这里胡作非为,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挥动着手中的警棍,陆源朝着这铁门上用力的敲打着做着恐吓。

  在这牢房之中的四人似乎并没有对陆源的恐吓有任何的反应,那副肆无忌惮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然后得意的朝着郭锡豪上下打量着。

  看着这场景,虽然陆源心中有些担忧,但还是摇了摇头打开了这牢房的们。

  “进去吧!记得我说的话!”

  眼神之中虽然但着些许的担忧,但自己毕竟没法做上面的主,所以现在他虽然对郭锡豪很是担心,但他却还得这样做。

  “让他去吧,你个替人打工的人,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陆源,告诉你这样可不好!做人心软,要分情况!尤其是干我们这行的!”

  看着陆源那畏畏缩缩的模样,陆源身旁的个警员接过了陆源手中的钥匙,然后将这牢房的门打开,然后将郭锡豪推了进去,接着在熟练的将门锁了起来。

  做完这切,接着这警员在牢房的铁门上重重的敲打了数下,继而威胁到:“都给我注意点,要是敢闹事,别怪我们不客气!”

  做完这切,接着这警员转身拉着陆源朝着这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陆源那惆怅的目光,郭锡豪也并未在说什么做什么。

  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必须要做的事,就算他们心里有千个,万个不情愿,到了最后他们还是必须去这样做1

  所以现在,郭锡豪也并没有怪他们。

  听到那两个警员的离去,郭锡豪松了松那刚被松开的手铐,看着手腕之上的条红色的勒痕,郭锡豪无奈的耸了耸肩,想不到那丫头还真是有些狠呢。

  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郭锡豪眼神朝着这周围扫而过,看着这漆黑昏暗,还带着些许潮湿之气的空间,不由的皱起眉头。

  皱眉,这个简单,但不属于郭锡豪这个年龄的动作,已经成了郭锡豪的招牌动作,每当郭锡豪有不开心的事,或者有什么心烦的事,紧皱的眉头让郭锡豪似乎能得到暂时的缓解。

  “小子很不错么?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没有发抖,看样子也常来!”

  平常人进入这牢房之中,先不管这牢房之中关着怎样的人物,第次被关进这里的人,别说能这么淡定的站着了,就算是能在这里站着都是很厉害的角色了。

  双手插兜,郭锡豪并没有在乎这些人的想法,看着在这狭小漆黑的空间之中唯的床,然后朝着床那边走了过去。

  这四个人本打算先给郭锡豪点威胁,想不到,郭锡豪竟然对自己无动于衷,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过自己。

  “草!小子,你很嚣张的么!”

  最初说话的个人,看着郭锡豪竟然没有搭理自己,当即横在了郭锡豪的面前将郭锡豪挡了下来。

  “告诉你,我这双胳膊曾经可是打死过人,小子别惹我,他妈的,马上给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