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静的脸庞,接着按下电棍上的按钮,然后猛地朝着郭锡豪这边甩了上来3

  “你们想做什么!”

  看着对方动手,郭锡豪本打算回击,可是陶馨淼却突然伸开双臂挡在了郭锡豪的面前。

  那甩出去的电棍,因为陶馨淼的出现,硬生生停了下来。

  “小姑娘,你做什么?这里没你的事!你乖乖坐下,如果你在这样耽误我们执行公务,我们对你可不客气了!”

  毕竟他们针对的人是郭锡豪,其他人他们也不敢误伤。

  随着陶馨淼的出现,那些围坐在郭锡豪身边的几个小姑娘相互给予了个眼神之后,也都起拉着手站了起来。

  “刚刚我们看到了,是他先动手的,和郭锡豪没有点关系,我们都能为郭锡豪作证!”

  个人,他们还敢和其叫嚣番,但这么多人都站了起来,让这几个列车员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将目光看向身后的列车长。

  列车长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小子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如果放在平时,这列车长或许放过郭锡豪,但现在当他想到在这次事之后那厚厚的票子,也咬了咬牙发狠道:“你们这算帮凶,知道什么下场?信不信我能让你们都没有学上!下了火车马上被抓进去信不信!”

  这些小姑娘毕竟是学生,看着列车长那发狠的表情也都怕了,相互拉着手,低着头,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我跟你们走!不要为难他们!”

  郭锡豪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多人给自己出面,光是这点,自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看着郭锡豪站了出来,列车长笑了,现在这里人多不方便行事,当他到了自己的地方,哼哼

  “额!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既然你愿意出来,那么就代表你承认了刚刚闹事了!等着处分吧,带走!”

  列车长那个最嘴角扬起然后得意的朝着周围的人摆手。

  “郭锡豪”

  听到列车长的话,陶馨淼还是有些关心的挡在了郭锡豪的前边,毕竟现在列车长这样的态度,陶馨淼知道,郭锡豪如果去了的话,定没什么好结果。

  “谢谢你的关心,放心吧!”

  看着陶馨淼那关心的眼神,郭锡豪心中感到暖暖的,轻轻的拍了拍过陶馨淼的肩膀,郭锡豪笑了笑然后朝着列车长走了过去。

  “呵呵小子你还满识相的!带走!”

  看着郭锡豪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看着郭锡豪那高扬的嘴角,还有那嚣张的面孔有些不爽,但接下来,列车长可是有百种办法让他乖乖的顺从自己!

  几个人听着列车长的话,然后朝着郭锡豪的胳膊上抓了上来,然后盯着郭锡豪冷冷的道:“小子,接下来可有你受的了!等着瞧吧!”

  “松开我的胳膊!我自己会走!”

  被几个人掐着,郭锡豪皱着眉头,然后朝着自己身边个掐着自己的人说道。

  那个人本想回应郭锡豪句,可是当他和郭锡豪四目相交的那瞬间突然从郭锡豪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种冷冰冰的感觉。

  这感觉,让他看到了中杀意,这种杀意,让他乖乖的松开了手,闭上了嘴。

  四号车厢是餐车,此刻并不是用餐的时间,所以这里也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些没有买到坐票的人都在这里点了杯咖啡在这里打发着时间。

  当这些客人看着这气势汹汹走进来的列车员都不由的有些吃惊,好奇的朝着这边张望着。

  列车长摆摆手,带着郭锡豪来到了中间点的位置,慢慢的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根烟,还没有动静,周围的人急忙给列车长点燃。

  第二百五十章教训

  ?列车长看着这小弟的机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深吸口烟,悠哉的吐着烟圈,完全无视车厢之中那严禁吸烟几个大字。

  “小子刚刚很嚣张的么?是不是以为人多我不敢对你动手?”

  列车长也是个小心眼之人,刚刚郭锡豪那般张狂的表情,虽然在那瞬间,他并没有说话,但并不代表他不会报复,现在在这样的场景下,他可以有百种方法整死郭锡豪。

  “不不不”

  郭锡豪并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

  “怎么现在直到后悔了!现在害怕了?刚刚干什么去了?”

  看着郭锡豪摇头,列车长以为郭锡豪是怕了,所以不由的提高了声音朝着郭锡豪说道。

  这般喧闹,让那几个还在吃饭的人阵疑惑,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朝着这边望了过来,几个不识相的还颤颤巍巍的将手机拿了出来,打算录下这幕。

  “他妈的,拍什么拍?拍什么拍!信不信给你们都从车上扔下去!马上给我滚!”

  几个列车员在看到列车长眼神的示意之后,挥动着警棍将这些打算看热闹的人赶了出去。

  看着这里没人,列车长站了起来,然后几步向前抓住了郭锡豪的衣领说着。

  “我想你误会我的话了”

  郭锡豪虽然对着列车长抓着自己的衣袖感到不爽,但郭锡豪还是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淡淡的说着。

  “误会!误会什么?现在想要道歉!他妈的,晚了!”

  列车长以为郭锡豪是要求情,挥动起拳头准备打下去1

  “不!听我把话说完!我说,我并不是在人多的地方怕你们不敢出出手,是你这废物不管在哪里动手都是样的结果!”

  郭锡豪把抓住了列车长挥动下来的拳头,然后眉头皱,抬起脚朝着这列车长的肚子上就是拳。

  “噗”

  巨大的冲击,让这肥头大耳的列车长顿时朝着后面仰着躺倒了下去。

  “他妈的,竟然敢说列车长是废物!草!兄弟们,动手!”

  “不不不”

  摆了摆手指头,郭锡豪只手插兜,继续道:“不光是列车长是你们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废物!和废物动手,只手足以!”

  郭锡豪脸上带着抹平静,然后分轻云淡的说着。

  “草!小子,你太嚣张了!兄弟们起上!”

  这次不光是几个年轻的列车员,那些其他的列车员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都纷纷将手中的电棍高举过头顶,然后大喝着朝着郭锡豪的头上砍了下去。

  “群有力无气的废物!整天酒肉相伴,还以为自己可以么?”

  眼神之中浮现出抹冷冰冰的光芒,郭锡豪看着那朝着自己挥动下来的铁棍,身子左右闪躲,接着瞅准时机,个巴掌朝着那些冲过来的人脸上盖了上去。

  拳头的受力面积和巴掌比起来相差太远,用拳头郭锡豪还觉得便宜了这些人,这巴掌下去,整个人顿时脸庞变得片绯红,因为力度掌握的得到,片刻功夫,这片绯红之外又浮现出了些许暗紫,瞬间,脸庞上花花绿绿的煞是‘美丽’。

  半躺在这位置上,差点扭断腰的列车长看着那个接着个倒下的列车员,个人在哪里直骂废物2

  等到将这些列车员都人几个巴掌打的他们捂着脸站不起来的时候,郭锡豪朝着这列车长走了过去。

  看着郭锡豪走过来,这次列车长再也没有刚刚的那抹嚣张,身子不断的朝后移动着脸庞上浮现着抹惊恐,边后移,边摆着手道:“你想要做什么!你动手打我,你可是犯法的!”

  “呵呵!犯法?我郭锡豪从来不懂什么叫犯法!我只知道惩恶扬善!列车长直都有着仗势欺人的现象,不过我直都是听说,想不到今天还真的被我给碰到了,既然碰到了那我不管理下这种慌乱的制度还真是不行啊!”

  摩拳擦掌,郭锡豪步步朝着这列车长逼近。

  列车长不断后移着,当他移动到了窗户的位置,才发现已经无路可走了!

  “放过我,这件事我就当根本没发生过,如何?不然你动手打了我什么后果我想你最清楚!”

  “哼不打你你真的会老实么?你们什么手段我郭锡豪早就清楚了,下了车,我也没想过要走的帆风顺,所以现在何不我们将这笔帐好好算算呢!”

  这些人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现在郭锡豪打了他们,他们能这么容易放过郭锡豪。

  而且什么后果,郭锡豪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挥动着拳头,郭锡豪嘴角扬起个淡淡的微笑,接着拳头配合着巴掌,让这已经到了不惑的列车长脸上青块紫块,肿块,凹块,霎是好看。

  看着自己的‘杰作’郭锡豪才得意的拍了拍手,然后道:“下站应该就是终点站了吧,什么后果,我郭锡豪不在乎!这笔帐,我们提前算了!”

  丢下这句话,郭锡豪看了看自己的刚刚穿上的新鞋子有着些许灰尘,然后在这列车长的身上擦了擦然后朝着这列车外走了出去3

  刚刚郭锡豪在的时候,列车长句话不敢说,那些被打的脸上满是‘光彩’的列车员更是沉默不语。

  当看到郭锡豪离开,这列车长哼哼着从位置上爬了起来,然后看着这些躺在地上的列车员骂道:“群废物,连个小子都打不过!他妈的,养你们做什么!草!现在马上给我通知刘局长!这笔帐我定要和他好好算算!”

  “列车长”

  这些列车员此刻都看到了列车长的脸庞,那青青紫紫的模样,让他们忍俊不禁,但又不敢笑出声。

  没有说话,看着这些人眼神中的表情,在看着他们脸上的模样,列车长也或多或少的猜出了自己脸上的状况。

  “笑什么笑,看看你们自己!等下看你们怎么回到你们各自的车厢之中!”

  列车长丢下句话,然后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办公车厢走去。

  走到自己的车厢,车厢之中再度恢复了刚刚的热闹的交谈,毕竟华夏的人都喜欢看热闹,不管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去臭热闹,但这热闹过后,他们还是想做什么做什么!

  所以现在当郭锡豪走回来之后,不少看到郭锡豪的人,只是好奇的看了郭锡豪眼,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苏少,这小子又回来了?”

  看着郭锡豪安然无恙的在这车厢的过道上大摇大摆的走着,起初那些为难郭锡豪的人都惊讶的朝着郭锡豪看着。

  “列车长怎么把这小子放回来了?难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苏少本以为郭锡豪得罪了自己凶多吉少,想不到现在这小子竟然安然无恙,不由的让他感到些许的疑惑。

  就在他们相互言语的时候,郭锡豪已经来到了他们几个人的身边,低头看着这个叫苏少的男子,停顿了数秒,然后继续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小子!他妈的!看来以后在州有个强劲的对手了!”

  “苏少怕什么!到时候用钞票砸死他,个乡巴佬,连阿迪都穿不起的穷吊丝,还敢配和我们叫嚣!”

  郭锡豪身打扮,朴素,平淡,看不出点奢华,但实际上,郭锡豪这些看似简单的衣服,随便件都能让个普通人家年不愁吃穿!

  撇着郭锡豪离去的背影,苏少微微眯起了眼睛:“那小子应该不简单”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郭锡豪的眼神,让他感到慌张。

  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郭锡豪看到了此刻陶馨淼闭着眼双手合十,额头的中间的那抹肉都聚在起,副焦急的模样。

  “怎么了?”

  轻轻的拍了拍陶馨淼的胳膊,郭锡豪站在陶馨淼的身边笑着和陶馨淼说道。

  “你没事?”

  惊讶的睁开眼睛,当陶馨淼看到郭锡豪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激动的下子站了起来。

  看着陶馨淼猛的串起来的身高,让郭锡豪有些吃惊,刚刚因为那些列车员的存在,所以郭锡豪没有注意到,现在看着陶馨淼和自己头对头,让郭锡豪有些惊讶这小丫头竟然快要赶上自己的身高了。

  看着郭锡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陶馨淼上下打量了下自己的身子,然后摘下了那大大的眼镜框道:“怎么了?我身上很奇怪么?”

  “哈哈!没有啦!只是看着你感觉好可爱,刚刚是在为我祈祷么?”

  虽然他们是第次相见,但郭锡豪却感到特别的亲切,这样的话也突然脱口而出!

  “额!才不是呢!”

  盯着郭锡豪,陶馨淼脸庞上浮现出抹淡淡的绯红,然后轻轻的低下了头。

  “刚刚我是在祈祷,不过现在你没事也就放心了!”

  陶馨淼是个率真纯洁的人,她不懂的撒谎,听着郭锡豪的询问,眼神注视着郭锡豪老老实实的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了!没事了!谢谢你!”伸了个懒腰,郭锡豪看这次窗外闪而过的风景,道:“还以为这次风景会很美,想不到车上的风景更美!”

  第二百五十二章下车后的豪礼

  ?再度返回自己的位置,没有了其他人的打扰,郭锡豪的耳边也静了下来,接下来的很长段路程,除了这节车厢的列车员带着个黑色的面纱晃而过引起了些许的马蚤动之外,在这剩下的路程之中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打扰到他们!

  这路上,郭锡豪和陶馨淼聊了很多,不过这很多也只是些吃的喝的,还有就是陶馨淼无意从自己的包中翻看的本书!

  郭锡豪本以为这样冷门的作品,除了自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喜欢,想不到陶馨淼却拿了出来。

  这是本讲述爱恨情仇的故事,讲述个少年为父报仇,而不惜千辛万苦的故事,郭锡豪喜欢这本书,因为郭锡豪觉得书中的主角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经历,所以这本书郭锡豪直都把他存放在自己的床边,郭锡豪记得自己的那本书已经被自己阅读了数次,早已经翻烂,但每次当自己在看遍的时候从这本书中,郭锡豪总会获得新的感悟。

  因为这本书的小众,因为这本书作者的名气太小,自己得到这本书还是偶尔次在街上遇到了个浪荡之子,正是那个浪荡之子交给自己的。

  所以郭锡豪直觉得世界上或许只有自己个人会有这本书,想不到竟然还有第二个人有。

  看着扉页上那醒目的最强富二代几个大字,郭锡豪眼角渐渐浮现出抹笑容。

  “想不到你也喜欢看这种书!”

  虽然这本书,陶馨淼只是拿出来,打算在两人无话的时候翻看几眼,想不到郭锡豪却说出了这番话,倒是让陶馨淼有些吃惊。

  因为在陶馨淼的眼中,有着和郭锡豪同样的想法。

  “你也看过这本”

  将自己手中的书拿起来,陶馨淼有些激动地看着郭锡豪,毕竟这本书自己也有些来之不易1

  轻轻的点头,接着郭锡豪的嘴角浮现出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本书看了这么多遍,其实郭锡豪觉得它似乎就是在描写自己,个自己影子的折射,如果把这本书当成自己的自传,郭锡豪也觉得点都不为过。

  “谈谈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吧?”

  和个刚刚相识几个钟头的人,郭锡豪竟然和她从天气谈到了爱好,又从爱好谈到了旅游,对于旅游,郭锡豪有着天南地北的想法,去过最冷的北极州的小岛,见识过掌宽的雪花;郭锡豪还去过火山的边缘,都说火山喷发前是周围极度的燥热,但郭锡豪体验到的是种极度的寒冷,虽然已经忘记了那里的名字,但那种寒冷,和极热似乎是世界的极端

  郭锡豪还在冬天,见过盛开最繁茂的牡丹;在夏天,见过只有在冬天才会盛开的梅花;本来世界的常态就是这般运转,但郭锡豪却见过了所有的极端!

  对于旅游,郭锡豪有着太多的想法,太多的看法,但这些郭锡豪却并不能同眼前这个小姑娘去诉说,或许在以后,郭锡豪能和她起畅谈自己辈子的经历,但现在郭锡豪却并不能说太多。

  本以为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其他的话题,但这本书,却又勾起了郭锡豪的话茬。

  陶馨淼对这本书,显然也看过几遍,所以对书中的内容也比较熟悉,两人路交谈甚欢,甚至都忘了时间,忘了地

  周围的那些对郭锡豪有着好感的女孩,虽然对陶馨淼和郭锡豪有那么多的话有些嫉妒,但他们也只有看的份,毕竟陶馨淼那迷人的容颜,还有那广泛的知识面,让她们有些哑口无言。

  在她们心目中,她们认为的苏大,虽然人才济济,但却都如同书呆子般,毫无生气。

  但现在,看着这两个即将踏入苏大的学子来说,他们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选择的学校2

  车子摇摇晃晃,虽然算不上快,但也绝对算不上慢,很快这呼啸的列车就已经试过大小车站,来到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地。

  看着车上的人们开始陆续的收拾行李,郭锡豪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有些不舍的朝着眼前的陶馨淼道:“好了下车了!我们有缘再见!”

  “你打算去学校么?我还打算和你起去学校呢!我知道有校车接送的!”

  看着郭锡豪主动和自己说分开,陶馨淼有些不解。

  本来陶馨淼最初的时候是要回家的,可是因为郭锡豪,所以她才特意打算去趟学校的。

  “额,其实最初的时候也打算去学校的,只是可能会在中途有点小小的意外吧!”

  郭锡豪知道,刚刚和列车长的那次纠纷,列车长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自己,现在自己还没下车,他就看到在这车厢之外,许多身穿便衣的人已经在这里蹲点等候了。

  为了不让陶馨淼为自己担心,所以郭锡豪才故意这么说道。

  “嗯好吧那你小心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