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啊!”

  看会郭锡豪这般,雷公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朝着郭锡豪说道。

  “额!你不是介意我和雷楠在起么?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就如同所有的青少年般,郭锡豪在看到雷公的时候,同样有着种莫名的畏惧这种畏惧从郭锡豪的心底升起,然后眼神飘忽不定朝着周围张望着。

  “小伙子,精神点!”

  看着郭锡豪,雷公拍了拍郭锡豪的肩膀,然后拉着郭锡豪的手,接着对着自己身边的护士招招手,示意自己身边的护士离开,然后盯着郭锡豪,示意郭锡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郭锡豪带着些许的疑惑,看着雷公,然后徘徊了下,看着雷公朝着自己的手抓了上来,顿时有些慌张。

  “我有话要和你说!”

  雷公拉着郭锡豪的胳膊,然后另外边示意着旁的雷楠1

  将两个人的手抓在起,就在郭锡豪感到脸疑惑的时候,雷公继续道:“郭锡豪,我要和你说些话!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以为我这条老命就放在哪里了!”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挠了挠头,然后脸上浮现出抹害羞的表情接着道:“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客气的!”

  “你不要打断个老人家说话,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看着郭锡豪打断了自己的话,雷公朝着郭锡豪摆摆手,皱了皱眉头,然后接着道:“郭锡豪,我有几件事要拜托你,希望你能答应我!”

  雷公边拉着郭锡豪的手,边拉着雷楠的手,然后朝着两人说着。

  “这句话是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头雾水,自己虽然和雷公直接没有了那道隔阂,但自己和雷公的关系却也并没有好到雷公要让自己拜托做事的地步吧。

  “你说!”

  看着雷公,郭锡豪虽然并不知道雷公要和自己说什么,但郭锡豪却点头答应了雷公,因为雷公给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谢谢!”

  看着郭锡豪,雷公脸上露出了个慈祥的笑容,接着雷公慢慢的挪动着郭锡豪的手,将郭锡豪的手,和雷楠的手放在了起。

  “这”

  看着雷公这般,郭锡豪顿时身子如同触电般,打算将手收回来,可是雷公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根本不给自己点机会。

  “既然你点头了,那么第件事,你帮我好好照顾雷楠,从今天开始,我就把雷楠交给你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

  第二百三十九章交待

  看着雷公突然的出现,郭锡豪的脸庞顿时变得阵通红,然后就如同个做错事的孩子,把松开了雷楠的手,然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啊!”

  看会郭锡豪这般,雷公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朝着郭锡豪说道2

  “额!你不是介意我和雷楠在起么?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就如同所有的青少年般,郭锡豪在看到雷公的时候,同样有着种莫名的畏惧这种畏惧从郭锡豪的心底升起,然后眼神飘忽不定朝着周围张望着。

  “小伙子,精神点!”

  看着郭锡豪,雷公拍了拍郭锡豪的肩膀,然后拉着郭锡豪的手,接着对着自己身边的护士招招手,示意自己身边的护士离开,然后盯着郭锡豪,示意郭锡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郭锡豪带着些许的疑惑,看着雷公,然后徘徊了下,看着雷公朝着自己的手抓了上来,顿时有些慌张。

  “我有话要和你说!”

  雷公拉着郭锡豪的胳膊,然后另外边示意着旁的雷楠。

  将两个人的手抓在起,就在郭锡豪感到脸疑惑的时候,雷公继续道:“郭锡豪,我要和你说些话!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以为我这条老命就放在哪里了!”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挠了挠头,然后脸上浮现出抹害羞的表情接着道:“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客气的!”

  “你不要打断个老人家说话,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看着郭锡豪打断了自己的话,雷公朝着郭锡豪摆摆手,皱了皱眉头,然后接着道:“郭锡豪,我有几件事要拜托你,希望你能答应我!”

  雷公边拉着郭锡豪的手,边拉着雷楠的手,然后朝着两人说着3

  “这句话是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头雾水,自己虽然和雷公直接没有了那道隔阂,但自己和雷公的关系却也并没有好到雷公要让自己拜托做事的地步吧。

  “你说!”

  看着雷公,郭锡豪虽然并不知道雷公要和自己说什么,但郭锡豪却点头答应了雷公,因为雷公给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谢谢!”

  看着郭锡豪,雷公脸上露出了个慈祥的笑容,接着雷公慢慢的挪动着郭锡豪的手,将郭锡豪的手,和雷楠的手放在了起。

  “这”

  看着雷公这般,郭锡豪顿时身子如同触电般,打算将手收回来,可是雷公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根本不给自己点机会。

  “既然你点头了,那么第件事,你帮我好好照顾雷楠,从今天开始,我就把雷楠交给你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

  第二百三十九章交待

  看着雷公突然的出现,郭锡豪的脸庞顿时变得阵通红,然后就如同个做错事的孩子,把松开了雷楠的手,然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啊!”

  看会郭锡豪这般,雷公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朝着郭锡豪说道。

  “额!你不是介意我和雷楠在起么?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就如同所有的青少年般,郭锡豪在看到雷公的时候,同样有着种莫名的畏惧这种畏惧从郭锡豪的心底升起,然后眼神飘忽不定朝着周围张望着。

  “小伙子,精神点!”

  看着郭锡豪,雷公拍了拍郭锡豪的肩膀,然后拉着郭锡豪的手,接着对着自己身边的护士招招手,示意自己身边的护士离开,然后盯着郭锡豪,示意郭锡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郭锡豪带着些许的疑惑,看着雷公,然后徘徊了下,看着雷公朝着自己的手抓了上来,顿时有些慌张。

  “我有话要和你说!”

  雷公拉着郭锡豪的胳膊,然后另外边示意着旁的雷楠。

  将两个人的手抓在起,就在郭锡豪感到脸疑惑的时候,雷公继续道:“郭锡豪,我要和你说些话!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以为我这条老命就放在哪里了!”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挠了挠头,然后脸上浮现出抹害羞的表情接着道:“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客气的!”

  “你不要打断个老人家说话,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看着郭锡豪打断了自己的话,雷公朝着郭锡豪摆摆手,皱了皱眉头,然后接着道:“郭锡豪,我有几件事要拜托你,希望你能答应我!”

  雷公边拉着郭锡豪的手,边拉着雷楠的手,然后朝着两人说着。

  “这句话是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头雾水,自己虽然和雷公直接没有了那道隔阂,但自己和雷公的关系却也并没有好到雷公要让自己拜托做事的地步吧。

  “你说!”

  看着雷公,郭锡豪虽然并不知道雷公要和自己说什么,但郭锡豪却点头答应了雷公,因为雷公给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谢谢!”

  看着郭锡豪,雷公脸上露出了个慈祥的笑容,接着雷公慢慢的挪动着郭锡豪的手,将郭锡豪的手,和雷楠的手放在了起。

  “这”

  看着雷公这般,郭锡豪顿时身子如同触电般,打算将手收回来,可是雷公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根本不给自己点机会。

  “既然你点头了,那么第件事,你帮我好好照顾雷楠,从今天开始,我就把雷楠交给你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

  雷公边拉着郭锡豪的手,边拉着雷楠的手,然后朝着两人说着。

  “这句话是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头雾水,自己虽然和雷公直接没有了那道隔阂,但自己和雷公的关系却也并没有好到雷公要让自己拜托做事的地步吧。

  “你说!”

  看着雷公,郭锡豪虽然并不知道雷公要和自己说什么,但郭锡豪却点头答应了雷公,因为雷公给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谢谢!”

  看着郭锡豪,雷公脸上露出了个慈祥的笑容,接着雷公慢慢的挪动着郭锡豪的手,将郭锡豪的手,和雷楠的手放在了起。

  “这”

  看着雷公这般,郭锡豪顿时身子如同触电般,打算将手收回来,可是雷公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根本不给自己点机会。

  “既然你点头了,那么第件事,你帮我好好照顾雷楠,从今天开始,我就把雷楠交给你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

  手机请访问:

  第二百四十章清理行动

  ?听着雷公的话,雷公虽然并没有指出他说的这些人是谁,但郭锡豪心中清楚这些人是谁,曾经在自己离开的时候,龅牙也曾经和自己说过,自己接下来要跟着郭锡豪自然会给郭锡豪个满意的答复。

  “怎么了?你觉得这些人是你无法应对的么?”

  听着郭锡沉默了,雷公以为郭锡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所以雷公好奇的朝着郭锡豪转过了头,然后说道。

  “哦!?”

  微微笑,郭锡豪朝着雷公露出了个笑脸,然后继续道:“其实雷帮我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这些事,就算雷公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哦?”

  看着郭锡豪这自信的表情,雷公先是阵沉默,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了你这个小子,如果我在不早点将我的位置交出来,或许接下来我就会死的很惨的吧!”看着郭锡豪雷公再次放声大笑着说着。

  “咳咳其实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轻轻推着雷公的车子,走在这绿油油的草坪之上,郭锡豪收敛了笑容然后轻声的言语着。

  “说!有什么不该说的!”

  看着郭锡豪,雷公口咬定肯定道。

  “其实,最初的时候,当我知道你是雷楠的爷爷的时候,我就放弃了杀死你的打算,还有,其实我有着早已经让雷帮推上死亡的道路,只是我却直没有行动罢了!”

  郭锡豪从不喜欢说大话,在这期间他有着太多的时间,浪费掉了,杀死雷公,对于郭锡豪还有郭锡豪手中的人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所以郭锡豪此刻并没有说大话1

  “额!”

  听着郭锡豪的话,雷公先是阵沉默,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雷公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看着雷公,郭锡豪沉默了些许,然后问道。

  “说吧,我知无不言”

  把他们两人之间的心结解开,雷公也不想在隐瞒什么,对郭锡豪说着。

  “白骨那边?”

  “白骨?”

  郭锡豪话都没有说完,雷公便打断了郭锡豪的话,接着雷公继续道:“如果是白骨的话,那么我劝你最好不要打白骨的注意,白骨这个人,不是你和我可以应付的了的,他的背景根本不是我们可以相提并论的!”

  长叹口气,雷公沉默着,然后说着。

  最初的时候,雷公以为白骨可以听自己的话,可是想不到白骨的所作所为,让雷公伤透了心,但有点,雷公可以肯定,白骨绝对不会对自己动手。

  雷公也清楚白骨对徐凯做的那些事,但雷公却并没有点责怪白骨的意思。

  或许是不敢,又或许是白骨的实力真的让雷公感到害怕。

  “好吧,我清楚了”

  沉默了下来,郭锡豪颦眉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来切都如同郭锡豪想那样,这个白骨,还真是自己父亲提过的白家。

  在次之后,两人在没有谈到白骨的事,郭锡豪推着雷公的车子,步步朝着前方走着,两个人渐渐的从帮会上的事聊到了工作,然后聊到了未来的发展,甚至聊到了雷楠2

  不过郭锡豪直都是那样,每当谈到雷楠的时候,其实郭锡豪的心里是开心的,但眼神之上总是表现出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看着雷公和郭锡豪那有说有笑的模样,远处的雷楠才知道,自己爷爷和郭锡豪直接的矛盾已经完全解开了,或许从次之后,自己再也不用顾忌这么多了。

  看着这抹,雷楠的心也跟着他们的步伐起笑了起来。

  数日之后,在郭锡豪旗下的帝豪大酒店之中,所有在区的三合会的高层都聚在这里。

  “豪哥!好久不见你了!接下来的生杀大权就全都放在你手中了,你句话,我们保证,让区在过了今夜之后就属于我们!”

  苗鑫看着郭锡豪,然后挥动着手中的砍刀激动的说着。

  这天,苗鑫也等了好久了,这次将这最后的敌对势力除去之后,郭锡豪离开家中的第个愿望才算是实现。

  在郭锡豪学习的这两个月之中,龅牙为了避免杀害无辜,先是去找那些熟悉的人去谈,能拉拢的他会尽量拉拢,如今剩下的这些都是些冥顽不灵的,也是雷公点名说道的那些。

  当初雷公在,因为雷公的强大的背景还有雷公那强有力的手腕,让这些人也都不敢有太多的动作,但是现在却不同了,现在雷公在他们的心中都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在这偌大的区,完全就是个无主之城,所以接下来,他们打算独立门户,或许在这样的机会,他们还能分的块肉吃。

  可是这些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郭锡豪确实个比雷公手腕更狠的人!

  环视着这些个个激动眼神,郭锡豪扬起笑容,然后道:“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忙碌!接下来怎么做,还是我当初说过的那句话,我不闻不问,怎么做,切都由你们!”

  郭锡豪的话,给他们如同打了剂兴奋剂般,自由行动,这种事,可是以前任何个大哥做过的事,所以现在他们都有些忍不住冲动了3

  “随着郭锡豪的句话,接着这些人都大声的含叫了起来。

  “哈哈!豪哥,你就等着听到好消息吧!”

  “我还真是没选错人!兄弟们,我们走吧!”

  龅牙看着郭锡豪,其实每个做小弟的都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对于帮会来说也并不定是坏事,以前,龅牙直都抑制着自己的想法,总是随波逐流,现在跟着郭锡豪,似乎自己的有点也渐渐展现了出来!

  “兄弟们,我们都行动起来!给豪哥个大大的惊喜!”

  苗鑫从今天大早就特别的兴奋,他的兴奋超过任何个人,毕竟来这里的时候,只有自己和豪哥,现在想不到却有了这么多靠谱的兄弟,有了这么多敢打敢上的亲人。

  看着大伙离去,郭锡豪只是站在了这帝豪酒店的落点窗户前,这里真不愧是最为繁华的商业区,站在着繁华的街道上,看着下面那车水马龙,看着那如同蝼蚁般来来往往的人群,郭锡豪点燃根烟静静的等候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开始行动了么?”

  片刻功夫之后,郭锡豪的电话响起,接起电话,听着李程在电话那头的询问,郭锡豪也并没有反驳,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应了声。

  “好吧!我清楚了,这次事情最完之后,在这区可就是你个人说了算了!接下来我想我们的合作也该结束了吧!”

  听着郭锡豪点头,电话那头的李程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李程来到这区的目的,就是为了帮组郭锡豪完成这件事,现在郭锡豪完成这件事,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哈哈,怎么了?我们合作结束了你要对我动手了么?”

  郭锡豪也并没有避讳,虽然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自己在李程的眼中却也是匪。

  郭锡豪喜欢玩,从小郭锡豪就喜欢做匪,在之中,警匪,永远是两个不同的阵营,虽然他们之间做的事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郭锡豪也从没有想过自己和李程的合作能够改变李程要抓住自己的想法。

  “哈哈!你说什么呢!你也帮了我很多的忙,不是你,我们怎么有机会将这里的市长换掉呢!很快我想你们就会见面了!”

  李程在电话那头笑的很是得意。

  “什么,这里的市长已经被换掉了?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这件事呢?”

  李程的话,让郭锡豪很是惊讶,然后不解的说着。

  “有些事,是不可以曝光出去的,毕竟这影响到许多人的利益,而且这样也会让上面的人感到不舒服,所以我们也只得悄悄的在私底下进行,等到真正传出去的时候,或许已经是数月之后。所以这你就不用管了!”

  “那你说的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可是这个市之中的最年轻,最有潜力的企业家,等着受到表彰吧!”

  李程的话,让郭锡豪头雾水,自己只不过是接手了雷帮的地方,怎么就成了最年轻最优秀的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