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己手中的手表,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郭锡豪已经没有了睡意,叹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将这些东西都收拾好,接着郭锡豪也开始了自己天的忙碌。

  既然已经和他们分开了,郭锡豪并没有打算在和他们联系,或许自己的出现,会让他们在办事上有些犹豫,所以郭锡豪并没有打算去影响他们。

  只是再回来的当天晚上,打过两个电话,除了陆文博的那个,另个是给小虎1

  清晨,虽然才刚刚六点钟,但天已经全亮了,走在这街道上,郭锡豪已经能看到背着书包,拿着早餐匆匆忙忙等车的学生,还有那些夹带着公文包,急匆匆赶去上班的人们。

  以前郭锡豪都住在学校,虽然有时候起来的也算早,但从来没有在这街道上走过,走在这街道上,看着街道两边摆摊的人们,声声早点的叫卖声,还有那些车子鸣笛的喇叭声。

  这喧嚣的街道,似乎构成了首交响曲般,不断的在郭锡豪的耳边徘徊着。

  这样的场景,郭锡豪以前也见过,只是以前自己总是心中想着自己下步的计划,现在静下心来,才发现这街道上原来也这么美,这声声的喊叫声,似乎构成了首美妙的交响乐。

  深吸口气,感受着日光初生的气息,郭锡豪嘴角微微扬起,继而朝着学校赶去。

  “康老师!”

  郭锡豪并没有去自己的教室,站在楼道的尽头,郭锡豪虽然想要高考,但郭锡豪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高考要考些什么内容,所以当郭锡豪不知所措又不知道该请教谁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英语老师。

  此刻还早,办公室根本没有老师,所以当郭锡豪等候在这办公室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康虹从这楼道的转角走了出来。

  “哎呦!吓死我了!你怎么来上学了?好久没见你了!”

  自从那次康虹看着郭锡豪的酒店开幕,康虹就知道郭锡豪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所以那次之后,她在教室之中见不到郭锡豪也渐渐的不觉得奇怪了。

  虽然有时候康虹会怀念,郭锡豪那正宗的强调,会怀念郭锡豪那笑嘻嘻的面孔,但是她转念想郭锡豪地位与众不同,也就怅然了2

  现在当郭锡豪突然出现,她倒是有些惊讶。

  “老师,对不起吓到你了!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有些事需要拜托你!”

  郭锡豪朝着康虹尴尬的笑了笑,经历了酒店那件事,郭锡豪本来以为康虹见到自己会有着多么开心的表情,活着惊讶的表情,想不到此刻见到了康虹,在康虹的脸上更多的是疑惑。

  “额!好吧!跟我进来吧!”

  朝着郭锡豪撇了撇嘴,康虹不知道这样身份的人竟然还会有请教自己的事,带着些许好奇,康虹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带着郭锡豪走了进去。

  “什么么?你打算高考?你今年才年级啊!还有三年,而且现在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你忙的过来么?”

  在办公室,听到郭锡豪的话,康虹惊讶的长着嘴巴诧异的说着。

  点点头,郭锡豪并没有否认,郭锡豪决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

  其实这次事件之后,郭锡豪本来打算不上学,而且去办事的,但现在这种上学的冲动,让郭锡豪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和我说说为什么?这样年年上学不舒服么?虽然你比同龄人成熟,但你的实际年龄却和其他人相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康虹觉得郭锡豪现在这个年龄,本是开开心心完玩耍交友的年龄,可是现在郭锡豪这样的打算,让康虹难以理解。

  “不”

  摇摇头,郭锡豪否定了康虹的话,接着郭锡豪继续道:“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让我待下去的欲望,要做的事我也都做完了,所以我想换个地方,但我又不希望这样空手过去,所以我希望靠求学过去3希望老师你能告诉我些东西,不需要给我多大的指点,只要告诉我高考要考的东西就好!”

  康虹虽然是英语老师,但毕竟在这学校也带过不少毕业班的学生,所以对于学生的求学问题,康虹也清楚。

  看着郭锡豪康虹沉默了些许,然后点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你跟我来吧!”

  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康虹起身带着郭锡豪朝着这学校的图书馆走过去。

  在走去图书馆的路上,康虹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道:“谢谢你对学婿的贡献!”

  “对学校的贡献?我对学婿过什么贡献?”

  康虹的话,让走在康虹身后的郭锡豪头雾水,眨巴着眼睛看着康虹的背影,然后问道。

  “呵呵”

  微微扬起嘴角,康虹接着道:“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瞒得过我,学校以前很乱,那些富家子弟,还有那些纨绔子弟到处都是,而且他们争锋相对,谁也看不惯谁,学校片乌烟瘴气!甚至连图书馆都进不去,所以这切都得谢谢你!”

  并没有看郭锡豪,康虹笑着说着。

  学校的变化,康虹直看在眼里,在自己刚到这学校第天,学校的领导人就告诉自己,学校之中的学生,是他们的财神爷,所以学生不管做什么,老师们都不能有太多的言语。

  这样的规矩,对于心想要为人师表的康虹来说简直是种忍气吞声,如果那时候不是因为康虹刚刚从学校毕业,为了那高昂的住宿费,还有生活费,康虹才这么决定。

  这样忍气吞声的生活,对于个打算心意做个好老师的康虹来说,就是侮辱。

  如果不是那些钱,康虹早就换了工作。

  可是现在,学校的学风变了,所有的学生竟然主动的学习,而那些平时在楼道里闹事的纨绔子弟竟然也都消失了。

  班级之中,学校之中,还有那些趋炎附势的领导,都似乎变了个脸色样,这样的学校才是康虹喜欢的,才是康虹打算为之付出生命的学校。

  以前的图书馆,完全算是私人领地。

  这切的改变都是因为郭锡豪的出现,虽然康虹什么都没看到,但他知道,这切都是郭锡豪做的。

  听着康虹的话,郭锡豪并为做声,只是笑了,那笑容很甜。

  来到了图书馆,康虹只是帮郭锡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郭锡豪,康虹让郭锡豪在这里等着。

  片刻功夫,康虹拿着摞厚厚的书气喘吁吁的朝着郭锡豪走了过来。

  “还不快过来帮帮我,你打算让我累死啊!”

  看着郭锡豪坐在哪里无动于衷的模样,康虹朝着郭锡豪喊道。

  “额!这些是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看着康虹拿来的厚厚的书,郭锡豪惊讶的说着。

  “不要激动,这只是部分,高考,你以为那么容易啊!这些书,你必须在个月看完!还有后面是参考资料!这些卷子,这些书,都必须在个月搞定,还有做好准备,下个月还有比这多出数倍的量!你最好做好准备,我可是个严师!打算考试就定要考最好的大学!”

  盯着郭锡豪,康虹朝着郭锡豪说着。

  随便打开了其中的两本书,看着上面的内容,郭锡豪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这些东西都是以前自己最讨厌的想不到,现在竟然要研究这些东西,这是逼死我的节奏!

  “怎么了?怕了?怕了就算了!三年后再来吧!”

  看着郭锡豪皱眉,康虹在旁笑着道!

  “怕?我郭锡豪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个字!”挺起了胸脯,郭锡豪坚定的道!

  第二百三十六章鸣惊人

  ?时间如流水,被关在图书馆之中的郭锡豪还真是体验了把做学士的感觉,两个月的时间,郭锡豪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百万\小!说,学习。

  郭锡豪本以为那么艰难的事都被自己扛了下来,所以现在这高考也难不倒自己,所以这段时间,郭锡豪可以说是疯狂的学习,就连睡觉也是抽空去做的,每天甚至连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都不够。

  睁开眼就是书,闭上眼之中脑海中浮现的也是那些书漂浮的影子。

  这样的感觉,学校的学生,平时的课余时间本就少,所以他们来图书馆的时间也少,而且这图书馆以前是白骨的地盘,所以不少人对这里天生就有着种抵触,所以这图书馆也很是冷清。

  不过这也好,也正好符合了郭锡豪不被打扰的愿望,终日沉浸在这里,郭锡豪不光是把康虹给自己的书看完了,而且郭锡豪还开始看别的书。

  百万\小!说这东西会上瘾,从进入图书馆这第天到现在两个月,郭锡豪将大半个图书馆的书都看了个便,甚至连象棋的攻略也看了遍而牢记在心。

  郭锡豪那过目不忘的本领很快就在这学习上体现了出来,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这样的卷子,最初的时候,郭锡豪头雾水,到了后来郭锡豪开始渐渐有了眉目,如今郭锡豪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正确率。

  “哎呦,你还蛮厉害的么?这都没有修改的痕迹!”

  这段时间,和郭锡豪接触最多的便是康虹,康虹怕郭锡豪饿肚子,所以经常给郭锡豪准备食物,让郭锡豪吃好的喝好的,而且天三餐都不会落下,每天在看望郭锡豪的时候,康虹总会下意识的郭锡豪写过的卷子,从都是红色的点点滴滴的备注开始,到现在整张纸密密麻麻麻的痕迹,康虹对郭锡豪的表现越来越满意。

  “啊!”

  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郭锡豪揉了揉自己酸酸的肩膀,然后笑着盯着康虹道:“还有多长时间高考?感觉自己似乎在这里待了好久的时间!这种感觉!”

  两个月不眠夜,让郭锡豪都懒得搭理,每天郭锡豪只是简单的梳洗下自己的头发,简单整理下自己的衣着然后便开始了刻,所以这很大段时间,郭锡豪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去剪个头发1

  “额!不早了,我已经替你报名了!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你应该没问题吧?”

  康虹看着郭锡豪,然后笑着说着。

  本来康虹对郭锡豪的信心不是很足,但现在她觉得郭锡豪可以,自己最初的时候竟然小看了郭锡豪,这少年不简单。

  “是么?还有这么久啊!”

  扬起嘴角,这图书馆自己已经看过了大半剩下的那些书,除了杂质就是笑话,还有那些实在是让人头疼的而且感到乏味的教材,其他的书,能看的几乎都有着郭锡豪的指印。

  “嗯!出来吧,已经没有必要这么刻苦学习了!接下来只是去考就可以了!”

  最初没有准备的时候,郭锡豪觉得两个月的时间好少,但现在郭锡豪却觉得这两个月的时间太长了。

  看着门口晃动的黑色的影子,接着郭锡豪朝着门口喊道。

  这段时间,除了康虹之外,郭锡豪还能看到个影子,虽然似乎这个影子在刻意的躲避着自己,但郭锡豪却早已经通过她身上的味道,知道了她的身份。

  “切点都不好玩!还打算给你个惊喜呢!被你发现了!”

  雷楠两手搭在背后,然后踢着腿,撅着嘴挺着那有些小腹的肚子嘟嘟囔囔的朝着门外走了进来2

  “就你那点小把戏,还给我惊喜!早就发现你了,经常在外面悄悄看我!你父亲没事了么?”

  看着雷楠,郭锡豪笑着说道。

  说实在的,其实郭锡豪是个很注重形象的人,这段时间,郭锡豪算是极其的邋遢,头发如同杂草般,七零八落的长着,看上去极其不美观,所以其实郭锡豪心里并不希望雷楠的出现,想不到雷楠还是出现了,现在郭锡豪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没事了!我父亲已经清醒了,还说有机会要见见你,你今天有空么?不然就今天吧!”

  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睛盯着郭锡豪,雷楠朝着郭锡豪靠了上去,拉着郭锡豪的胳膊,抬起头盯着郭锡豪,那大眼睛眨眨的勾引着郭锡豪。

  “额!今天啊!我这样怎么去见你父亲啊!”

  被雷楠这样的举动搞的郭锡豪的脸庞不由的变得通红,接着郭锡豪害羞的朝着周围看着,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切答应我好不好啊!答应我吧!答应我吧!正好我带你去整理下你的妆容也算是我们第次的约会!”

  拉着郭锡豪,雷楠朝着郭锡豪得意的说着。

  “约会”

  听到这两个字,郭锡豪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下。

  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还没反应过来,郭锡豪防不胜防的就被雷楠拉着身子朝着这图书馆的外面跑了出去。

  看着两个年轻人这般模样,康虹不由的微微笑了3

  “额!我这个做老师的怎么可以不管学生早恋呢?不好不好!呵呵!可是她们真的好般配啊!”

  看着郭锡豪和雷楠离去,康虹笑着自言自语的说着。

  带着郭锡豪离开了学校,雷楠先是带着郭锡豪前往了家理发店,这理发店是雷楠常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人也了解雷楠的身份,所以当看到雷楠出现的那瞬间,这些人都热情的围了上去。

  毕竟雷楠这个丫头,也算是他们这里的金主,当雷楠将手指指向了郭锡豪这个邋里邋遢的男子的时候,这些围着雷楠转的那些服务员发型师都如同换了个眼神,虽然这男子穿的还算过得去,但这头发,却让他们不由的皱眉。

  不过因为雷楠的吩咐,这些人也只好带着笑容拉着郭锡豪朝着他们的位置坐了下来。

  “喂雷楠,这里你确定能给男的理发么?”

  看着周围的人,郭锡豪看到的都是女的,个男的都没有,这让郭锡豪有些疑惑的说着。

  “放心吧,给我按照这个剪”

  雷楠拿着张海报笑嘻嘻的跑到了理发师的身边,然后递给了理发师看。

  理发师看着这海报上的发型,虽然有些搞笑,但还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雷楠,你打算给我剪个什么发型啊?”

  看着雷楠和理发师偷笑,阵不好的感觉朝着郭锡豪的脑海中能浮现了上来。

  “你不用管了,反正会让你眼前亮的!”

  雷楠为了要给郭锡豪个惊喜,甚至要求理发师把镜子撤下去。

  看着理发师的刀子飞快的在自己的头上飞动着,郭锡豪要哭的心都有了,这丫头还真是能够折腾人的!

  看着郭锡豪剪头发,雷楠在旁就如同看部喜剧样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结束的,当郭锡豪从凳子上站起来的瞬间,周围的人都跟着同笑了起来。

  “先生你看”

  嘴角带着些许笑容,当这理发师把那镜子拿给郭锡豪的时候,郭锡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哭笑不得。

  西瓜头,个萌萌哒的西瓜头!

  本来郭锡豪的头发虽然不够炫酷,但至少是那种给人中严肃感觉的发型,但现在郭锡豪这种感觉,完全是个标准的高中生,似乎这个高中生配合上那张稚嫩的脸庞,顿时让郭锡豪觉得镜子中的自己完全变了个人,就算自己皱起了眉头也没有点严肃的气息。

  “靠!这是什么东西!我去!”

  沉默了片刻,郭锡豪哭丧着脸无奈的吼道。

  那个理发师看着郭锡豪这般模样,虽然嘴角带着笑容,但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毕竟跟着雷楠来的人,也并非善类。

  “好了!这样挺好的,我父亲就喜欢这样萌萌哒的人,现在我们走吧!”

  不给郭锡豪任何抱怨的功夫,雷楠二话不说拉着郭锡豪急匆匆的朝着这理发店外走了出去。

  走出理发店,郭锡豪听到这理发店的人顿时爆发出了阵哄笑,毕竟这样萌萌哒的发型,他们还从来没有给个上了十六岁的人剪过呢!

  “呜呜”

  走在街道上,郭锡豪能看到周围的人都朝着自己投向了异样的眼光,这种感觉,让郭锡豪感到浑身不自在,自己好歹也是方的大哥,这样搞,气势全没了。

  现在郭锡豪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呢。

  “羞什么?个大男人还怕个发型啊!切!走了,我们坐公交车去医院吧!”

  其实雷楠心里早就开了花,她是故意这么做的,以此来报复郭锡豪那段时间对自己的冷淡,但是为了让郭锡豪不察觉出意外,雷楠还故意装出副很镇定的表情对郭锡豪说道。

  “什么?做公交车?我去!不是吧?这么惨?打个车也好啊!”

  听到这几个字,郭锡豪看着那群人朝着公交车涌上去的情景,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第二百三十七章公交车历险

  ?“你怎么这么罗嗦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郁闷!走啦!公交车都快开走了!”

  换了个这么萌萌哒的发型,郭锡豪脸见人的勇气都没有了,跟别说跟着这么多人挤公交车了,所以郭锡豪他拖拖拉拉的不肯离开。

  “你走不走!你说好的今天陪我的,怎么打算反悔了!哼!你要是反悔了,我以后都不会在搭理你了!”

  看着郭锡豪这吞吞吐吐的模样,雷楠松开了郭锡豪的手,然后扭头自己个人朝着公交车走了过去。

  “好了,我知道了!”

  看着雷楠生气的模样,郭锡豪也感到些许的无奈,然后耸了耸肩膀,急忙跟了上去。

  当郭锡豪拉住雷楠的手,雷楠猛的转过了头,那脸色就如同十月的天气般,立马阴转晴,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郭锡豪:“这次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许反悔!”

  看着自己中计了,郭锡豪撇着下巴,想要拒绝有不好拒绝,只得跟着雷楠乖乖的朝着公交车走过去。

  站在公交车站牌上,此刻辆公交车刚刚离开,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