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里在场的这些人都是跟着自己起成长起来的,所以也都是最熟悉的群人,他们以前可是知道郭锡豪从不挑三拣四的现在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郭锡豪的这番话,让他们都呆住了,然后怔怔的看着郭锡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连那带头的大堂经理都被郭锡豪的句话吓得呆住了,这样身份的人他可得罪不起,如果是自己招待不周,那自己可完蛋了!

  看着大家伙那诧异的眼神,郭锡豪知道大家伙误会了自己,急忙摇了摇头,然后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只是说这里太高档了,不适合我,本来我已经饿了,但现在我突然想到了个好地方!”

  看着这里的街道,让郭锡豪想到了自己以前曾经去的那家店,然后急忙转身朝着外面跑了出去,看着郭锡豪撒腿就跑,这些人都呆住了他们理解不了郭锡豪在做什么,可是看着郭锡豪的离开,他们也不敢有所懈怠,然后急忙跟着追了上去。

  “豪哥!你去什么地方啊!”

  急急忙忙朝着郭锡豪追了上来,陆文博上起不接下气的问道。

  刚刚受过伤,所以陆文博并没有多少体力。

  “我突然想到了当初我们在学校外经常吃的那家大排档,现在突然好怀念那个味道!配啤酒,这种感觉爽歪歪!”

  郭锡豪眼神之中带着抹炙热然后朝着自己印象之中的方向跑去3

  “哈哈!原来是哪里啊!”

  听着郭锡豪的话,韩思路和陆文博都露出了个激动的笑容。

  当初放学,他们三个人,经常会在哪里吃烧烤喝啤酒,那时候那啤酒虽然不值钱,可是他们喜欢谈着每个少年该有的梦想。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那时候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年后的自己竟然会走到这个地方。

  “嘿嘿!突然说,我也有些怀念哪里的大腰子了!”

  听着郭锡豪的话,本来也饿着肚子的韩思路也笑着说着。

  或许在更早点之前,韩思路更是哪里的常客。

  那时候韩思路就知道自己走的路与众不同,那时候自己很穷,穷到连串大腰子都吃不起。

  那时候韩思路的梦想就是能吃腰子吃到饱,后来出现了郭锡豪,韩思路的这个梦想就实现了,下个梦想韩思路便是能在这区有片属于自己的地方。

  想不到短短不到年的时间,自己的第二个梦想也再度实现了。

  这样的速度,让韩思路有些受不了。

  “哈哈!原来豪哥说的是这个配上我们身份啊!我懂了!走吧!”

  跑在最后的郭明仁也听到了郭锡豪的话,虽然哪里自己没去过多少次,但郭明仁却也去过,所以现在也不由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什么地方?”

  刘硕并不知道他们说的地方是什么,刚准备向开着车过去,可是这些人似乎是打了兴奋剂般朝着前方冲着。

  “哎看来跟着这群年轻人,不服老也不行啊!”

  看着渐渐离去的郭锡豪他们,刘硕渐渐的停了下来,看着身后缓缓赶上来的车,然后道:“刘硕大哥!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走吧!跟着他们吧,太累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这段的时间,刘硕已经跟郭锡豪他们差开了至少五分钟自己才能赶过去的距离,所以只能看着那朝着自己跑上来的车坐了上去。

  “年轻就是好啊!”

  看着郭锡豪,刘硕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切都听长辈的话,想不到现在这个小子已经到了比自己高处很多的位置。

  “老板,来五十串大腰子,五十个羊肉串,五十个牛肉串!”

  撩开了这大排档的门帘,郭锡豪他们朝着那木凳子上坐,然后陆文博朝着老板那边大声喊道。

  “对了!还有炒几个拿手的小菜,啤酒随便上!”

  郭明仁也看着老板,然后吼道。

  这小店的老板是对中年夫妻,这对中年夫妻在这里已经有段时日了,他们每天道夜幕降临就开始在这里摆摊了,直到凌晨好几点他们都还在这摆摊。

  对于夜猫子的他们这老板给了他们好几顿晚上的饱餐。

  “嘿嘿大腰子来了!”

  片刻的等候,接着这老板娘端着大盘腰子朝着郭锡豪他们这边端了上来,将这大腰子放在桌子上的瞬间,这老板娘眼就认出了郭锡豪他们,然后笑着道:“哎呦,你们兄弟几个好久没来了吧!应该从这学校已经毕业了吧!嘿嘿这些大腰子今天老板娘请你们吧!”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生意,这些小兄弟经常在这个点出现,所以老板娘对这些小兄弟印象很深,许久不见,这老板娘对他们还有些想念,

  “嘿嘿老板娘,广请我们腰子啊,不得送我们几个拿手的小菜!”

  这老板娘话也多,这样的性格郭锡豪很是喜欢,所以每次郭锡豪也会和这老板娘开几句玩笑话。

  “哈哈!好嘞!这还不是小意思!你们等着,我先给你们上!”

  老板娘朝着郭锡豪他们笑着,然后说道。

  “老板娘,先把啤酒端来吧!”

  招呼着老板娘,韩思路说着。

  “好嘞,马上!”

  老板娘嘻嘻笑,然后便去忙了!

  “你们几个,还真是跑的快呀,不是听到陆文博的声音,我都不知道你们会来这里!”

  撩开这大排档的门帘,看着这几个人,刘硕笑嘻嘻的说着。

  “

  第二百三十二章找茬

  ?这大排档本就是给那些打工的,还有那些小混混提供的吃饭的地方,所以当刘硕出现的那瞬间,不少还在喝着啤酒,在这大排档之中嚷嚷的人顿时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这走进来的人。

  “那是刘硕么?”

  几个有眼力劲的人看着这进来笑嘻嘻的朝着郭锡豪他们打招呼的人,然后和自己身边的人低声说着。

  “应该不是吧,刘硕这种身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和群高中生混在起,应该不可能”

  刘硕作为三和会的代表人物经常会出现在各个报纸的头条,还有当地新闻的首页,所以现在看着这和刘硕极其相似的男子,周围的人们都在起谈论着。

  “应该不会!绝对只是长得像而已”

  几个人相互言语着,然后肯定的说道。

  “靠!小子你来的可真是够慢的,来吃腰子!”

  拿着个还在滴着血的猪腰子,递给了刚刚坐下来的刘硕,韩思路笑着说着。

  皱了皱眉,这东西以前刘硕可没吃过,所以现在看着韩思路递给自己的大腰子刘硕接了过来,有些不知所措!

  “刘硕大哥,这东西很补的,吃了晚上保证你杠杠的!”

  抖着眉头,韩思路得意的朝着刘硕说着。

  “真的?”

  说道男性这功能,刘硕还真有些抬不起头,虽然自己身边不缺女性,但自己每天都太忙了,所以自己这下面的小东西每天都有些抬不起头,所以现在听韩思路这么说着,刘硕试着尝了尝,说实在的从小到大,刘硕都吃的很健康,这些东西别说吃了,刘硕直都把这些东西当成不干净的东西1

  现在在韩思路的怂恿下,刘硕将这东西放在了口中,细细的品着,想不到这东西竟然这么有弹性,而且上面的佐料搭配得当,口咬下去,刘硕的口水竟然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定是第次吃吧!”

  看着刘硕这可口的模样,韩思路盯着刘硕,然后笑着问道。

  “哈哈!不错!不错!再来根!”

  三下五除二将这个大腰子吞了下去,刘硕急忙朝着那大腰子把抓了上去。

  “嘿嘿刘硕大哥,吃了晚上可要卖力咯!哈哈!”

  将盘子朝着刘硕端了端,韩思路笑嘻嘻的说着。

  “废话真多!”

  刘硕白了陆文博眼,然后抓起那腰子大口大口的吃着,这腰子肥而不腻,而且在这腰子之上,佐料得当,口口的咬下去,刘硕以前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都说美食在那些民间小吃,看来点都不假。

  看着刘硕这狼吞虎咽的模样,就如同乡下孩子第次进城样,这种感觉,让郭锡豪他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来了,菜来了!这道菜可是我老头子,最近才学会的!给你们尝尝,这道菜也不算你们钱!嘿嘿”

  老板娘面色红润的端着盘还冒着热气的菜朝着郭锡豪他们这边端上来,然后笑嘻嘻的说着。

  “嘿嘿好嘞,谢谢老板娘,你去忙吧!”

  看着老板娘这么快就将这下道菜端上来,韩思路急忙朝着老板娘说着2

  “谢什么谢都是常客,你们的串马上就好,我先给你们上!”

  老板娘摆着手,然后对郭锡豪他们说着。

  “谢谢老板娘,你也忙其他人的,别老顾忌我们!”

  看着老板娘这么热情,郭锡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板娘,你什么意思?”

  就在郭锡豪和老板娘他们搭讪的时候,突然声响亮的喊叫声在郭锡豪的旁边桌子响起,个脸色被酒精渗透显得极其红润的男子将筷子砸在桌子上,将凳子推到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这个老板娘喊道。

  “行了!行了!”

  和这个男子桌的还有七八个人,其中两三个女的上前拉着这个男子劝阻着。

  “他妈的,你们两个丫头别给我废话!草!我毛b在这带谁不给点面子!他们算老几!老板娘,我们这边呢?还有五十个羊肉串,怎么还不上来,几个刚刚来的,这么快就上来了,你什么意思?”

  这个叫毛b的男子染着黄毛,将几个围上来的女子推开,然后指着郭锡豪他们朝着老板娘喊道。

  “这位客官不好意思,这边都是熟客,而且他们的东西本来就快点,你不要着急,你的串马上就来!”

  这样喝醉了闹事的人以前也有,只要客客气气说话,都会给点面子,方面是因为这老板娘在这里开的年份也有些久了,还有方面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边的三和会的看场子的突然对老板娘很照顾,甚至连这里的保护费都免掉了3

  综合许多因素,后者占着很大的比重,所以般这里很少有人闹事。

  “他妈的,怎么?我不是熟客,草!你这大排档开起来,老子不知道在这里消费了多少钱了!你竟然和我说我不是熟客!草泥马的!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也不打听打听我毛b在这里的名声!”

  这染着黄毛的毛b把将桌子上的啤酒瓶拿在手中,然后朝着桌子的边上砸了上去,只剩下了个带着玻璃碴的把手。

  “草你妈的,你在把刚刚的话说遍!”

  “行了!行了!”

  那几个被推开的女的,看着这毛b这般闹事,所以再度站起来抱住了毛b,可是这毛b根本不给他们面子,把将两个女的推开,然后那些啤酒瓶的碎片还伤到了那两个阻拦毛b的女的胳膊。

  “他妈的,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将几个人推开,接着毛b步步朝着这老板娘走了过去。

  老板娘虽然在这里开了这么久的店,真正闹事的也见过,所以现在看着这毛b,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老板娘的眼神之中也不由的浮现出抹惊恐,脚步不由朝着后面退着。

  那老板本来还在忙着炒菜,看到这突然的抹,然后急忙将手中的东西丢了下来,挡在了自己的老婆面前。

  “这位客官,不好意思,刚刚我媳妇不会说话,你这顿就免单了!吃的喝的都算在我头上,小本生意,你多体谅体谅我们!”

  老板毕竟出来的时间比老板娘出来打拼的时间较长,所以也懂人情世故,会说话,他知道人醉心中明,和他们说什么,他们还是有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的。

  “呵呵?怎么意思是我给不起钱?草!这些钱,拿去,连你们医药费也算进去!草!”

  此在这现场之中吃饭的人都在注视着这幕,人们都看着这好戏,没有个人准备动手。

  挥动着手中的破碎的啤酒瓶,毛b二话不说朝着这老板挥了上去。

  “嘭”

  看着这酒瓶挥动下来,老板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老婆,然后闭上了眼。

  就在这老板准备迎接这击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声闷沉的碰撞声。

  感受着自己的脑袋并没有什么事,这老板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此刻韩思路正抓着毛b的胳膊,看着毛b,然后道:“对个这么幸苦的夫妻出手,你还算人么?”

  “他妈的,老子做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话都没有说完,接着韩思路拳打在了这男子的肚子上,剧烈的冲击,让这男子刚刚喝下去的酒水,顿时吐了出来。

  脚步后退,口中不断的有东西从自己的腹部涌出。

  “就这两下以后别出来丢人现眼”

  看着这男子朝连退数步,然后倒在地上之后,韩思路找了张纸巾,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液体,然后说着。

  “他们的,竟然对毛b动手,草!你小子是不是获活的不耐烦了!”

  和毛b起吃饭的几个男的虽然没有喝的和毛b样起来闹事,但从他们身上闪发出来的阵阵酒气来看,这些人喝的也不少。

  “算了!交给我们吧,这种人,无非是为了钱,没事的话,就好了!”

  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韩思路,老板轻轻的拍了拍韩思路的肩膀,然后关心的对韩思路说着。

  “呵呵!老板你放心吧!没事的!”

  看着这七八个人,韩思路只是看了眼刘硕,接着刘硕看了看郭锡豪。

  看到郭锡豪点头,然后刘硕轻轻拍了拍手。

  “都出来吧!”

  随着刘硕轻轻的掌声,接着从这大排档的周围,顿时涌进来十几个人,这些人手中都拿着砍刀,在外面等候着郭锡豪他们。

  “豪哥!刘硕哥,什么事?”

  刚刚郭锡豪急匆匆的离开,这些小弟就在后面跟了上去,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吃个饭,想不到这些兄弟还派上了用场。

  周围吃饭的人看着这突然进来的数十个西装革履,手持砍刀的人,知道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黑涩会,所以他们都将手中的东西钱放下,然后慌张的跑了出去,整个大排档之中,只剩下了刚刚闹事的那桌,还有在这边吃着腰子,显得脸平淡的郭锡豪他们。

  “把这些人给我赶出去,耽误了豪哥他们吃饭,你们担当的起么!”

  刘硕将刚刚放在盘子上的腰子拿了起来,然后边吃着腰子,边对这群进来的小弟说道。

  这些小弟看着那群还在发呆的人,然后点了点头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这些人,包括毛b,在看到这屋子黑衣人的时候都顿时清醒了,看着这些人,然后急忙求饶道。

  “别忘了让他们把钱交出来!不能白吃!”

  郭锡豪将东西放下,擦了擦嘴,然后也跟着说着。

  “是!”

  第二百三十三章新的规划

  ?这些人想不到刚刚他们的猜测竟然是真的,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里坐的这几个人竟然都是三和会的高层,而且都是顶尖的那种这样的感觉,所以现在他们知道了这切,就算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了。

  几个人还没跪下去,就被这几个身穿西装革履的人拉了出去。

  离开了这大排档,没有任何话语,就听到了外面传来阵阵的喊叫声。

  喊叫声过后,接着个人走了进来,将些还带着血渍的钱拿了上来。

  “豪哥”

  看着那些被揉的皱皱巴巴的钱,郭锡豪从这小弟的手中接了过来,然后拍了拍刚刚站起来的韩思路,道:“我来吧!”

  老板和老板娘看着这些送上来的钱,他们两个人都带呆住了,两个人默契的同急忙摇头,然后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郭锡豪。

  本来他们以为郭锡豪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个喜欢在晚上光顾自己生意的学生,现在当他们知道了郭锡豪的真实身份之后,他们都呆住了,时之间他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

  “拿着吧,老板娘,再说这些钱并不是我的,而是刚刚那些闹事人的!

  吃了东西不给钱,这算什么回事!而且每天晚上都在这么晚的时间给我们提供香喷喷的宵夜,这笔恩情我郭锡豪会记得的!还有以后你这里就是我郭锡豪的地方,如果有人敢来你这里捣乱你就说我郭锡豪的名字,我相信在这区没有人敢对你们不敬的!”

  将钱强行塞在了老板娘的手中,郭锡豪朝着老板娘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

  这样的感觉,对于这个老板娘来说,无疑是比中了大奖还开心,他们两个小夫妻,无依无靠,全家的收入就是靠着这个小小的帐篷,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正因为上面没有人照顾,所以在这里做生意,让他们每年大部分的收入都上交给了上面的人,所以到了他们手中那点钱也少的可怜,所以做生意他们可以说很是艰难1

  现在有了郭锡豪的照顾,这种感觉无疑是天上掉下了馅饼样,让他们时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给郭锡豪跪下连连道谢。

  “老板娘,我这么多兄弟都等着吃呢!你在这里跪着,我们还吃什么呢?”

  几次打算将这老板娘扶起来,但是这老板娘却依然动不动,所以郭锡豪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朝着老板娘说着。

  “哦!嘿嘿!不好意思,我们这就去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