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没说完,郭锡豪记飞拳打在了那个小弟的下巴之上,那个小弟的下颚顿时被郭锡豪那强悍的拳风击打的错了位,捂着下巴,痛苦的连话都讲不出来!

  看到郭锡豪动手,周围的人都将啤酒瓶从茶几上砸碎朝着郭锡豪举起了那啤酒瓶道:“操你妈!你小子想死了!”

  那个胖胖的男的看到郭锡豪那凶狠的手法,脚将身前的郭思志踹到了地上,然后从茶几上跳了下来,瞪着郭锡豪道:“你小子找死啊!老子的雅兴也敢扫!吗的!兄弟们,给我砍死他!”

  “我看谁敢!草!”苗鑫,韩思路带着人再听到声响后急忙赶了过来!

  郭锡豪他们的人数远远的要超过那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子看势头不对,虽然面前这个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这实力却不可小瞧,胖胖中年男子头颤抖着道:“好好你厉害!我们惹不起!大家都给我将东西扔了,赔礼道歉!”

  听到大哥的喊叫,那些人也不敢多说什么,都是些小混混而已,他们出来也是找乐子,谁愿意趟这趟浑水,急忙将手中的啤酒瓶扔到了地上,然后言不发!

  “兄弟们,我们走!”胖胖男子带着人准备离开!

  “碰”

  个啤酒瓶朝着那个胖胖男人的头上砸了下去,那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头上顿时流出了血!

  “大哥”

  周围的人听到声响都朝着这边围了过来,看到郭锡豪手中拿着滴血的啤酒瓶站在那个胖胖中年男子的身后,冷冷的道:“这是还你刚才欺负她的,从现在开始给我滚!下次别让我看到你们!不让可没有这么简单了!”

  “大哥”几个小弟不爽郭锡豪的所作所为,但也没办法,咬着牙看着那个胖胖的中年男子!

  “没事走!”中年男子捂着头上涌出来的血,然后看着郭锡豪客客气气的道:“这位大哥大家也都是出来找乐子的,得罪了大哥算我眼瞎,今天这啤酒瓶就当是还这位大哥的了,希望大哥多多包涵!”丢下这句话,胖胖的中年男子带着他那几个小弟慌慌忙忙的离开了酒吧!

  出酒吧门,那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便脸色苍白的躺在了身后个小弟的身上。

  “大哥刚才我们怎么不和他们火拼!怕什么!那人在看也是个年轻人啊!”那个小弟看着胖胖中年男子头上的血迹,眼神中带着不爽的语气讲到。

  “你不懂,那个少年我们根本不是我们可以得罪的!那眼神,那态度太可怕了!”胖胖男子现在谈到刚才发生的那幕还有些心有余悸,然后又想换了个人样道:“妈的,快给老子找辆出租车!在等会老子可就真死了,老子死了以后你们还他妈的喝西北风去啊!”

  在刚才的卡间之中,郭锡豪看着蹲在地上哭泣的郭思志也没有讲话,再次点燃根烟,缕青烟袅袅升起。

  郭锡豪对苗鑫道:“走咱们回去继续喝咱们的!”

  “等等”郭思志衣服凌乱的半蹲在地上,语言中不断的抽泣着,低着头用沙哑的声音道。

  听到郭思志的声音,苗鑫用肘子戳着郭锡豪的肩膀,眉毛挑动着低声道:“豪哥英雄救美啊!晚上乐呵乐呵嘿嘿”

  郭锡豪白了苗鑫眼,然后朝着蹲在地上的郭思志走了过去,身子刚刚蹲下,郭思志把抱住了郭锡豪便失声痛苦了起来!

  “我”

  郭锡豪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以前那些对郭思志的不爽统统抛到了脑子后面!

  “走了走了!别看了!去喝酒!”看到郭锡豪和郭思志抱在起,苗鑫脸上得意的笑了笑,然后驱赶着那些围观过来的小弟,还不忘把将那个经理从地上拉了起来道:“老板,我们今天帮了你们这么大个忙,还不送瓶红酒表示表示!”

  “嗯应该的!应该的!”那个年轻的女经理急忙点点头答应道。

  起初只是郭思志味的抱着郭锡豪哭,泪水将郭锡豪那贵的可怕的外套全部浸湿了!

  郭锡豪嗅着郭思志那飘着淡淡香味的秀发,感受着郭思志那用力抱着自己的双臂,心也软了下来,将那双直插在口袋中的双手掏了出来将郭思志抱了起来!

  “别哭了切都过去了!没事了!”和女孩子打交道,郭锡豪以前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虽然从小到大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都不少,但那些人都是别有用意的!

  郭思志别没有搭理郭锡豪,依旧在哭泣着,哭了段时间,郭锡豪感到自己腿都有些麻木了,郭思志才慢慢的从郭锡豪的肩膀之上爬了起来。

  “谢谢”郭思志双大大明亮的双眼通红,依旧低着头小声抽泣着说着。

  “没关系!”郭锡豪将自己身上的口袋摸遍才找到块金色的丝帕放到了郭思志的手上说:“擦擦眼泪,要么就不漂亮了哦!”

  “嘿嘿”郭锡豪的句话,将郭思志逗乐了,郭思志毫不客气的将那丝帕拿到手上然后用力的洗了洗鼻涕,然后没有意识的将那个金色丝帕双手伸了出来,递到郭锡豪面前道:“喏还给你!”

  看着郭锡豪那难看的脸色,郭思志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将丝帕收了回来,小脸红,有说道:“那个下次洗干净在给你!”

  “呵呵没关系!送给你了!”说完郭锡豪站了起来道:“要是没事的话,那我过去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么?”

  “你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的,我强求也没什么用!”说完郭锡豪转身准备离开!

  郭思志站了起来道:“那次对不起!还有你能送我回家么!现在天晚了我我”

  郭锡豪透过那卡间的隔页看着喝的正在兴头上的苗鑫道:“好吧!”

  走出酒店,郭锡豪告诉那个经理,就说自己已经走了!然后便陪在郭思志的身旁慢慢的走着。

  今天的夜色格外迷人,月亮圆圆大大的挂在空中,街道之上静悄悄的,郭锡豪和郭思志走在路上,静的都能听到二人的脚步声。

  “其实我做这行被逼无奈!我爸爸是个吸毒的,我妈妈瘫痪在床,没办法,我只要赚不到钱回家,我爸爸就会毒打我妈,当然我也不例外!”说着郭思志将自己的袖子鲁了起来,细小的胳膊之上,缕缕的伤疤覆盖在上面,有新生的,也有些发黑的旧伤。

  看着个瘦弱女孩子受到了这样的待遇,现在的郭锡豪对郭思志更多的是同情。心中升起股保护她的欲望!

  “走我陪你去你家!我以后绝对不会任何人在欺负你!”郭锡豪坚定的道。

  郭思志听着郭锡豪的话,眼神中流露出种感激的神色!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郭思志的小区,这里的小区都是些旧到不能在旧的砖瓦三层楼房,些楼房都已经摇摇欲坠了!

  两人在来到处僻静的楼房之后郭思志带着叶无走了进去,指着个用铁皮做的烂大门说:“这里就是我家了你确定要进去么?我爸爸可是很厉害的!说不定他会打你”

  郭锡豪没有讲话,伸出手朝着那个铁皮大门咚咚的敲上去。

  “草,自己带钥匙不会开,和你妈个德行!今天要是给老子弄不到钱,老子他妈就给你买到窑子里去!”

  屋子里传出阵谩骂的声响之后,带着锈迹的铁皮大门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响动声,个脸色苍白,披头散发,身躯瘦的如同皮包骨头样的中年男人口中带着根牙签慢慢的将门推了开来。

  中年男子在看到郭锡豪后愣了下,然后根本没有当郭锡豪存在,朝着郭锡豪身旁的郭思志把拉了过来道:“草今天有没有赚到钱统统给我交出来!”

  第十四章人渣

  ?“爸我今天被人打了!”郭思志看着自己畜生样的父亲,身子用力向后退着,尖叫着,试图摆脱他父亲的双手。

  听到他郭思志的话,他父亲没有点怜悯,反而还加重了手上的动作用力拽着郭思志的衣领,道:“你打不打跟我有什么关系,快给我把钱拿出来!”

  “爸!我朋友在,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郭思志眼角通红,看着自己父亲那不争气的模样,心中阵酸楚!

  “给我离你女儿远点!”

  郭锡豪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顾不得郭思志怎么说,把捏住他父亲的胳膊,将他从郭思志身上拽下去,拳打到了脸上。

  他父亲那骨瘦如柴的身躯,被郭锡豪拳打下去,向后给那铁门冲开,连退好长段距离摔倒在地上!

  郭锡豪拉着郭思志的手,朝里面走了进去,进门股厌恶的恶臭扑鼻而来。

  带着好奇,朝屋内望去,个下身瘫痪,头发凌乱的女子半躺在场破旧的木床上,抽泣着!脸上都是伤疤,不少伤疤似乎是刚刚留下的!

  “妈!”

  进门,郭思志看到那个半躺在床上的女子,下子扑到了他母亲的身上,抱着他母亲痛哭了起来。

  “造孽啊!造孽啊!呜呜呜呜”郭思志的母亲抱着自己的女儿,心疼的摸着女儿胳膊上的伤,痛苦的哭泣着!

  “我真是个废物啊!没用啊!让我死了算了!苦了我的女儿!老天爷怎么这个不公平啊!”郭思志的母亲边捶打着自己的胸,边抱怨着!

  “妈!这不管你的事!你定要好好活下去!你定会活的比任何人人都好!女儿不会离开你的!”母女两人抱在起痛哭流涕!

  当郭锡豪将目光都汇聚在这对母女身上的时候,那个骨瘦如柴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从个柜子上取下把刀,冲了过来,将郭思志拉了起来,用刀子抵在郭思志的脖子上,双眼睛血红,很明显就是那种毒瘾犯了的模样,喘着粗气道:“快给我钱!不然我刀痛死你!快!”

  “你这个畜生啊!畜生!我们家思志这是遭了什么孽啊!啊!”看到郭思志被用刀指着郭母哭的更厉害了。

  “我这里有钱你不要为难他们母女!”个毒瘾来的人,什么事都做到出来,郭锡豪可不像让郭思志受到点伤寒,急忙从口袋中掏出钱来丢到地上!

  郭思志的父亲看到钱急忙将郭思志丢开,将到扔到了地上,然后朝着那钱跑了过来,口中还不断的念叨着:“钱钱”

  看到郭思志的父亲走了过来,郭锡豪脚踢到了他的头上,将他踢飞。

  郭思志的父亲依旧不死心,继续爬了过来,当郭锡豪脚在准备下去的时候,看到了郭思志那憔悴的眼神,心中软,将抬起来的腿又放了下去,踩在钱上道:“拿到钱后给我滚出这里!以后不许在回来!”

  郭思志的父亲只看到了钱,周围的切他都没看到,用手扣着郭锡豪的脚底,道:“定定”

  等到郭锡豪将脚抬起来之后,急忙拿着钱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看着团乱的家,郭锡豪点燃根烟,抽了口,道:“带着你的母亲,我带你们去酒店!完了我给你们找间房子,以后就不要住在这里了!”

  郭思志看着郭锡豪,眼神之中满是感动和当初在班上那样对郭锡豪的愧疚!

  “不用了!这里我收拾下就好了,倒是让你破费了,我欠你的钱,当我赚够之后定会还给你的!还有今天让你见到了我们家的丑事!对不起了!”郭思志低着头满脸的愧疚!

  “说的什么傻话!”郭锡豪也不管郭思志怎么看,走到郭思志的母亲身边道:“阿姨,我是郭思志的同学!走阿姨,今天带你去酒店!别再这里住了!”

  郭思志的母亲也是个坚强的女人,将脸上的眼泪擦道:“我也就这个老骨头了!那个畜生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倒是拜托带着郭思志去吧!那个畜生会还会回来,回来之后思志免不了要受到顿毒打!所以求求你了!”郭思志的母亲拉着郭锡豪的衣袖看着郭锡豪眼睛说着。

  “阿姨!别客气!走了!”郭锡豪知道他们是不想欠自己人情,也不等他们的同意,把将郭思志的母亲从那床上背了起来,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郭思志起初还想拒绝,但看到郭锡豪那么热情的模样,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低着头乖乖的跟在了郭锡豪的后面!

  三人走在漆黑的夜路上,郭思志的母亲显的格外的兴奋激动的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阿!”

  “郭锡豪!”郭锡豪看了眼身旁的郭思志笑了笑道。

  “嘿嘿和我家思志个姓啊!那你定学习很好吧!嘿嘿我家郭思志就学习老好了!只是我们家穷!哎孩子不容易啊!”郭思志的母亲说到了后面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对啊!郭思志还是我们班的大班长了,人们都听她的!嘿嘿!阿姨你们就放心好了!以后我会帮助你们的!以后郭思志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们不用担心!”郭锡豪保证道。

  郭思志听着郭锡豪的话,小脸红,走在郭锡豪身旁,用手轻轻在郭锡豪的胳膊上掐着。

  郭思志的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道:希望这个男孩子能对郭思志好点!哎孩子受了太多的苦了!我这个做母亲的

  郭锡豪将郭思志他们送到了自己所住的酒店,看着郭思志和他的母亲依偎在起睡着了之后,便从酒店走了出来,坐在酒店门外,点燃根烟抽着!

  这时苗鑫肆无忌惮的唱着歌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看到了郭锡豪坐在酒店门口,把走上来,楼主郭锡豪说:“豪哥这么晚了坐在门口,不会在等我啊!嘿嘿兄弟我好感动啊!对了,有没有给那个小娘们办了!”苗鑫抖动着眉毛,得意的笑着双小小的眼睛眯成了条线。

  “去你妹的!恶心!兄弟们都回去了?”郭锡豪将苗鑫的手从肩膀上推了下来问道。

  “嗯都跟着韩思路去了神话!”

  “哦!”郭锡豪又抽了口烟道:“明天早晨别去上学了,帮我去打听间便宜点的别墅!还有间好点的三室厅的房子,兄弟们都待在神话也不是个事,况且在这酒店住晚上也需要好多的钱,我们的开销有点大!在这样下去,我郭锡豪可要卖裤衩去了!”

  “哦!”苗鑫也知道帮会里的情况,点点头道:“那我明天对了豪哥租别墅我知道什么意思,干嘛还租间三室厅的房子,这房子谁住啊!”

  “用你管!”郭锡豪拍苗鑫头,白了苗鑫眼道。

  “嘿嘿豪哥该不会是养了小妞吧,都不和我讲,够坏啊!哈哈!”

  两人走回酒店,苗鑫看到了躺在郭锡豪房间的郭思志的母子,瞬间明白了。

  “豪哥你真的准备照顾他们母子啊?”苗鑫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两人道。

  郭锡豪点点头淡淡的说:“他们太可怜了,不过不要让他们母子知道我们帮会的事!有什么尽量帮帮他们!”

  第二天,郭锡豪向往常样来到学校,由于郭思志说要照顾他母亲也和老师请了天的假,苗鑫大早就出去找住处去了,所以郭锡豪独自人来到了学校。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门口团排加长黑色宾利,所有的学生都驻足围观着!满脸的羡慕和惊讶。

  郭锡豪对这些事情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瞟了眼,便朝着校门口走去。

  “豪哥”

  突然辆宾利的玻璃摇了下来,个熟悉的头朝着郭锡豪喊道。

  不等郭锡豪回过头,陆文博激动的光着上衣从车上跑了下来,走到郭锡豪身边道:“豪哥看我这纹身怎么样!”

  郭锡豪打量着陆文博身上的纹身,是个愤怒的钟馗,钟馗的口中叼着半只从腰身折断的猛鬼!猛鬼口中大牙齿用种特殊的颜料制作,随着陆文博身子的扭动,那猛鬼仿佛在滴血般!

  “草!你小子消失了怎么多天就干这些事情去了!”郭锡豪看着陆文博身上的纹身道。

  “嘿嘿这不是配合豪哥和苗鑫么!你们都这么厉害!打架的时候将副脱,谁不怕!多帅气!”陆文博得意的摆动着身躯道。

  “好了好了快给衣服床上,学什么不好,学人家纹身!”些学生在看到了陆文博身上的纹身之后都躲着离开了这里!

  陆文博嘿嘿笑,又跑到车上取下了件黑色的衬衫披在了身上,然后让那些车都离开了!

  “原来是郭锡豪啊!嘿嘿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散了散了!”张孝天刚到学校就听到有学生举报,校门外有黑社会成员聚集,校长急忙让张孝天出来看看,张孝天带着几个保安急忙赶了过来,看到是郭锡豪笑了笑便不再说什么了!

  “呵呵我个同学!给校长添麻烦了!”郭锡豪看到走过来的张孝天,客客气气的说道,然后拉着陆文博朝学羞去!

  “豪哥这个狗现在咋这种态度啊!不对啊,以前特别嚣张!”陆文博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郭锡豪问道。

  郭锡豪将这些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还有他做过的事情都和陆文博讲了边!

  陆文博直拍大腿,脸的不爽直呼后悔,大声道:“豪哥,这种事情下次给我打个电话,不管什么事我定来!”

  “呵呵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呢!”

  两人坐到教室中激动的聊着,郭锡豪也知道了陆文博爸爸原来是开网游公司的,怪不得那么有钱。

  不过这些和郭锡豪家庭比起来,只是九牛毛,陆文博也知道这点,从郭锡豪买下那酒吧的刻,陆文博就被郭锡豪的气魄所震撼了!所以只是和郭锡豪提了下他的家庭,也不敢大肆宣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