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用去了,寻着这音乐最响亮的房间去找!徐凯的性格我清楚,他不会去那些不起眼的地方的!他是个最爱面子的人!所以他找的地方也绝对是那些显眼的地方!所以我们只需要去找每层的最中间的房间还有边缘的房间!”

  白骨眼神微微眯起,然后朝着大伙说道。

  “嗯!”

  听着白骨的话,周围的人都散开,然后急忙走去!

  白骨盯着还在弹琴的郭锡豪,然后久久不肯离去!

  “大哥!快看,雷公那老东西也来了!”

  在徐凯他们逗留的房间内,几个小弟看着这场中的马蚤动,然后看到了朝着这台上走上来的雷公,接着急忙对徐凯说道。

  “呵呵!这老东西,我还以为不会出来呢!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等住他!”

  几个人虽然被捆绑了起来,但他们还是能看到这台下的场景,所以当他们看到雷公影子的时候,相互言语道!

  “老大,我这边还能动,我还能拿到枪”

  对枪的研究,他们几个人早已经到了出生入化的地步虽然他们的手被绑起来,但只要他们身子能动弹,他们就能让手中的枪发挥出他该有的威力。

  “呵呵!是么?好!那我们干脆不做二不休,给雷公来个大的!”对于雷公,徐凯直都不肯死心,所以现在听着雷公的出现,他也有些重重欲动。

  “兄弟们,两个人起,给我做好准备!”

  几个人,虽然他们个人完成不了这个举动,但几个人在起,他们还是有机会做的到的!

  郭锡豪也不知道对钢琴依然这么炙热,当自己的双手接触到钢琴的那瞬间,那些浮动的音符就如同个个跳动的小人般,不断的从郭锡豪的脑海中蹦出,让过和足够的灵感不断的将个个的音乐弹出来。

  曲结束,当郭锡豪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瞬间,人群之中顿时爆发出了阵欢呼声,就连雷公也跟着站起来笑着为郭锡豪鼓掌说着。

  “想不到郭锡豪除了英语好,音乐的天赋竟然也这么高!”

  看着郭锡豪所展现出来的音乐天赋,做老师的康虹在旁惊讶的说着。

  在郭锡豪曲结束之后,雷楠也呆住了,他直觉得白骨的钢琴声才是最美的,想不到现在郭锡豪的钢琴声竟然也这么动听。

  “哈哈哈!郭锡豪,很厉害!不错!我就知道我雷公不会看错人!长得帅,有魅力,而且还会弹钢琴,这样的人才,还真是少有啊!”

  雷公笑着来到了郭锡豪的身边,边拍着手,边笑嘻嘻的说着。

  “嘿嘿只是些不值得提的小把戏,没必要这么在乎!”

  郭锡豪脸上带着些许害羞的表情,环视着周围,然后有些紧张的说着

  “这怎么能算是小把戏呢,这可是好东西!会的多以后做什么也能来钱!对了,现在我们能剪彩了么?”

  第二百零章出事

  ?“嗯”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冷汗,看着周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嘿嘿雷佬,想不到你也来了,看来我们几个真不应该离开呀!”

  就在郭锡豪为难的时候,突然几个声音在郭锡豪的身边响起。

  “你们?”

  看着这些人郭锡豪才意识到这些人正是和自己同剪彩的几人,看着这些人,郭锡豪又看到了站在台上和郭锡豪摆手的白骨。

  看着这切郭锡豪才知道现在已经结束了,所以现在这刻郭锡豪才松了口气。

  “那我们现在去剪彩吧,刚刚耽误了大家太多的时间了!”

  郭锡豪朝着眼前的几个自己的前辈挤出了个笑容,然后笑着说着。

  “呵呵!走吧!走吧!不要耽误了吉时,开这种大店的人讲究的就是个吉利!”

  雷公已经老了,所以他是个很迷信的人,尤其是做这些大事,现在开店已经比以前简单了不少,现在只需要剪彩,还记得当初雷公开店的时候,除了拜关公还得拜财神,福彩双收么!

  现在人们渐渐的改朝换代,这些上辈留下的老规矩早就不见了踪影。

  “嗯嗯!”

  郭锡豪笑着点头,接着带着大伙朝着那舞台上准备好的红色彩带走了上去。

  “为什么郭锡豪会站上去?”

  刚刚郭锡豪弹钢琴,就让康虹有些惊讶,现在郭锡豪跟着雷公朝着台上走了上去,康虹更是惊讶的合不蚂1

  “老师,我要是和你说,这家酒店就是郭锡豪开的,你会不会相信呀?”

  雷楠直都站在康虹的身边,在听着康虹的话,雷楠笑嘻嘻的说着。

  “呵呵?你没逗我吧,郭锡豪个而不过二十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开这么大的酒店呢!”

  听着雷楠的话,康虹如同听了个笑话般,大笑着说着。

  “好吧,那康老师,这里真的是郭锡豪开的,所以,你尽情的惊讶吧!”

  “真的?”

  康虹看着雷楠,在看着将话筒拿在手中的郭锡豪,她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咳咳”

  轻轻拂了下自己的胸脯,康虹并没有雷楠想象之中的那般惊讶,只是笑着看着雷楠:“其实刚刚的切我都是装出来的,从我刚刚在这里看到郭锡豪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和郭锡豪有着很大的关系,刚刚我就和她短暂的接触就让我成了这里的焦点,我又不是傻子!我的学生这么厉害,我心里当然开心,只是希望他走的是正途吧!”

  做老师的,其实根本不会排斥自己的学生,不管学生辉煌也好,落魄也好,老师们都希望自己的学生能过的好,不求发福大贵也不求他们在未来某个时候能想到自己,只是希望在他们手中带出来的学生,能在未来不用落魄街头;只是不希望他们的学生走上条不归路。

  “老师你放心吧!郭锡豪这次走的清清白白,他不会去让这个酒店去沾染那些不干净的事的!”

  眼神中带着抹坚定的表情,虽然雷楠也并不了解郭锡豪,但在郭锡豪和自己交谈的那瞬间,她是那么的相信郭锡豪说过的每句话2

  “算了!今天开业,说这些干什么!无聊不!对了,雷楠,你看到哪里了么?定光亮,是不是还什么彩蛋呀?郭锡豪应该和你说过吧!”

  刚刚康虹就注意到了在四楼窗户的边缘,有着道道闪动的光芒,所以她有些忍不住好奇的说道。

  “什么地方?”

  顺着康虹的眼神看过去,在哪窗户上的动静,让雷楠的心中直接亮了半截。

  “少爷,你真的不打算过去么?”

  同样在这窗户的另外边,丁俊看着朝着下方张望的白骨,然后在旁轻声言语着。

  “我这么多天没有出现在雷公的面前,你觉得雷公会这么轻易的原谅我么?算了!等下剪彩结束之后,我们带着徐凯这个老东西悄悄的离开就好了!现在也是时候从徐凯的口中扣出些话来的时候了!”

  白骨的脸上闪过抹冷静,这么久他直这么照顾徐凯,其实在他心里有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是这个原因他直不愿意去面对。

  但现在却不样了,现在的他找到了当初缺少的那个音符!

  “徐凯?少爷,你看哪里!”

  谈到了徐凯,丁俊急忙指着在他们对面的关着徐凯的那个房间!

  “不好!现在快点赶过去!”

  看着徐凯的举动,白骨才想到了刚刚给徐凯的捆绑并不是全部,而是部分,这样的老狐狸,那样简单的捆绑方法怎么可能将他固定住!

  “都过去!去找徐凯!”

  白骨的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呆住了,接着二话不说,都疯狂的朝着徐凯的房间冲了过去3

  “他妈的,你们还没有给我瞄准么?”

  徐凯看着两个将枪拿在手中的人,然后急忙说道。

  “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两个人用这个枪多不容易呢!在往左边点,不对,往右边点!”

  两个人端着这狙击枪,然后相互争执着,调整着!

  “他妈的,给我快点,等下被发现了又什么都做不成了!给我瞄准雷公!这次我要枪干死他!”

  看着雷公,徐凯的脸上那种得意的目光根本无法掩饰!

  “今天呢谢谢各位莅临我们的帝豪大酒店啊!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酒店的郭董事长,还有其他几位股东来给我们做剪彩!让我们大家欢迎大家!”

  随着司仪的句话,接着这场中都了起来,热烈的掌声欢迎着朝着这场中走上来的几个人

  “准备好了么?”

  雷公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然后笑着说着。

  “嘿嘿!好了!准备吧!”

  郭锡豪点点头,周围的人也都跟着头说道。

  “嘿嘿瞄准了!徐凯老大我们都准备好了!”

  在房间中直都朝着雷公瞄准的几个人摆好架势对身边的徐凯说着。

  “呵呵!给我准备好,在他们减下去的瞬间,给我开枪!”

  徐凯听着自己手下的话,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扬起。

  “那大家伙准备了,三二!”

  雷公看着大伙点头,接着笑着做着倒计时!

  “等下!等下!爷爷,等下!”

  刚刚雷楠已经看到了那幕,所以在这瞬间,急忙喊叫着朝着雷公跑了上来。

  可是现在在这场中央,人们都跟着起做着倒计时,而且上了年纪的雷公,他的耳朵也有些耳背,所以他根本没有听到雷楠的喊叫。

  响亮的倒计时,让雷公的脸上满是笑容。

  “!”

  当最后数到的时候,雷公剪下了手中的红色彩带,在将红色彩带剪下来的瞬间,在四楼的个包厢的窗户上的人嘴角也浮现出了抹笑容。

  “嘭”

  声枪声夹杂着人群的咆哮声,那枪声穿过了人群朝着雷公射了上来。

  “嘭”

  在那枪声响起的瞬间,徐凯的房门被冲了开来,丁俊看着那已经被丢在地上的狙击枪,脸上带着抹怒火二话不说朝着徐凯冲了上来,将徐凯抓在手中拳头之上没有点力量的保留,疯狂的在徐凯的脸上击打着。

  “呵呵雷公死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哈哈!”

  脸上带着些许狰狞的笑容,徐凯放肆的大声说着。

  “我去你妈的!草!”

  丁俊抱着徐凯,狠狠的在徐凯的脸上挥动着拳头,抹血液很快从徐凯的鼻子上留下,流淌在地上,让地上出现了道细细流动的血液。

  “雷公,你怎么了?”

  看着那被剪短的红色彩带,郭锡豪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冰冰凉的感觉,当他转过身子的那瞬间,郭锡豪看到雷公靠近自己的肩膀上片红,刚刚的子弹从自己的脸颊擦过,让郭锡豪呆住了!

  “爷爷”

  在雷公倒下来的瞬间,雷楠也来到了这舞台上,在雷公还没有倒下的时候抱住了雷公。

  “发生了什么?”

  同样在雷楠抱着雷公的瞬间郭锡豪也反应了过来把抱住雷公,看着四楼包厢上传来的闪动的人影,然后眼神之中带着愤怒准备冲上去!

  “不要走了!”

  趁着郭锡豪还没有离开,雷公把拉住了郭锡豪的手。

  “雷佬,你怎么了?”

  看着雷公倒下周围的人也乱了,台下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局为重,我没关系,马上让司仪说我身体不适不要让这里出现恐慌,而且我不想让大家伙因为我引起太大的轰动!”

  刚刚那枪虽然打住了雷公,但并没有打住雷公的要害,所以在短时间内雷公也不会丧命。

  “好!我知道了!现在你们马上带着雷公去医院!雷公,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报仇的!”

  看着雷公这般,虽然最初的时候,郭锡豪也是希望雷公能死,但现在看着雷公这奄奄息的模样,让郭锡豪心中却出现了些许的难受。

  第二百零二章愤怒

  ?“不需要了!你现在不要离开我!我有话要和你说!”此刻周围的人都围着雷公,所以台下的人也并不知道在雷公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人们只能自己猜疑着。

  听着雷公的话,郭锡豪的眉头紧皱,然后看着四楼上渐渐围聚过去的人,然后脸色突然变得阴沉,接着郭锡豪朝着周围环顾着,此刻雷楠脸上都是泪水,看着雷楠那痛苦的模样,郭锡豪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接着道:“给我点时间,我去做件非做不可的事!”

  “不要走了!算了!给我这个老人家点时间吧!”

  雷公不给郭锡豪任何离开理由,紧紧的抓着郭锡豪的手不让郭锡豪离开。

  “我知道我时间已经不多了,雷楠只有我这个爷爷,我有些话要对你和雷楠说!”

  雷公拉着两人的手,然后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些许的疲惫。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雷公,你不可以有事,现在在你手中还有着那么多的事需要去做,所以你不能有事!”不给雷公任何解释的机会,郭锡豪把抱起了雷公,然后看着外面的人道:“现在马上给我去找辆来,还有这里的典礼照常举办,雷公出事的事不要泄漏出去!”简单的交代了下,接着郭锡豪抱着雷公然后拉着雷楠从后门朝着酒店外面赶了出去。

  “豪哥!这边!”

  刚刚的切陆文博都看在眼里,本来他是打算跟着白骨去找徐凯的,但白骨却突然拒绝了自己,所以现在自己也只能来找郭锡豪了!

  上了车,郭锡豪二话不说朝着陆文博道:“现在不管什么办法,给我马上赶到医院!”

  “好的!我知道了豪哥!”

  陆文博也知道这情况的紧急,所以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将油门踩到底,猛的朝着医院风驰电掣的赶了过去1

  在车上,雷楠紧紧的拉着自己爷爷的手,雷楠的眼睛此刻已经通红:“都怪我,都怪我刚才赶来的晚了步!”

  刚刚康虹指给了雷楠,可以说雷楠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爷爷被枪打住的!

  “不怪你,怪我!他妈的,刚刚为什么我没有枪将徐凯这个老东西枪打死呢!”

  不知道为什么郭锡豪看着雷楠眼角上滚落而下的泪水,郭锡豪的心里很是难受,这种感觉就如同有个东西在揪着郭锡豪的心样,让郭锡豪阵阵的疼痛。

  “徐凯”

  从郭锡豪的口中听到了这两个熟悉的字,雷公那憔悴的眼神之中也浮现出了些许的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天的切竟然都是徐凯手造成的!

  “对不起,有些事,其实我并没有和你说,其实我早就在和徐凯合作了!我知道徐凯他”

  此刻郭锡豪也不打算掩饰什么,打算都告诉雷公可是却被雷公突然的话语所打断。

  “不要说这些了!其实我并没有怪你,不管你怎么做,我知道你都有你这么做的理由,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干涉别人该怎么做!倒是现在我时日不多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件事!”

  雷公仅仅的抓着郭锡豪的手,示意郭锡豪不要说太多没用的话,毕竟最初的时候,自己和郭锡豪也有着些许的矛盾,但是现在他只是希望郭锡豪能答应自己件事!

  “你说!”

  郭锡豪本来打算和雷公全部交待,但雷公似乎对郭锡豪怎么想的并不会在乎!

  “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你能够帮我照顾雷楠!”

  雷公手拉着雷楠,手拉着郭锡豪,停留了片刻,雷公将雷楠的手放在了郭锡豪的手上!

  “雷公,你不会有事的,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所以你不要这么早做决定!”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瞬间,郭锡豪眼角竟然也湿湿的,在他最初来到这区的时候,杀死雷公是他直以来的打算,想不到现在雷公马上要死了,自己竟然会这般难过2

  虽然自己直和雷公是竞争对手,虽然自己直在想法设法的去扳倒雷公,虽然自己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这切不都是为了等到今天!

  雷公的倒台,在这区还有哪个帮会可以和自己相抗衡呢!

  想不到现在自己的目的达成了自己却变得这么累,自己的眼角竟然这么酸!

  “不!你听我说完!”

  不给郭锡豪任何解释的机会,雷公接着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其实最初的时候,没有什么是我怕的,包裹你来到这区的那刻,我以为我都会很从容的应付,我本以为你会死的很惨,我本以为你会后悔来到这区,但这些也只是我本以为,在雷楠哭着让我放过你的那天,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么?”

  轻轻的浮动着自己的胸脯,雷公接着道:“雷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父母死的早,是我的错,所以我这辈子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帮助希望能给雷楠给予她幸福,可是想不到我做了这么多,都没让雷楠笑!”

  “我记得小时候,雷楠的笑容特别可爱!但在雷楠的父母不再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雷楠笑,雷楠这孩子似乎是不会笑了,也不会哭了!那张脸就如同木讷了般!你知道我下次见到她笑是什么时候么?”

  雷公示意郭锡豪拉着雷楠的手,然后雷公看着郭锡豪问道3

  郭锡豪轻轻的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车厢内的气氛显得很是凝重。

  “是在雷楠认识你的时候!和你在起的每天,我看到她都特别开心,似乎在你身上有着什么魅力般!那时候,我并不开心,甚至有些生气,我生气,你为什么会让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