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郭锡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耷拉着双肩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表情,郭锡豪脸的无奈。

  “白骨哥!你来了”

  此刻在医院外,几个人站在病房的外面静候着重症监护室内的冷龙3

  昨天冷龙出了太多的血,而且因为冷龙受到的疼痛让冷龙的精神上也出现了些许的涣散,虽然现在冷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的精神极度的脆弱,只要在受到点伤害,那么冷龙就会将自己的性命丢掉,所以在这瞬间冷龙并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

  “嗯!你们可以离开了!我要进去和冷龙有话要说!”

  将这个大门推开,白骨准备进去。

  “白骨哥?”

  这个男子是冷龙身边的人,现在看着白骨要进去,有些担心的拉住了白骨的胳膊。

  “怎么了?我有话要和冷龙说,难道也要和你打个报告?”

  回过头看着这个男子,白骨眼神中带着抹杀意的问道。

  “没有!只是医生说不能让冷龙哥有太多的打扰,所以”

  “我知道了!”

  白骨轻轻的点头,然后将门关了起来。

  步步走到了冷龙的身边,看着熟睡的冷龙,白骨的眼角微微翘起:“冷龙啊冷龙啊!年少轻狂,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此刻冷龙已经清醒了,虽然他身子极其虚弱,但是他的眼睛却是睁开的,而且他能听到周围的声音。

  “呼呼”

  带着极重的喘息声,冷龙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白骨,然后慢慢的抬起自己的胳膊,将自己嘴上的氧气盖拿开,然后用极其虚弱的语气道:“昨天晚上我并没有昏迷过去!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们走!”

  昨天晚上发生的那切,现在冷龙都历历在目,当他看到白骨的时候,本以为自己会的得救,而自己身边的这些场子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破坏,但想不到白骨竟然将这些人放走了!

  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的借口,甚至都没有和对方谈任何的交易。

  如果不是对方主动将自己交出去,恐怕白骨都不会救下自己。

  “呵呵!我做事,需要你指点么?你算什么东西?个卖命的垃圾而已!有什么资格和我在这里谈条件?”

  白骨这生除了她,他不怕任何人,当然眼前的冷龙在他眼中甚至连粒浮沉都算不上。

  “你”

  听着白骨的话,冷龙的眼角不由的青筋爆起,然后大声的呵斥着。

  “你知道你那天的所作所为么?让她哭了天!整整天!郭锡豪是她喜欢的人,为了她我不允许任何人动他!当然你都不可以!”

  虽然那天雷楠出面将冷龙救了下来,但也正是那天,雷楠知道自己和郭锡豪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所以那天雷楠哭了好久,哭的天昏地暗。

  雷楠那天只是把自己关在了房子中,对于外面的切,雷楠并不清楚,雷楠并不清楚,那天在她门外,有着个男的,在哪里整整坐了宿,没有打扰,没有安慰,只是在房门外静静的坐着。

  雷楠的哭声,就如同刀子样刀刀划过了白骨的心。

  “哼!雷公有这样不孝的孙女,还真是倒了几辈子的大霉!我想雷公也定很头疼吧!”

  想着雷楠,冷龙的嘴角扬起,眼神中露出抹狠毒的目光,然后愤愤的说着。

  如果不是雷楠,雷公不会放开郭锡豪,当然,郭锡豪现在也早就横尸街头,这切都是被雷楠这个丫头给搅混了!

  “砰砰砰”

  就在冷龙还没有将话说完的时候,突然在白骨的手中出现了把消声手枪,手枪抵着枕头,接着阵阵突突的枪声响起,冷龙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就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上传来了阵疼痛的感觉。

  “你”

  嘴角慢慢的渗出鲜血,冷龙睁着双眼,然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白骨诧异的张着嘴支支吾吾着。

  “我不允许任何人说她的不好!不管对方是谁!在我心里,她的地位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去死吧!用死来偿还那天她所落下来的泪”

  那天待在雷楠的门外,听着雷楠的哭上,白骨就将这切的怒火都归结到了冷龙的头上,虽然他知道这切都是因为郭锡豪,但雷楠喜欢郭锡豪,所以他只能再度寻找下个目标!

  对雷楠,白骨有着永远无法言语的情!

  第百七十四章丁俊

  ?

  “白骨白骨哥”

  就在白骨手中持着枪站在冷龙面前看着冷龙渐渐的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声颤颤巍巍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响起。

  慢慢的转过头,白骨看着自己身后的人,慢慢的扬起个淡淡的微笑,然后道:“刚刚的切你都看到了!”

  这小弟正是刚刚试图阻拦白骨进来的人,当他看到白骨手中的枪的时候,惊讶的句话都说不出来。

  “额!既然你看到了!那么我也不再有太多的解释了!”

  白骨个健步冲了上去,直接将自己手中的枪放到了对方的手中。

  “快来人啊!他妈的,竟然敢杀死冷龙!”

  随着白骨的声喊叫,接着外面的人都慌张的跑了进来。

  “骡子!你他妈的尽然敢对冷哥下杀手!冷哥平时那么照顾你!”

  “我我”

  “突突突”

  不等这男子张口白骨手中的枪再度响起。

  “妈的,竟然敢杀了冷龙!那么你也跟着起陪葬去吧!”

  直将枪口抵在对方的胸口上,在那最后瞬间,白骨按下了自己手中的枪。

  几发子弹下去,这男子长着眼睛,然后支支吾吾的躺倒在地上。

  “骡子”平时和这男子生活在起的小弟看着这躺倒在地上的小弟,惊讶的大声喊道。

  “人已经死了!不过他是杀了冷龙的凶手,记得带给雷公!妈的!”

  将那枪丢在地上,白骨就如同个没事人样朝着这外面走去1

  “是他杀了冷龙!”

  不幸的事接二连三的,刚刚收到冷龙场子被毁的消息,现在又收到了冷龙被杀的消息,看着冷龙的尸体,还有那号称是杀死冷龙的人,雷公的心脏阵抽搐。

  “雷老!最近你太累了!东西没了,我们可以想办法,但人没了,可是什么都没了!别忘了你这个位置,可是有着好多人惦记着呢!”

  雷公的身边,个年过半百的头发花白的老者扶着雷公的身子,轻声说道。

  “毒龙!我没事!你帮我把药拿过来,在抽屉里!”

  扶着桌子雷公能感受到自己心脏阵阵的疼。

  将药喝下,感受着这渐渐变得稳定的心脏,雷公才慢慢的缓了口气。

  “毒龙,你说这切白骨有没有参与”

  其实从最初的时候,雷公只想到了两个人,个是白骨,还有个就是郭锡豪。

  当初那个电话,作为市长的尚柯可是自己手培养起来的人,这么大的事他都竟然不知道,而且当他去询问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省级的人做的这件事。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背景,在整个区雷公只是想到了白骨个人。

  “当初我就觉得白骨这小子根本不会完全听命于我们雷帮!不过白骨是个看淡了生死,看淡了财富的怪物,他有什么理由对我们出手呢?”

  雷公身旁的毒龙揉了揉人自己的太阳岤,皱着眉有些不解的说道2

  “这也是我这些天头疼的地方!白骨到底为了什么!如果不是白骨,这龙帮的人又是谁呢!毒龙这段时间,我让你去查有没有什么消息!”

  从那日之后,雷帮便开始了行动,可是那天发生的事如同什么都没有样,警局没有立案,周围没有围观的市民,带头的个叫色鬼的人竟然也点消息都没有,这让雷公很是头疼。

  “抱歉”

  毒龙听着雷公的询问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也希望有什么事能查出来,但结果如同想的样,无所有。

  “可恶到底是谁!”

  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雷公大声的吼道。

  “雷公!后续事情,龅牙处理的如何?”

  为了让雷公打开自己的话题,作为雷公辈子的贴身保镖毒龙急忙打断话题再度的说道。

  “龅牙!现在我们连货都没有,想要补上这个经济漏洞,恐怕没有希望了!看来这次,我雷公算是走到了尽头了!天不会帮我的!”

  这次雷公的交易并不单单是和区的人,这次雷公已经跨越到了其他的城市,市的天龙党可是个号称毒枭大亨的人,这次的货物大多数都是出手给他,那些货物,并不是雷公两天收集起来的,而是数天才搞定的!眼看这交易的时间越来越近,雷公这边又拿不出货,如果天龙党的人责怪下来,根本不是他们雷帮可以应对的!

  “雷公放心吧!我们周围的那些毒贩和我们也有着很深的交情,只要我们提高价位,这笔货应该会很快集齐的!”

  毒龙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雷公,雷公现在年事已高,他受不得刺激,这段时间发生在雷公身上的事,太多了!

  “但愿吧”

  长长的叹口气,这辈子雷公做事从来没怕过什么,所以才让他走到了今天这步3

  但现在,想不到个少年的出现竟然打破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安稳,让自己第次出现了恐慌。

  “把这些人都带出去吧!我想个人静静!”

  看着那些围聚在这里的人,雷公长叹口气说道:“通知兄弟们,把冷龙厚葬,冷龙辈子为了我们雷帮做了不少事!现在死了,我们也要让他风风光光的走次!记得定要风光!不能让外人看到我们的笑话!区虽然我们家独大,但不代表没有那些小势力,如果看到我们雷帮出现了问题,这些小势力抬头的那瞬间,就会让我们雷帮瞬间瓦解,所以这件事我们定不能让他们知道!”

  交代了该交待的,雷公也没什么要说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看着落地窗外面的那些风景,长长叹息着嘀咕着。

  “郭锡豪在么”

  “我去!他妈的!晚上了,老师不会还叫我吧!”

  这天在学校,郭锡豪本来打算休息天,可是今天却奇怪了,自己出奇的事多,件忙完又件,这让郭锡豪很是纳闷,好不容易休息了,就在郭锡豪刚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敲门声再度响了起来。

  “豪哥!这次的情况好像不对”

  本来周围的人看着郭锡豪这般,都有些幸灾乐祸,但现在看着门外的那些人,他们都呆住了,转身看着郭锡豪提醒道。

  抬起头,看着门外的那些人,门外站着的是个体型魁梧的中年大汉,此刻这大汉穿着白色的衬衫,在这大汉的嘴角,眼角上都带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疤,这些伤疤的外面都已经结上了厚厚的茧子,显然这疤痕已经有了好多年了。

  “什么人!找我做什么!”

  看着这死板的面孔,郭锡豪警惕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这显然已经把岁数但身子骨硬朗的五六十岁的男子走去。

  “呵呵!果然同我家少爷说的样,是个有趣的少年!我今天来是给你邀请帖的!”

  作为白家的管家丁俊很少出面的,但这次丁俊听说来见郭锡豪,所以特地自己从别墅中出来来这学校寻找郭锡豪。

  这学校虽然有着白骨,但丁俊却从未进来过,这次是第次。

  “邀请帖!为什么给我!”

  看着这男子手中带着金色边框的红色邀请函,郭锡豪以前见识过这样邀请函,这邀请函可是大家庭之中才会有的,所以现在看着眼前这男子,在看着自己手中的邀请函,心中不由得阵疑惑,自己刚刚来这里,还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呢吧!

  “额!我家少爷是白骨!所以我想你应该认识!我今天来这里只是两个目的,第个是把这个给你,第二个是来看看你,果然和我想象中的样,帅气,有风度,还透露着种王者的霸气!当天我会给你准备座丰盛的餐点,希望你倒时候能准时来!还有,你个人!这邀请函,只能让个人进来!”

  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完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所以现在丁俊转过身子便打算离开。

  “老东西!你吓唬谁呢!白骨是我的敌人,我才不会让我豪哥去呢!”

  从郭锡豪的手中抢过那请帖,陆文博朝着这老者直接冲了上去。

  “啪!”

  陆文博拳头还没有挥动出去,就被对方巴掌抓了起来,接着陆文博就如同小鸡样被对方轻易的提到了半空中。

  “我最讨厌这些麻雀在我耳边叨叨叨!还有,如果不是我今天心情好,刚刚那拳头,就直接把你的头打下去了!你懂么?”

  看了眼郭锡豪,然后看着自己手中提着的陆文博,然后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松开他!我去!你如果伤了他,就算是和白骨同归于尽,我都能做的出啦!”

  从这男子出现的瞬间,这空气之中就有着种压抑的感觉,这中年男子就如同座坚实的小山样站在哪里,无形之中给人种压抑之感。

  “呵呵!我喜欢识相的人!希望你准时来!”

  将陆文博丢在地上,接着丁俊头也不会的朝着这楼道的尽头走去。

  “咳咳咳咳咳咳”

  从丁俊的手中逃生,陆文博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刚刚那瞬间,陆文博嗅到了种死亡的气息,那瞬间他的身子似乎被锁住了般,竟然根本无法动弹。

  第百七十五章私下交谈上

  ?

  “豪哥!你不能去”

  静下来的陆文博看着郭锡豪将那文件打开,看着上面的日期地点刚好是在三天后,而且这段时间,在雷帮之中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所以陆文博觉得这次必然是鸿门宴,郭锡豪必然是有去无回。

  “就是,豪哥!我也觉得这次你不应该出面,我们已经知道对方并不友善,而且如今有在这种关键的时候,雷公或许已经把这次的某后的带头者当成了你,所以现在你去了,或许这样做对你可没有点好处!”

  昊天看着郭锡豪,同样眼神中浮现出抹关心的神色。

  “不!我觉的豪哥应该去!”

  听着大伙的相劝,彪东站出来意味深长的和大伙反驳道。

  “为什么!”

  “就是这样!会害死豪哥的,而且对方还说了!是让豪哥个人去!彪东你怎么想的!”

  听着彪东这突然的言语,让大伙都阵诧异的神色,这样危险的事,为什么竟然还会赞成!

  “豪哥!你听我说!”

  彪东看着大伙惊讶的表情,然后接着道:“豪哥!你想想,对方竟然敢个人来学校给我下发邀请函,显然对方对我们有着很大的信心,而且对方邀请的地方竟然还是自己家中,他难道想不到我们会想到这么多事么?显然他不可能这么张扬的去害死你!你们大伙想想,如果你打算害死个人,你们会怎么做?”

  为了博取大伙的意见,彪东环视着周围,看着大伙的眼神再度强调道。

  见大家不再言语,彪东继续道:“你们当然会悄悄的把个人杀死!现在的三和会,已经不再是半年前的三和会了!现在的我们有着我们自己的实力,有着我们自己的队伍!如果白骨敢对豪哥做什么!那么后果他们是最清楚的!这点也不用我们多说!”

  听着彪东的话,大伙也都认可的点了点头1

  如今在这区的三和会,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庞大,但也有着自己的规模,如果直接对自己的大哥动手,而且他们又知道对方是谁,那么结果是必然的,两败俱伤这样的结果,白骨没有可能没考虑过。

  “可是万呢!万对方对豪哥动手我们怎么办?我们也没有点办法不是?”

  做事不怕万就怕万,如果对方旦做了,那么他们连点挽留的机会都没有。

  “都静静!”

  看着大伙争执不休的表情,直沉默不语的郭锡豪开口了,看着那邀请函,其实郭锡豪最初的打算就是去。

  有件事,郭锡豪没有和任何人说,在郭锡豪打算行动的前天,郭锡豪收到了个陌生的来电,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是白骨的。

  雷公的那批货是白骨告诉自己的,而且白骨似乎也猜到了自己会动手,所以还告诉了个时间点,虽然当时郭锡豪并没有完全相信白骨的话,但也真是那天郭锡豪竟然办事办的这么顺利。

  既没有警察来找茬,也没有额外额度实力增加,这切似乎都是被安排好的,都让郭锡豪随心所欲的去做。

  “豪哥!你打算怎么做?”

  看着郭锡豪沉默的表情周围的人好奇的问道。

  “我打算过去!”

  郭锡豪也不隐晦自己的想法,直白的说道。

  “豪哥!”

  听着郭锡豪这么说,人们不解的质问道2

  “听我说!这件事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其实在先前段时日,我就收到过白骨的邀请,所以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必要好去隐瞒的,但具体是什么,现在我并不方便和大伙透露,所以这次我非去不可!”

  这次去,主要有两个目的,如果真的是大伙想的那样,那么郭锡豪实在告诉雷帮的人,自己三和会不是懦夫,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还有第二点,就是郭锡豪为了去搞清楚件事,那天电话里的人是不是白骨如果是那么白骨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