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苗鑫去吧!几个学生,难不倒他!”郭锡豪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苗鑫。

  苗鑫袖子鲁起来,胳膊上露出了那变色龙的尾巴。

  “哟,也是道上混的呀!呵呵”吕斌瞥见了苗鑫胳膊上的纹身笑呵呵道。

  “嘿嘿随便贴的玩的这台球什么规矩呀,以前没玩过这种类型的!”苗鑫以前玩的可都是斯诺克这种高档货,这种两色的台球虽然见过,但没怎么玩过!

  吕斌听到苗鑫的话,心中更乐了,个土鳖也敢出来玩,笑了笑道:“两个颜色的球,花色和全色!还有个黑球八号!两个人比,第个将种颜色球打进洞里的就没有黑八,黑八就是对面的!当你把本属于你颜色的球都打进洞里之后,然后开始打对方的球!打进颗对方输百!如果你的球还没有打完,就将别人的球打进去,就罚款百!怎么样懂不懂?”

  “不是五十颗么?怎么成了百了!”虽然郭锡豪那么说,但韩思路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朝着吕斌那边喊道。

  “草!涨价了!今天就百!吗的,老子开的店,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地?”吕斌用双能够吃了人的眼睛朝着人群中瞪了眼,口中嘀咕着骂人的脏话,然后又看向苗鑫道:“怎么样兄弟要不要来!”

  “来怎么不来!别说百千我都来!草!”说着苗鑫拿起了根球杆有些激动的道。

  “哈哈好!够爽快!还有没有下位玩的兄弟啊!”吕斌装镊样的朝着人群中喊道,然后那双眼睛快速的朝着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瞟了瞟。

  这时个张的胖胖的少年走了出来,脸上还有着道刀疤,看着吕斌道:“我来这种赚钱的事不做的都是傻子!”

  “好人齐了我是裁判!比赛开始!”吕斌得意的站在台球桌旁边道。

  这时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少年看着苗鑫道:“兄弟,第次来玩吧,看你那么面生,这样好了!本来是要猜拳决定谁先谁后的,今天我就大方点,让你先打!先打的打花的!”

  “嘿嘿那我就先动手了!”苗鑫也不和他们客气,说完就举起了杆子,朝着那个白球打去!

  人们都将注意力击中在苗鑫的杆子之上,苗鑫推杆,居然脱杆了,白球只是微微朝前移动了

  “嘿嘿不好意思,太激动了,用力有些大!你来吧!”

  脸上有刀疤的少年,和吕斌看到苗鑫这种实力,脸上露出了副得意的表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刀疤少年,将杆子举了起来朝着那个白球打去,碰的球将个实色的球打了进去,周围瞬间发出了阵热烈的掌声。

  疤脸男得意的撇了撇嘴,然后又朝着台球桌转了圈,装镊样的摆出了几个造型,然后将杆子放在桌子上,闭着只眼,用那只眼瞄准着方向,又杆猛的打的个球飞了出去,球快速的朝着左上角的洞飞去,不过这次那个实心球在距离洞岤还有五厘米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妈的在前点能死啊!我草!”疤脸男将杆子立了起来,然后看向苗鑫道:“兄弟,白球和我那个球离得挺近的,小心点啊!把我的球打进去可是要罚款百的!”

  “好勒,知道了!”

  苗鑫屁股跳到了桌子上,然后对着那个不白球来了个漂亮的旋球,不但没有将疤脸男的球打进去,反而还将自己的花球打进去了颗。

  “草狗屎运气!”疤脸男看着苗鑫进球骂到。

  “进了还能打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苗鑫再次举起了杆子,朝着白球打去。

  在苗鑫的杆子挥动下,花球颗接着颗的打进了洞里,花球完了就是实球,实球也很快就被苗鑫全部打进了洞里!

  周围的人看着苗鑫这般举动都傻眼了!呆呆的句话也讲不出来!

  第十章高手的对决

  ?

  “我草!”

  看着苗鑫杆将球收了之后,吕斌同样有些傻眼了,然后不服气的说道:“你小子还他妈的藏的挺深!不过我们有规矩,最少玩三盘才能拿钱!不然不算!”

  “你们还讲不讲理了!”听到吕斌说的,韩思路攥着拳头不爽的站在旁喊道。

  “就这规矩!你爱玩不玩!不玩你走!没钱!草”见到输了,吕斌耍起了流氓,不认账!

  郭锡豪将韩思路举起来的手按了下去道:“别冲动!看下去!”

  苗鑫也不气,露出了本性学着刚才的话道:“有钱赚傻子才不玩呢!继续啊!”

  “好!你小子有种!”吕斌咬着牙看着苗鑫然后又趴到了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人耳边道:“这次在输了,你他妈的就给我自己想办法!草!”

  “放心好了吕哥,刚才失误了!”刀疤男也咬着牙狠狠的道:“这次定赢!”

  “但愿如此!哼”

  “喂好了没?两个大男人靠的那么近搞基啊!现在天还没黑呢!想搞晚上回去搞啊!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教坏小孩子怎么办?”苗鑫手中拿着杆子,得意的嘲笑道。

  周围的人也传出了阵阵的嘲笑。

  “哼小子不就是赢了把么?别太得意!会有你受的!”刀疤脸走了过来,朝着苗鑫伸出了中指。

  在接下来的把之中,苗鑫运气很好,石头剪刀布获得开杆的资格,杆下去,又将台球卓上的球全部清空了!连十吧,苗鑫都以个不剩将对方获胜!几次下来那个刀疤脸共欠了苗鑫八千多。

  “草敢不敢玩把大的,把将八千全部赌上!草!老子还就不信了!能让你个新来的小子这么嚣张!”吕斌有些沉不住气了,站到那个刀疤脸旁边,脚将那个刀疤脸踹到在地上,然后红着眼蹬着苗鑫大声吼道。

  “好啊!无所谓!小意思。”苗鑫撇撇嘴道。

  “呵呵,小子!有种!楠天给老子滚出来,他妈的有人踢场了!再不出来,咱们都得少根手指头!草!”吕斌朝着那地下室喊道。

  过了片刻,地下室的那个铁门吱的声打了开来,个身高足够米九的大个低着头从下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靠楠天那个市级台球厅冠军!想不到他也在这里啊!”

  “我以前见过楠天打台球,那绝对不是般人,看来这小子今天要倒霉了!”

  看着走出来的楠天周围的人带着脸惊恐的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哎呀,烦死了!叽叽喳喳的,草他吗的,都给老子安静点!”楠天皱着眉头,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打了个哈欠,然后看向吕斌道:“吕哥谁敢踢你的场子啊!睡的正香的呢!给我吵醒!”

  “睡睡睡和猪样!每天就知道睡!今天店铺还没开张就输了八千多!你还他妈的还能睡着!”吕斌没好气的骂道。

  听到吕斌的话,楠天愣了下,然后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不是有刀疤呢么?还能输了?”

  “那是个废物!草他吗的,别啰嗦!给我上!将那钱赢回来!”吕斌道。

  “好嘞!”听输了钱,又给自己叫了出来,楠天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两次了,每个月总会碰到两个高手,不然台球厅也不会花大价钱故意找自己来坐场了,这种情况也正是楠天出面的时候!

  楠天伸了个懒腰,拉了拉有些僵硬的胳膊发出了嘎嘣嘎嘣的声响。

  身后个小弟急忙递过来个专门为楠天制作的加长球杆。

  楠天接过球杆看了眼苗鑫道:“小子不简单么!能给刀疤打的连输那么多把!”

  “客气了!别以为你长得高就能打赢我这东西可不像篮球,是说身高的!”苗鑫抬头看着那个米九大的个子的楠天道。

  “哈哈小子有种!我楠天别的不会,台球还从来没有输过!”说完楠天拿起了个台球桌上的球道:“这球经常在这台子上放着,早就有些变轻了!来给我拿副新的球来!”

  很快台球桌之上就摆出了副刚从盒子中取出来的新球!

  “什么都样!”苗鑫不屑道。

  楠天也没有做声,将球摆好之后,然后道:“我们不玩那种老套的,那样老套的谁先开球都能将所有的球收了没意思!我们要打就都朝着中洞岤打!打到别的洞直接出局怎么样?”

  听到楠天这么说,苗鑫有些犹豫了,这样子打他还真没有经验,都进个洞那可要比刚才难了不知道多少!而且第次开球,谁会保证不进球呢!

  “怎么不敢了?”楠天看着苗鑫默不作声道。

  “敢有什么不敢的!谁先来!”

  这次是楠天获得了第次开球的权利,举起杆子,楠天并不是像其他人样趴在桌子上规规矩矩的打着,而且举起杆子,从空中向下打,每次杆子下去,白球都会跳跃起来,然后将他想要进的球送进洞中!

  这次轮到苗鑫傻眼了,苗鑫杆子还没动,楠天已经将所有的球打了进去!而且都是进的中洞!

  “不好意思我赢了”

  “哈哈楠天好样的!真不愧是我们的主力队员!”吕斌得意的走了过来,勾搭着楠天的肩膀,然后看向苗鑫道:“小子输了没钱了!怎么样?敢不敢再来玩玩?”

  “我来陪你玩玩怎么样?”

  就在众人都用种遗憾的眼神看着苗鑫的时候郭锡豪从人群中缓缓的走了出来道。

  “豪哥”看到郭锡豪走了出来,苗鑫低着头讲道:“这小子有些技术呢!”

  吕斌看到又个土豹子走了出来,心中很是得意乐呵呵的道:“这个兄弟有想玩多大的呢?”

  “不大万还是刚才那种方法,不过这次有些调整,只能进中洞右边的那个”郭锡豪淡淡的道。

  听到郭锡豪的话,吕斌撇撇头,看向楠天,见楠天点头然后又看向郭锡豪道:“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你有么?”

  从那次酒店经历之后,郭锡豪身上般都会带着不低于三万元的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郭锡豪走上前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摞钱扔到了台球的桌子上!

  看到有钱,吕斌脸上露出了抹阴笑道:“好开局!”

  摆好球,郭锡豪很大方的让楠天先开。打球这种事情,郭锡豪闭着眼睛也能摸索出来,以前的训练可不是吹出来的!

  进两个洞楠天还是很有信心的,但进个他心里也有些虚,拿着杆子的手也满是汗水!

  在打进去两个之后,打第三个,那个球在撞到了洞岤的时候因为力气太大又被弹了出来!

  “呵呵不好意思!你已经没有希望了!”郭锡豪拿着杆子走过来淡淡的丢下这么句话!

  楠天听,脸上有些不爽了,道:“你以为你小子是谁!我可是市区台球第名,在市中的那个台球厅不知道我楠天的大名!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垃圾!”

  郭锡豪也没有回应,用那种老套的方法,眯着只眼睛,只眼睛掌握着尺寸!直持续了好长段时间!

  “草你行不行啊!你妈的,用等这么久!”看着郭锡豪那迟缓的动作,吕斌坐在凳子上,点燃根烟,悠哉的吸着,然后看着郭锡豪骂道。

  郭锡豪依旧无话,苗鑫也忍着肚子怒火,没有发出点动静,他知道郭锡豪最讨厌在他打台球的时候周围有声音!所以就忍住了!

  杆起,手落,白球进行了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八的的回旋借助着每个桌子旁的橡胶的弹力进行着回旋,带动着桌子的花球排成了直线朝着那个中洞岤冲了过去!

  “砰砰砰”连串的声响带动着那排花色球直直的冲进了洞岤之中。

  “哇!”

  看着杆就将所有的球打进了洞岤之中,周围围观的人都震惊了!刚才的那幕如同做梦样!做梦也没有那么精彩!

  站在旁刚才还嚣张跋扈的楠天此刻满心震撼!

  同样站在旁的吕斌看到这般场景,脑子嗡的下子大了,皱着眉头,眼睛快速的在眼眶中打着圈,然后慢慢挪动着脚步向后退着,来到了个台球桌子旁边,在台球桌下摸索着什么!

  “老板给钱!我们赢了!”郭锡豪看着吕斌道。

  “赢你妈13!我草!”郭锡豪话音落,吕斌从台球桌子下面抽出把刀朝着郭锡豪砍了上来!

  郭锡豪早就看出了吕斌的心思,看着冲上来的吕斌抬起腿个砍刀脚直直的压在了吕斌的肩膀之上!

  吕斌没防住郭锡豪这击,啪的下子跪倒在了郭锡豪面前!接着在脸上又重重的吃了郭锡豪拳,鼻子顿时露出了血。

  看到自己大哥被打,围观在旁边的几个小弟也有些不老实了!朝着这边冲了上来!

  “我看谁敢上来!”苗鑫把夺过吕斌手中的砍刀架在吕斌的脖子上道!

  “我去你吗的!”看到吕斌被威胁楠天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举起个凳子朝着郭锡豪身边冲了过来道:“你们吓唬谁呀,来砍个试试!草骗骗学生还可以,骗我们你们还嫩的呢!”

  看到走过来的楠天,郭锡豪从苗鑫手中接过刀下子砍在了楠天举着凳子的那个胳膊上!顿时块肉掉落到了地上!浓浓的血从楠天的胳膊上瞬间喷了出来!

  楠天痛苦的捂着胳膊躺倒了下来!

  此刻韩思路也冲了人群中冲了上来,二话不说朝着楠天的头就踹去!

  几脚下去,米九多的楠天顿时被打的不醒人事!

  那些本来要上的小弟,看到这种场景都吓的不敢吱声站在旁傻傻的看着!

  郭锡豪再次将那还滴着血的刀子驾到了吕斌的脖子上!

  “大哥不就是万么?我给我给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被郭锡豪这么吓吕斌裤子顿时湿了片,郭锡豪还能闻到淡淡的恶臭之味。

  “哈哈豪哥这小子尿裤子了!哈哈!真他吗的丢人!哈哈!”苗鑫在旁看着吕斌的出丑的模样用手戳着吕斌的头得意的笑着道:“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怎么现在软了?”

  第十章串通

  ?

  “软了,软了大哥我错了!都怪小的眼瞎,求求大哥放了我吧!”吕斌看着面前三人,害怕的祈求着!

  郭锡豪走到吕斌面前,看着吕斌那害怕的模样笑了笑轻声道:“别怕,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只不过想拜托你些事情!不介意我去你们地下室吧?”

  “不介意不介意!”听到郭锡豪的话,吕斌直直摇头。

  来到地下室,这里很是宽敞,同样有着几张台球桌,不过在这下面的人数要比上面的少多了!

  几个初中生坐在几台大型摇杆游戏机前打着火热的拳皇97,还有几个看上去是高中生围在台老虎机看着那转动的方框嚷嚷着!

  除了这些,还有几太液晶显示器的大屏幕电脑,上面放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吸引着许多眼神中闪着亮光的猥琐大叔!

  “没事的都给我滚出去!”

  苗鑫走进去,就大声喊道。

  听到有人在骂他们,他们还有些怒意,看这里的老板吕斌都被个红头发少年绑了进来,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吞到了肚子中!急忙收拾着放在机器上的没用掉的硬币朝着这个地下室的出口跑去!

  随着人们的离开,偌大的地下室顿时显的安静了许多!

  在这下面的只有苗鑫,韩思路,郭锡豪还有个吕斌。

  苗鑫搬了个凳子放到郭锡豪面前道:“豪哥你坐!”

  看到郭锡豪坐下来,点燃起烟,韩思路脚踹到了吕斌的关节上,吕斌下子跪倒在了郭锡豪的面前。

  吕斌跪倒在地上,声音之中带着凄惨的语调道:“豪哥求求你绕了我吧!我给你钱还不行”

  “呵呵我不要你钱!不但这样我还给你钱!”郭锡豪看着吕斌然后从怀中取出几张百元大钞道:“我让你帮我做件事,做成了你那万我分都不要,而且这些钱就当作是你外面那个兄弟的医药费!怎么样?”郭锡豪看着吕斌道。

  “有这么好的事?”吕斌翘着眉头看着郭锡豪道。

  话刚说完,苗鑫巴掌打在吕斌的脸上:“草你吗的,你以为豪哥逗你玩啊!草!想死了我看你是!”说着又在脸上狠狠的框了几巴掌!

  郭锡豪挥挥手道:“也没什么事!给你们狄龙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就说你今天搞到些钱,想要和他独享,让他个人悄悄赶过来!”

  吕斌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睛快速的转着盯着郭锡豪道:“这恐怕有些难吧!狄龙可是小刀会的堂主,我吕斌在小刀会中也只不过是个小角色,我的话狄龙根本不会信的!”

  “去你妈的!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豪哥别听他的,狄龙每天有空就待着这里,还不信你的话!我草!”吕斌话刚讲出口,韩思路和苗鑫同朝着吕斌身子狠狠的踢了上去。不踢别处,就在头上和脸上踹着。

  看着他们的动作,郭锡豪也没有讲话,坐在帮吸着烟,静静的看着!

  很快根烟只剩下了烟蒂,郭锡豪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吕斌身边走过去,挥了挥手,示意韩思路和苗鑫停下来说:“还打不打电话?”

  “豪哥我们真的没什么狄龙他”

  吕斌话还没有讲完,郭锡豪举起手中的烟蒂朝着吕斌的脸狠狠的戳了上去。

  顿时个吱吱的声音响了起来,缕白白的青烟慢慢的升了起来。

  “还要说什么?继续!”郭锡豪阴沉着脸,半蹲着只手用力的捏着吕斌的头,用那双发狠的眼睛盯吕斌道:“再给你次机会!不然别管我两个兄弟不留情!”

  “豪哥我”

章节目录